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然信靠服事祂 ——纪念使者校园同工马天赐牧师     /赵善荣

 
 
 

从天才到天赐,一字之差,他过的是两种全然不同的生活,我所接触到的是两个完全不同生命本质的人。

p48-32013年10月30日晚上,突然收到马天赐牧师的太太陈明华姐妹的电邮,告知我他9月27日星期日在宾夕法尼亚州杰斐逊大学医院回天家了。得知这个突然的消息,我很伤心和难过,不知道该对明华姐妹说什麽。马天赐牧师是基督使者协会的多年的校园同工,也是我的Ph.D同学、属灵上的伙伴和主内的好弟兄。

我知道除了一位正在读大学的儿子,天赐还有两个年幼的儿子,分别是9岁的但以理和11岁约拿单。他的离世使基督使者协会失去了一位好同工,明华姐妹失去了一位好伴侣,他的孩子们失去了一位好父亲。特别是三个年幼的孩子再也没有机会听爸爸读圣经给他们听,他们在未来成长的道路中再也没有爸爸的陪伴了。

从天才到天赐
我认识天赐将近20年了。马天赐原名叫马天才,他是成为神的儿女后,才意识到自己不是天才,他一切的才干,智慧和生命的气息都是神所赐的。一字之差,他过的是两种全然不同的生活,我所接触到的是两个完全不同生命本质的人。从1994年到1997年,我们一起在中国科学院上海药物研究所学习,朝夕相处整整三年的时间。在药物所学习期间,天赐非常地勤奋。1994年,我们整个药物所总共才招收14名博士生,人数不多,彼此之间的关系比较近。现在还清晰记得大家一起在节日时出去聚餐,在春天去上海大观园郊游的情形。

天赐比我年长几岁,和我一样出生在中国大陆的农村。从小家里很贫穷,父母生养了八个子女,天赐排行老六。为了跳出农门做城市人,他从小就下决心,一定要好好学习,靠自己闯天下,将来上大学。通过发奋努力,他不仅上了大学,还超越目标,拿了硕士学位,又取得博士学位。1997年9月,他前往以色列从事博士后研究。一年后又从以色列到美国,继续从事博士后研究。为此他很自豪,也很骄傲,认为全凭自己的个人奋斗,成就了这一切。

到美国后,天赐有机会接触美国教会,他的骄傲之心也慢慢被许多基督徒身上表现的不求回报的基督之爱熔化,他也被神奇异的恩典所感动,逐渐意识到自己活在罪中:自私自利、骄傲自满、嫉妒成性,也意识到不能逃脱罪的束缚,难免受罪的刑罚──死亡。

1999年7月初的一个週六晚上,他虔诚地跪在神的面前,泪流满面,认罪悔改,决志信主。两週之后,受洗归入主的名下。受洗约两个多月后,天赐被诊断患了严重的再生障碍性贫血症。经过两个月的疗程,医院的验血结果让他心灰意冷。他知道自己完全没救了。一天晚上,天赐连跪的力气都没有了,只有绝望地趴在地上,万念俱灰地失声悲号。就在那天晚上,天父上帝奇妙地作工,圣灵启迪他,要他奉献,事奉祂,为祂而活。人的尽头是神的起头。当他顺服在神的面前,神奇妙地把他从死荫的幽谷带出来。

被神医治后,天赐立志一生为主而活。2000年他进入休斯敦神学研究院接受神学装备,毕业后于2003年开始牧会于纽约皇后区华人基督教会,2005年加入基督使者协会,作为使者的校园同工分别服事于田纳西州、康乃狄克州和特拉华州。

使者的好同工
P48-1作为天赐校园事工的代祷伙伴,我都会定期地收到他的事工报告和代祷信。他的每一封信字里行间充满了对神的感恩和对传福音拯救灵魂的负担。每当有人决志归主,他都异常地高兴。在2007年使者校园同工第二季度事工报告中,天赐这样写道:「……5月25日晚上,田纳西大学杨芳姐妹的父亲第一次听福音,他就公开决志信主。当我领他做决志祷告的时候,感恩的泪真是止不住流了出来……」。

