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代的结连   /蔡元云

 
 
 

AM 03_04-17-03我们都有孤单,都有伤痛,都需要属灵的父母,所以跨代结连是非常重要的信息。我们对下一代要有责任有结连,每个年轻人要有胆量主动去找一个属灵的父亲母亲,否则生命成长是有问题、有缺口的。这也是我们华人教会常常忽略的问题。

什么是跨代?

全球都出现一个很明显的问题——代沟。这不单是年龄的沟。年龄的沟是当我们的孩子进到暴风少年期,他的荷尔蒙出来,兴趣会改变,同时他也失去自己,情绪还不稳定,身份也不稳定,每一个少年都有很多挣扎和冲突,很多的矛盾不知道如何面对。与此同时,他们的父母在哪里?他们正在中年危机!中年危机是:当你发觉你之前追求的东西都追到了,好的职业,买了房子,生了孩子,当你以为你要的东西都拿到了,就会开始问so what?人生真的就是这样吗?当危机的中年碰到暴风的少年将会非常非常可怕!

Bob P. Buford 写的 from Success to Significance——《从成功变成有意义》一书值得一读。我们华人就追求成功,所以很多父母很害怕自己的孩子做一些看起来没有什么前途的职位。我父亲也是这样,我父辈几代都航海,所以他几乎把所有的积蓄都用来给我读书,读完了他很开心——他的长子大学毕业,是蔡家第一个当医师的。后来当我告诉他我要走一条不同的路时,我从没看见过他这么生气:「你是不是疯了!你是蔡家第一个读大学第一个当医师的,你现在去做一些毫无意义的东西,什么叫出一本青年杂志!」他把我踢了出去!

因为对生命的意义看法不一样,所以我们两代的代沟是真实的,在不同的年纪对很多事物的看法本来就不一样。但比这个更可怕的是,它不只是年龄的沟,它更是文化的沟。

我们这代人喜欢听、讲、思想、讲道理;而下一代是后现代,他们喜欢用眼睛代替耳朵,用感情代替思想,把个人主义推到顶端。因为他们生活在网路的时代,他们喜欢看色彩和美丽。

为什么有代沟?可能我们常常会听见孩子说:你根本不明白我在讲什么。很多时候他们自己也不明白自己,因为他们的情绪非常不稳定,每 5 分钟变一次。有时候我感觉我们好像活在两个世界,影响他的是网路世界,是后现代世界。 Dr. Leonard Sweet讲,后现代的海啸就这样把下一代冲击出去。全球都出现了这个问题。

加拿大教会做了研究,「教会辍学」,差不多每三个人中就有一个人会离开教会;美国一个宗派做了调查,百分之八十的年轻人离开教会;欧洲、美国、加拿大不用说,有人调查香港在过去5年之内青少年流失了5万。那些人在大学里因为思想和生活不一样受不了各种冲击,职场人士也因工作压力大等诸多流失,还有更痛心的是很多信主家庭的第二代也渐渐不来教会。

对于基督徒家庭孩子离开,他举了一个很令人痛心的原因:父母的假冒伪善!因为他们的孩子听到很多关于耶稣,但是在家里在父母身上看不到耶稣。

什么是结连?

结连就是connect。我买下了差不多所有讨论、分析与下一代结连的书。我很喜欢Dr.Larry Crabb,因为用从圣经的教导来做关系辅导,他出了一本书叫《Connecting》。书中说他的儿子进入少年期,突然之间跟他说:「爸爸,我要离开!因为你不认识我,我也不认识你!」。他觉得很奇怪,你怎么会不认识我,我不是常常在家里叫你儿子吗?我还常常辅导你的学习呢。

几天后他的三个朋友来找他一起吃早餐,没想到他的三个朋友也说不了解他,因为他每次都准备了答案,喜欢讲很多道理很多分析,却缺少心的沟通。他听到很心痛,反省后他写了这本书,因为他发现这个世界的人们是心灵失去了结连。

年轻的一代活在社交网路里,在成长过程当中很少有与人生命互动的生命交流,所以长大时感觉不认识自己;父母也不认识自己,不知道自己是谁。他们很少经历过被人相信被人信任的惊喜!我们也常常不信任我们的孩子——你还不够好!中国的传统,不多称赞孩子怕把他们赞坏掉。

