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改变的宣教生命——一位美国华人移民官的事奉生命反省与重建   /陈炽

 
 
 

AM 01_02-17 final-16当我们的生命还自义地要荣耀自己时,神不会用我们,传福音也是软弱无力的。要想宣教,生命首先要“被神拆毁”,“被神建造”,拆毁“自以为义”的价值观,世界观……

我愿意为你祷告

去年年底,我接到一位母亲从国内打来的电话,她的儿子在美国,因为家境很好,孩子是富二代,所以很顺利地到加州留学。但是,儿子到美国不久后厅和一个女孩同居,常常吵架,因为女孩很喜欢小宠物,吵完架后男生就在宠物身上出气,怒气中免不了伤到宠物,甚至也对女孩动手。女孩报了警,所以男孩被以“家暴”的罪名抓了起来,被判坐牢六个月;又因为他是F1学生签证,没有上诉的机会,从监狱出来之后就不能继续留在美国,要被遣回回国。但同时,他的护照出了问题,也回不了中国,只好又在呆监监半年。如此这般,整个人非常抑郁消沉。他的母亲非常痛心,几乎崩溃,所以托朋友打电话联系我,想请我帮忙。

我就对她说:从法律的立场我帮不了你,但是我想告诉你,上帝爱你,上帝也爱你的儿子,不要因为此事而绝望。我可以为你祷告,你愿意吗?她说好。我说,我先跟你介绍一下我们祷告的对象,让你认识这位上帝是谁,于是我就用五分钟跟着讲了福音。

几个月前,我又处理了另一个情况。一位传道人坐了四个小时的大巴来找我,咨询关于没有身份的传道人是否可以换身份的事,我虽然曾经是移民官,但是我没有办法因为他是传道人就给他盖一个绿卡的章;况且我已经退休,更是无从帮起。我只能为他祷告,求主为他开路。得知他的情况窘迫,我在他离开的时候把口袋里只有的钱送给他。

类似的故事很多。我发现自己现在逐渐能够以耶稣基督怜悯的心肠看待那些跟我碰面的同胞和弟兄姐妹了。虽然我不一定能够解决他们很多的问题,但我能体会他们的心情,并愿意尽我的能力从移民的角度来帮助他们。这个跟我的本性很不相符。如果是当初那个我,他们是休想在我面前倾诉这些悲苦之事的,因为那时的我非常自我、自义,我对他们持有异样的眼光。

我在芝加哥做了27年的移民官后提前退休,退休前做的就是移民方面的执法审批工作。我曾经最讨厌那些故意黑掉身份,留在美国很多年的人;那时候的我就想把他们一个个抓出来送回去,所以我工作做得很好,在不同部门做主管,专门追查类似假结婚、偷渡入境、各类移民欺诈的案件。我下面还有很多经验丰富的移民官,专门调查此类案件。

我总以自我中心为出发点,我的思想、价值、心思意念等,都是集中在“我”的身上,从人的角度,从法律的角度,从“自义”的态度去看待人事物。对于违法之人,我总是用很瞧不起的眼光去看待他们。

而现在,我竟然向这些没有身份的人传福音,为他们祷告,提供专业性辅导,这是以前的我想都没有想到过的。

拆毁工程被启动

年轻的时候,我很追求事业,希望能够爬到更高的职位。我也做过很多不同的工作和事奉,常常带团队去校园团契做音乐布道。但那时的我虽然热心,传福音的背后却是为了荣耀自己,而非荣耀神。得人称赞时,我就自我膨胀。那些日子所谓的辉煌,现在看来都是草木禾秸。当我们的生命还自义地要荣耀自己时,神不使用我们,因为那不是合乎祂心意的事奉,传福音也是软弱无力的。神在使用一个人之前,会对付那些不合祂心意,不讨祂喜悦,不遵循祂旨意的事奉。

而神管教我的方式是“拆毁”。当我自我膨胀到一个程度时,我自己都觉得不对劲,我甚至一度觉得神应该听我的,因为我有很多创意,我有很多很好的概念。我抹去了神要彰显、默示给我的旨意,有意无意间我走在神的前面。

2009年,我对神说,神啊,我和太太要到国内去为祢传福音。所以就申请去国内工作。我太太有很好的工作,她是国际大公司的工程师主任,可以被派到国内做专家。我就申请调往美国驻广州的领事馆工作,对申请去美国的移民特别把关。那时候我的心很固执,常借着各样问题刁难申请者,带着自我判断性的眼光。但在那时,神借着那个机会,开始翻转我的生命。

在领事馆工作从早忙到晚,不久之后我的身体就发生了问题。有一个礼拜天,我和同事们一起吃饭时突然昏倒,他们立刻叫救护车把我送到中山大学附属医院,两天后我才清醒过来。我失去视力看不清东西,也没有办法讲话。更糟糕的是,我发现自己左半身瘫痪,连一个手指都不能动。身边刚好没有人,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哪里,我后来听见医生在旁说,这个病人是严重中风。

太太接到电话马上飞过来,但我几乎认不出她来,只能听见她的声音。她就为我祷告,给我念诗篇二十三篇,一直念到我睡着。当时,我感觉自己是没有盼望的,即使不死也可能瘫痪了。太太安慰我说:我知道你目前的光景,但无论以后情况会怎么样,我都会一直在你身边陪伴你,照顾你。这给了我很大的盼望,让我感到被爱、被接纳。这也带给我很大的体会,以后面对相同境况的人时,应该多鼓励安慰他们。

