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履试炼的海    /涌流

 
 
 

虽然我流着眼泪对祢说,试炼如此之大,祢让我如何承受?而我知道,即使人的力量用尽也无法平静的风浪,我们仍能听到祢说:不要怕,是我。

你的牙齿是我心头的殇
2008年汶川大地震,家人携带着两岁多的儿子随我一同赴灾区,援助难民,我们的事工一直持续到2009年年底。2009年的一天晚上,为着一位颇具迷惑的基督教败类,我和太太跪在地上,儿子则跪在床上,我们声泪俱下向神祈祷。祷告完毕,我们扶床而起时,发现儿子跪着睡着了。无独有偶的是,来美国后的第五个月,我们又一次经历着了极大的伤痛。当我们再一次屈膝主前时,祷告结束后,发现已经六岁的儿子仍然是跪着睡着了。那种恬静的睡姿,让我们看到单纯的仰望。然而,他和现在刚刚一岁半的妹妹的牙齿,始终是我心头的殇。

在四川的时候,儿子的牙齿开始被噬、变黑。以至于小小童子,吃较硬的东西十分艰难。每次当我给他刷牙,稍不留意,刷毛便会触碰牙龈而流血。我的心,无比之痛。甚至有时显得十分急燥,总觉得是家人没有照顾好孩子。而我,时常在外传道,在对家人的照顾上显得十分亏欠。种种情绪只说明我无法接受孩子牙病这一现实。曾几何时,我不知为什么?任何没有答案的痛苦,到神这里时,都化成了无声的赞美。

为着我们没有照顾好神所赐的产业,我们深感愧疚。而当我们带着孩子去看牙医时,医生说已无良法。我清楚知道,等到孩子们换新牙齿,至少我的心还要倍受煎熬六年之久。而六年之后,若抓不住最后一次机会,保护好新牙,则后果更加不堪。我就这样重叠地看着相差五岁的两个孩子来自牙齿的痛苦,让顺服和赞美一日日战胜肉体,让神得胜。

现在,六岁的儿子正在长新牙。一岁半的女儿才长乳牙便也面对同样的问题。恰似祸不单行,我们的心里又多了几分沉重。记不清多少次,我们哄睡两个孩子,按手在他们头上,为着他们的牙齿祷告。曾几何时,有泪无声。孩子们静静地睡,只感受到有手在触摸,给他们安全感,他们怎么知道我们正在流泪。然而,日複一日,苦不见好转,在我心中涌动的只有希望。而这样的希望中,似乎缺少了一些安慰。

耶稣 祢所爱的人病了
拉撒路病时,姊妹们打发人去告诉耶稣。被打发的人见到耶稣时,该是自然地表达他们盼望拉撒路需要医治的急切愿望。而他们没有这么说,他们只告诉主:祢所爱的人病了。

这故事教导我们,首先确定我们是祂所爱的人,其次更当知道,我们的处境,祂知道。很多次,当身体被疾病暂时击倒时,即使呻吟着,已经学会了对主说:祢所爱的人病了。确认及确知祂的爱,是我们面临任何处境首先所要明白的事。

记得2010年11月17日,因为身体突然病倒了,我坐在珠海前往深圳的船上,望着窗外翻腾的浪尖,我默默地对神说:祢所爱的人病了!诚然祂知道,我还是要告诉祂。一连两天,我几乎无法下床行路。而事先订好的聚会,已经近在眼前。我对预备方的同工们说,向神仰望,若最终我无法远行,请备用讲员。感谢神,週日的清晨,我下床行路,去教会领主日敬拜,下午在飞机上向神讚美。诸事之下,彷彿已经习惯将现状告诉全知的神,静静等候祂。

然而,这些事发生在比我们软弱,却更能强有力控制我们心的我们的孩子、我们的亲人身上时,我们未必能坦然于主前,信言说:祢所爱的人病了。然后,去吃我们的饭,做我们的工,脸上不带任何忧愁。

生活中,历经重重难处,但始终没有退后的想法。神常常将希伯来书的话光照在我心中,「他们若想念所离开的家乡,还有可以回去的机会。他们却羡慕一个更美的家乡,就是在天上的。」 (来十一15)

主,自从祢说「用你的笔行路,我要带你去远方」后,我们便来到了美国。照着祢的意思,进修神学。这里,不是我们的家乡,我们来是为了未来那更美的家乡。城堡的主人说,去!我们不敢停留在我们所爱,至今所思念的家乡,我们所牧养的教会。我们有回去的机会,而我们始终站着,等着看耶和华每一天的作为。如今,祢所爱的人病了!我带着妻儿,站在试炼的海中,请向我们伸手……

