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演化与基督信仰   /甄冠侨

 
 
 

AM 11_12-16-24

基督徒如何看待生命演化?

引言

近年「新无神论主义」在媒体大行其道,西方教会开始积极回应。不少著名牧者和神学家如Timothy Keller、N.T. Wright都有回应生命演化与圣经真理和基督教信仰并没有冲突之处。因为种种原因,华人教会反应相对缓慢。笔者撰此文作抛砖引玉,仅作探讨。

科学的本质

要讨论生命演化的科学,先要明白科学的本质。科学(自然科学)是一套探索自然界现象的系统。因为领域的不同,操作上可以用上实验、观测、演算、模拟等方法。不过无论是哪一个领域、哪一套方法,科学只会以自然界本身的物质、能量、和信息之间的机制去解释自然现象。换句话说,科学在推论过程中是不容许上帝(一个超越自然界的因素)介入其中。 〔这也是科学家不接受「智慧设计」Intelligent design的原因,按下不表。 〕教会不应以此断定科学是抵挡神的世上小学,因为自有现代科学以来,科学家(当中不少是基督徒)就以此精神解开一个又一个自然界的奥秘。基督徒科学家是运用理性来回应上帝在我们工作上的呼召,我们往往会因自然界的奇妙而赞美上帝,但不会在论证中涉及上帝。

生命演化的科学

众所周知,生命演化的理论 (或称进化论)始于十九世纪的达尔文。

随着廿世纪分子生物学的进步,科学家明白后代变异是基因序列的改变。加上近年基因测序技术的突破,使科学家有大量数据建立概率模型,生命演化理论涉及层面无处不在:细箘与抗生素、免疫系统、癌细胞,尼安德鲁人⋯⋯面对汗牛充栋的研究发现,我们怎可视而不见,或在讲台交代几个中学生水平的「反证」便不了了之?

诚然,生命演化往往有「微观」与「宏观」之分。不少基督徒会接受有直接实验证据的「微观」演化,对「宏观」演化有所保留。关于这一点,笔者想强调,要明白十亿年的时间中亿亿万万的可能性,是不可以凭常识直观想像的;正如我们不能想像宇宙有千亿个星系是一个何等的数量。所以怎样以生命演化的机制去追索亿年的物种变化,本身是一个科学的问题,大可以留给科学家去解决。

教会流行有关这问题的一些护教观点,例如碳十四的可信性低,什么热力学第二定律等都是站不住脚的。北美华人教会有众多教授学生,深明科研竞争激烈。行外人都可以提出的破绽,想必早就有人想到且发了文章了!

生命演化与圣经之间的矛盾

其实许多基督徒拒绝接受生命演化的事实,不是因为不能理解技术层面的问题,而是因为生命演化与圣经之间的矛盾。

首先,接受生命演化就代表最低限度不可以按字面去理解创世记第一章。或者,更重要的是,接受生命演化叫人怀疑亚当夏娃的历史真实性。万一亚当夏娃不是真有其人,又怎样理解人犯罪堕落?保罗在罗马书五章借亚当与基督作比较的论证,还能够成立吗?

按个人对圣经的理解,笔者认为相信生命演化的科学和相信亚当夏娃的历史真实性是可以并存的。不过,这些问题都是圣经学者的研究课题,笔者才疏学浅,不在此尝试一一解答,有兴趣的读者可以参考圣经学者如John Walton的著作。

北美华人教会受基要主义传统影响,极重视圣经的权威性与无误性。对神话语的珍视当然是好事,不过教条式的迷信权威不但不是敬畏上帝自己,反而是一种偶像崇拜。其实要理性思考生命演化与圣经之间的矛盾也不是什么难事,只要运用基本的圣经原则,好像按文学体裁解经、注意原作者向原读者所要传达的意思,就可以化解不少矛盾,剩下来的往往都是一些圣经学者们都莫衷一是的地方了。作为基督徒,我们相信三一真神分别借大自然和圣经向我们启示自己。既然如此,两者之间是不应该有矛盾的。若有,都不过是表面矛盾而已。表面矛盾的存在是因为人其实无法充份理解大自然和圣经。

P45

所有科学家都知道,科学本身不是真理,而是一套可以透过自我修正来探索真理的方法。同样,没有一个牧者、神学教授或宗派可以宣称自己拥有圣经真理,人不过是在有限的时空用有限的智慧去诠释上帝的话语。既然我们所知道的都不是上帝启示的全部,自然会有冲突的地方。无论是追求大自然的真理还是圣经真理,人应该做的是,一方面因自己的不足而心存谦卑,另一方面却应该运用理性去批判前人的观点。因为只有这样,人才可以一步一步走近真理。

诚然,教会内不是每一个弟兄姊妹都善于思辩。但北美华人教会领袖大多是高级知识分子,本应有责任以自己的恩赐和训练服事群羊;如果基督徒知识份子不勇于承认且去回应圣经所载与科学发现有所出入的事实,在教导或传福音时只是舍难取易,恕笔者直言,这是有负上帝的托付。

