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死,同生,同事奉——一对跨文化夫妻的见证   /文娟

 
 
 

P58-22003年12月20日,在美国宾州瑞城的一个小教堂里,一声「I do」把我和RIC永远地连在一起。当时尚未信主的我,为何选择在教堂结婚?确实有些令人费解。我在「无神论」居主导地位的中国长大,有过几次去教堂的经历,每次都会对那里的和谐和宁静有所向往。

但是,心里又有着忐忑——知道那不是一个学生该呆的地方。也许是出于对RIC信仰(当时他自以为是基督徒)的尊重吧,选择了一个曾为RIC的祖父母举办过婚礼的教堂,婚礼小巧而又精致。

一个屋檐 两种文化
婚礼的尽头也是真正生活的开始,挑战接踵而来。在我的民族文化里有句话叫「男女授受不亲」,尤其对已婚的男女来说,更应该洁身自好,避免闲言,我就当避免跟其他男人独处。理所当然地,RIC也要避免与其他女人独处。可是,事情并非如此。

负担。 RIC注意到我的改变,他也开始重新审视自己的基督信仰,认识到他只不过是认识神而已,从来没有真正地把自己交托给神。之后,我们找到一间RIC喜欢的教会,神就借着圣经真理的教导在他心里燃起起了一把火。即使是生病,他也不愿意错过一次主日敬拜。 2009年9 月,RIC归主并受洗。我也非常为他高兴,一切似乎都变得非常完美。可是,就在这时,试探来了。

走过试探 迎来释放
为了传福音,我会煮些家常菜,邀请慕道友来家里聊聊天。 2010 年春暖花开,我和RIC邀请了两位单身朋友。一是他的高中同学,男生;一是我刚认识不久的朋友,女生。当时,我正怀孕,晚餐后稍稍聊了会儿,我就带着工作了一天的疲乏休息去了,留下RIC陪着他们。

第二天是星期六,我如约跟一位姐妹和她的刚满四岁的儿子到湖边散步。那一阵RIC很忙,常常周末加班。这天,他说要去加班。中午,我打电话给他时,他却说在打靶场,教昨晚来我们家的那个女生打靶。我一听,非常生气,但还是按捺住性子问他什么时候回家?他说,打完靶就返回。听来,口气如此轻松,丝毫也没有一点负疚感。

一小时后,还不见他的踪影。想到靶场位处偏僻,通常没有其他人,虽然明知道RIC不会做什么过分的事,但孤男寡女在一起,而且他已经信主还有这样的行为。越想越火冒三丈,简直无法容忍。于是,马上打电话要他立即回家,我要跟他好好聊聊。

回到家里,RIC对我说,对不起!没想到会惹我生这么大的气。仅仅是因为昨晚聊到打靶的事,他架不住我那朋友的再三请求,就答应带她去靶场。他觉得,教一个小妹妹打靶的技巧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翌日,我们身心疲惫地来到教会。神的信实何其广大,牧师的讲道就明确谈到﹕弟兄服事弟兄,姊妹服事姊妹,尽量避免和配偶以外的异性单独在一起。并阐明,这不但是为了保护你自已,也是为了不让别人因你而跌倒。 RIC彻底接受了教导,他说以后不会再跟任何女人单独相处。

接下来的日子虽然还有波折,但同样渴慕神的心让两人走得更近。我们谈信仰,也谈政治。接着,发现对时事的分析和看法越来越一致,人生观和价值观竟然也相同了。

P58-1摒弃己意喜获完美
儿子快出生了,初为人父和人母的我们都在焦急地期盼着。此时,阴影又笼罩上我们的家。原本,想到我在中国大陆的妈妈可以前来帮我「坐月子」,并为此向神祈求了许久,可是签证被拒。从小,我就听说很多关于「坐月子」处理不好会留下终身病痛甚至残疾的可怕故事。妈妈不能赴美,让我很担心,不知道产后一个月该如何度过。我恒切祷告,希望神能开路。

