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花尽处皆美景   /王萍

 
 
 

我刚开始接触福音,是因为妈妈信主。高三毕业那年,我的考试成绩还不错,家人都很高兴。

可是,就在那时爸爸突然遭遇车祸,颈椎受伤,比较严重,医生说有可能高位截瘫。妈妈怕我担心,没有告诉住校的我,只是说爸爸受伤了,无关紧要,休息几个月就好了。现在回想起来,爸爸乃是家里的顶梁柱,一旦垮塌了,我又正在上大学,花费很大一笔钱,妈妈该独自承受多大的压力啊!

P53信神? 天方夜谭
就在患难之际,有一位朋友向妈妈传福音。起初,她觉得完全没有心情接受,但圣经说得很清楚﹕「凡劳苦担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你们得安息。」(太十一28)后来,妈妈听了几次讲道后,觉得心里的重担确实被卸下了,不再焦虑愁烦,内心很平安,心情也好起来,充满喜乐。到了九月,仅仅三个月,在我离家上大学时,爸爸已经能下床走路了。为此,妈妈信了主。可是,那时的我对圣经完全没有办法读下去,第一卷「创世记」还没看完就放弃了,根本无法相信上帝能在七日之内创造整个世界,就像神话故事般的感觉。我还是坚信达尔文的「进化论」,总觉得课本上讲的都是真理。

等我上大学五年级时,家搬到了成都,妈妈就经常要我陪她去教会。也不知道有多少次因为去不去教会,和她发生争吵。我总是有一大堆理由,一会儿说是功课太多,一会儿又说是实验做不过来,总之忙得不亦乐乎。这是我信仰的第一阶段——拒绝神。

随着逐渐长大成熟,我慢慢懂事了,觉得这么多年依靠父母供养,他们又一天天衰老,我却还没工作,不能让他们享受晚年生活,内心颇感亏疚,开始想如何让父母高兴。我发现,每次只要说周日陪妈妈去教会,她就乐不可支。为了妈妈开心,我就尽量和她一起去敬拜,这可能是信仰的第二阶段。

教会弟兄姊妹真是善良,人都很好,而且喜乐满盈,我很羡慕他们那种平安喜乐的心。因为,从小到大,虽然我都是老师眼中的好孩子,却似乎总是在无形的压力之下生活,很难感受到真正的平安喜乐。而他们身上的那种气息令我非常向往,可是在理性上还很难接受神。

归主 心悦诚服
去年12月17日,是个星期六。晚上,我和妈妈一起到教堂。回家过马路时,对面的行人指示绿灯开始闪动,就是提示行人要快点走。之后,一般都会有几秒延续,行车的交通灯才会由红灯变为绿灯。所以,我们下意识地想要跑步过马路,刚跑了两三步,突然我感到有一股猛烈的撞击,糟糕!大概是出车祸了。而我第一个反应就是妈妈怎么样了?还好,她虽然被撞倒在地,却只是擦伤表皮而已。当时,我的意识一直都很清晰,以一般的医学常识,觉得受伤部位应该是骨折了。

此时,妈妈不住地祷告,还对我说﹕「凡事都有上帝的美意。」我一时很不理解,这又不是什么好事,还有美意?更让我愤愤不平的是,肇事司机不承认是他闯了红灯,反诬我们闯红灯,​​声称绝不负任何责任。

难道这个世界真的一点公义都没有吗?而妈妈似乎非常坦然地面对一切,她没有和对方就赔偿的事做任何争辩,只是容忍和退让,甚至还邀请他到教会去。我实在想不通,我们不会去讹诈那个司机,但最起码​​也应该维护自己的正当权益吧。可是,妈妈对我说,圣经教导我们﹕「你们倒要爱仇敌,也要善待他们,并要借给人,不指望偿还,你们的赏赐就必大了。」(路六35)真是匪夷所思,我仍然耿耿于怀。

然而,没料到,慢慢地那位司机的态度起了变化。由起初完全不认错,到后来主动打电话来道歉。那时,我总觉得他很可能是虚情假意,不过至少有了改变。再到后来,他说愿意承担医药费。我的心也逐渐平静下来,让我看到正是像妈妈这样的基督徒,以常人难有的宽容和大度,改变了另一个人的心。

自受伤后,教会很多弟兄姊妹来探望我。其中一位阿姨,讲了自己的得救见证。之前,她从事餐饮业,开了两家餐馆,于是傲视一切,觉得自己那么能干,了不起。岂料,八年前查出乳腺癌,一下子跌落低谷。医生说她只能活半年,但是靠着神的恩典竟度过了八年,满心感恩。

我听了,深受感动。她问我愿不愿意接受耶稣做救主。看着对方如此真诚,要是拒绝了,她肯定会很伤心的。而我心里却还没有完全相信,于是很诚实地说﹕「我有60%信吧,这样行吗?」她说:「只要你承认自己是罪人,肯认罪悔改,神会带领你,慢慢认识祂的。」接着,她带我做了决志祷告。

