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走来   /陈以诺/Jocelyn

 
 
 

AM 11_12-16-27

以诺,一个从小被父母奉献给了神,却立志从商做大富翁的男孩;Jocelyn,一个从小立志做传道人的女孩。他们各自经历神,走上服事神的道路。神也把他们带到一起,进入婚姻。然而, 即便是两个都肯服事主的人,婚姻也不会更容易,因为两个人都是罪人。 但两个人都有敬畏神、愿意跟从神的心,愿意跟从神的教导来学习,彼此包容、彼此恩待、彼此祝福… …

以诺:

我虽然从小在基督教家庭长大,但真正信主,那是在我高中的时候。我第一次深深经历神,也是在高中。

那时候,学校开宣教课,会带领学生出国宣教。我们那些臭小孩,觉得能够出国很好玩,就抢着选宣教课。那是我11年级。

而到第二年,第一年参加宣教课出国的学生会担任学生领袖,带领本届的学生出国宣教。所以,12年级时,我被选为学生领袖,加上另外八位被选的同学,我们总共有九位学生领袖。我们的任务就是带领本届的学生出国宣教。

负责的老师带领我们九个学生领袖聚在一起开会,我们需要决定半年后带领学生去哪里宣教。当时有六个选择:台湾、中国大陆、日本、菲律宾、越南、老挝。

我们就约好,各自回去祷告一个月,这段时间中彼此不可以沟通这件事。

一个月回来,我们聚在数学教室。老师给我们每个人预备了纸和笔,让我们各自写下祷告的结果,写完了全部人同时将纸翻过来,我看到,所有人的纸上都写着「菲律宾」。那一刻,我的心就震撼了。

我在教会长大,我概念里知道神是真的,我以前也听别人分享神迹奇事。但在那一刻,在看到九个人的纸上都写着「菲律宾」的那一刻,我心里就笃定了,我所信的神一定是真的,我要信他。从那时起,我就下定决心要跟随神。

Jocelyn:

小学五年级的时候,我听到牧师讲到以赛亚书六章8节:我们可以差遣谁呢?谁肯为我们去呢?我就回应神的呼召,我说,Here I am,主啊,我在这里,请差遣我。那是我第一次正式回应神的呼召。

我从小跟着爸爸妈妈服事,凡事祷告,一直有经历上帝的信实。印象很深的一次是在我七年级的时候。

那时,爸爸妈妈从新加坡神学院毕业,回美国服事。那时我要读七年级了,我们全家都希望我可以读基督教学校,而不是公立学校。但是虽然去基督教中学报了名,却发现学费太贵,家里根本负担不起。

爸妈都放弃了。我说,我们祷告吧,所以就每天为此事跟神祷告。但要开学了,也没见神有什么特别的带领和供应。所以开学第一天,我没办法,不得不去公立学校上课。

那时,其实心里很难过,也很失望。我的神,不是垂听我祷告的神吗?而且,我想读基督教学校,也应该是合神心意的想法啊,为什么神不开路呢?

然而,也就在开学的那天,基督教中学的校长打电话给爸爸,问他:你女儿怎么没有来学校?爸爸告诉校长,是因为学费的问题。校长说,你把你女儿带过来上课。所以,我就这样免费读了基督教中学。

我从公立中学被接回去的时候,很震惊,但也更加信服我所信靠的神。我的神是真神,他是真实存在的,他的预备超过所求所想,而且他的供应都是在最精准的时间,他不误事。

以诺:

申请大学的时候,我希望能够去基督教大学。我的一位学长跟我推荐美国加尔文大学,我就申请了加尔文大学。

读大学期间,我一直参加大学生团契。教会的牧师、师母和长辈们都很关心我们这些年轻人。教会有一对夫妇是从马来西亚到加尔文神学院读书的叶明亮牧师夫妇,他们非常照顾我们,在我们身上花了很多时间。

Alaska

我大三的时候,参加教会的退修会。星期天讲道结束,叶牧师在台上呼召。第一个呼召:你们愿意奉献一生给神的,请举手。这个呼召对我来说容易,奉献一生给主,又不一定是做全职传道人,我当时心里很感动、很火热,我就举了手。

没想到他还有第二个呼召:你们当中,愿意献身作传道人的,请举手。

我心里知道,我应该举手,但是很挣扎。我挣扎我的梦想,我从小想从商,想挣大钱做富翁。我读的是商科,也一直很努力,除了认真读书,我在校外也努力争取实习机会,我一直为我的梦想奋斗着。但如今,怎么半路杀出来个上帝的呼召,要我放弃我自己的梦想!

