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然奔向台湾客家宣教路    /蔡希晋 林玲玲

 
 
 

P16-2死里复活的恩典
我是台湾客家人,出生在新竹县竹东镇,于1964年留学美国。1970年我拿到工程博士学位后,我继续追求我的美国梦,想像着生活按照我们的期盼平顺进行。1978年,一场人生大风暴临到我,我被确诊为肠癌。一时间我整个人惊恐万分,生活顿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当时我的心中有三个问题萦绕不去:一是死后我的灵魂往哪里去?二是我如何有力量战胜癌症的痛苦;而且癌症是会复发的,像一只老虎蹲在你身旁,不知道何时它就伺机扑上来。处在这个阴影下,如何能有平安呢?三是我的三个孩子都很年幼,最小的还在喝奶,如果我现在撒手人环,有谁会照顾我的妻子和孩子呢?在这时候,我的一位基督徒的美国同事,送我一本圣经。我手术回到家后,就开始读圣经。我每次读圣经,就求神回答我的三个问题。耶稣上十字架之前对门徒说:「你们心里不要忧愁……在我父的家里有许多住处……我去原是为你们预备地方去。」(约十四1-2)这些话正说到我的心中,即使我死去,我的灵魂也能与耶稣同在。我担心癌症病魔的虎视眈眈,耶稣说,「我要求父,父就另外赐给你们一位保惠师,叫祂永远与你们同在。」(约十四16)我担心家人的生计,神坚定地向我应许,义人和他的后裔绝不讨饭(诗三十七25)。

这些应许何其宝贵,是人世间所不能给我的。神的话语打开了我的心结,我泪流满面地跪在地上,从心底里接受耶稣作我个人的救主。 当我接受主耶稣之后,越是经历神的恩典,越是深深感受到耶稣是人生的唯一的答案,是世上罪人唯一的救主。于是,我迫切地想把这份世间最好的礼物带给我的亲人。每年我回台湾探亲时,我都向我的亲人朋友传福音。可惜的是,一方面,我来去匆匆,每次只有两个星期的假期;另一方面,我们客家人拜祖宗的传统习俗,非常根深蒂固。每当他们问我,一旦信了耶稣,就不能拜祖先,那不就是大大地不孝么?虽然心中明白神的真理,但是我组织不出合适的话语来回答,不知道该如何挪去他们信仰上的拦阻。

尽管如此,父亲看到我信主后的改变,坚定地支持我的信仰,对我说:儿啊!你信耶稣,就要百分之百地信靠祂,不要作一个挂羊头卖狗肉的基督徒。因此,我决定接受传福音的训练,只有多多装备自己,才能更好地为主来传扬。

客家宣教的呼声
2007年初,我在一本杂志上上看到「客家福音协会」的网址,非常兴奋,迫不及待地进入网站流览信息。但紧接着看到,在台湾客家人中,基督徒的比例仅为0.3%!我被这个数字所震撼!台湾有四百万的客家人,0.3%才不过一万两千人,连宾州州立大学的足球场都装不满。我想到自己蒙恩得救,出死入生,而自己的骨肉同胞,一千个客家人中有997个人往灭亡的路上走。我不禁泪流满面,彷彿听到有个声音说:「信主的客家人那么少,你有什么感受?」倘若主接我回天家时,客家人中基督徒的比例仍是0.3%,我两手空空,如何见主面呢?我认罪流泪,同时也向主委身,回答说:主愿万人得救,不愿一人沉沦。我愿意为客家人的灵魂得救尽心尽力。这是主对我第一次回台湾向客家传福音的呼召。

P16-1神的呼召及挑战
同年十二月,使者2007华人差传大会在费城举行。我因左眼视网膜脱落,刚动完手术,准备在家静养,我们的筹备组组长一再邀请我参加大会。在会中,神的仆人远志明牧师鼓励大家到中国传福音。他给我们看到一个异象,当福音在中国大陆传开后,再传至边疆回族,继而由边疆回族传至历代拒绝福音的回教国家,然后传回耶路撒冷。那时,主就要荣耀地再来!我深受感动,福音传遍全地的工作必然成就!主来的日子近了!因此,我再度感到向客家人传福音的使命紧迫!

