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徒训练与教会使命不可分割——耶稣如何颠覆了犹太门徒文化    /陆尊恩

 
 
 

P24拉比耶稣?
在加利利跟随耶稣的第一批门徒们,按照犹太人的习惯,称呼祂为「夫子」或「拉比」(约一38)。当时的犹太教相当分化,各宗各派的犹太教师都有收「门徒」的习惯,建立自己的门派、传承自己的信念、发扬自己的传统。法利赛人、文士、撒督该人、希律党人、爱色尼派……各有各的门徒训练。成为使徒的保罗在信主之前,即属于法利赛人迦玛列的门下。在施洗约翰与耶稣开始呼召「门徒」之前,「门徒训练」已经是当时犹太文化的一部分。

因此当门徒刚开始跟随耶稣时,称呼祂为「夫子」,他们最初的想像应该是犹太式的。他们期待跟随一个伟大的教师,经历严格的训练之后,能传承一个伟大的传统,自己成为这个传统中重要的继承人之一。

然而耶稣的言行,很快地震撼了他们,超过他们对于一般「夫子」或「拉比」的想像。耶稣说话时带有神的权柄,不像他们的文士与法利赛人(可一22);耶稣将自己的权威与耶和华相比,甚至超过摩西,而不将自己当作是摩西的继承人与诠释者(太五22);甚至,耶稣以神为自己的父(约十30),并且也让门徒们奉祂的名以神为他们自己的父(约十六26),换言之,耶稣将祂的父与祂的门徒们分享。耶稣教导门徒祷告时要这样说:「我们在天上的父……」(太六9)。当耶稣呼召一个人来作祂的门徒,祂不是呼召这个人作祂的学生,祂是呼召这个人藉着祂来到父的面前敬拜。

这样,耶稣颠覆了犹太文化下「门徒」对于「夫子」的想像。耶稣的身份不仅仅是一个犹太宗师,祂的工作也不单单是将一个宗教传统传承给他们。耶稣所作的「门徒训练」,是以神儿子的身份,将父神的国度带给了门徒们。当耶稣对罪人说,「你的罪赦了」(路五20),当耶稣行神迹,在海上斥责风浪(可四41),门徒们都吃惊地问:「耶稣是谁?」——这也是四本福音书最核心的神学问题。当耶稣在提比哩亚的海边说:「天国近了」,祂一点不像是一个犹太拉比,更像是一个先知与君王,或者用最准确的话说,就是旧约所应许的「弥赛亚」。耶稣所呼召的门徒,也一点不像是一般的犹太门徒,而被称作是「天国的门徒」(太十三52);他们到耶稣那里所学习的,是「天国的奥秘」 (太十三11)。成为耶稣的门徒,同时就成为了天国的子民。

耶稣所传的福音,又称为「天国的福音」(太二十四14),其焦点就是耶稣本人的身份与祂所要成就的工作。祂虽然像犹太拉比一样呼召门徒,但祂的身份不是一个犹太宗师,祂的工作也不是传承一个宗教传统,祂是至高神的儿子,也是大卫的子孙,祂是众先知所预言、旧约所应许的弥赛亚,祂来为要拯救寻找失丧的人,祂将要为人的罪上十字架,献上自己作无瑕的赎罪祭,第三日祂要从死里复活,成就一个永恒荣耀的国度,取代现今这个将要衰残、必被废去的世界。这福音,对门徒们而言,如同重价的珍珠,值得他们变卖一切来换取(太十三45);门徒们从耶稣那里领受了这珍贵的福音,也被差遣到天下万国去传扬(太二十四14)。这福音,是门徒们一生的至宝,也是他们一生的信息。

耶稣永远与门徒同在
因此,「门徒」的概念本身,不必然是属灵的。属血气的犹太人,甚至今天世界上的各种宗教,都有自己各式各样的「门徒训练」。圣经让我们看见的,是耶稣所建立的门徒群体,处处显出与犹太文化下门徒群体,以及这个世界的门徒训练的不同之处。

耶稣吩咐门徒们说,「你们不要受拉比的称呼,因为只有一位是你们的夫子,你们都是弟兄。」(太二十三8)其实,耶稣是废去 「拉比」这个名称背后所代表的门徒训练传统的第一人。耶稣所建立的门徒群体,不像这个世界,需要靠那些资深的、有道行的教师阶级与祭司阶级去传承与延续祂的教训,耶稣宣称,祂将要亲自继续不断地、永永远远地,作这个门徒群体唯一的主、唯一的夫子、唯一的教师。这如何可能?每一个组织的领袖不论再精明、再有影响力,都必须为自己预备接班的人选,还需要设计层层分工的机制,耶稣怎么能宣称自己永远会是门徒群体唯一的夫子?

