困境中的救赎     /谭小健

 
 
 

譚小健六月中旬,北卡华人福音基督教会(CCMC)举办第五届暑期儿童圣经夏令营。我的两个孩子都参加了。我也去帮忙。周四上午,同工们欣喜地告诉我,我的女儿回应呼召,决志信主了。

听到这个好消息我非常欣慰。一场大病,把我和我的全家带到了神面前,并且蒙恩得救,成为神的儿女。回顾过去的两年,真是「四面受敌,却不被困住;心里作难,却不至失望」(林后四8)。感谢神,用祂永不止息的爱,呼唤我们这些愚顽的浪子,返回祂的怀抱。怀着感恩的心,我回想起这段难忘的归家之旅……

靠自己,苦撑绝望
我从小接受唯物主义和进化论的教育,认为世界上没有鬼神,宗教不过是人们的精神寄託。2001年我来美留学,陆陆续续有不少人向我传过福音,一位好友还邮寄很多福音书籍给我。我当时也就当故事看了,并没有真正往心里去。还有一些同事是基督徒,我不欣赏他们的处事为人,连带也拒绝了这个信仰。我一直生活在温馨和睦的家庭中,来美后交往的朋友大都是非基督徒,大家意气相投,相处得很好,所以我从不觉得有宗教上的需求,也一直对教会敬而远之。

后来我们来到北卡,因为经济不景气,我没能找到合适的工作,就一直在家带孩子。时间久了,心中苦闷,我又决定重新读书,进入北卡大学生物统计系读硕士。学业很顺利,孩子也慢慢长大,我对以后的人生有颇多憧景。

不料,2011年10月,我因发烧去医院检查,竟诊断出三期肠癌。这真是一个晴天霹雳!我不明白为何我这么年轻就得了癌症,想到幼小的孩子、年迈的父母,止不住痛哭流泪。我的朋友刚决志不久,在病房里为我流泪祷告,我心里很受感动,但并不相信这世间真有神会回应她的祷告。慢慢地我对肠癌有了更多的了解,知道肠癌治癒率很高,我的医生对我也很有信心,觉得我年轻,完全可以根除。我自己振作精神,家人朋友也不断鼓励帮助我,一路化疗、手术、再化疗,其中的种种艰难与痛苦非常人可以想像,我也一一挺了过来。

2012年冬季,身体渐渐康复,我又开始为我的学业忙碌,也为毕业论文找好了导师。可是命运再一次将我击倒,检测证实癌症恶性复发。

我完全不能接受这个结果,因为以前手术切除得很乾淨,那时的病理切片显示仅是二期肿瘤,比预想的还好。我的医生也很诧异,建议我尽快手术。一些复发病症的资料让我也更加地忧鬱恐惧,有两三个月的时间,我每晚整夜整夜地失眠。我觉得再也无法依靠自己的力量走下去了。我对丈夫和父母说,我要去教会。虽然我还是不相信有神,但我想也许我可以试着慢慢去了解这个信仰并从中得到慰藉。

回转向神,灵魂苏醒
2013年第一个週日,我们全家去了华人福音基督教会。这是我来美十多年第一次去教会听道。黄力夫长老做新年寄语,说新的一年我们要有信心、希望和爱,又援引圣经中的话「你们祈求、就给你们。寻找、就寻见。叩门、就给你们开门。」那天的讚美诗是「更新我心意」。听到这些我一次次地感动落泪,觉得这些就是对我说的。会后黄长老夫妇又特意来询问我们的情况,为我祷告。我感觉来到了另一个天地,这里充满了温情和关爱。