生命演化是教会与新无神论主义的战场

另一个叫基督徒拒绝生命演化的原因,是因为讨厌媒体中很多和生命演化相关却敌挡神的观点。以Richard Dawkins为代表人物的所谓「新无神论主义」(New Atheism)近十多年来非常风行。

Dawkins等人的观点是,生命演化的科学不但解释生物以至人类的起源,也直接解答了人生的最基本的意义与目的。

于是人之所以为人,包括我们会去爱、去牺牲,我们心中有道德律、我们会欣赏艺术的美,我们会欣赏甚至敬畏大自然,我们会对死后的事情感到好奇,我们想寻找人生的意义⋯⋯,这一切都不过是物质世界演化的结果,是帮助我们祖先生存的基因,是没有永恒价值的。其实科学本身是一套探索自然界机制的方法,对于寻求意义一环其实是无能为力的。

构成人体的物质大部份是水,加上蛋白质和脂肪,和一点重金属,有谁会认同人的价值等同几桶水、好些肥皂和几口钉子? Dawkins等人的观点根本不是从生命演化机制推论而得的科学结果,而是一套唯物主义或称为自然主义的世界观。

「新无神论主义」之所以抵挡神,正是因为它以生命演化作武器,要否认上帝是赋予人价值的创造主,然后把上帝矮化成演化过程的产品。

基督徒应该如何回应?诚然,基督徒理应大力反对建基于生命演化的自然主义世界观,不过怎样反对?笔者前文一再强调,生命演化本身是一套有充分科学证据的生物机制,反对这机制的观点一般很难以理服人;而引用圣经作为理据更叫未信者啼笑皆非。其实大部分科学家都明白科学的限制,理性的慕道友也不等于迷信科学万能,故此基督徒应努力说明生命演化的机制与自然主义世界观的不同,我们更大可以用圣经指出人在上帝眼中的尊贵。

既然生命演化本身是中性的,基督徒就不应把战场拱手让出。正如前文所言,这问题是当代基督徒知识份子的挑战。一般人对于处理矛盾重重的难题都不习惯,希望有教条、有标准答案,故此华人教会正需要更多习惯终日与问题摔交的人来回应。作为未曾受专业科学训练的牧者、传道,在课题此上大可以抱相对开放的态度。笔者认为,理性的人不接受基督教信仰,不是因为基督徒无法解决一些难题,而是因为基督徒否认难题的存在,甚至用空洞无凭、自欺欺人的方式来处理。

掌控生命演化的主

希伯来书这样记载:「神既在古时借着众先知多次多方的晓谕列祖,就在这末世借着他儿子晓谕我们;又早已立他为承受万有的,也曾借着他创造诸世界。他是神荣耀所发的光辉,是神本体的真像,常用他权能的命令托住万有。」(来一1-2)

基督徒往往强调上帝的创造,认为从无中生有最能彰显上帝的智慧与能力,其实上帝一直托住万有——上帝以其权能一直维系一切物理定律和自然现象。因此生命从最简单的形式开始,上帝就不断掌控其中的演化。每一个分子的碰撞,每一个DNA位点的变化……都是上帝无穷的智慧与能力的彰显。难怪主耶稣说过,若父不许可,一只麻雀也不会掉在地上。

诚然,从科学的角度,这一切过程有着一定的随机性;不过,随机往往是出于人的限制。正如很多基督徒都有如此经历,一些看似偶然发生的事情,几年后回望却看见上帝的旨意。

科学基于自身的限制,是无法证明上帝是一切自然现象的主宰。但我们大可以凭信心去认定,上帝是掌控生命演化机制的主,这是基督徒有别于自然主义者的世界观。在这个认信下,一切科学发现都只在述说神的伟大。

结语

本文主旨是要指出并希望基督徒正视有关生命演化的科学发现与圣经有衡突的事实。今日对大学里的非信徒而言,一定会在求学过程接触到有关的科学证据;同样在教会成长的青少年也是如此。教会逃避或作出不理性的回应只会叫人误以为天下的基督徒都是用迷信的方式来接受圣经和基督教信仰。

很多华人基督徒都来自唯物主义的背景,在信主的过程中往往在思想上经历了一次与生命演化科学切割的过程,因此在重新面对生命演化的课题时,在思考过程中多了一层挣扎。不过,以理性去回应上帝的启示本是基督徒的召命,这是任何时代任何背景的教会不可回避的挑战。

作者出生及成长于香港。高中时决志归主,在大学接受学园传道会门徒训练。蒙上帝带领赴美念研究所,得到物理学博士学位。现于大学从事生物信息与计量生物学的研究。与妻子、女儿居于康州新港,参与团契和主日学事奉。

___________________

扫一扫或长按以下二维码(识别图中二维码),关注使者杂志微信公众号:为基督赢得这世代的华人知识分子,好文不断哦。更多文章请登录:www.ambassadorsmagazine.org
使者杂志微信公众号

anyShare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