显然,耶稣的宣称隐含了自己的神性。祂在复活之前对门徒说,「因为无论在哪里,有两三个人奉我的名聚会,那里就有我在他们中间。」(太十八20)祂在复活之后对门徒们说,「所以你们要去,使万民作我的门徒……我就常与你们同在。」(太二十八19-20)甚至,在耶稣复活升天、五旬节圣灵降临之后,门徒们虽然眼睛不能见祂,却能够藉着圣灵的内住,时时刻刻地感受到这位神子耶稣亲自的感动、保守与引导。

门徒们经常向耶稣祷告,也藉着祂向父祷告,彷彿耶稣从来没有离开过门徒们一般。门徒们奉耶稣的名说话、行事、医病、赶鬼,也彷彿耶稣亲自藉着他们继续在这地上说话、行事、医病、赶鬼。耶稣从来没有真的离开过那些用信心跟随祂的人,从前如此,现在如此,将来也是如此;祂自始至终与祂的门徒们同在,祂的名称为「以马内利」(意思就是「神与我们同在」)(太一23)。

可见,耶稣所建立的门徒群体,是一个完全与祂自己的生命相连的群体。这个群体既不需要交接,也不需要传承,更不需要在耶稣与门徒之间,再创造一群 「教师阶级」或「祭司阶级」来作他们的中保。耶稣是头,门徒们都是祂的肢体。耶稣是葡萄树,门徒们都是祂的枝子(约十五1-8)。门徒生活的真谛之一,就是住在这位耶稣的里面,和祂的生命紧密相连,让祂住在我们里面,我们也住在祂的里面,我们将自己的生命全然交托给祂,也让祂将祂的生命灌注于我们之中,祂的心意成为我们的心意,我们的生命因祂而不断更新改变,而更有祂的样式,这样,世人就看出,我们是祂的门徒。

门徒群体变成了教会
总结上述所说的,耶稣所建立的门徒群体,是这样地颠覆了犹太门徒文化:

(1)祂以神的儿子自居,而不以拉比自居,祂让祂的门徒藉着祂来到父的面前敬拜;
(2)祂以大卫的子孙、应许的弥赛亚自居,祂以天国君王的身份,接纳祂的门徒同时成为弥赛亚国度的子民;
(3)祂将福音传给了门徒,并差遣门徒将这福音传遍天下,这福音揭露了天国的奥秘,就是耶稣的真实身份,以及耶稣要完成的神圣使命;
(4)祂应许自己将永远与门徒同在,并吩咐他们,要常住在祂的里面,与祂的生命紧密相连。

综观耶稣在地上三年半的工作,祂很少与门徒单独相处。相反地,耶稣建立了一个门徒的群体,这些人都放弃一切昼夜跟随祂,居无定所,夜里睡觉没有枕头的地方。耶稣与他们亲密地相处、吃喝、谈话、祷告、事奉。其中祂刻意拣选了十二个门徒,又称为使徒,预表以色列的十二个支派,作为这个门徒群体的代表,也象徵着天国的降临。其中又有三位使徒(彼得、约翰、雅各)和祂格外地亲近,曾亲眼见祂使死人复活(可五37),又曾亲眼见祂登山改变形像(太十七1-2)。这些从前跟随过耶稣的人,后来都成为初代教会的关键领袖(徒四13)。

其实,耶稣所建立的门徒群体,就是教会。耶稣对祂的门徒彼得说,「我要把我的教会建造在这磐石上。」(太十六18)耶稣颠覆了犹太的门徒文化,祂所创建的门徒群体,在祂复活升天、五旬节圣灵降临之后,就成为了初代的教会群体。教会的本质,就是耶稣的身体,耶稣是头与葡萄树,教会是祂的枝子与身体,教会与祂的生命紧密相连。教会藉着耶稣来到父的面前敬拜,教会因着相信耶稣成为天国的子民,教会从耶稣领受了天国的福音,认识了三位一体真神的奥秘与启示,如今教会奉这位主耶稣基督的差遣,要向天下万国去传扬祂的福音,直到地极。

因此今日的华人教会,若重新审视门徒训练的本质与教会的使命,可以从圣经得到这层深刻的领悟:门徒训练与教会使命不可分割。

教会的本质,就是与耶稣生命相连的门徒群体,而门徒训练,就是建造基督的身体,其最终结果,就是福音传遍万国万民。

作者为基督使者协会培训事工部特约传道与策划同工。

anyShare分享到:
 
重要公告
從2021年起,使者雜誌文章及電子PDF將發佈在使者新網站:afcministry.org,本站將不再更新。歡迎前往我們的新網站瀏覽更多內容。
我們將在新網站持續更新聘牧專欄,有任何變動請聯繫:am@afcinc.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