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恩,从北美查经班开始……    /张纪德

 
 
 

——我所经历的北美查经班兴起、发展与主的大使命

P50缘起与现状:从清末到现在
  华人自满清末年来美,开始多为劳工。民国初期的少数留学生,在学成后大都回国,留在北美的极少,基督徒更少。1949年,数百万的大陆华人来到台湾、香港或东南亚。六十年代起大量港台留学生来到美国及加拿大,读研究所或大学。大约六十年代中期,查经班从几个中国留学生较多的校园开始,快速发展到北美许多有华人就读的大学。
  这些留学生,初到一种完全不同的文化环境中,在举目无亲、经济窘迫的环境中,不得不做「虚心的人」、「哀恸的人」,以致成为一群「飢渴慕义的人」。在查经班的读经交通、彼此服事、支持中,得到信心及安慰,能胜过难处,度过一週又一週。原本很少有圣经或神学基础的留学生,在生活境遇挑战中,经历着神话语的真实,加上一些牧师与传道人定期或不定期到各校园传道及门徒培训,还有区域查经班的联合退修会、福音营等,能够听到很扎实的福音和解经,以及神僕人们的生命见证。很多学生被感动而信耶稣得救;不但进了神国,更成为基督的门徒;在查经班里,学会读经、祷告,也能学到如何传福音、领诗、领会,以及同工配搭服事。由于大多学生是初信,少宗派障碍,很容易在基督里同工。每年一批毕业离开,又来一批新生,年复一年,都成了神国的生力军。如今,从学生查经班到教会,每年在北美许多区域,有联合福音营、退修会;许多华人信主、生命更新。这种模式在欧洲也在发生果效。
  这些高学历又能明白圣经真理的学生基督徒毕业后,到各地能传福音、带查经、带聚会,在教会中肯服事、能办事,也乐意出钱出力拓展教会。那些年,毕业生大多数留在北美就业、成家。因属灵的需要,七十年代许多小型华人教会在各地出现;有一些是由查经班转型而成。起初华人大多借用美国教会开始简单的聚会。到八十年代,逐渐有能力买下美国人的旧堂,或改建民宅来聚会,可以较方便运作。九十年代开始,有众多的大陆留学生在查经班及教会信主得救,因此多数的华人教会人数倍增,更具宣教外展功能,能够派遣去各地宣教、扩张神的国度。如今华人教会,小的几十人、大的几千人,在北美各地兴起,分堂或建堂,达千余所。

使者与查经班: 从联合到推动
  六十年末期,我到纽约水牛城(Buffalo)读博士学位。到校不久,就被朋友带到校园旁边的查经班。当时这查经班好像成立没两年,来查经的人数,大约二十人,分国语组及粤语组。偶尔有较熟悉圣经的弟兄从旁边的罗城(Rochester) 开五十迈来给我们打气。次年,罗城查经班在纽约上州推动六个查经班,水牛城、罗城、雪城(Syracuse)、伊城(Ithaca)、阿城(Albany)、宾城(Binghamton),一起参加了基督使者协会主办的夏令会。
P52  这个每年在宾州松溪(Pinebrook)举行的夏令会,由基督使者协会辅导、安排讲员及通告各地查经班,而报名、聚会、事务等则每年轮流由美东的两三个查经班分担。
  基督使者协会的创始人之一兼总干事周主培牧师很谦和,对神有信心,对人能信任,很少规条,只给大原则,把聚会服事委托给这些年轻的弟兄姊妹们,他只担任顾问,鼓励支持。在服事中大家操练在基督里谦卑,同心配搭,彼此扶持。松溪夏令会通常是四天,每日以晨祷开始,而后有主题讲道、小组查经、专题、见证分享等,都是丰盛的属灵宴席。我们先后听过许多神重用的僕人——于力工、林道亮、沉保罗、唐崇荣、滕近辉、吴勇、韩伟、王守仁等的讲道及见证。
  七十年代初,参加松溪夏令会的人数,从一百馀人增到四百多;有来自北美很远很多地区查经班的领袖。不久,各地都开始自办区域性的退修会,使得更多人可以得到更好的属灵造就。纽约上州查经班的联合退修会,通常在春假及秋假举行,正好给中国学生们一个很好的去处。
  那年代没有电脑网路,彼此联繫不易。基督使者协会开创不久,但竭力推进跨州留学生福音事工,很辛苦。周主培牧师与同工经常长途走访北美各大学,每年会到我们纽约上州查经班,通过短讲等形式,在灵里鼓励大家。周牧师的祷告简明有条理、稳重有力度。当时《使者》杂志是北美查经班唯一属灵交通见证的管道,也是一种灵命跟进;至今,《使者》对留学生及知识份子的福音事工,仍发挥着重要作用与贡献。
  那些年,在水牛城查经班有一位年长的段教授,他上世纪五十年代前在山东大学教物理,来美拿到博士学位后,却因一些原因不能回山东老家,就留在水牛城大学任教。他在我们当中如一位长者辅导,每个查经班的聚会、活动都热心参与。1972年美国总统尼克森访问中国,改善中美关系,段教授立即回山东陈情当局,允许老妻到美国。段教授的祷告、忍耐等候,终于全家得以团圆。中国文化大革命期间,段老师母能度过重重难关来到美国,在当年是个神迹。此后,段老夫妇就像查经班的大家长,关心每个人,常开心见证主的恩典,聚餐时供应麵食。
  还有一个敬虔的美国卫氏(Webster)家庭,对华人很有负担,不但开放自己的家,给我们查经班每礼拜五聚会,并且中学年龄的小儿子为我们每个聚会司琴,上大学的大儿子也到台湾的中原大学,宣教一年。到我毕业时,查经班已达到七十多人。这使得查经班成为当年校园中最活跃的华人团体,不少新人到我们当中感到荣幸,也成为基督徒。

