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了就有益處    /總編 劉傳章

 
 
 

wallace一位在中國宣教的人,少有人知道,他的名字叫神在苦難中所用的一位忠心的僕人華萊士(Bill Wallace)。

一九二五年,在他十七歲時的一個炎熱夏日,他正在修車廠修理一輛車子,可是他的腦海裏卻是在盤算着將來要做什麼。他放下作工的鉗子,拿起他的新約聖經,在那沾滿了油漬的一頁紙上,潦草地寫下了他的志願 ——他要做一個醫藥宣教士。

十年後,他抵達南中國梧州的司徒得紀念醫院(Stout Memorial Hospital)。那時廣西的軍閥與蔣介石的軍隊正在激烈的戰爭中,許多宣教士都逃離了,華萊士還留在醫院,做手術、查病房、傳基督。

他逃脫了一個危險又遇上了另一個更大的危險,就是日本企圖侵佔中國大陸,而華萊士仍然留在那裏,在槍林彈雨中,堅持纏裹傷人及施行手術。直到一九四零年,他才回美國述職。到了要回工場時,朋友質問他為何要回去?他說:「當我要決定我一生要做什麼的時候,我深信上帝要我做一個醫藥宣教士。那個決定把我帶到中國;再加上我在那裏非常快樂,使我要再次回去。」他在一九四二年八月十四日回到中國,在二戰中,為許許多多人提供了醫藥與屬靈的幫助。

後來又有一個重大的威脅來到,1949年,大陸的政治形勢發生了很大的變化,許多人都離開了,但華萊士仍然留在中國,繼續他造福人群的責任,直到一九五零年十二月十九日黎明時刻,這位被稱為「中國最好的外科醫生」被以間諜罪捉拿,被關在一間很小的監房裏。當有人經過他的小窗口時,他就向他們傳福音,盡管接着就是嚴酷的刑罰。華萊士在極苦的時候,還把經節寫在紙上塞在牆縫中。當他在慘酷的刑罰中回到天家後,當局還說他是自殺身亡,但他的身上沒有自殺的跡象。他被放在一具木製的棺木裏,葬在竹林沿蓋的墓園裏,墓碑上寫的是:「我活着就是基督。」

他不像馬禮遜,家喻戶曉;他不像戴德生,人人愛戴。他卻是神在苦難中所用的一位忠心的僕人,愛主愛人。

*本文取材自On this day in Christian History, by Robert J. Morgan

anyShare分享到:
 
重要公告
從2021年起,使者雜誌文章及電子PDF將發佈在使者新網站:afcministry.org,本站將不再更新。歡迎前往我們的新網站瀏覽更多內容。
我們將在新網站持續更新聘牧專欄,有任何變動請聯繫:am@afcinc.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