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科学与信仰交集时——进化论是科学吗?    /张纪德

 
 
 

AM 03_04-17-27许多基督徒及慕道友对科学与信仰方面的讨论感兴趣,但要小心一些似是而非的认知。使者杂志59|6期的《生命演化与基督信仰》一文,笔者觉得有诸多可商榷之处。比如说:「演化本身有充分科学证据的生物机制」(p 48 右上);又说,「从最简单的形式开始……上帝掌管生命演化的机制……」(p 49 左)等,均不恰当。

或许有些人不清楚,演化论就是进化论(Evolution), 与达尔文主义(Darwinism)同义。在一般教科书及报导文章里都把进化论当科学;但是,各种生物是进化来的吗?生物在演化吗?

历史沿革

自1859 年达尔文发表《物种论》以来,进化论对科学及宗教信仰起了很大的影响。许多知识分子全盘接受达尔文的进化论,以至达尔文主义成为一种世俗的意识形态,与宗教信仰有很大抵触。

近百年来,有部分神学家在解经上妥协,以进化论的框架来解释圣经,发展出各样版本的 「神导进化论」新派神学。

多数的神学家、牧师一再努力抗拒新派神学,但对进化论很迷惑,看像是科学,又像哲学;很无奈,通常是回避绕过,盼望「井水不犯河水」。例如,庄祖鲲牧师在《科学与信仰,互不相属?从近代化学之父波义耳说起》(2015 《海外校园》128期)一文,回述两段历史,关于科学与信仰的冲突和交集。他归结:「论到信心与理性的平衡是必须的;宗教界人士不排斥自然规律的存在,而科学家也不否定宗教真理的可能性。波义耳及同时代的清教徒科学家们则认为:人类可以知道部分真理,却不能知道全部;而单单依据所能知道的局部真理,就已经是铁证如山,足以令人确信有上帝的存在了」。对一般知识份子而言,这样的论述是有相当的说服力。

然而,圣经明指万有都出于上帝的创造,「说有,就有;命立,就立」(诗三十三6&9);「我们因着信,就知道诸世界是借神话造成的﹔这样,所看见的,并不是从显然之物造出来的」(来十一3)。多年来,一直有人怀疑「科学的发现难道可以与圣经的记载矛盾不合吗」?这问题关系到自然律是否出于上帝的命定?是科学有误 (或进化论有误)?还是圣经有误?

进化论是假设概念

近五十年,一些基督徒学者、专家花了很多功夫,用科学知识来理清问题,搞清楚进化论是怎么回事? 与圣经创世记的矛盾在那里?有何事实证据可佐证进化论或创世记哪个是历史真相?问答这些问题,不但直接影响圣经的可信度,也关系到上帝的全能、信实、独一等神性。

首先,科学不等于真相,而是搜寻事实和推进知识的一种逻辑方法。不同于哲学及历史,任何一个科学猜想或假说(Hypothesis)必须被实验一再重复证实,才成为理论(theory)或定理/定律(theorem)。若某一种假说不能被验证,依旧是猜想或伪科学(Pseudo-science),没有价值。真实的科学理论和知识不但带来科技进步、改善人的生活,也帮助我们了解许多现象、启发义意。

1991年,美国加州大学柏克利分校法学院的菲力普·约翰逊(Phillip Johnson) 教授,出版《审判达尔文》(Darwin on Trial)一书,严谨地一层层剥开辨证,分析进化论多方面不合逻辑,是假科学,轰动国际。他认为进化论,基本上只是人对自然界生物的主观解读,其前题和假设都缺乏客观实验上的印证,所以在法学辩证上不能被当为事实,更不是科学定理。

然而,许多以进化论框架作的研究报告,被报章、杂志、电视、网路等大众媒体播放,各方以讹传讹,变成学校教材。经年累月下来,猜想和真相被混淆,人们就把这种多层次的「假想」当作「事实」,以为进化/演化论就是科学;其实先入为主,是世俗的「政治正确」概念。

独立生命极其复杂

许多自然现象不能轻易以 「演化」一词带过。无生命的物质不能从无序到有序、由低级到高级,是由于热力学第二定律,驱使它们到能量最底的平恒点,就是扩散、分解及简化。所以,多样胺基酸、核酸基不会自然发生;蛋白质、DNA及脂肪也不会自动聚合;不能同时、同点,形成单细胞。