正在我纠结挣扎的时候,站在我旁边的一个姐妹,也是我在团契的好朋友,我看到她居然举手走了出去。她可以,我也可以!于是我就举了手,也走出去了。

我跟神祷告,等你要我出来服事你的时候到了,你就以神学院为印证,让我知道。

我求了两个印证。我是不想念神学院的,而好的神学院又那么多,自然不想花精力主动去想要读哪所。第一个印证,我跟神说,你要告诉我应该去哪个神学院。第二,你要让这所神学院的老大亲自邀请我入学。

我继续读我的商科,毕业之后到香港一家公司工作。

Jocelyn:

读大学的时候,我申请了几所基督教学校,并拿到了录取通知,但却不知道怎么选择。到了截止日期的前一个晚上,我还在那里愁眉苦脸,无从取舍。那天晚上,妈妈接到加尔文大学所在城市大溪流城(Grand Rapids)华人教会陈广善牧师的电话,他说,听说你女儿申请了加尔文大学,我们很欢迎她来参加我们的教会,也欢迎她加入教会的服事。

挂了电话之后,妈妈就说,定了,就去加尔文大学。选学校最重要的是找到属灵的家,现在,属灵的家找上门来了,这是上帝的带领。

这样,我就去了加尔文大学。

毕业后,我和同在教会团契的以诺交往。那时,以诺已经回应神的呼召,将来全职服事。但他毕业之后去了香港,从商。

而我,既然已经立定心志要做传道人,加尔文大学神学专业毕业之后,就到西南浸信会神学院继续进修。

那段时间,我心里很纠结。爸爸妈妈对我们俩的关系有点担心,妈妈说,你是已经奉献要全职传道的,一定要找一位有同样心志、同心服事的弟兄才好。我哭了,我说,妈妈你怎么这么小信呢!神会带领以诺的。我和爸爸妈妈就一直迫切为以诺祷告。

以诺:

因为我在香港,Jocelyn在美国,所以那段时间,我们约好了每个周末视频。

那是2014年4月的一天,我们轻松地闲聊,我问她这个礼拜怎么样。她就讲到这周去做礼拜,是校长讲道,因为遇到一些不明白的问题,就和校长约谈。到了校长办公室,校长就问问她的情况,有没有弟兄姐妹,有没有男朋友。她就说有,校长问男朋友在干什么,她说在从商。校长就说:「Tell him, it is time for him to come to seminary.(告诉他,是时候他该来读神学院了。)」

视频聊天的时候,Jocelyn就把这事告诉我。另外,她告诉我,校长还说:「如果他有什么经济困难的话,叫他来找我。」

我之前跟神求的印证跟谁都没有说起过,Jocelyn也不知道有这回事。而且我的印证后来还加个了附加条件。我跟神说,我不愿读神学院,所以这学费我是不会出的,我也不要爸妈给我出。如果你要我读神学院的话,你得给我出学费。

所以,当Jocelyn告诉我这件事时,我心里知道,这是神对我说话。但我不露声色,也没跟Jocelyn说什么,后来就像平常一样地闲聊,然后挂了电话。

挂了电话,我就跟神嘟哝了,心里还是不甘愿。我跟上帝说,我还是不要去。我跟你求的印证是要老大亲自来邀请我读神学,不是透过Jocelyn啊。

接下来,我就跟神求另一个印证。这样过了三个月之后,也就是同年的7月,那天晚上我在家里吃晚饭,我的手提电脑放在桌上,邮件页面是打开的。

我记得,那是2014年7月第三个礼拜的星期四晚上。因为隔天,也就是周五,公司就要跟我签约了,是为我晋升提职,派我去丹麦总部工作,会签两年合约。

但就在晚上我在家吃面条的时候,忽然看到邮件页面跳出来一封新邮件。竟然是西南浸信会大学的信。大学有好多学院,这封信是神学学院的副主任寄过来的。很长一封信,我很认真地看完了。

信上说,我不认识你,你也不认识我,我是从一个朋友那里拿到你的邮箱位址的,我邀请你来读神学院。

因为三个月来,我一直跟神求印证,所以读到这封邮件的时候,我知道是神的回应,时间到了。
我看了邮件,我跟神说,Yeah, I will go.

