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之間,生命在祂    /劉美蘭

 
 
 

編者按:兩年前,劉美蘭師母曾在本刊撰文記載劉少平牧師平安經過心臟手術,夫妻同心攜手,為主再踏征程的見證(詳見2011年使者雜誌七、八月號)。兩年過去了,一次偶發的驚險事件,讓他們再次深深體會到:神賜給我們的,不只是永生的生命,還有今生的生命。活著的每一天,都是恩典,只求為主而活……

IMG_M&M2011年3月29日,少平接受了 「開心」換瓣膜手術。蒙神保守,他恢復得很快,術後不到兩個月,他又神采奕奕地回到事奉的路上。

從那時起每一位心臟科醫生都對少平的健康狀況感到很滿意。他除了每月一次,去醫生診所測量血液稀釋度外,已經不必每三個月接受心臟科醫生的各種檢查與測試,只需每年回診一次即可。就這樣少平滿懷信心、無限感恩地重「心」出發,繼續馬不停蹄地投入事奉。我們平安無憂地渡過快兩年的時間……

生死時速 驚魂未定
2012年歲末,我們夫妻倆驅車到匹茲堡與兒子相聚一起迎接2013新年,並於2013年1月1日午飯後開車返家。

那天上午,一切如常,天降瑞雪,大地白皚皚一片,景色十分美麗迷人。一般長途都由少平駕駛,那一天也不例外。出發不久便停止下雪,路況很好。

半個小時後,車由 I-376 開始轉入Pennsylvania Turnpike,以平均70邁的時速前進,大約還需要四個小時的車程。剛開了三十分鐘,大約是下午一點零五分時,突然聽少平冒出一句話:「我可能需要換你來開……」 話音未了,他就整個人昏迷在駕駛座上,只見他雙手從方向盤上滑下,整個人軟綿綿地癱在駕駛座上,兩眼往上翻白,頭也斜斜下垂,完全失去了意識。

當時,我們的車仍以70邁的時速向前奔馳。由於駕駛盤在少平昏迷之前稍微偏向右邊,因此,車向右邊車道駛去。恰在此時,一輛大卡車從右後方高速衝過來,卡車司機猛按喇叭,眼看著兩車就要相撞,說時遲那時快,我本能地伸手將輪盤往左邊一挪,那車緊擦著車窗過去,啊,驚險過關!我還能明顯感覺到氣流對車子的震動。我驚魂未定時,左邊車道又高速駛來兩輛轎車,我又趕快將駕駛盤往右轉動,啊,又是躲過一劫……當時因為我是坐在副駕駛座上,無法準確用力去把握方向,我們的車就這樣如大浪中的小扁舟,在高速公路上時左時右亂串,險象環生地高速行進。這突如其來的驚恐,使我感到極度地無能、無助又膽戰心驚,完全憑著本能在動作,害怕至極,胸口發堵,只覺心臟好像都快從口中彈跳出來了。

在如此緊急危難的時刻,我內心深處唯一的出路,就是向我所信靠的神發出呼救和求助的禱告:主啊,救我們!主啊,求祢讓我們能夠安全地停下來!我同時也大聲呼叫少平,希望能將他叫醒。因為他的腳還一直放在油門上,無法降低車速;車子在左搖右擺地高速行駛,我一邊一只手握着方向盤看前面,一邊好幾次試著要將他的腳從油門上拉起來,放到剎車踏板上去,但都不成功。情急之下,只能告訴自己,你自己踩剎車?!但怎麼踩?無暇細思,只能拼命往駕駛座移動身體,同時又要設法穩住駕駛盤。但是每動一下,方向盤就不聽使喚,我們的車只能如此瘋狂地高速左右蛇行。此時,後面的車輛也察覺到我們出狀況了,都慢速跟隨在後,直到最後我終於將我的左腳勉强跨過少平的右腿,我傾斜著身子,好像半立著踩到了剎車踏板,慢慢地,我將車子駛向最右側的路肩,熄火,好像先前一匹瘋狂的野馬,終於被馴服停了下來。

車停下了,而我仍處在驚恐萬狀中,只覺得聲嘶力竭心力交瘁,竟想放聲大哭!當時無暇釋放情緒,就在此時,少平竟然醒過來,還跟車外一好心人士答話。我這才發覺有人站在車外,問我們是否需要幫助?本想打911求救,但因少平已經醒來而作罷,於是我們向路人致謝,然後讓少平換到副駕駛座,我繼續開車回家。

我深怕在我專心開車時少平再次昏倒,不准他閉目睡覺,要他不停和我談話。此時,少平才知道剛剛發生的驚險狀況:他竟然在開車時昏倒,他的妻子危難萬狀中不知如何將失控的車控制停下,而二人毫髮無損。他意識到事態的嚴重,越想越覺得在這種險境我們怎麼可能存活?一般遇到這樣的險況,都是車毀人亡,即使僥倖者,也是重傷入院。而我們,居然完好無損,車沒毀,人沒亡!

雖然才剛剛經歷了一場介於生與死之間的驚動恐慌,而我居然還能馬上抓穩方向盤,穿過Pennsylvania Turnpike 上四道又長又窄的穿山隧道,繼續開車三個多小時,平安抵家!少平不由感嘆:今天神藉著你救了我的命。這是神蹟!是神拯救了我們!那一剎那,我們深深領悟到:人的生命真是十分脆弱有限,完全在神的手中!