所以孩子会觉得他们在父母眼里永远都不够好。这很可怕!其实真正的爱是无缘无故的爱,应该是没有任何条件的!爱是凡事包容,凡事忍耐,凡事相信,凡事盼望!但是我们的爱带了多少条件,哪怕跟我们最亲的人也是一样有条件。

跨代的结连何其重要

我们从哪里来?这很重要,因为那里是我们的根,那个根影响着我们。我们教会聚会按同等年龄聚,这其实很残忍,弟兄聚会、妇女聚会、少年聚会、青年聚会、年长聚会……,把家庭分开了,他们在家很少碰头,在教会也永不见面!求神赦免我们教会。在教会不结连,很多人在家里也不结连,父母和孩子和长辈都只在社交网路、Q Q、微信上交流,很少面对面,心对心,很不健康。

我很感谢基督使者协会。 1964年我到加拿大读书,1965年就参加使者在加拿大举办的一个学生夏令营。 19岁的我当时很奇怪,为什么大部分讲员和导师都不是我们华人,讲员当中一个是美国人一个是加拿大人,导师当中一个是瑞典人,一个护士是英国人,他们都预备到华人当中去宣教;更奇怪的是有两个讲员,白头发、蓝眼睛、白皮肤,他们用带一点四川口音的普通话和我们讲中国历史,讲教会的历史……这两个讲员都在中国长大,把一生最重要的时间和生命给了中国,直到他们不被允许继续留在中国。

我非常感动,一个人跑到小湖边坐着,祷告:主,原来祢造我是中国人,原来我有一个根,我却忘掉了,我不知道我是谁,求祢再把那个根与我重新建造!

当然每个人的呼召不一样,每个人的恩赐不一样,如果你知道你的呼召,就忠于呼召,走当走的路。我感谢很多属灵的父亲,他们的生命影响了我。特别是周主培牧师(使者协会创始人之一),有一次我去参加冬令会,碰到交通意外,所以我赶到的时间晚堂已开始,心情还没有稳定下来就匆忙进去,我永远不会忘记,当时他正在唱:我儿我儿将你的心给我。他讲神的爱是神给祂孩子的呼召,也是爸爸给儿子的呼召,也是他属灵父亲给要栽培的人的呼召——我儿我儿将你的心给我!

我们怎么样称呼我们的孩子?我们的孩子在等我们叫他,但让他们把心给我们却很难。我们若不把心给孩子,他们为什么要把心给我们?心是人最真的一面,是无条件的,我们对孩子常常提很多要求,却没有给他时间,又如何让他们把心给我们呢?这是非常遗憾的事!

后现代的他们不是听父母说什么,而是看父母怎么做。我们做父母的要特别小心,我们讲出来很容易,重要的是我们怎么做。主耶稣说祂是道路真理生命,祂引导我们到天国的道路,但到天国的路得看我们怎么走。你的眼目要喜悦我的道理——这句话一直影响我。

正面的跨代结连与冲突

有一次我有两个月的安息假期,就用来查考圣经里有关跨代的关系。结果非常感动,圣经里全部都是年长一代与年轻一代的结连。例如,摩西在约书亚还年轻的时候看见他,他很了解这个年轻人,他们一起同行40年;以利亚以为找不到接班人,神说,看你前面的那个人,你去把你的外衣披上去,以利沙跟他一起结连20年,一起服事,到最后感动以利亚的灵双倍感动以利沙。多美的故事!

在新约里,主耶稣和门徒是一对一结连。为什么今天我们的门徒培训常常不成功,因为都成了课程,成了答案。

真正的门训是经历的问题,不是答案的问题。主耶稣知道彼得很爱祂,但祂常常离开他,因为他跟耶稣常常看见一些疯人或麻风病人或被鬼附的人,越跟越怕,倒不如回去打鱼。后来主耶稣呼召他多次,他离开祂,祂还去找他,他三次不认主,主却三次对他说,你爱我吗,你爱我比这些更多吗?完全是无条件的爱。

保罗当年本是攻击基督徒的,他亲自见证了司提反死去,所以他即使信主了还是很多人怕他,不相信他,但巴拿巴看见他却说:你来,我们一起服事一起祷告,一起去宣教。尽管他们后来意见不合,他还是爱他。