顿时,觉得身上的重担落下了,轻松了。我当时眼里满了眼泪。这三个月来,我自己背负这重担,我知道自己活在悖逆和不顺服中,这三个月,我一直求神,求你怜悯我。上帝实在是怜悯我,再给我机会。

我就发信息给老板,约她第二天一起吃早餐,有事跟她谈。

公司一直把我当人才去培训、去投资。既然公司投资很多,那么辞职也不是容易的事。老板让我写一份辞职信,交给大老板和HR,她会从中帮我。

后来,我们在一个小小的会议室,我把那一纸辞职书交给老板的时候,感觉到那一张纸的重量。老板问我:「你确定吗?」那一刹那,我迟疑了一下。这辞职信交上去,就全部放手了。我还是告诉她,我确定。

一个礼拜之后的一天,在坐巴士去教会的路上。我坐在巴士上,觉得自己很可怜。我工作一直很努力,我付出了很多,而公司也看到了我的努力和付出,为我升职,给我更大的托付和发挥的空间。可是,现在全没了。然后,我觉得神对我说话:「其实你还没有放下。如果你不放下的话,你会变成像罗得的妻子,Unmoving and Un-breathing.」那「unmoving」和「un-breathing」两个字,我听得特别清楚。心里一震,被警戒了,也在那一刻,我真正放下,交给神。即刻,我感觉自己轻松了,海阔天空。

星期四那天做决定要读神学院之后,我就发邮件告诉Jocelyn了。她一直希望我读神学,她和她的父母也一直为我迫切祷告。但当我告诉她的时候,她还不相信,以为我是在跟她开玩笑。后来才知道我是当真的。

2014年11月,我来到美国,与Jocelyn成婚。并在2015年初开始了神学院的学习。

Jocelyn:

我和以诺结婚时,是李秀全牧师为我们证婚。证婚词上,他说,两个人比一个人好,但两个人也比一个人难。

果真如此,我和以诺结婚第三天就大吵了一架。两个个性不一样的人住在一起,有很多自己的想法、自己的生活方式,有很多摩擦。第一次吵架,是因为我从小喜欢吃零食、甜食,而以诺从不吃零食,所以他看不惯我吃零食,觉得我吃得不健康。就这样的事,让我们刚结婚就大吵一架。而这才是婚姻生活痛苦的开始,我们经常吵架,而且一点点小事就会让我们吵得不可开交、互不相让。

我很痛苦,我一直以为,两个基督徒,还是两个愿意奉献给主、服事主的基督徒,这样两个人结婚,婚姻应该容易一点吧,谁知道竟然这么困难。

然而,上帝恩待我们。每次吵完架,都是以诺主动跟我道歉。他说,因为圣经教导,如果不认罪,神就不听你祷告。所以他每次主动跟我道歉。

既然以诺愿意先道歉,我也知道自己有错,所以我也学习主动道歉。我们都学习让步,学习以恩典彼此相待。

P50我在神学院修婚姻辅导的课。其实学了是要辅导别人的,但我觉得我在其中是自己得着辅导。有一天,课上讲到在婚姻中,有的时候,我们不明白为什么对方一定要我那么做,但为了祝福对方,我虽然不明白,也肯去做。

在我们家里,以诺是很整齐的,早上都一定要叠被子。我是比较随意,不叠被子的。我就不理解,为什么早上一定要叠被子呢?上了课之后,我就想,虽然我不理解为什么一定要叠被子,但是为了祝福我的丈夫,我愿意叠被子。

而我也看到以诺在学习包容我的功课。他看到家里碗没有及时洗的时候,不再是发火,而是默默地把碗洗掉。

我才知道,两个都肯服事主的人,婚姻不会更容易,因为两个人都是罪人,两个罪人的碰撞,矛盾不会比别人少。但是能使婚姻容易一点的是,两个人都有敬畏神、愿意跟从神的心,那么,我们愿意跟从神的教导来学习,彼此包容、彼此恩待、彼此祝福。

我们都还蹒跚,还要面对很多问题,也有很多功课要学,但是我们在这个过程中彼此扶持,一起成长。

以诺:

我和Jocelyn结婚后,前六个月过得很不愉快。其实,并不是说你读神学就很属灵,生活就没问题。我们两个结婚后,就有很多的争执。

结婚后第三天就大吵一架。其实都是些小事,比如说,回来看到她没洗碗,我就大怒。看到哪里比较乱,我就不高兴。我说话方式不是那么温柔,她也不高兴。总之,我们那时候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有客人在的时候,因为要面子,所以不敢吵。客人一走,关起门来就吵。

但神怜悯我,他让我在这个过程中学习什么是福音。我们神学院强调福音,强调以神为中心。我知道福音的核心就是恩典,我是个不配的人,但上帝以恩典待我。神教导我,「她不配得,但你给她恩典」。所以,我求神让我每一天靠恩典站立,我觉得我心里就有一个力量,让我要以恩典彼此相待。

今天,我们一起散步的时候,Jocelyn还很感恩地说,现在比较享受我们的婚姻了,那是因为我们回到了我们所信仰的福音的核心。

Jocelyn:

我们也学习彼此扶持,一起服事。在我服事中遇到挑战的时候,以诺鼓励我,陪着我一起祷告。

2015年年中的时候,教会的牧师问我,可不可以请我带领教会的青年团契,牧养那些青少年。我说我会祷告,但心里非常不愿意。教会那些青年人对谁都一副不理不睬的样子,对圣经没兴趣,对别人所说的也漠不关心、听不进去。我心里想,我才不要管他们呢。

一次圣经课上,教授讲到约拿和尼尼微城的故事。约拿是觉得尼尼微城的人不够好,不够资格得救恩,所以不肯去。现在你们把眼睛闭起来,想想你们有什么地方是不肯去的,那可能就是神呼召你要去的。

我心里当即想到的就是教会的青年团契,想到牧师问我可不可以做青年人牧师。上帝既然通过教授对约拿的教导明确地告诉我答案,那么我知道,上帝是呼召我去带领教会这些年轻人的。

既然知道上帝要我做了,但我心里很挣扎,那帮年轻孩子都不理我,我怎么开始做呢?我只能祷告。每次星期五团契之前,以及星期天去教会带领青年主日学之前,以诺就陪我一起祷告,我们为这些孩子一一提名祷告。

我跟神求爱心,我也尝试着去了解他们。每次教会主日崇拜结束一起吃饭的时候,我就会端着我的盘子和那些孩子们坐在一起。开始的时候,我听他们讲,他们彼此聊天,有的时候不搭理我,我也不在意,仍然坚持坐在那里陪他们一起吃饭。平常,我也尝试多关心他们。后来,他们也开始跟我聊。再后来,过了半年,他们跟我混熟了,把我当大姐姐一样,很多话都愿意跟我讲,有很多不敢跟爸妈讲的话,都愿意跟我聊。一年之后,团契的七个年轻人都受洗归主。

有人问我们,你觉得为了服事主摆上了很多、牺牲了很多吗?我说,不觉得呢。我们很享受我们所经历的,很蒙福。我也问过以诺,你放弃以前的工作,觉得后悔吗?他说,不后悔,很喜欢现在的生活。

以诺:

是啊,我实在经历到,当我们降服于神的时候,在大事小事上顺服,就有喜乐、平安、恩典。你越顺服,就越有平安和喜乐。

我来神学院之后,没有回头,却是享受其中。

我是个不喜欢读学位的人,当时选商科,就是因为不愿念了本科之后还要读硕士。但是很奇妙,神将对他话语的热爱放在我心里。在神学院,我里面却有热情和喜乐,超标准地去完成老师布置的功课,那些不是必读,只是推荐阅读的书籍,我都完成阅读。

我虽在基督徒家庭长大,但是到了神学院,才发现真是开眼界,看到、学到那么多我从来都没有听说过的,也从而越发认真读书。

一路走来,都是上帝的恩典。我们的神是信实的,他也必定继续带领我们前面的道路。

(沈琅采访整理)

作者陈以诺、Jocelyn夫妇毕业于加尔文大学,现于西南浸信会神学院进修,并参与教会服事。

___________________

扫一扫或长按以下二维码(识别图中二维码),关注使者杂志微信公众号:为基督赢得这世代的华人知识分子,好文不断哦。更多文章请登录:www.ambassadorsmagazine.org
使者杂志微信公众号

anyShare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