罪得赦免,身体得医治

基于多种原因,我就要求领事馆将我送到香港治疗。我还是常有昏迷状态,大约有三个星期的时间不能动也不能吃,那时候我才真正体会到什么是抑郁症和痛苦,我感觉完全没有了盼望,我不知道怎么办,所以我只好一直祷告求神医治我。

有一天,有三个人把我抬起来,放我坐到一个小窗旁,我请他们拿一本圣经给我看,我愿意读神的话语,一翻圣经刚好在路加福音五章18-23节,记载的是一个瘫子想到耶稣面前,但是人太多挤不进去,他的朋友就把他从屋顶缒下来,耶稣看见就怜悯他,说:你的罪被赦了!说完以后那个人就站起来拿来他的褥子走出去,将荣耀归给神。我很奇怪,为什么耶稣不是直接医治他,而是说赦他的罪呢?

那一刻圣灵感动我,神的医治是有先后顺序的:先认罪悔改,接受神的洁净,然后才有真正全人的医治,否则就只是一点点肉身的医治。

之后的每一分钟我就一直认罪,认从小到大所能想到的所有罪:孩童时,工作时,与妻子,孩子,同事…….凡事我能想到的,我都认罪了,那晚我睡得很甜。以后我就每天这样做,让认罪成为我每天的功课,而不是等发发了什么事情了才这样做,让神来医治我,洁净我。

第四个礼拜,奇妙的事情发生了。我左边的一个脚趾突然动了一下,这让我完全不敢相信!紧接着一根一根脚指头就都动了起来,太奇妙了!同时医院也配合很多的物理针灸治疗,就这样,我慢慢恢复了有限的功能,到第七个礼拜我办理出院时,主治医生说我是他们医院历史里严重中风能够站起来走着出去的两个病人之一。他说:“大概你的上帝在帮助你。”我想是因为他看见我有灵修,有弟兄姐妹常常来探探我,我太太也一直为我祷告,他知道祷告是基督徒很重要的医治力量。

感恩中我们马上飞回美国继续治疗,我做三年的复健。一次祷告时,我跟主说:主啊,我是带领唱诗敬拜的,可不可以请你让我有机会举起双手来敬拜祢呢?如果祢许可的话,就再一次印证祢是那医治的神,我愿意一生服事祢,我不做别的,愿意一生全然给祢使用。借着不断的祷告,我终于举起了双手,全然的敬拜这位又真又活的主!

我的手曾经完全失去能力,我的脚曾经完全不能走路,但如今却得神完全的医治,这就是上帝的大能!祂能使死人复活,祂能医治我们身心灵一切的疾病,问题是我们愿不愿意降服在祂的脚前,把自己一生的过犯在神的面前一样一样认出来,让祂做拆毁、洁净、翻转的工作。拆毁之后才能重建,完全被拆毁才能有被重建的机会。

所以,要想服事神,要想宣教或是做其他任何服事,其中一个重要的属灵特质,就是我们的生命需要被神拆毁、被神翻转。神不是拆一半,祂是全拆,这样神才能重新建造新的能力和新的生命在我们里面。所以我和我太太在祷告里决定不再在这世界里游荡,不再追求以自己为中心的生活方式,而是顺服下来,提早退休全职事奉主。

生命先于宣教

我感谢神在我的生命中作拆毁和重建的工作。

我看到,宣教不是遵守诫命而已,而是与耶稣基督相遇的结果,就如保罗一样,经过在大马色的震撼,生命被翻转,才能为神所用。我们的生命都需要被神洁净炼尽,才能被神使用。

宣传是生命的记号,要活出圣洁敬导的生活,彰显出天国子民的特质,使人们看到神的荣光在我们身上。宣传是生命影响生命,它不是我们生命里可有可无品,乃是我们蒙召行事为人的命脉。

真正讨主喜悦的宣教事奉首先是愿意生命被建造,而被建造之先,我们必须愿意被拆毁,拆毁自己心中“自以为义”的价值观、世界观,自我的安全区以及许多不洁净的思想和言行上的罪。被拆毁以后,我们让神来重新建立,让我们有正确的身份和定位:君尊的祭司,圣洁的国度,属神的子民。尊重神在我们生命中的主权,承认我们自己的软弱,把一切完全交给给主,建立一座生命祭坛。

我们想要改变人心,首先要为自己建造一颗美好的心灵;想要改变社会,先要集体建造一个彼此相爱的合一见证,让人在我们身上看到神的荣光,把祂自己的奇妙、伟大、善良、智慧的本性和作为彰显出来。

作者毕业于国立台湾大学中文系,伊利诺州立大学社会学系博士班肆业,社会工作系硕士毕业。曾任美国联邦“国土安全部”芝加哥移民局公民及绿卡部门主管,管辖和监督移民官作业及审批各类移民申请,有27年检察和管理经验。曾任芝加哥市政府文化局艺术基金审批官员。2009年五月获美国联邦政府芝加哥八万职员中最佳职员奖,2014四月获华人社区「侨民精英」现任纽约角声布道团「福音广场」总监。着有“移民官手记”。

*本文根据CMC2016录音整理,经本人审阅修改并授权使用者杂志刊发。

___________________

扫一扫或长按以下二维码(识别图中二维码),关注使者杂志微信公众号:为基督赢得这世代的华人知识分子,好文不断哦。更多文章请登录:www.ambassadorsmagazine.org
使者杂志微信公众号

anyShare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