此后我们全家就开始读各种福音书籍,像《认识真理》、《游子吟》等。我这才发现我所推崇的科学并非万能,反而非常有限。我们目前所认知的部分,大致占宇宙的4%,而暗物质则占了宇宙的23%,还有73%是一种暗能量。自然界并非自有永有,而我们日常所见的日月星辰,一花一草,也无不精妙。只是我们从来都熟视无睹,从来没有去深思这背后的深意。这真是应了圣经上的话, 「自从造天地以来,神的永能和神性是明明可知的,虽是眼不能见,但藉着所造之物就可以晓得,叫人无可推诿。」(罗一20)除了理性上的思索,耶稣基督圣洁、智慧、谦卑、慈爱的形像也深深地打动了我。祂是无罪的,但为世人的罪,甘愿受辱受难,最后被钉死在十字架上。看看我们现今的世界,物欲横流,道德沦丧,人与人之间、种族与种族之间、国与国之间矛盾重重。我们实在都是罪人,亏欠了神的荣耀。耶稣基督的宝血能洗淨我们的罪,并赐给我们永生的盼望,所要求于我们的不过是我们的信心。

想明白这些问题之后,我觉得没有什么可以阻挡我接受这个信仰。不久我和父母就做了决志祷告,那时去教会仅半个月的时间。这一切发生得如此之快,完全出乎我的意料,我原来想怎么我也需要半年、一年的时间来了解转化。感谢神的拣选,感动我,让我的灵苏醒。

2013年复活节,我和父母、先生一起受洗,归到主的名下。

经历神,生命改变
SAMSUNG DIGITAL CAMERA自从进入教会,我得到很多弟兄姊妹的关怀与帮助,也感受到神对我一步一步的带领。每次主日崇拜,团契所学,或证道或讚美诗都非常切合我的需求或当时的心境。我每日在家听道、读经、锻炼身体、教育孩子,生活从来没有如此充实而快乐。困扰我很久的失眠症自此消失,我心中平安而喜乐,朋友们都欣喜于我的新面貌。

信主一段时间后,神一点一点地去掉我的骄傲和自以为是,让我渐渐谦卑下来。祂也让我接触到许多神的僕人,他们都非常优秀,其中不乏世界一流的科学家,却谦卑顺服;他们同时又是信心的伟人,兢兢业业地为主作工。与他们相比,我不过是芸芸众生中微不足道的一个,有什么值得夸耀的呢?

其次,我和家人的关系也有了很大改善。我和父亲都很固执,在一些问题上常各执己见,争论不休。虽说只是就事论事,可还是感觉不太愉快。我还和朋友们戏称这是我迟来的叛逆期。

信主后,再争论时就会觉得心里很不平安,决心管住我的嘴巴,尽量心平气和地解释我们之间的分歧。我开始对家人更加体谅关爱,特别是孩子们。因为知道孩子是神交託给我们的产业,要尽心尽意、保守他们身心灵健康成长。此外,我以前酷爱看小说,可以为看小说「废寝忘食」,不顾正业,既伤身体,又荒废了不少时光。信主后,我突然发现对小说再也没有往日的热情,总想着要充实地过好每一天。

病榻前,神恩同在
2013年3月20日我再次接受手术。手术前自我感觉很好,觉得只是一个很小的手术就可以解决。有一次我甚至梦见手术发现肿瘤只有黄豆粒大小,我还向主治医生传福音。手术开始的时候,家人朋友们不断为我打气祝福。我被爱环绕着,心中满有力量,对手术非常乐观。

然而当我从麻醉中醒来,听说手术进行了十五个小时,心中大吃一惊,真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的。心中沮丧,一片茫然。同时我的身体也虚弱不堪,提不起精神,在手术后一两天里我近乎放弃了祷告。手术后我失血过多,血压较低,尿中一直带血,CT和X-ray显示手术中损伤了输尿管,需要再做一个手术。这无异于雪上加霜,我们全家心情极为伤痛。我们一起来到神的面前,祈求神的怜恤保守。后来证明仅是个小手术,手术很顺利,也的确缓解了我的症状。我的精神也一日好过一日,我又恢复我每日的祷告,感谢主的看顾和保守,有时我也请求神给我启示为何会是如此之大的手术。在我手术及住院期间,许多的弟兄姊妹不断地为我迫切祷告,用关爱託起了我,我奇迹般地恢复,没有感染,也没有任何噁心呕吐的症状,而以前每次手术、住院都要噁心呕吐好几天。我的医护人员都觉得我恢复得很好,特别是主治医生也说我的恢复状况超出想像。