发展与蜕变:从查经班到教会
  我1973年到耶鲁医学院作药理博士后研究。在新港(New Haven)的华人留学生不多,来自世界各地。当时有一个华人小教会,以粤语为主,对多数不悉该方言者有障碍,我就与几位讲普通话的学生开始国话查经团契,有十几位大学生及研究生参加。我们这小团契也与康州及罗德岛几个大学查经班,联合举办退修会;其中就曾一次,是参与服事基督使者协会辅导的松溪夏令会。
  1976年我到费城(Philadelphia)作研究一年。宾州大学校园旁边,有一个四十多位学生及青年人参加的查经班,在长者杨大夫的爱心辅导下,查经班、退修会亦办得有声有色。在华人街,有粤语及国话华人教会各一所,有多年历史,各有约两百会众。当年在郊区工作、住家的一些基督徒,感于交通不便,开始由郊区团契转型成当地华人教会。
  那七、八年间,遇到周主培牧师、林三纲长老、徐华医师等,他们经常在各地教导、传福音、讲道,帮助了许多查经班的成长。徐医师在华人中传福音,大有能力; 经常从医院手术室直奔各地,极少休息,每次讲道都坚持两、三小时;那种传福音、推展神国的急切,非常感人,每次呼召都有很多人决志接受耶稣。
  1977年我到新泽西药厂工作,正巧徐医师与一批同工在附近植堂,就参加他们教会,做留学生工作,把学生及年轻人等新生力量带进教会,开始了我三十多年的教会事奉。很感谢当年那些主的僕人,奔走各地,忠心传道,给我们在年轻时打好属灵根基;如今,其中几位已到主那里去了,但神藉着他们传给我们的道及他们为神完全摆上的榜样长存。
  从查经班到教会,是北美华人福音事工的趋向,是主在这个时代的引导。学生在查经班,从圣经装备与灵命更新,转到了通过查经班把更多的人带进教会,并在教会中成长并成为华人宣教的重要力量。

异象与使命:从北美到普世宣教
  记得四十年前在基督使者协会主办的夏令会中,周牧师及前辈传道人,就预见到神在北美华人留学生基督徒中有特别的心意,因为中国大陆福音的门会打开,我们要为基督的真理及救恩作见证。
  当时的中国,人们还无法想像福音的门如何打开?然而周牧师却满有信心,每年都向查经班提出挑战,要请大家迫切为开大陆福音的门祷告。果然,1978年开始,中国改革开放以后,中国的宣教环境有所变化。特别是近二十年来,不但大量中国留学生到北美接受福音、信主、进到教会,并且藉着这些留学生将福音带回去。也有越来越多的在北美成长起来的基督徒、牧师及传道人到中国大陆传道、培训、建立查经班与教会。回想起来,圣灵早就藉着周牧师及基督使者协会,把这个异像放在查经班的留学生心中;通过查经班,让北美的华人基督徒及教会预备好,能把福音传给中国同胞。
  「多种的多收,少种的少收」是亘古不变的真理。二十一世纪,不但许多中国基督徒的生命经历、对圣经真道的认识俱增,加上各地华人经济实力加增,因而华人教会承担普世宣教的重任是无可推诿的。
  愿各地的教会及查经班都成为主的明灯见证,每一位弟兄姊妹,一代接一代都能成为基督的门徒,走十字架的道路、建立团契与查经班、建立教会、牧养会众,担负起主的大使命,直到祂再来……

(作者为芝加哥郊区活水福音教会同工;药化学博士,研发生化医药37年,现已退休。 )

anyShare分享到:
 
重要公告
從2021年起,使者雜誌文章及電子PDF將發佈在使者新網站:afcministry.org,本站將不再更新。歡迎前往我們的新網站瀏覽更多內容。
我們將在新網站持續更新聘牧專欄,有任何變動請聯繫:am@afcinc.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