生化学家们发现,各种生物的细胞组织都极其细微复杂,然而生化运作很灵巧,远超过人工机器及电脑的精密和迅速。如今,化学家以最先进的设备,在实验室可以人工合成蛋白链或核酸链,但想超过 50 单位的长度就很困难。现代研发更长的蛋白链或核酸链都依赖生物科技,就是利用生物酵素,或重组基因的微生物,在严控的实验室才能达到,还需筛拣纯化,很不简单。专家能够重组基因、克隆复制细胞,但完全人工合成的活细胞,从未在实验室成功过。

一个病毒要寄生在较高等的生物或营养剂里,基本上不能自我繁殖,要利用寄主的机能来繁殖,不能算独立生命。

一个生命必须具有:复杂的组织、能源供应及独特的核酸,才可能独立生存。这三必要条件,同时同点出现成一系统,惟有出于一套周精密的设计和安排;这就是近二十多年来很热门的「智能设计」论(Intelligent Design,简称ID)。

「智能设计」论告诉大家: 「不可简化的复杂性和特殊复杂性的形式存在,而这些特性均不可被自然法则所解释。在自然系统中,有一些现象用无序的自然力量无法充分解释,以及一些特征必须归结于智能的设计」。这个复杂的系统只有一个设计者,就是全能的上帝。

命题误导

生物分类学的发展只有一百多年,由于早期分类学的浑沌,留下一些困难。生物学家大多凭外观的相似程度,把生物分成种(species)、属(genus)、科(family)、纲(order)、目(class)、门(phylum)、界(kingdom) 等不同的级别。这样分类,基本上是按进化论框架编排的,而不是根据DNA的差别大小和特性,有看错、分错的。

基督徒科学家则认为: 一些分类学上的种、属应该按所有基因的相似度,合并在同一科。科相当于《创世记》一章所说的「各从其类」的类(kind);每一类都是上帝分类造出的,不是一步步进化来的。同类生物可能从其基因库分化出多样品种(variants)的后代,不是演化或进化。所谓「微观进化」(micro-evolution)是概念错误,因为人把类分得太散,就会出现某些种群之间好像有亲缘关系和进化关系。这是人的观察及命题错误,导致的假相。

「宏观进化」 (macro-evolution),生物类跳越进化,更是猜想而以,从来没在自然界发生过。理论物理、数学、哲学常简化,用逻辑投射(projection),但生化科学不可以,因为牵连的因素太多。我们从事生化医学科研的人都知道,作实验的结论容许少微外推一点,但绝不可以成倍推演。若过份向外推演、套用,那就不是科学,而是虚构造假。

人以自己的尺寸角度,来量地球和看历史,很局限、会差错;对生命​​及宇宙的奥密,更看不清。

生物变化有限,不是进化

20世纪的 60 年代起,科学家逐渐知道,每种生物的功能和遗传信息都存在各自的核酸里。一个极微小的丁型肝病毒,其核酸有1700单位碱基;肉眼看不到的大肠菌,核酸有近 4 百万(10^6)对碱基;低等动、植物的核酸,就有几千万到几亿(10^8)对碱基;一般昆虫、鱼鸟、禽兽及人类等的核酸,则有几十亿(10^9)对碱基。然而,有些两捿动物及花木的核酸,却有碱基高达百亿甚至千亿(10^11)对,很不合进化论的框架模式。

每一种生物的核酸,都可能发生微小突变,经过几代累集,会突显某些个体差异。然而,各核酸有很大部分是固定不会变的,突变出来的差异被限定在原始核酸的同一基因库里;换言之,诸品种间即使有些差别,还属于同一类,并不是微进化。惟有在同基因群里的雌雄,才可相互交配产生后代; 例如,各品种的狗,都是狗,不会变成猫; 品种大小、不同色泽的鹿都是鹿,不会变成马,也不会产生任何鹿马杂种。

由于各生物生存自卫的本能,基因横向跨越受到限制,从一类到另一类会相互排斥的。越高等生物,其可变度越小,因为牵涉到千百的基因抵阻,不容上百万或千万的核酸碱基改变。除了进化论的教科书、图画,自然界从未发现过任何生物的基因数量自我增加,变成另外一类的实例。

