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而跟随是我唯一能做的 ——2013首届欧洲华人差传回应    /幽兰

 
 
 

P9挣扎中的寻求
怀着很复杂的心情来参加这次差传大会。来德国半年多后,有幸参加今年5月在Dresden的营会。远志明牧师的信息似乎又把我带回了2003年刚信主那会儿。记忆犹新的是他在台上呼召时,我站出来向神许下的诺言:等我拿到博士学位,就奉献自己去做传道人,那时的我刚高中毕业。

从营会回来,这个念头一直在脑际萦绕。虽是每天工作照常,但每每祷告至此,都会感动得流泪。也在问神,是不是我走出来的时间真的到了。可紧接着就被厚厚的惧怕包围。想想寒窗21年求学艰辛,刚熬出头来,正准备大干一番,让周遭人知道基督徒科学家是多么不同的时候,神却要我放下。老师和同学会如何看我,爸妈会不会觉得白养了一个女儿。将来婚姻怎么办,没有了工作,要凭信心度日,花钱要精打细算……很多现实的问题一齐袭来。

让我一想到这些,心里就充满了挣扎。虽然信主以来全职事奉的想法一直都在,但这样的挣扎却是第一次如此真实。找钱老师诉苦,我们谈了很多,她鼓励我参加这次使者在欧洲首次举办的华人差传大会,也许会对神的心意有更清楚的认识。

为了参加这次的差传大会,从两个月前就开始加班,终于在出发前一天下午把写好的文章初稿发给了老板,得以轻松平安地赴会。大会讲员陈容之强大,是我始料不及的。住宿条件之优越,也被德国来的同工称为是「史无前例」的。通过几天讲员与弟兄姊妹分享的信息,使我对前路充满了盼望,不再那么忧心忡忡。

信心中的回应
在这次的差传大会中,神藉着讲员传递的信息是如此地激励、感动着我。

陈世协院长讲到摩西的事奉,那句「一个有病的人,怎么能领着别人健康地往前走」重重的敲了一下我的脑壳。年轻时的摩西虽然受过极好的教育,又有民族认同感,但还没有被神完全得着,还是想用一己之能力拯救同胞。想我虽然信主多年,历主恩无数,却一直是所谓的「成功神学」俘虏。以为只有成为一个有影响力的成功人士,才能让人们对我所信的神刮目相看;只有在竞技场上击倒对方,才能把我的神「推销」给他。事实上还是在用自己的血气服事主,并没有真的注意神的作为,体贴神对我的心意。

陈世钦牧师在「从时代的压力中破茧而出」中提到在基督里生根建造、认识世人的需要乃是耶稣基督。祂从世人中召我们出来,又要把我们派到世人中去。想起当初志向,「所有的所有在耶稣面前算得了什么,还有什么比为耶稣赢得灵魂更重要?」唯有耶稣能解决世人的问题,满足人们需要。而我知道这些,还能安然地过自己的日子吗?

远志明牧师第一堂的信息「跟随神」,虽然没怎么听进去,因为一直担心要如何回应他信息后的呼召,但还有被那句「凡是遇见耶稣的人,就不能再像以前那样活了」抓住。以前自我中心,信奉「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即便信主后,还是希望神使我成功,来向世人证明祂是神;而今这些似乎离我好遥远了……虽然还是挣扎,但当大家闭上眼睛,牧师开口祷告:「亲爱的主耶稣,我们感谢祢……」眼泪就止不住地流,后面就不记得他都说了什么了,只是知道他呼召的时候,我站起来了,再一次在神面前献上自己。

晚上林祥源牧师的师母李绚华老师和我谈话。针对未来生活的忧虑,建议我在祷告中求问神,然后抓住神的回应。这将成为日后艰难中,能以安然度过的确据。还要为今后在哪里受装备、哪里服侍祷告。当晚睡前灵修时我求问神,没想到那天翻开圣经,按照进度刚好读到以赛亚书四十五2-3「我必在你前面行,修平崎岖之地。我必打破铜门,砍断铁闩。我要将暗中的宝物和隐密的财宝赐给你,使你知道提名召你的,就是我耶和华以色列的神」。顿时泪水犯滥,心中默默念道:主啊,我是谁,祢竟如此抬举我?第二天晨更,我刚跪下来要祷告,在里面洗漱的舍友忽然哼起一首熟悉的讚美诗「一生奉献,一生跟随祢,一生爱祢,一生事奉祢……」我心里说:是的,主啊祢都知道。

后面两天的信息:回到信仰的起点才能找到方向,stop, look and go, 从小事做起「把你脚上的鞋脱下」,坚持委身的代价,持定生命的优先次序,稳定专一的爱心,以及远牧师说的坚定全职呼召的问题「你有看到这个世界虚浮的荣耀吗?」都让我对领受的呼召更加坚定,对前路不再恐惧、迷茫。

每天信息结束晚餐后,同工们都围坐一起分享当天感受,大家的坦诚、真实和热情,也让我很受激励,知道有这么一群同路人可以彼此搀拉,生命路上不孤单。

几天的巴塞罗那之行,让我收获满满,坚定了我前行的道路。感恩之余,我只能说:信而跟随是我唯一能做的。

作者80年代生于中国黑龙江省,中国科学院物理所博士,现于德国马普所做博士后研究。

anyShare分享到:
 
重要公告
從2021年起,使者雜誌文章及電子PDF將發佈在使者新網站:afcministry.org,本站將不再更新。歡迎前往我們的新網站瀏覽更多內容。
我們將在新網站持續更新聘牧專欄,有任何變動請聯繫:am@afcinc.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