很多人可能对承认自己是罪人这一点很不理解,我也是这样,觉得自己心地善良,遵纪守法,从来也没有干过什么犯法的事。然而,圣经列出了许多恶行﹕「满心是嫉妒,凶杀,争竞,诡诈,毒恨。又是谗毁的,背后说人的,怨恨神的,侮慢人的,狂傲的,自夸的,捏造恶事的,违背父母的,无知的,背约的,无亲情的,不怜悯人的。」(罗一29-31)更为让人想不到的是,恨人就和杀人一样,看见妇女动淫念就和犯奸淫一样,知善而不行等等都是罪,原来连意念都包括在内。至此,我很诚恳地坦诚,我真的犯过类似的罪。很小的时候,就有嫉妒心,说别人的坏话,和父母吵架,曾经骄傲过,自夸过,也恨过人。确确实实,心里充满着罪,这一点,我毫不怀疑。

时机 最佳安排
虽然我遭遇车祸,但神在先前开始就已经为我预备了所有。我的专业是口腔医学,按常理,课题应该在口腔医院实验室完成的,但那时因为一个基金的缘故,让我在临床的科研基地做实验,从而认识了很多骨科的朋友。所以,在受伤后,我就打电话给一位朋友,当时她正在骨科实习,就马上赶来帮我转到华西医院。那里的床位非常紧张,经常是加床铺都住不进去。可是,当天晚上就有一张空床。

一般来说,12月份是同学们紧张完成毕业课题和找工作的时间,而那时我的实验已基本完成,只剩下最后的资料处理。并且我只是下肢受伤,其他部位都很好,虽然不能外出,但还能打字。就这样,在家里完成了毕业论文和一篇英文的论文。我常在想,如果是手部骨折了,那真的很惨,只有延期毕业了。

起初,我为自己不能出去找工作感到非常沮丧和焦虑。但妈妈说:「主会为你预备一份好的工作。」其实,在我受伤的第二天,回家后上网查邮件,发现当时我申请今年三月在圣地牙哥开会的机会被批准了。那时,真是挺自豪的,机会得来不易,三个月该痊愈了吧,去美国理应不是问题。谁知,二月份拆除石膏后,才发现右侧小腿以下的肌肉已经萎缩,连走路都无法支撑。 X光片显示骨折处也有骨吸收的现象,情况并不乐观,医生说还至少需要两个月的恢复期。

于是,我的情绪开始低落,还很生气,为什么上帝对我这么不好。不过,妈妈却是异常平和,她说:「上帝会为你安排更好的出国机会的。」当时,在一位师兄的鼓励下,我开始申请到美国做博士后的工作。然而,说实话,我一点信心都没有,一方面是因为生病在家,心情很差;另一方面,八年制本科、硕士、博士连续读出个博士学位,而我的实验经历和研究背景都不如传统的博士,有时和同学开玩笑说我们是「歪」博士。尤其是网上一些博士后招聘的信息,要求都很高,远远不能达到。

我总共就联系了两位老板,第一个就是我现在的老板,可谓第一志愿,因为研究方向和我的课题很相似,之前也读了他的很多文章,觉得这样的课题有延续性,上手也会较快。尽管他非常友好地回复了,却说目前实验室没有空缺,也缺乏多余的经费。我倍感可惜,信心也愈发不足。然而谁能料到,一个月后他打来电话,说有空缺并愿意接受我,真是一个意外的惊喜!正如妈妈说的,上帝的安排是最好的。

同行 恩主牵手
赴美的前前后后,蒙神的一路引领。启程前,教会的弟兄姐妹帮我联系好了在美国的住处;从成都到北京也得到朋友父亲的帮助,安排好北京的住宿,并有车送我去赶早班飞机。抵美后,房东开车来接机,室友大方地让我使用他们的器具;实验室更是有师兄师姐的带领。恩典细数不尽,唯有感恩之心。

第二天,我就来到教堂,我很明白,自己必须主动寻求神,因为祂给了我太多太多。

我也很清楚,自己还有很多的罪,求神怜悯。既然神拣选了我,祂所载入我身上的试炼也必然都是我所能承受的。

我们为庆贺圣诞节准备的一首诗歌,每次唱的时候都倍受激励。歌词是这样的﹕「人生一切能享的福,哪样留得住;人生一切能享的福,哪样不虚空;人生一切能享的福,哪样能满足;人生一切能享的福,哪样能带走。我愿给你最好礼物,就是主基督,胜过你人生一切的福,最深的羡慕。你能给我最好礼物,是信主基督,跟随祂脚步永远有福,我最深的喜悦和欢呼。」

妈妈给了我最好的礼物,就是认识主基督。亲爱的朋友,我邀请您来到教堂,也希望把这最好的礼物送给您。

作者于2012年在四川大学华西口腔医学院获得博士学位,目前在马里兰大学牙学院做博士后研究。

anyShare分享到:
 
重要公告
從2021年起,使者雜誌文章及電子PDF將發佈在使者新網站:afcministry.org,本站將不再更新。歡迎前往我們的新網站瀏覽更多內容。
我們將在新網站持續更新聘牧專欄,有任何變動請聯繫:am@afcinc.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