作为校园同工,天赐对学生有特别的负担。在田纳西州时,为了更好地和福音朋友建立个人化的关系,他和马师母还在他们自己家里有每月一次的午餐查经聚会。在2007年第三季度事工报告中,天赐写道:「……时间过得真是很快!转眼之间,已是今年的深秋季节。我所居住的田纳西州强森市现在到处是片片红叶,『枫景』秀丽。……过去的三个月,是我来到强森市两年以来最为忙碌的时期。8月中下旬,31位东田纳西州立大学华人新生来到这里,神感动我们夫妇帮助关怀他们,认识他们。8月25日週六中午,我们请9位新生在内的13个学生学者吃午饭,在我家聚会相识。9月1日週六中午,我们又请21位新生在我家吃午饭,聚会相识。尽管我家地方不大,满地满屋坐满学生学者,但我们充满欢乐……」。我知道他们家庭经济压力很大,在2007年时但以理和约拿单才3岁和5岁。在这样的环境下,持之以恒向学生们开放家庭,接待他们很不容易。

今年5月,天赐开始在特拉华大学的校园事工。在2013年6月第一封代祷信中他这样写道:「五月份,我去基督使者协会总部参加了近4天的校园同工退修会,灵里得到火热,心里得到装备,对85/90后的学生事工有了更深的认识。愿圣灵引导赐智慧赐能力赐力量把特拉华大学的华人校园事工做得更好,扩大主的国度,荣耀主的美名!」。从他的信中,我可以感到天赐心中传福音的火。在8月份的事工报告中,天赐这样对他的代祷者们发出邀请:「我真心地感谢你们用代祷支持我的服事,奉献金钱给基督使者协会支持我的服事。……真心地请你们继续支持我,使我能够向更多的华人学生学者传福音,探访更多的学生学者,装备更多的学者基督徒使他们成为天国的精兵,为主赢得更多的华人学生学者!全知全能的主必纪念并奖赏我们在主内的配搭服事!」。读到这样的邀请,我深深地被弟兄那满腔的热忱所打动和激励。

2013年10月3日,我收到天赐关于9月份的事工报告,怎麽也想不到这是最后一次收到他的代祷信了。

在这封信中他这样写道:「我们每次聚会都有不少新的面孔,但如何留住他们让他们不断地来参加聚会,多了解福音,对我们校园同工们而言确是一个很大的挑战。请为我们代祷,求神赐给我们智慧和爱心去关怀慕道朋友,吸引他们来参加聚会,来寻求真理和真神!」。天赐对这些慕道朋友的关爱和负担跃然纸上。他接著又写道:「感谢讚美神,经过不断的祷告和努力,我终于在9月21日週六对4位特拉华大学的学生基督徒开始系列门徒训练。每次训练进行两课,分两个小时,计划在3个月内训练完毕。但愿在圣灵的引导下,这四位学生基督徒通过门训能掌握重要的圣经真理和服事方法,将来也能去训练其他门徒!」。按照这个计划,该训练应在2013年耶诞节前完成。

很遗憾,天赐走了,参加门徒训练的那4位特拉华大学的学生再也听不到他们熟悉的老师的声音了。我不认识这4位学生,但我在这里深深的祝福他们,我想对他们说:这一生最美的祝福就是认识和跟随主耶稣,愿神继续装备他们,将来在神的国度里大大使用他们。

2011年11月份,天赐被诊断患有重度骨髓功能不全综合症。2012年六月底,他在亚特兰大的Emory大学医院做了骨髓移植。当今年5月份天赐到特拉华大学开始校园事工时,他骨髓移植后的身体尚未完全康复。

在8月份的代祷信中,他写道:「今年7月下旬,我的身体突然出现慢性排斥反应,因为没有得到及时有效的治疗,对身体产生严重的伤害,至今仍没有完全翻转这种排斥反应,必须要服用大剂量免疫抑制剂。请为我的康复代祷,求神怜悯我,赐我健康和力量,我好服事主传扬主荣耀主!」。这是天赐的心声,他活著就是为了基督。就是这样,他仍然坚持在校园团契忠心的事奉,全身心地在那里事奉,直到十月底安息主怀。

2013年11月2日,天赐的追思礼拜在特拉华州威明顿主恩堂举行。基督使者协会会长周大卫牧师作了主题演讲,他的信息是 「耶稣宝贵的应许」。特拉华大学查经班特别献唱了一首诗《有一天》。我很被这首诗所打动。在这首诗中,歌词的一部份这样写道:「这个世界真有一位上帝,祂爱你,祂愿意帮助你,茫茫人海虽然寂寞,祂爱能温暖一切冷漠。这个世界真有一位上帝,祂的双手渴望紧紧拥抱你,漫漫长夜陪你走过,祂爱你,伴你一生之久」。天赐自从事奉主以来,他的使命就是要向他所接触到的每个人介绍这位爱的上帝。他为主完完全全毫无保留地献上了自己。