在我住院期间,教会门徒培训班的周德威老师来医院探望我,他告诉我,在为我祷告时,有句话临到他,「我虽然行过死荫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为祢与我同在」,他又指引我看诗篇第四十一章3节的话,说我病重在榻、神必扶持我;我在病中、祂必让我快快恢复。我心中豁然开朗,得到莫大的安慰和鼓舞。因为明白神与我同在,我再不忧鬱害怕。

术后十天,我就出院回家休养。此外许多弟兄姊妹的分享也让我认识到,这个世界上比我痛苦、悲惨的人何其多。我虽然身患重病,可是我有两个健康、活泼可爱的孩子,有爱我的家人朋友,神已经赐福给我很多了。

那日我向神祷告说,「我不需要一再寻求神对我直接的启示,因为我知道神是爱我的,这就足够了。」但神还是应许了我的祈求,在其后的术后随访中,我看到我的病理和手术报告,显示我的体内并非仅是肠癌,我的小肠广泛粘连,子宫也有良性肿瘤,而且复发的癌症也侵蚀到卵巢,主体部分则毗邻右腿坐骨神经,为保住神经,让我不致瘫痪,医生又对神经周围引入术中放疗。这样的手术又怎会没有神的恩典,让我得完全的医治?

做管道,泽及旁人
从生病到现在,我已经出入医院八次,和那儿的医生护士都成了熟人。大多护士是和善可亲的,但也有不那么友善的。有一天晚上,一位值班的护士态度总是比较生硬,技术也不太好,我挺不愿意和她打交道。可不巧,那个晚上,病房的气泵不断出问题,隔一会儿就发出滴滴的警报声。这个护士就得不时进来检查。我开始祷告,求神让她有耐心。下一次那个护士又进来时,我就对她说:「真抱歉,这个气泵带给你这么多麻烦。」她回答道:「是啊,这个新的气泵太敏感了。」等处理完,她竟然停下,和我聊起天来。她说因为她的第一个孩子出生没几天就夭折了,这促使她选择做护士,但后来发现她很不喜欢护士的工作。她父亲也是在医院过世的,医院带给她许多痛苦的回忆。她想换工作,离开这个环境。我这才明白她为什么会有那样的态度,她自己在煎熬中,还得照顾病人,也很不容易。

我就安慰她,鼓励她继续求学,寻找到称心的工作。以我的个性,过去一定不会和不喜欢的人多话;我想是神让我学习体谅别人,了解他们的难处,带给他们一些安慰。

还有一位我喜欢的护士,她热情体贴,风风火火。慢慢我知道她是个单身母亲,除了全职的护士工作,还在读书,非常忙碌,压力很大。她对自己的病痛并不太在意,我就提醒她说:「看看我这个样子,就是以前太不注意饮食休息!健康是第一位的,不要太苛刻自己,一定要好好注意身体!」我为她向神祷告,祈求神让她明白健康的重要,照顾好自己。第二天她就来找我,给我留下她的电话号码,让我联繫她。我想或许这是神的旨意,通过我来帮助她。我是在经历过疾病的苦痛后,才真正明白自以为早明白的道理,这也促使我想藉着自己的经历更好地去警醒别人。

从手术之初至今,神让万事互相效力,带给我丰盛的爱,祂的完全、信实一一彰显。我们可能一时不能明白,可是要有信心,相信所有这一切自有神的美意。因为神说:「我知道我向你们所怀的意念,是赐平安的意念,不是降灾祸的意念,要叫你们末后有指望。」(耶二十九11)又因为神说:「我的意念、非同你们的意念;我的道路、非同你们的道路。天怎样高过地、照样我的道路、高过你们的道路;我的意念、高过你们的意念。」(赛五十五8-9)

感谢主不撇弃我,爱我,不但医治我的身体,也带给我复活的灵命、永生的盼望。现在虽然我的肉体和我的心肠衰残,但神是我心里的力量,又是我的福份,直到永远。

作者来自中国重庆,现居北卡罗来纳州。

anyShare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