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世的爱,永世的爱——我是如何给父母传福音的   /拉结

 
 
 

AM 01_02-17 final-31我98年信主,在刚信的头两三年里,我总觉得自己的生命并没有因为信仰有什么改变,所以也没有怎么跟父母传福音。我总在想,自己都搞不清楚,怎么传,传什么呢?

2001年来到美国之后,父母离太远,丈夫学业压力大自身难保,我发现自己的人生没有了依靠,所以决定要认真对待基督信仰,给自己的人生找一个根基,一个可以帮助我在人生路上面对任何难处的牢固根基。

父母的不理解
随着自己属灵生命的成长,我越来越认识到基督信仰的宝贵,跟父母传福音的迫切感就就越来越强烈。其实不只是父母,我对身边的朋友也有很强的传福音负担。一位同为学生家属的朋友有一次对我说:你以前从来不提耶稣,为什么现在每次见我都是耶稣?

十几年的时间里我和父母写信,打电话,抓住一切机会跟他们传福音,但是都没有什么回应。父母虽然对我们的信仰不反对,但他们觉得“你们自己信就好了,不要把小孩子也洗脑了。” 我告诉他们“如果你在山里发现了宝库,你是不是也会飞奔回去告诉你最爱的人?”

几年前我因为一件事情对父母心存不满,就想以传福音的方式,“帮助”他们认识到自己是罪人为名,写信指出父母的种种不是,不仅伤害了他们,更是推离开他们远离了耶稣。幸亏圣灵在我身上作工,帮助我及时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很诚恳地跟他们写信道歉。感谢神,父母也原谅了我,但传福音的事情仍旧没有进展。


P58爸爸的态度有所转变
直到2015年11月,爸爸意外发现早期肺癌,12月需要手术。我当时刚刚发现怀孕,只能等到怀孕中期,也就是去年年初过年的时候回国一个月。一方面想要安慰病痛中的爸爸,更重要的是他还没有认识主耶稣,我无法想像自己所爱的人在一个没有主的地方度过,这是多么可怕!

我知道单凭自己的能力是没有办法赢得这场属灵征战的,魔鬼撒旦不会愿意任何的灵魂从他的魔爪下逃脱。所以出发之前我就请弟兄为我祷告,为爸爸的心祷告。

在疾病面前,爸爸意识到了生命的脆弱和无法掌控的无奈,他的心逐渐变得柔软,开始愿意跟我一起学习一本介绍基督信仰的书。每次的学习我都真切地感受到了属灵的征战,也随时随地地靠着祷告坚持跟爸爸学习。

学完整本书后,爸爸告诉我:“我以前是完全不信,现在是半信半疑。”我非常感恩,因为我知道神在他心里作工了,我这次回国总算有些成效!

爸爸身体慢慢恢复后我们邀请父母夏天来美国。因为是十几年来第一次签,我很担心他们拿不到签证,于是就请教会的弟兄姐妹为他们的签证祷告,我们的祷告亲友团甚至包括加州,波士顿的姐妹。他们顺利拿到签证后,我们又继续祷告求神预备我们的心,迎接他们的到来。

其实邀请他们来美国最重要的原因是,我们希望有一个和他们长期相处的机会,以便跟他们更系统深入地分享我们的基督信仰。爸爸的病始终像颗定时炸弹,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爆发,我无法接受以后在天家与他们分离。

但想到要和他们朝夕相处三个月我还是有些紧张。十几年没有连续相处这么久了,还有和孩子们和丈夫之间的关系需要平衡,我这个中间人挑战非常大,特别是听了很多朋友和父母公婆相处的负面故事,我只有不断祷告。

天父在祷告中提醒我:他们信不信是我的工作,你的工作是爱他们。天父的提醒照亮了我的心,给我指明了方向。

肉体的挣扎,灵里的软弱
父母来了之后有更多的事需要操心,特别是在日常生活起居习惯方面,我们需要有很大的调整。以前我每天起来先读经祷,现在要先开始做早饭。每天尽量安排活动以免他们太无聊,同时还要照顾好三个孩子的暑假活动。每天这样疲于奔命,肉体的软弱和灵里的软弱越来越让我力不从心。

我非常挣扎。一方面因为忙碌和自己在每天的读经祷告上的懒惰松懈,造成“老我”抬头,心里常常充满抱怨苦毒,另一方面又不得不随时随地地祷告,因为很清楚在赢得父母灵魂的这场征战中我无法靠自己得胜。

