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了就有益处    /总编 刘传章

 
 
 

wallace一位在中国宣教的人,少有人知道,他的名字叫神在苦难中所用的一位忠心的仆人华莱士(Bill Wallace)。

一九二五年,在他十七岁时的一个炎热夏日,他正在修车厂修理一辆车子,可是他的脑海里却是在盘算着将来要做什麽。他放下作工的钳子,拿起他的新约圣经,在那沾满了油渍的一页纸上,潦草地写下了他的志愿 ——他要做一个医药宣教士。

十年后,他抵达南中国梧州的司徒得纪念医院(Stout Memorial Hospital)。那时广西的军阀与蒋介石的军队正在激烈的战争中,许多宣教士都逃离了,华莱士还留在医院,做手术、查病房、传基督。

他逃脱了一个危险又遇上了另一个更大的危险,就是日本企图侵佔中国大陆,而华莱士仍然留在那里,在枪林弹雨中,坚持缠裹伤人及施行手术。直到一九四零年,他才回美国述职。到了要回工场时,朋友质问他为何要回去?他说:「当我要决定我一生要做什么的时候,我深信上帝要我做一个医药宣教士。那个决定把我带到中国;再加上我在那里非常快乐,使我要再次回去。」他在一九四二年八月十四日回到中国,在二战中,为许许多多人提供了医药与属灵的帮助。

后来又有一个重大的威胁来到,1949年,大陆的政治形势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许多人都离开了,但华莱士仍然留在中国,继续他造福人群的责任,直到一九五零年十二月十九日黎明时刻,这位被称为「中国最好的外科医生」被以间谍罪捉拿,被关在一间很小的监房里。当有人经过他的小窗口时,他就向他们传福音,尽管接着就是严酷的刑罚。华莱士在极苦的时候,还把经节写在纸上塞在牆缝中。当他在惨酷的刑罚中回到天家后,当局还说他是自杀身亡,但他的身上没有自杀的迹象。他被放在一具木製的棺木里,葬在竹林沿盖的墓园里,墓碑上写的是:「我活着就是基督。」

他不像马礼逊,家喻户晓;他不像戴德生,人人爱戴。他却是神在苦难中所用的一位忠心的仆人,爱主爱人。

*本文取材自On this day in Christian History, by Robert J. Morgan

anyShare分享到:
 
重要公告
從2021年起,使者雜誌文章及電子PDF將發佈在使者新網站:afcministry.org,本站將不再更新。歡迎前往我們的新網站瀏覽更多內容。
我們將在新網站持續更新聘牧專欄,有任何變動請聯繫:am@afcinc.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