若说一类的基因群进化,核酸长度跳趯十倍、百倍,成高一等生物,那更是梦想的无稽之谈。进化论者说;「突变演化慢慢进行,经过亿万年,人难以观察到」;但按或然率计算,突变演化即或有几十亿年,也是不可能的。这方面已有多篇论文,读者们可到创造论网查看(注1)。若把 「神导进化论」搬出来解套,不仅曲解经文,而是矮化了上帝。

进化论确定错误

近五十年,基督徒科学家们不但看到进化论有大量破绽,并挖掘出许多真相,另作解读与圣经和谐。西方已有成千上万的论文发表,可惜因被世界排挤,只能见于基督教刊物及网站。然而,由于这些努力,全球很多知识份子也逐渐察觉到进化论很有问题。

例如,笔者在《虚假的进化论》(2012《生命与信仰》23期)及《从基因看人类的起源》(2015 《中信》637 期)文里,讲解人类与猿猴类基因很不同,没有进化关系;所谓猿人,只是模拟猜想,并非历史事实;进化论者所论述的年代,都是按其理论框架演义和多层循环推论(Circular Reasoning)出来的,跟许多实情不合。

2016年11月上旬,英国皇家学院开了三天大会,聚集世界杰出学者研讨进化论的展望,重要结论:进化论确定破产,无药可救!相对而言,「智能设计」对生物和生命的陈述,更能被科学家们接受(注2)。基本上,进化论出于揣摩虚构;所以,我们可以把它定性是伪科学,不是科学真理。

BioLogos是近十年美国的一个基督教新派,因其开创领袖 Francis Collins很出名,受到一些年轻人及新派教会的欢迎。他们利用一些 DNA 知识及猜想来倡导「神导进化论」,以进化论框架来解经及传道,延伸 20 世纪的新派神学。但这是以「政治正确」讨好世俗,却偏离真道(注 3 & 4)。

其实,那些无神的进化论者并不欢迎 BioLogos,批评其两面讨好,很勉强,令两方都尴尬。理由很简单,既然上帝是全能的,何必那么麻烦——「用几十亿年那么长的时间来演化/进化,自然律岂不高过你们的神吗?那就不必讲神迹、自由意志、罪、灵魂、永生等等了!?」

当有人接受「神导进化论」,以进化论的框架来解释圣经,他会认为达尔文主义是更高「真理」,圣经的权威就失落。凡持新派神学立场的教会都失去力量,传福音困难,因为他们的教义站不住。欧洲很多走这路线的宗派及教会已经世俗化和衰败了;世界各地这样的新派教会都逐渐末落。他们背离上帝的道,就失去上帝的同在和祝福。

结语

超自然设计者、创造者的推论不能直接证明上帝,而是显明圣经记载的历史源头正确、真实、奇妙。虽然我们能观察的现像和陈述的故事都有限,还是看到在自然界、历史和现实里一些蛛丝马迹,作合乎真理的解释和归纳。我们突破世俗假科学给知识份子造成的阻碍,让人看到圣经的真实和超越性,能醒悟这是天书,不是凡书,而有信心回应上帝的呼召及劝诫。

作者为芝加哥郊区活水福音教会同工; 药化学博士,研发先端生化医药 37 年,现已退休。

备注:

注1:《Mutation Fixation:A Dead End for Macro-evolution》EC. Beisner,《ICR》网,http://www.icr.org/article/mutation-fixation-dead-end-for-macro-evolution/

注2: P. Nelson and D. Klinghoffer, CNS新闻报导 (Dec/13, 2016), http://www.cnsnews.com/commentary/david-klinghoffer/scientists-confirm-darwinism-broken?ref=yfp

注3:《The Danger of BioLogos – Blurring the Line Between Creation and Evolution》John UpChurch,《Answer in Genesis》 网, https://answersingenesis.org/theistic-evolution/the-danger-of-biologos/

注4:《Evangelicals, Evolution, and the BioLogos Disaster》by John MacArthu

___________________

扫一扫或长按以下二维码(识别图中二维码),关注使者杂志微信公众号:为基督赢得这世代的华人知识分子,好文不断哦。更多文章请登录:www.ambassadorsmagazine.org

使者杂志微信公众号

anyShare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