困境中的救贖     /譚小健

 
 
 

譚小健六月中旬,北卡華人福音基督教會(CCMC)舉辦第五屆暑期兒童聖經夏令營。我的兩個孩子都參加了。我也去幫忙。週四上午,同工們欣喜地告訴我,我的女兒回應呼召,決志信主了。

聽到這個好消息我非常欣慰。一場大病,把我和我的全家帶到了神面前,並且蒙恩得救,成為神的兒女。回顧過去的兩年,真是「四面受敵,卻不被困住;心裏作難,卻不至失望」(林後四8)。感謝神,用祂永不止息的愛,呼喚我們這些愚頑的浪子,返回祂的懷抱。懷著感恩的心,我回想起這段難忘的歸家之旅……

靠自己,苦撐絕望
我從小接受唯物主義和進化論的教育,認為世界上沒有鬼神,宗教不過是人們的精神寄託。2001年我來美留學,陸陸續續有不少人向我傳過福音,一位好友還郵寄很多福音書籍給我。我當時也就當故事看了,並沒有真正往心裏去。還有一些同事是基督徒,我不欣賞他們的處事為人,連帶也拒絕了這個信仰。我一直生活在溫馨和睦的家庭中,來美後交往的朋友大都是非基督徒,大家意氣相投,相處得很好,所以我從不覺得有宗教上的需求,也一直對教會敬而遠之。

後來我們來到北卡,因為經濟不景氣,我沒能找到合適的工作,就一直在家帶孩子。時間久了,心中苦悶,我又決定重新讀書,進入北卡大學生物統計系讀碩士。學業很順利,孩子也慢慢長大,我對以後的人生有頗多憧憬。

不料,2011年10月,我因發燒去醫院檢查,竟診斷出三期腸癌。這真是一個晴天霹靂!我不明白為何我這麼年輕就得了癌症,想到幼小的孩子、年邁的父母,止不住痛哭流淚。我的朋友剛決志不久,在病房裏為我流淚禱告,我心裏很受感動,但並不相信這世間真有神會回應她的禱告。慢慢地我對腸癌有了更多的了解,知道腸癌治癒率很高,我的醫生對我也很有信心,覺得我年輕,完全可以根除。我自己振作精神,家人朋友也不斷鼓勵幫助我,一路化療、手術、再化療,其中的種種艱難與痛苦非常人可以想像,我也一一挺了過來。

2012年冬季,身體漸漸康復,我又開始為我的學業忙碌,也為畢業論文找好了導師。可是命運再一次將我擊倒,檢測證實癌症惡性復發。

我完全不能接受這個結果,因為以前手術切除得很乾淨,那時的病理切片顯示僅是二期腫瘤,比預想的還好。我的醫生也很詫異,建議我盡快手術。一些復發病症的資料讓我也更加地憂鬱恐懼,有兩三個月的時間,我每晚整夜整夜地失眠。我覺得再也無法依靠自己的力量走下去了。我對丈夫和父母說,我要去教會。雖然我還是不相信有神,但我想也許我可以試著慢慢去了解這個信仰並從中得到慰藉。

回轉向神,靈魂蘇醒
2013年第一個週日,我們全家去了華人福音基督教會。這是我來美十多年第一次去教會聽道。黃力夫長老做新年寄語,說新的一年我們要有信心、希望和愛,又援引聖經中的話「你們祈求、就給你們。尋找、就尋見。叩門、就給你們開門。」那天的讚美詩是「更新我心意」。聽到這些我一次次地感動落淚,覺得這些就是對我說的。會後黃長老夫婦又特意來詢問我們的情況,為我禱告。我感覺來到了另一個天地,這裏充滿了溫情和關愛。

