普世宣教

  • 自01年信主以來,我就很渴望成為一名宣教士,因為是一群宣教士的生命使我認識耶穌。特別是07年在幾次新教來華200週年的特會上,深深被宣教士們對神和人的愛所感動。因此,十多年來,我曾在國內多次參與短宣。而19年1月7-19日的黎巴嫩之行,卻是第一次跨文化訪宣(A vision trip)。 [更多...]
  • 2019年年初,我和一群志同道合的弟兄姐妹去土耳其旅游,有很多看見、思考和感悟。土耳其地跨歐亞,獨特的地理位置,迷人的自然風光,豐富的歷史古蹟,吸引著各國遊客。但我所看到的土耳其和想像中差異很大,真是一個充滿驚奇之旅。 富有文化色彩的土耳其 印象中的土耳其古老、落後;親身經歷的土[更多...]
  • 當烏西雅王崩的那年,我看見主坐在高高的寶座上。祂的衣裳下襬遮滿聖殿。上有撒拉弗侍立,各有六個翅膀:兩個翅膀遮臉,兩個翅膀遮腳,兩個翅膀飛翔,彼此呼喊說:「聖哉!聖哉!聖哉!萬軍之耶和華;祂的榮光遍滿全地!」因呼喊者的聲音,門檻的根基震動,殿裡充滿了煙雲。那時我說:「禍哉!我滅亡了!因為我是嘴[更多...]
  • 每次參加華人差傳大會,我的心都被數以百計的弟兄姐妹走到台前獻身宣教而深深感動,每年也都期盼在聖誕節之後參加由基督使者協會主辦、各地華人教會協辦的華人差傳大會,不管是在美東、美西、還是美南。「差傳」是個充滿活力的字眼,「差」和「傳」有兩個動作。復活的主耶穌第一次向眾門徒顯現時對門徒說:「願你們[更多...]
  • 我們通常把信奉伊斯蘭教的人稱為穆斯林。筆者喜歡把穆斯林稱為「慕思鄰」,一方面應為網絡安全的原因;另一方面,主耶穌教導我們,不是要挑選我們的鄰舍,乃是要成為有需要者的好鄰舍。要思想如何愛這樣的鄰舍,不要以他們為敵。針對這個族群的宣教,可簡稱為「慕宣」。 2015年正當ISIS動亂,在利比[更多...]
  • 「散居」(diaspora)是「全球化」(Globalization)一大特徵,也是二十一世紀宣教的一大趨勢。 從聯合國人口分布(United Nations Population Division)提供的數據可知,現今世界76億人中,大約2.6億人(3.4%)不居於原出生地,已遷徙移居到其[更多...]
  • 本文宣教指凡与传福音有关的活动,包括将耶稣介绍给非信徒,分享信主的见证,教养孩子,给他们讲圣经和耶稣的故事等等,都包括在内。2017年复活节,作为华人教会的传道,笔者参加了由多家教会联合举办的在英国考文垂市中心的宣教活动。我们在市中心发单张,与过往的行人交谈。有一位男子主动过来与我攀谈。笔者[更多...]
  • “我立了志向,不在基督的名被称过的地方传福音,免得建造在别人的根基上。”(罗十五20)这是使徒保罗的志愿。保罗也曾经说:“我只有一件事,就是忘记背后,努力面前的,向着标竿直跑,要得神在基督耶稣里从上面召我来得的奖赏。”(腓立比书三13)。我们是否也期待自己能为神做大事? 宣教的基础 [更多...]
  • ——从呼召到工场的使用小问答Q&A 我们两个都是在1995年华盛顿的《使者》差传大会上蒙召的。神一呼召我们,我们就知道是跨文化宣教,虽然不知道具体在什么地方,所以就开始寻求。这个呼召不是热情,也不是激情,不是想要去参加一场冒险,也不是因为同行者的压力。一旦想清楚了要面对的挑战和要付[更多...]
  • Dr. Leighton Ford是世界知名布道家、领袖培育家、Gordon Conwell神学院创办人之一。他曾说过:“现今基督教会最大的危机就是把不应改变的福音内容改变了,却不愿改变应要改变的传福音方法。”我们也会常常听见别人说:“福音本是神的大能,要救一切相信的人。神的大能不作工,用什么方法都[更多...]
  • 众所周知,我们所肩负的,是把福音传到地极的大使命;我们所面对的,是科技高速发展的新时代。近年来移动互联网科技的颠覆性发展,打破了以往生活时空的边界,使得点状的、空间分离的人、物、场景,在任何时刻可以即时成为一个网状的、相互关联的结构。这使“最短距离/最优路径/最快传播/最大覆盖”成为可能,人类的生活[更多...]
  • 据福音书记载,耶稣经常在人多的地方例如会堂等地做传福音的工作。2000多年过去了,现在已进入网络时代。网络科技的迅速发展已经成功地把越来越多的人带入网络,成为网民。如果耶稣在这个时代传福音,祂也一定会进入网民当中,更鼓励门徒去让“网民”也成为祂的门徒! 感谢神使用近年来每年举办的网络宣教论坛,[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