恐懼陰影 無法自拔
那天回家後,我和少平跪在床前禱告,再次將自己的生命奉獻給主,求祂來管理、使用!更願今後繼續忠心地為主而活。然而,人的肉體是軟弱的,當夜,我躺在床上不停抽泣直到天亮!被從未有過的難過、恐懼戰兢、孤零無助……淹沒全身心!深深陷入了一種巨大無比的驚懼之中!第二天早晨,發現自己體重竟然少了七磅。而過去兩年,無論多努力都不曾減輕兩磅。

接下來的日子,約有十天左右,真是苦不堪言!但奇妙的是,在往後的一兩個星期,因為醫生不准許少平開車,所有的進出診所、教會事奉等,都必須由我主掌駕駛,而我卻都能夠一上車就安然操作,沒有心悸。但是每天清晨,兩眼一睜開,就有一股陰森冰冷的感覺,從我頭頂一直流動到我全身的血脈直通到心底深處。

令我全身冒汗,手腳發抖,甚至感到連心臟都在悸動!同時,少平昏倒時,兩眼向上翻白、頭斜斜下垂以及差點撞上那大卡車的影像不停地浮現在腦際,揮之不去!更糟的是,我看到自己就快被溺斃在波濤洶湧的驚恐之海裏,這種侵入性思潮,難以抑制的威脅害怕和無助感張牙舞爪地撲向我,使我在精神上、心理上承受著嚴重的打擊、害怕和驚恐!

這段時間,我變得出奇地敏感易哭。1月6日下午,主日聚會結束回到家,幾天來壓抑在心裏的情緒再也無力控制,一下子全盤崩潰。我倒在床上,抱住枕頭嚎啕大哭了好久…..實在把少平和剛好順道回家的女兒嚇呆了!事後少平回憶說,那種哭聲,像極了失去兒女的父母痛苦哭號那樣!那種號咷、那種苦悲,令聽到的人心碎!

緊抓神手 生命在祂
我驚覺到了我的急難,告訴少平我需要專業輔導。我們一起去找了一位相識的輔導老師,談約兩個小時,但是我感覺內心沒有得到安慰。我要求告誰呢?我想到詩人在詩篇中的哀鳴,很能反映我此時的心理狀態:「恐懼戰兢歸到我身,驚恐漫過了我。」(詩五十五5) 「耶和華啊,求祢可憐我,因為我軟弱。耶和華啊,求祢醫治我,因為我的骨頭發戰。」(詩六2)我決定轉向神呼求: 「耶和華啊,我從深處向祢求告!」(詩一百三十1)求主救拔我脫離這波濤洶湧的驚恐之海!我決意緊緊抓住主,求主讓我能經歷從主而來的平安和喜樂。

此後,每當我向主呼求,平時熟悉聖經的經文就如一股清流,充滿大能,平息我內心的驚懼烈焰: 「你出你入,耶和華要保護你,從今時直到永遠。」(詩一百二十一8)「神是我們的避難所,是我們的力量,是我們在患難中隨時的幫助。所以,地雖改變,山雖搖動到海心,其中的水雖匉訇翻騰,山雖因海漲而戰抖,我們也不害怕。」(詩四十六1-3)

1月9日那天,晚禱之後我倒頭便睡,並且一覺到天明。奇妙的事發生了!清晨醒來,我的心真的充滿了平靜安穩。先前什麼驚慌失措、冷汗、陰森可怖,統統無影蹤。耶和華聽了我的懇求,耶和華收納了我的禱告!

接著,我清楚地看到了一幅景象:那片波濤洶湧的驚恐之海仍然翻滾澎湃,但是我卻不在海中,而是兩腳平穩地站在岸邊。就如我們那失控的車,在危急萬狀之時,卻在神大能的手中。因此看似險象環生,卻仍然安全可靠。感謝讚美主!我就這樣走出了急性壓力疾患。

少平的主治醫生及其團隊的五位心臟專家醫生,都認為此時對少平最好的醫治措施就是為他安裝一個心臟起搏器。一月二十八日少平便在醫院接受了這個安裝。但願神藉著這個非常的經歷,讓我們更加體會生命的可貴,也讓我們更珍惜彼此的關係,從此一生為主而活。

有一位專門研究詩篇的聖經學者Walter Brueggemann,認為詩篇中詩人的人生經歷是按著「正常-反常-超常」這條主導線來發展的。「正常」就是日子平順、事業成功、身體健康,每天都活在幸福快樂中;「反常」就是人生遭受挫折打擊、經歷險風惡浪、生活失去平安喜樂;「超常」就是蒙神拯救經驗復興,先前的陰霾一掃而空,心中的悲哀變為讚美。而我情感線譜上,則在短短的十天裏,走過悲哀的低谷,踏入讚美的更新。經歷了這場驚風駭浪,更深體會到神的同在和保護,我們的生命真的在神手裏。活著的每一天都是恩典!

(作者為劉少平牧師的太太,使者校園事工同工。)

anyShare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