此後我們全家就開始讀各種福音書籍,像《認識真理》、《遊子吟》等。我這才發現我所推崇的科學並非萬能,反而非常有限。我們目前所認知的部分,大致占宇宙的4%,而暗物質則占了宇宙的23%,還有73%是一种暗能量。自然界並非自有永有,而我們日常所見的日月星辰,一花一草,也無不精妙。只是我們從來都熟視無睹,從來沒有去深思這背後的深意。這真是應了聖經上的話, 「自從造天地以來,神的永能和神性是明明可知的,雖是眼不能見,但藉著所造之物就可以曉得,叫人無可推諉。」(羅一20)除了理性上的思索,耶穌基督聖潔、智慧、謙卑、慈愛的形像也深深地打動了我。祂是無罪的,但為世人的罪,甘願受辱受難,最後被釘死在十字架上。看看我們現今的世界,物慾橫流,道德淪喪,人與人之間、種族與種族之間、國與國之間矛盾重重。我們實在都是罪人,虧欠了神的榮耀。耶穌基督的寶血能洗淨我們的罪,並賜給我們永生的盼望,所要求於我們的不過是我們的信心。

想明白這些問題之後,我覺得沒有什麼可以阻擋我接受這個信仰。不久我和父母就做了決志禱告,那時去教會僅半個月的時間。這一切發生得如此之快,完全出乎我的意料,我原來想怎麼我也需要半年、一年的時間來了解轉化。感謝神的揀選,感動我,讓我的靈蘇醒。

2013年復活節,我和父母、先生一起受洗,歸到主的名下。

經歷神,生命改變
SAMSUNG DIGITAL CAMERA自從進入教會,我得到很多弟兄姊妹的關懷與幫助,也感受到神對我一步一步的帶領。每次主日崇拜,團契所學,或證道或讚美詩都非常切合我的需求或當時的心境。我每日在家聽道、讀經、鍛煉身體、教育孩子,生活從來沒有如此充實而快樂。困擾我很久的失眠症自此消失,我心中平安而喜樂,朋友們都欣喜於我的新面貌。

信主一段時間後,神一點一點地去掉我的驕傲和自以為是,讓我漸漸謙卑下來。祂也讓我接觸到許多神的僕人,他們都非常優秀,其中不乏世界一流的科學家,卻謙卑順服;他們同時又是信心的偉人,兢兢業業地為主作工。與他們相比,我不過是芸芸眾生中微不足道的一個,有什麼值得誇耀的呢?

其次,我和家人的關係也有了很大改善。我和父親都很固執,在一些問題上常各執己見,爭論不休。雖說只是就事論事,可還是感覺不太愉快。我還和朋友們戲稱這是我遲來的叛逆期。

信主後,再爭論時就會覺得心裏很不平安,決心管住我的嘴巴,盡量心平氣和地解釋我們之間的分歧。我開始對家人更加體諒關愛,特別是孩子們。因為知道孩子是神交託給我們的產業,要盡心盡意、保守他們身心靈健康成長。此外,我以前酷愛看小說,可以為看小說「廢寢忘食」,不顧正業,既傷身體,又荒廢了不少時光。信主後,我突然發現對小說再也沒有往日的熱情,總想著要充實地過好每一天。

病榻前,神恩同在
2013年3月20日我再次接受手術。手術前自我感覺很好,覺得只是一個很小的手術就可以解決。有一次我甚至夢見手術發現腫瘤只有黃豆粒大小,我還向主治醫生傳福音。手術開始的時候,家人朋友們不斷為我打氣祝福。我被愛環繞著,心中滿有力量,對手術非常樂觀。

然而當我從麻醉中醒來,聽說手術進行了十五個小時,心中大吃一驚,真不敢相信自己所聽到的。心中沮喪,一片茫然。同時我的身體也虛弱不堪,提不起精神,在手術後一兩天裏我近乎放棄了禱告。手術後我失血過多,血壓較低,尿中一直帶血,CT和X-ray顯示手術中損傷了輸尿管,需要再做一個手術。這無異於雪上加霜,我們全家心情極為傷痛。我們一起來到神的面前,祈求神的憐恤保守。後來證明僅是個小手術,手術很順利,也的確緩解了我的症狀。我的精神也一日好過一日,我又恢復我每日的禱告,感謝主的看顧和保守,有時我也請求神給我啟示為何會是如此之大的手術。在我手術及住院期間,許多的弟兄姊妹不斷地為我迫切禱告,用關愛託起了我,我奇跡般地恢復,沒有感染,也沒有任何噁心嘔吐的症狀,而以前每次手術、住院都要噁心嘔吐好幾天。我的醫護人員都覺得我恢復得很好,特別是主治醫生也說我的恢復狀況超出想像。