清晨 我闻童子的哭声
这一个清晨,我看到熟睡的女儿嘴唇上满了已经乾涸的血痂。那一刻,彷彿与她近日来因为牙痛的哭声顿时交织在一起,以更加令我心碎的声响在我耳边。我亲吻她的脸颊,泪如切腑而溢的血。我终于在想,回中国吧,去治疗孩子们的牙齿。然而回想起在中国时,我们从事牙科半辈子的弟兄说目前亦无良法。哦,我主,我是何等悲伤。若有一语临到僕人,我便立刻起身!至少,在本国,有那么多亲人可以环绕着,安慰孩子的同时,也让我们多得一些安慰。

我静静地坐在那时里,思想这位自始至终的「安慰者」。想到1994年在湖北,信心软弱,难胜仇敌的惊吓。为了战胜这种状态,我决定去旷野祷告。只是,我怕!我邀请在厨房服事的弟兄,如实告诉他我心的软弱,并告诉他我需要他的帮助,就是陪我去旷野祷告。他非常爽快地答应了。

我坐在灶前等他,望着未尽的火光,心里像是泛起了一丝希望。只是,当他洗涤完毕,他说:我累了!明晚陪你去祷告吧?我一个人走到山上,在一个被弃的茅棚里跪了下来。尚未开口,突闻山溪水奔涌流向丹江的声音。一股无名的恐惧令我毛骨悚然,撒腿就跑。那一夜的心情,可想而知。

第二天晚上,承诺我的弟兄再次爽约。我又一次,一人上山。这一次,不闻小溪声,却听到每棵树都被摇撼着,哗啦啦地响。我又一次起身就跑!到家中,我跪下来哭泣。明明知道是撒旦的恐吓,却无力胜过。像个小孩,在被大孩子欺负的时候无力反抗一样。哭后,睡着了。

第三天,当我再次祈祷时,主的话临到我说:「我们在一切患难中,祂就安慰我们,叫我们能用神所赐的安慰,去安慰那遭各样患难的人。我们既多受基督的苦楚,就靠基督多得安慰」(林后一4-5)。我突然意识到,我一直在找主,而祂始终不曾离去。快二十年了,这话如烙在我的心坎上一样,始终不曾忘记。

我相信,今天所经历的一切,除了让我们学习神是我们的安慰者之外,更让我们学习顺服在神的权柄之下。在夏威夷时,有多少次,我们寻求人的帮助。所有听到的声音都是,在美国看牙齿很贵,仅是检查费都需要几百美金。我们好像一次次这样在现实面前丧胆,没有勇气向前迈一步。今天,我们在朋友的协助下开始给各医院打电话,寻求谘询。我一刻也不愿停留,要带着孩子去医院。
在这个转学在即,诸事相连的时节,如神的僕人写信告诉我,「神已经为你解决了又大又难的事,难道你没有信心吗?」我相信没有任何比一个牧者的使命和家庭更重要的。这条信心的路,再长,无非也就下半辈子。我执着地背上行装,和神所交付我的军队、我的家,只要神说:走吧!我随时回应:OK,我已经准备好了。

讚美 是我人生的四季
曾经,埋头写作。最穷苦的时候,每次出去,都会拣别人丢弃的水瓶和易开罐。一开始,顾及脸面,岳母带头去拣,后来,也就自然了。时常安慰自己,拣瓶子不羞耻,并且美化了市容。等瓶子在阳台上多起来时,再将它们卖掉,换成钱。虽然穷,但每天看着用心为主创作的文字,喜乐满满。太太是第一位听众,因为每天写的书稿,我都会读给她听。同样,她是第一位读者,因为我所有的稿子,主要由她校对。那时,我们家创下了生活箴言——无论遇见任何事,不许埋怨神。

所以,孩子们的牙齿虽然是我心头的殇,但我相信这不是病,更与撒旦无关,因为撒旦在祢里面毫无所有,在我里面亦然。我相信,这事是为了神的荣耀。请给我勇气,从海面上去见祢。直到师徒不再分离,我们永远在一起。

讚美,是我人生的四季。
因为我已有因祢而施的爱。

(作者来自中国大陆,现在美国读神学。有多部著作出版。)

anyShare分享到:
 
重要公告
從2021年起,使者雜誌文章及電子PDF將發佈在使者新網站:afcministry.org,本站將不再更新。歡迎前往我們的新網站瀏覽更多內容。
我們將在新網站持續更新聘牧專欄,有任何變動請聯繫:am@afcinc.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