当弟兄姊妹纷纷拥向讲台,回应呼召时,虽然我没有离座,但是我对坐在身边的妻子说:「我现在没有走向讲台,因为那是回应向中国大陆传福音的呼召。我回应的地点不同,我要向台湾的客家人传福音!」

神的预备与装备
向主回应后,我并不清楚前面具体的道路。由于我在台湾的家庭有经济的需要,我无法按时退休。于是我时时求问主,我现在身处美国,而且我的恩赐有限,能为台湾客家宣教事工做些什么?

感谢主,使者协会于2008年五月,在使者农庄为我们这些蒙召者预备了「下一步」事工退修会。在退修会中,我与一位属灵长辈讲起这项使命,并且分享我心中的踌躇。他鼓励我:「以祷告开始事工,先作点火的人,再求主兴起仆人或使女来做接替的工作,如同巴拿巴引出保罗一样。」我欣然同意。

使者的「下一步」退修会除了聆听宣教士分享经验的讲台信息之外,也很注重弟兄姐妹之间的交通,分为五人一小组,彼此分享代祷。当我与组内的另外四位弟兄姊妹分享我要做一个「点火的人」后,他们立刻回应说:「今天就开始吧!」感谢主!「北美客家归主祷告协会」于当晚(2008年5月17日)成立,上述四位弟兄姊妹成为祷告会的首批成员。

祷告会的宗旨在激励更多对客家福音有使命的北美基督徒,以祷告来支持台湾客家的福音工作。祷告协会成立后,「客家福音协会与客家神学院」及时提供祷告事项。感谢神的恩典,迄今为止,我们已经寄出255封祷告信 (每星期一封)。共有三百五十位左右宝贵的祷告勇士,每星期为客家福音事工祷告。 这群默默在主耶稣的施恩宝座前的祷告守望者,昼夜不静默,呼吁神,也不使神歇息,直到祂的国度降临!在天上,神必纪念他们!

神挪开一切的阻栏
接受主的呼召后,还有两个问题拦阻在我心中。

第一个问题是我的太太林玲玲在2007年并没有接受呼召,她若不愿与我一同回台湾,我该怎么办?后来证明我的担心是多馀的。我们的神是奇妙的策士,当祂要你走出那一步时,早已预备了你另一半的心。就在2010年使者差传大会上,玲玲走出去回应了神的呼召,愿意与我一起回台湾,为台湾客家福音事工同心事奉。

第二个问题是我该何时退休?2012年3月家母在93岁高龄时返回天家。我知道这是我该退休的时候了,于是我们开始进行回台湾的准备。首先,需要卖掉我工作所在地马里兰州的小房子。由于美国经济不景气,卖房子要费点功夫。如果拖延久了,我们要付两边的房屋贷款,那可不是好玩的。然而,神是信实的,我们的房子在一个月内顺利卖掉了。我不仅从心底里感谢神,更加印证神对我们的呼召。

接下来,我们向公司请辞。在公司盛大的欢送会上,我们带着欢乐的心情,向上司和同事做见证,告诉他们,神赐给我们一个全新的工作,我们要回台湾向台湾的客家人传福音。

与此同时,费城三一华人基督教会也一直在关切我们的事工,在许多具体事项上,为我们铺平了前去差传的道路。时至今日,教会送别会的情景仍清晰浮现在眼前,每一位弟兄姊妹的祝福,也常在我们心中。2013年5月3日,我与太太带着感恩喜乐的心,欣然奔向台湾客家宣教路。

趁着白日
我和太太已年逾70,感谢神,赐我俩还有健康的身体,可以服事神,服事客家人。如今我们的祷告是:「神啊!我到年老髮白的时候,求祢不要离弃我,等我将祢的能力指示『客家』下一代,将祢的大能指示『客家』后世的人。」(改自诗七十一18)

仅此一生 转眼即逝
惟独为主 存到永恒

作者来自台湾,早年来美留学,退休后受美国费城三一华人基督教会差派到台湾客家庄宣教。

anyShare分享到:
 
重要公告
從2021年起,使者雜誌文章及電子PDF將發佈在使者新網站:afcministry.org,本站將不再更新。歡迎前往我們的新網站瀏覽更多內容。
我們將在新網站持續更新聘牧專欄,有任何變動請聯繫:am@afcinc.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