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的尋求    /趙秀軍

 
 
 

回顧從接觸真道到受洗的道路,走過了十年。這個過程中,沒有驚天動地的大事發生,但是主一直不離不棄,聖靈「潤物細無聲」地在我心裏做工。

大學時期好奇接觸
在大學期間,跟女朋友(現在的太太)談戀愛時,看到教堂,就想起電影裏的浪漫場景:身著燕尾服的紳士,挽起穿著潔白婚紗的新娘,走進莊嚴的教堂,優雅的管風琴聲響起。為了尋求浪漫,我們也想進教堂看看。走到教堂門口,遇到賣玫瑰花的,更印證了這是個浪漫的地方。於是兩人走進教堂,悄悄許願,祈求冥冥之中的那個力量保守我們的愛情天長地久。

那時的我們完全不了解信仰的內容,但是把它當作西方文化的象徵,很有好感,也很想多了解。在研究生階段,遇到一位熱心善良的外教,很樂意跟我們練習口語,課外帶領我們學習。我那時正對英語有興趣,就積極參加。學著學著,變成了學習英文聖經。那也好,人都說,「聖經是打開西方文化的大門」,那就當作了解西方文化吧。

暑期,這位外教回美國探親,答應新學期回來給我們帶禮物。

我們對美國心神往之,經常在想像中揣測那是怎樣一個美好的地方。因此,翹首期待著他帶禮物回來。新學期開始,外教終於出現了,拎了好大一個皮箱,我的期待之情更被點燃,達到了高峰。打開一看,滿箱子都是聖經。滿腔的熱盼像是被澆了一盆冷水,我於是嘲笑這個外教是不是精神出了問題。

馬里蘭州門外徘徊
來到美國以後,遇到了非常熱心的一些朋友。其中有兩位朋友只參加了兩次教會活動後,就很快決志受洗了。他們積極地帶我們去教會,學習聖經,從神的話語中領受屬靈的餵養。我的孩子非常喜歡參加馬里蘭德國鎮教會的活動,他雖然年幼,但是以孩童的赤子之心,會提出很多看似有趣但觸及本質的問題,比如,「神創造了人,誰創造了神?」這也讓我經常陷入思索。

但當時受到一些其他教派的攪擾,他們很積極地上門傳他們的「道」。即使我搬了家之後,他們還是如影隨來,讓我對宗教產生了一種懼怕,害怕變成他們那樣瘋狂,失去理智。於是,雖然我送孩子去德國鎮教會,但是我常常找個不起眼的位置坐下來。當時慕道班的老師是佘弟兄,幸好當時他沒有很熱心地對我「施壓」,否則我會被「嚇走」,再也不去了。

北達科塔州神的管教
過了一段時間,我去到中西部做住院醫生。期間我還一直堅持參加查經班,因為一方面教會的朋友很不錯,待人友好真誠;另一方面,我所從事的專業,也要求我多了解美國文化。但是查來查去沒有很大的進步,看著身邊的人一個個都決志受洗,我還在門外徘徊。畢業之後,由於豐厚待遇,我選擇了留在了本地,把太太、孩子,還有岳父岳母也接到了中西部。買了位於好區域的好房子,自己有船,屋後有人工湖,可以直接開船去遊玩,來參觀的朋友都稱羨不已。可是,好景不長,問題隨之而來。此州極其寒冷,一年之中九個月都有雪。岳父岳母性格開朗,在馬里蘭州有很多朋友往來,生活得開心愉快。來到這裏以後,由於天氣的原因,很多時間都被拘禁在室內,生活變得沉悶。太太為了搬來後與我團聚,辭掉了在馬里蘭的工作。在這裏一時找不到工作,於是想考個資格證書,讀了一年多,發現隨著年齡增長,記憶力和精力大不如以前了,又需要照顧家庭,最後非常痛苦地放棄了。而我,工作極其繁忙,不但沒有時間去享受豐裕的物質,反而由於勞累,變得易怒易燥。本來其樂融融的家庭氣氛,變得緊張,沒有喜樂,曾經有的幸福感正在遠去。

重回馬里蘭
思來想去,我和太太決定回到馬里蘭。我們都是雷厲風行的作風,決定一做出來,立刻把回國機票改成去馬里蘭,把剛買了一年多的房子放到市場上出售。感謝神!房子很快賣掉。

我們聯係馬里蘭州的朋友為我們接機,在馬里蘭先租房安頓下來。重回到馬里蘭州的德國鎮教會,一出停車場,就遇到熟識的教會朋友,好生親切。重回到慕道班,又是佘弟兄帶領,彼此都好一番感慨。這些年,那位帶我們去教會的弟兄早已開放家庭,帶領大家學習聖經,我們也重回到他家的團契。都是曾經熟悉的人和事,但是這次,我的心境不一樣了:我感到已經耽誤了許多生命的美好時光,希望趕快受洗,歸到主的名下。

放下驕傲 接受恩典
2013年底的感恩節,我受洗歸入主的名下,這位以無比慈愛和耐心帶我回家的神,必定帶領我和家人前面的道路。

我曾經何等地驕傲,拒絕神的恩典。後來,由於工作的原因,去老人院探訪。看到很多未信主、眼神茫然的老人,誰能想到他們當年都是叱吒風雲的人物?他們現在不認得自己的親人,若沒有永生的盼望,世界上再叱吒風雲的人到頭來都是一場空。

由於職業的關係,我還接觸到許多被毒品等各樣事物捆綁的病人,真感到這個物質世界的虛空。而對於精神、靈界的事情,我們的所知實在太有限。

以前的我,企圖用自己的科學知識否認神;現在的我,懷著敬畏之心,把神的真道應用在我的生活與工作之中,透過神的角度來看待周遭的事情,並與更多的人同走天路。這是神給我的最大的祝福。

作者來自中國大陸,目前在美國從事精神科醫生工作。

anyShare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