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迁徙时代的穆宣契机   / 思温格

 
 
 

AM 05_06-17-07

一年一度的斋戒月(斋月)刚刚结束,在世界其它地方或许感觉不到节庆的氛围,但在我们居住的中东,一种节庆特有的忙碌,焦躁,热切充斥着街头巷尾。在斋戒月时穆斯林从日出到日落开斋(开斋)之前都必须禁食,禁水,这对于居住在非穆斯林国家(例如欧美国家)的穆斯林而言其实是更加辛苦的,因为在穆斯林国家,他们可以通宵吃喝,早上补眠,然后上几小时的班就可以回家;但是在非穆斯林国家,穆斯林还是必须正常时间上下班,上下学,即使他们白天不能吃喝,晚上又晚睡。

感谢「为穆斯林世界祷告30天」祷告小册子二十多年来的推动,并且因着中文版的发行,越来越多华人教会开始参与斋戒月为穆斯林的祷告运动,也注意到穆斯林的属灵需要。

最近五,六年以来,任何听得见,看得见新闻报导的人,恐怕都无法不注意到穆斯林这个群体。无论是阿拉伯之春造成的革命风浪,以及之后叙利亚内战造成的难民危机,还有西方各国的穆斯林移民后代对西方国家发动的自杀攻击(例如最近才发生在曼彻斯特的攻击事件),以及三年前崛起的伊斯兰国(ISIS)血腥残暴的恶行……

这些新闻每天都触动人们的敏感神经,让人对穆斯林这个群体有复杂的观感。身为基督徒的我们,究竟该如何看待穆斯林群体,这是许多人关切的问题。

去年我和先生返回美国述职,在教会分享时,我感觉大部分华人基督徒对穆斯林的偏见还不算太严重,或许本身也是移民群体,且在科技业,学术研究等工作环境较容易认识穆斯林,每次分享完通常会有一两个弟兄姊妹告诉我们,他们有穆斯林同事或邻居,想要知道如何和他们接触。但是美国(以白人为主体)的教会就不是如此了。

有一次我们在某个美国福音派教会的大堂分享完后到儿童主日学教导,有个白人小朋友坦率地举手发问:「为什么穆斯林都是坏蛋?」我们听了感到诧异,小孩子单纯不会掩饰真实的想法,或许这种看法是来自孩子的父母亲,只是父母不会如此直白地表达吧?「不,穆斯林不全都是坏蛋,他们和我们一样都是罪人,跟我们一样都需要认识耶稣。」我的丈夫亲切平和地回答那位小朋友。而这也我们一直以来的想法。

多年前我们还在芝加哥念神学院时,就开始参与当地的中东难民事工,进而和许多穆斯林结交为友。如今我们生活在穆斯林国家,邻舍都是穆斯林,我们很清楚知道,不是所有的穆斯林都是“坏蛋”,他们跟我们一样是平凡人,一样要讨生活,一样养儿育女,当然也一样有罪性私欲。

事实上我们在工场这几年唯一遇过可称之为「坏蛋」的当地人,并不是穆斯林,而是一个挂名的传统基督徒,他作为我们的二房东竟然盗用了房东的所有房租半年之久,我们房东从欧洲前来处理此事,他不肯归还也就罢了,两人狭路相逢他居然还想殴打我们的房东!

在中东存在一些传统的基督徒,他们的宗教传统接近东正教或天主教,如新闻所报导的他们在伊拉克和叙利亚遭受迫害,但他们很多只是挂名基督徒,并不真正认识耶稣,如上述的那位二房东。因此「基督徒都是好人,穆斯林都是坏蛋」,这种二分法的标签和假设,即使是在中东也是不成立的。

我想在这里分享一个真实的故事。我们在中东聚会的福音派教会前几个月陆续有基督徒背景的伊拉克难民申请政治庇护通过,全家移居到澳洲。

其中有位伊拉克弟兄令我们印象深刻,记得两年前我们在教会退修会认识他时,他沉默寡言神情落寞,与他交谈也反应冷淡。然而经过两年教会的造就,他改变很大,每次在教会看到他都开朗喜乐地与我们寒暄当他们全家即将移居澳洲时,他在教会分享他的见证他说:。「两年半前当ISIS攻陷我的故乡摩苏尔,我逃难到这里,那时我一无所有,离神很远,离真理很远」他虽然是来自传统基督徒背景,但其实不认识耶稣接着他说:「但在这里,在这个教会,我找到了耶稣,找到了真理。我觉得非常富足,我什么都有了!」他的见证震撼了聚会的会众。我们听了都感动落泪。

我们深深为着这位弟兄的生命见证感恩。神确实透过中东的苦难,在这些散居的难民中动工,而且不仅仅是在挂名基督徒的难民群体,穆斯林难民当中也有许多激励人心的故事,而这些穆斯林改变信仰要付出更大的代价,有时可能是牺牲他们的生命,但他们的归信是我们亲眼看见的,包括流亡的巴勒斯坦人,叙利亚难民,以及常被媒体忽略的也门难民。

当我们回顾教会历史,以及研读圣经使徒行传的记载,同样看到神如何使用散居之民(Diaspora)扩展的国度,如果你的教会曾参与留学生或新移民事工,或者你自己就是留学生或新移民,应该也曾亲身经历神的工作。我过去曾对于华人散居之民的事工作过研究,这份研究包括对美国652个华人教会进行问卷调查,且电话专访六位教会牧长。 许多学者的研究都指出,散居者 – 不论是新移民,难民,或是留学生 – 在迁徙,离开自己的国家之后都更容易信主。

遗憾的是,媒体和政客的渲染往往使得人们对穆斯林移民产生恐惧与偏见。然而主教导我们基督的教会并非是效法这个世界,跟随媒体和政客的价值观,而是以基督的恩慈活出福音。如果一个教会愿意支持,差派宣教士到海外,却不希望穆斯林进入他们的国家,那他们可能对于大使命有错误的理解。

在这个全球化,大迁徙的时代,因着工作,求学,战乱等等因素,神把许多穆斯林从那些我们不想去,或是去不了的国家带来我们身边。我和我先生衷心祈求,世界各地的基督教会能够把穆斯林移民,难民,留学生等等视为失落的宝贵灵魂,是来到家门口的未得之民。我很感恩许多弟兄姊妹以祷告奉献等各种方式支持海外的宣教事工,其实不需要来到中东,在你居住的城市也可以实践大使命。

如果我们能走出去接触不同的人群,聆听他们的故事,或许就能消除恐惧与偏见。而你可能就是他们听见福音的唯一机会。

让我们一起为我们的穆斯林邻舍祷告代求。尤其是那些在非穆斯林国家的穆斯林们,他们守斋戒月更加地辛苦,若是我们能对他们亲切问候,或许会比较容易谈及宗教,属灵方面的话题愿神继续透过各样方式 – 不论是他们身边的邻舍,同事,朋友,或是异梦异象 – 吸引穆斯林认识主耶稣基督。

作者为宣教士与宣教研究者,芝加哥三一神学院文化学博士。曾为工程师与译者,现与夫婿居住中东,服事中东难民。中国教会在美国一书。

___________________

扫一扫或长按以下二维码(识别图中二维码),关注使者杂志微信公众号:为基督赢得这世代的华人知识分子,好文不断哦。更多文章请登录:www.ambassadorsmagazine.org

使者杂志微信公众号

anyShare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