圣经里也有跨代的冲突,比如雅各与约瑟。我们华人喜欢用物质来代表我们的爱。不要以为雅各给约瑟一件彩衣就表示他爱他,12个儿子只买一件彩衣就是害死他。圣经里还有很多伟大的人物都有幽暗的一面,约瑟和他的孩子玛拿西、扫罗跟大卫,都有很多冲突很多矛盾。

美国的下一代是没有父亲的一代,一半是离婚的,离婚后再结婚,很多孩子连父亲长什么样叫什么名都不知道。圣经里说父亲的身份很重要,父亲怎么样怜悯孩子天父也怎么样怜恤我们。

但我不太敢对年轻人讲这段圣经,当我说天父爱你好象你爸爸爱你一样,他们回复说谢谢,我不要这种的天父。神按我们的形象造我们,而我们按照爸爸的形象造我们的天父。所以很多人怕神恨神厌恶神,觉得神是很凶很遥远很没感情且很多要求的,其实都是从认识父亲那里得来。如果有人说爸爸不在,有妈妈教导就可以,但是要教一个孩子怎么样长大成为真正的男人,怎么样让他们成为有承担、有使命感、爱自己的孩子的人,只靠妈妈一个人是不够的。

如何跨代结连?

信仰不是概念而是关系,我们却常常把信仰变成一些抽象的概念。可是保罗给提摩太写信称呼「我亲爱的儿子」,我每年在儿子过生日时都写一封信,我学习真心地与他交流,而不是虚假地教训他一顿。保罗与提摩太在一起20年,是他福音所生的孩子,他找到属灵的儿女。我们每个人到了一定年纪有责任去找一些人,去关心他们去牧养他们,作他们属灵的父亲。

我们这一代很多属灵的孤儿,很多人长大从来没有一个属灵的父亲。师傅有一万,为父的不多。师傅就是教一些属灵的知识与技巧。但我们的信仰不只是知识技巧,更是关系。

我们很多人都是做父母做爷爷奶奶做公公婆婆的,但是我们活出这种身份了吗?我们应把这无伪的信仰传给下一代,真正去爱、去关心孩子属灵的成长。

失去父爱的孩子有一个表现是胆怯。但圣经上说神赐给我们的不是胆怯的心而是刚强仁爱谨守的心。我爸爸很爱我,但他经常不在家,有一次两年不在,但我知道他爱我,他常请我看电影,看一些很贵的外语电影;带我看足球,还带我到船上去看。但他从来没有赞过我一句,虽然不随便骂我,但我与他感觉很遥远。因为他发脾气很厉害,经常拍桌子,我敬他又怕他。我3岁被妈妈带到香港,在学校读一年级,我的同学比我大很多,就像一个小孩子进了森林里,我每天哭,所以成长的路上我都很胆怯,老师一叫到我,我就晕倒,我很怕因为我常常感觉自己不够好。我想和同学打乒乓球,他们笑我说我都不够乒乓球桌高。

我常常没有自信非常胆怯,一直都在等待爸爸对我说你是可以的,可惜我从没有听见。我知道他爱我,他把积蓄送我去读书我很谢谢他,但还是跟他很遥远。直到我信主之后,我要选择走不同的路,对他而言好象突然之间天塌了下来,他骂了我三个小时。当我带太太和两个孩子去读神学时,很多人来飞机场送我们,我等待的父亲却始终没有来,上了飞机我不断地哭,我多么希望得到父亲的肯定。

感谢主后来安排很多属灵的父亲肯定我,他们对我无条件的爱让我可以重新站起来,刚强起来。无论是女儿还是儿子,都需要爸爸的肯​​定!

女孩子青春期时,她期待一个男人肯定她是美丽可爱的,她需要一位男性来赞美她;所以有女儿的爸爸如果你不舍得称赞你的女儿,外面很快会有很多男性来称赞她,所以她可能很快去找男生;又可能永远不结婚,因为她妈妈常告诉她男人是很恐怖的,不要相信男人!所以她会很怕。问题是,如果爸爸没有信主,他没有那份爱,期待他拿出他没有的东西是不可能的。所以我的老师教我要亲近天父,天父是我的父亲,祂可以给我爸爸不能给的爱,越亲近天父,越知道祂是我的父亲,就越经历天父的牧养。

我们不仅在家里要当一个好的属灵父母,在教会也要爱那些没有属灵父母的下一代,他在教会流失就是因为他在地上没看到一个像样的爸爸妈妈,以致他觉得天上的爸爸应该是一样的。