好儿子,好父亲
P48-2天赐父亲2007年过世,当时他由于身份的原因无法回国。天赐是个孝子,老父亲过世时他未能去见父亲一面是他心中的一个很大的遗憾。我记得在2007年感恩节前的一次电话中,天赐和我分享了一些关于他父亲的事,我可以在电话中感受到他对父亲的深深的爱和无限的思念。感谢神,他的父亲在过世前通过天赐传福音已经接受基督作为他个人的救主。

神在2000年医治天赐后,又赐给他两个儿子。天赐很爱他们,有时在代祷信中会特别提到他们,并为他们感到很自豪。在2007年,天赐在他的代祷信中分享说:「我的小儿子但以理是我们教会最小的主日学学生,我太太常带著他参加我们的主日学。两岁多的小但以理也常是我早晨的灵修伙伴。有时候,但以理起得早,我的灵修尚未结束,他就跑到我身边与我一起灵修。7月4日早晨,灵修时我问但以理:但以理,耶稣爱你,你信不信耶稣?但以理说:对呀!我信耶稣。我就又问他:你愿不愿承认你是个罪人哪?但以理说:对呀!我愿意。我说:但以理,我真高兴,你是我知道的最小的基督徒!」。

小但以理常常用手把两支笔摆成十字架,高兴地告诉天赐:这是耶稣爱我!他也常常把两支筷子摆成十字架,又高兴地说:这是耶稣爱我!每当他在外面看到十字架标志的时候,他也指著说:那是耶稣爱我!其实从天赐关于孩子的分享中,我知道这些不是偶然的。天赐在孩子们心田中已播下了福音的种子。但以理今年九岁,早已经受洗归主了。我在天赐的追思礼拜上第一次见到但以理和约拿单,很可爱。这两位年幼的孩子失去了地上的爸爸,愿天父格外眷顾,保守和祝福他们,感动更多的弟兄姐妹在他们未来的成长道路中关爱他们。

我愿常见祢
2013年11月2日,在天赐的追思礼拜上,大家一起唱了一首他生前最喜欢的诗歌《我愿常见祢》。歌词这样写道:

1)我愿常见祢,亲爱的救主,不见任何事务,只见耶稣,
白昼或黑夜,我常思念,起来或躺卧,光照在我前。
2)求作我智慧,求作我真道,祢常与我同在,我愿投靠,
伟大圣天父,我恳求祢,常住我里面,我与你合一。
3)我不求财富,也不求虚荣,祢是我的产业,世代无穷,
祢在我心中,独居首位,至高天上王,是我最宝贵。
4)至高天上王,我已凯旋归,得享天上喜乐,沐主光辉!
以祢心为心,不论祸福,我愿常见祢,天地万物主。

这首诗歌是天赐被主得著以后人生的写照。天赐现在已凯旋归,在主里得享天上喜乐,沐主光辉。那美好的仗天赐已经打过了,当跑的路他已经跑尽了,所信的道他已经守住了。 从此以后,有公义的冠冕为他存留。

当我回头再读来自天赐的一封封代祷信时,我觉得我很亏欠神,很亏欠我的弟兄。作为他的同学,代祷伙伴,我原可以做得更多,给他多一点支持,给他多一些鼓励,给他多几个电话。他在为神国征战时,我应该有更多的守望和代祷,而不是在享受自己天花板的房屋。今年4月份我们在电话中还约定彼此将于2014年在圣地牙哥基督使者协会举办的华人差传大会上相聚。万万没想到天赐10月底息了他在地上的工回到天家。现在,我们只能将来在天家再见了。

天赐,安息吧!

(作者来自中国大陆,博士,现居加州,从事生物信息研究工作。)

anyShare分享到:
 
重要公告
從2021年起,使者雜誌文章及電子PDF將發佈在使者新網站:afcministry.org,本站將不再更新。歡迎前往我們的新網站瀏覽更多內容。
我們將在新網站持續更新聘牧專欄,有任何變動請聯繫:am@afcinc.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