在我住院期間,教會門徒培訓班的周德威老師來醫院探望我,他告訴我,在為我禱告時,有句話臨到他,「我雖然行過死蔭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為祢與我同在」,他又指引我看詩篇第四十一章3節的話,說我病重在榻、神必扶持我;我在病中、祂必讓我快快恢復。我心中豁然開朗,得到莫大的安慰和鼓舞。因為明白神與我同在,我再不憂鬱害怕。

術後十天,我就出院回家休養。此外許多弟兄姊妹的分享也讓我認識到,這個世界上比我痛苦、悲慘的人何其多。我雖然身患重病,可是我有兩個健康、活潑可愛的孩子,有愛我的家人朋友,神已經賜福給我很多了。

那日我向神禱告說,「我不需要一再尋求神對我直接的啟示,因為我知道神是愛我的,這就足夠了。」但神還是應許了我的祈求,在其後的術後隨訪中,我看到我的病理和手術報告,顯示我的體內並非僅是腸癌,我的小腸廣泛粘連,子宮也有良性腫瘤,而且復發的癌症也侵蝕到卵巢,主體部分則毗鄰右腿坐骨神經,為保住神經,讓我不致癱瘓,醫生又對神經周圍引入術中放療。這樣的手術又怎會沒有神的恩典,讓我得完全的醫治?

做管道,澤及旁人
從生病到現在,我已經出入醫院八次,和那兒的醫生護士都成了熟人。大多護士是和善可親的,但也有不那麼友善的。有一天晚上,一位值班的護士態度總是比較生硬,技術也不太好,我挺不願意和她打交道。可不巧,那個晚上,病房的氣泵不斷出問題,隔一會兒就發出滴滴的警報聲。這個護士就得不時進來檢查。我開始禱告,求神讓她有耐心。下一次那個護士又進來時,我就對她說:「真抱歉,這個氣泵帶給你這麼多麻煩。」她回答道:「是啊,這個新的氣泵太敏感了。」等處理完,她竟然停下,和我聊起天來。她說因為她的第一個孩子出生沒幾天就夭折了,這促使她選擇做護士,但後來發現她很不喜歡護士的工作。她父親也是在醫院過世的,醫院帶給她許多痛苦的回憶。她想換工作,離開這個環境。我這才明白她為什麼會有那樣的態度,她自己在煎熬中,還得照顧病人,也很不容易。

我就安慰她,鼓勵她繼續求學,尋找到稱心的工作。以我的個性,過去一定不會和不喜歡的人多話;我想是神讓我學習體諒別人,了解他們的難處,帶給他們一些安慰。

還有一位我喜歡的護士,她熱情體貼,風風火火。慢慢我知道她是個單身母親,除了全職的護士工作,還在讀書,非常忙碌,壓力很大。她對自己的病痛並不太在意,我就提醒她說:「看看我這個樣子,就是以前太不注意飲食休息!健康是第一位的,不要太苛刻自己,一定要好好注意身體!」我為她向神禱告,祈求神讓她明白健康的重要,照顧好自己。第二天她就來找我,給我留下她的電話號碼,讓我聯繫她。我想或許這是神的旨意,通過我來幫助她。我是在經歷過疾病的苦痛後,才真正明白自以為早明白的道理,這也促使我想藉著自己的經歷更好地去警醒別人。

從手術之初至今,神讓萬事互相效力,帶給我豐盛的愛,祂的完全、信實一一彰顯。我們可能一時不能明白,可是要有信心,相信所有這一切自有神的美意。因為神說:「我知道我向你們所懷的意念,是賜平安的意念,不是降災禍的意念,要叫你們末後有指望。」(耶二十九11)又因為神說:「我的意念、非同你們的意念;我的道路、非同你們的道路。天怎樣高過地、照樣我的道路、高過你們的道路;我的意念、高過你們的意念。」(賽五十五8-9)

感謝主不撇棄我,愛我,不但醫治我的身體,也帶給我復活的靈命、永生的盼望。現在雖然我的肉體和我的心腸衰殘,但神是我心裏的力量,又是我的福份,直到永遠。

作者來自中國重慶,現居北卡羅來納州。

anyShare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