有一次在一个家庭关系的讲座中,老师问当中谁跟家人有问题有冲突,我觉得每个人都有这方面问题,于是就举了手,后来才知道我是唯一举手的。结束后讲员找两个比我年轻的下属为我祷告,让我感觉很受伤。

但当我闭上眼睛祷告的那一刻,我内心有爆炸性的痛苦,突然之间我看见不是我父亲伤害我,而是我伤害他比他伤害我更深。他所有的钱所有的盼望都放在我身上,我却把他所有的梦所有的期望全部打碎,突然之间看见我不只是受伤者也是伤害者。我不断地流泪,求神赦免我。神真的改变了我,我每周去看父亲,但他常常不见我,挂牌在门口「我出去了」。我也很多次很血气,想写一句「我来了!」挂他门上,但我太太不同意。但自那以后不再一样,他再骂我,我感觉我是该骂的,他还不明白我要无条件爱他,因为他也很孤单他需要天父,就这样他骂了我30年,我还是去看他。

有一天在一个佈道的聚会,我主領信息,主題是家庭複合的福音。我的妹妹与她女兒也來了,她们也信主,外甥女劝我父亲下來,她告訴我公公來了,我突然变得很害怕。那场佈道会有一万人,对着一万人我不怕,但对着父亲我很怕。

我看见他进来,我上去问他:爹爹你要不要信主,他点头;圣灵感动我说,信主是要认罪的,是圣经说的,我这不是报复,他点头;我帶他上台,一万人看着他,我第一次拥抱他为他祷告,沒想到圣灵这样感动一个人。

兩天後我去看他,他約我去房间谈,我心里想什么事这么严重,因为从前到他房间都不是好事情。我进去后他就开始哭,我第一次看见他哭,他说我每次來他都很內疚,他不断骂我,我还是來。我很惊讶,我望着他说,爸爸我每次來都很怕,有一道墙在那里把我们隔住了,现在十字架把那一道墙拆掉了。

以后我每次去,我抓住他的手,跟他一起读一段圣经,一起祷告。那年他73岁,他以为他会死,因为我祖父是73岁离世的。感谢主,我父亲87岁才归回天家。我是蔡家第一个信主的,现在四代34个都信主。感恩!

所以主內弟兄姐妹们,我请求你,不要觉得你是全职或是双职到宣教工场才是被呼召,每一個信主的人都要接受呼召。

首先、呼召我们每天亲近天父,每天跟圣灵有好的关系,每天跟从基督。跟神要建立好的关系第一件事就是我们回去要做一个属灵的爸爸媽媽,孩子們要感觉到我们无缘无故无条件的爱,我们要活出基督,我们的呼召对家庭非常重要。

其次、呼召我们的职场宣教不是坐飞机到非洲宣教,我们在本地全职或双职都要见证祂。在职场里,我们周围全球的人都有,多少人还都不认识主,不用我们多讲什么,重要的是把基督活出來,在那里成为我们的同事我们服事人的祝福:做医生的用爱真诚对待每个病人,做老師的每一个学生都该是属灵的兒女,做会计不可做假账,用我们的正直來造就人……

每个人每一天都应该为主而活,每个人都应该是全职全时间的服事。如果我们跟人很表面,在教会里很多时间很虚假,你问人平安不平安,人当然说感谢主很平安,其实一点都不平安。
我们都有孤单,都有伤痛,都需要属灵的父母,所以跨代接连是非常重要的。

我们要对下一代要有责任有接连,每个年轻人要有胆量主动去找一个属灵的父亲母亲,否则生命成长是有问题、有缺口的。

这也是我们华人教会常常忽略的问题。我们讲很多做很多,但根本的跨代的关系却很少讲,很少做。我们也忘记我们在地上经历了跨代的爱,对天父就更清楚更认识。这是一对一的关系,将來我们要一对一地向神交账。求神怜悯我们。

作者为香港知名宗教界及医学界人士,青少年工作者,曾任突破杂志社长、突破机构总干事,现任 「突破汇动青年」会长及「青年发展基金」会长。

___________________

扫一扫或长按以下二维码(识别图中二维码),关注使者杂志微信公众号:为基督赢得这世代的华人知识分子,好文不断哦。更多文章请登录:www.ambassadorsmagazine.org

使者杂志微信公众号

anyShare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