就在这时,有一对朋友邀请我生产后,和初生的婴儿到他家住一个月,说是他们从国内来的爸妈可以帮忙「坐月子」,听起来真是个不错的主意。虽然,他们家离我们约有30分钟车程,但我住过去,RIC 就不用专门休假来照顾我和婴儿,只要下班后来看我们就行了。我认为,这就是神的安排。
然而,当我兴奋地把这个消息告诉RIC的时候,他的脸一下沉了下来,犹如电闪雷鸣前的乌云密布。并说,我这样做是把妻儿从他身边抢走,使他失去了头一个月与儿子建立亲子关系最宝贵的机会,而且别人会认为他没有能力照顾自己最亲爱的人。确实,他说得也不无道理。可是,我的问题总是需要解决的。

我很清楚圣经的教导,祷告中,「作妻子的当顺服自己的丈夫」 (弗五22)的经文始终萦绕脑际。最后,我放弃了自己的意愿,让神掌管这一切吧。就在交托之后,神的大能再次彰显,祂派了一位天使般的姐妹(刚失业)来帮我过「月子」生活。

殊不知,我们并不是因着神的作为而单单受益的一方,神乃是让所有爱祂的人得益处。这位姐妹也因着一个月的「聊天」和见证,巩固了自己的信仰。

与主同行的日子,基督之爱让我们倍感安全,同时也觉得极其的微小和不配。 2010年9月儿子出生以后,我们给他起名叫Samuel (Ask of God),因为是我们向神求来的。我们把他献给神,也带着他参加教会的各种活动。蒙神眷顾,孩儿长得既健康也很快乐。

绝处逢生 恩雨沛降
来年的七月,我们带着儿子到Pin Ebrook去参加教会的退修会。这个整天乐呵呵的小朋友竟一路哭着去,回来时更是哭得上气不接下气。我们甚至不得不中途停车休息,让他透透气,再做了一番祷告。重新上路后,他安静多了。我给他唱「爱的真谛」和「Amazing Grace」的诗歌,他渐渐睡着了。这时已是晚上九点钟,天也黑了。只见一排排苍白的车头灯从我们左手边钢制的路障另一侧疾驶而过,像龙,又像蛇。右手边也有一排红色的车尾灯像一条红龙在奔驰前行。

此时,只见前面的两辆车突然变道,一辆往左贴着路障开,一辆向右直插到另外一辆车的前部。刹那间,一对明亮的车头灯出现在我们车子的前方。 「哇!」我惊叫了一声,说时迟,那时快,我们竟安然地躲了过去,闪入车龙,正常地行驶着。 RIC说,千钧一发之际是神抓着他的手,在左有路障、右有行车的境况下,把住了方向盘。剩下的行程,我们都不清楚是如何开回家的。只记得,其间我打了911,他们告诉我,我不是第一个举报肇事车的人,可是谁也无法说得清楚那辆车的模样。如果撞上那辆车,我们就不可能在这个世界上了。

所以,在我和RIC看来,我们已经「死」过一次,我们的生命是神给的。 「为祂而活」不再是口号,而是我们生活的全部。

我们愿意完全地降伏在神的权柄之下,为祂所用。在事奉中,神不断地清除我们的不洁。 RIC把我的Victorea’s Secret杂志扔掉了;电子邮件上出现的异性求偶广告的玉照也用鼠标删除……我也慢慢学会放下自己,包括我所固有的文化观念,听从神的安排,顺服RIC的带领,让我们的家真正建造在主耶稣的磐石上,进而奠定属于我们自己的基督文化。

作者来自福建。 2002年大学毕业后在深圳一家公司就职期间与Richard Watts相识相爱,并于2003年在美成婚。 2006年3月受洗归主。从此,参与事奉至今,在瑞城华人基督教会负责联络事工,同时也在国际研经团契(BSF)带领一个小组查经。目前是全职妈妈。

anyShare分享到:
 
重要公告
從2021年起,使者雜誌文章及電子PDF將發佈在使者新網站:afcministry.org,本站將不再更新。歡迎前往我們的新網站瀏覽更多內容。
我們將在新網站持續更新聘牧專欄,有任何變動請聯繫:am@afcinc.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