回头想想,是不是圣经里讲的“圣灵用说不出的叹息为我们祷告”,正因为我已经经过灵里软弱到无法为自己祷告了。圣灵就亲自上阵了。或者是故事里讲的,我们发现自己走过的人生路上只留下了一对脚印,质问神“为什么祢不在呢?”神的回答是“孩子,那时候是我在背着你走。”

感谢天父,我们人虽然失信,但是祂从不失信。祂也知道我的软弱,如果父母因为自己不好的见证而无法接受信仰,我一定会非常非常难过后悔,所以圣灵常常提醒我给我随时的帮助,要我来学习主耶稣服事和舍己的榜样。

八月,因为丈夫工作忙,我自己一个人带父母和三个孩子去纽约,这对我一个长驻“村里”,从来没有进过纽约那样大城市的“乡下人”来说是很大的挑战。我别无选择只能祷告,自己祷告,请姐妹们祷告。我们在纽约经历神贴心的保守和看顾,顺利平安地回到家中。

意外的双重惊喜
八月底,爸爸在回国之前突然表示想受洗,这让我非常意外。虽然自从他们过来之后,我每天晚上陪他在网络上看福音视频,但他从来不表态。有一次,我藉着冯秉诚的分享信息问他:“爸,早信早得福,你准备什么时候信啊?”他回答说,还没这计划。我很灰心,也对他们在美国信主这件事不抱什么希望了。所以后来孩子听说姥爷要信主了,就问我“妈妈,你哭了吗?“

虽然爸爸表示要信,可是妈妈却仍然保持沉默,总说“我要是受洗了也是哄你们的”。听了这话我很沮丧,心里对她也有很多的不满和抱怨。但是圣灵清楚地提醒:妈妈需要的不是抱怨和指责,她需要的是耐心,更多的爱,还有时间。主耶稣不也曾经耐心地等待我吗?我只有学习祂的榜样,继续在爱心和耐心的功课上操练。

这个星期天爸爸跟牧师约好要进行受洗前的面谈,妈妈说要旁听。原本半小时的面谈进行了一个小时,出来后牧师说“他们两位都愿意接受耶稣为救主,两个人可以一起受洗!”

我大吃一惊,连连问牧师:“你确定我妈也清楚福音了吗?她真的愿意受洗了吗?”神做事的方式真是出人意料。回家后想起自己信主之前,当时的好朋友,现在的先生迫切向我传福音,我也迟迟不表态,最后告诉他我已经信主的时候,他也大吃一惊。

彼此相爱,荣耀归于神
其实爸爸刚表示要受洗的时候,我心里有一点沾沾自喜,觉得是自己的功劳,十几年的写信,打电话,年初国内的学习还有他们来美国以后我每天晚上陪看福音视频,即使没功劳还有苦劳。可是神却不断提醒我说:若不是耶和华建造房屋,建造的人就枉然劳碌;若不是耶和华看守城池,看守的人就枉然儆醒。如果不是圣灵打开他们的心,我做的一切不会有任何的果效。这个提醒让我不敢再偷窃神的荣耀了。

他们愿意接受主也不是我们孤军奋战的结果,教会的弟兄姐妹自始至终在为我们祷告,常常关心询问进展,分享经验,给我们很大鼓励。

一对新搬来教会的弟兄姐妹在我们彼此还不太认识的情况下就邀请我们到他们家做客,跟爸妈一起唱歌,鼓励他们接受主。爸爸跟我分享说,看到教会里大家真诚的彼此相爱让他很受感动。

现在他们信主了,我不必再担心在这地上失去他们,因为有一天我们要一起在天家歌颂赞美爱我们的主,就像年初回国我带爸妈去教会,听到他们在我旁边唱歌时神给我的感动一样。但受洗只是一个开始,天父会亲自牵他们的手,带领他们走充满恩典的人生路!感谢赞美主!

作者来自中国大陆,98年信主,01年随夫来美。经历学业身份各方面的挑战和难处,也在这过程中更多经历神,认识神和自己。现在家教育三个孩子。

___________________

扫一扫或长按以下二维码(识别图中二维码),关注使者杂志微信公众号:为基督赢得这世代的华人知识分子,好文不断哦。更多文章请登录:www.ambassadorsmagazine.org
使者杂志微信公众号

anyShare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