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留学生整体社会生存背景、特征及其对福音的迫切需要   /天灵

 
 
 

——中国留学生事工之意义系列之一

一、85/90后中国留学生父辈们整体的社会生存背景
熟悉85/90后中国留学生的人都会知道,对他们来说,最可以引起他们兴趣的话题之一是他们的父母,尤其是他们的母亲。而了解中国历史的人也都知道,中国几千年的文明都不过是家天下的历史,上至皇族下至小民,都不过是筹算自家的得失,这是封建社会的产物,也是农业社会的产物,换言之,在都市化和商业化之前的社会里,在社会分工发展之前的前现代社会里,家是维系中国社会延续的重要纽带。对于现代社会发展不断遭受挫折和社会纽带日趋薄弱的今日中国人(包括中国留学生)来说,情况依然如此。因此,研究85/90后中国留学生的父辈的确成为认识他们的关键,而他们父辈的情况又反映了塑造他们的整个中国社会的背景。

P17(1)我们可以从简单的算术中来推算85/90后中国留学生的父辈所出生和成长的年代。如果说他们是现在23岁到28岁以下的年轻人,根据中国政府在城市执行得比较成功的晚婚晚育计划政策[《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全面加强人口和计划生育工作统筹解决人口问题的决定》 ,2013年],他们的父辈应该是在24岁到25岁及以后生育他们的,这样推算的结果是,他们父辈的年龄大约是47岁到53岁以下,也就是说他们的父辈基本上是上个世纪六十年代以后出生的人群。笔者本人是85/90后中国留学生父辈们的同代人。

了解现代史的人都会知道85/90后的父辈们所出生和成长的中国社会环境。从政治与经济上讲,六十年代初中国的大跃进政策刚刚结束不久,而1958年大跃进之后发生的饿死大约40-60万人的全国性饥荒还在持续,饥荒之后整个社会刚刚稍加稳定3-4年的时间,极具破坏性的文化大革命从1966年开始,并延续了10年,直到1976年毛泽东去世才告一个段落。 85/90后中国留学生多来自中国的大城市,他们的父辈虽然没有像生活在中国农村的同辈人那样经历饥荒与死亡的威胁,但是他们经历了同期中国整个社会的政治动荡与经济贫困,中国的城市人口是生活在中央政府供给制控制下的物质环境之中。即便如此,政治动荡和经济匮乏所产生的不安定因素和产生的不安全感依然在他们身上留下了不可磨灭的烙印。

在这个过程中,60年代后出生的中国城市人口,也就是85/90后中国留学生们的父辈,虽然由于他们在文革之中年纪尚幼而没有被送到农村经历上山下乡的命运,但是,改革开放之后重新打开大学之门的中国高等教育并没有多少位置留给他们。从1977年开始恢复的中国高考入学率来看,本是应该进入大学接受高等教育的这代人,事实上他们的同龄人中只有1.55%[这是1978年的毛入学率]的人获得接受高等教育的机会,即使是到了1990年,中国大学的毛入学率也只有3.45%。所以,从教育上讲,如果考察85/90后中国留学生父母所受的正规高等教育情况,很多都是只有高中、大专或非正规高等教育的一群,由此我们可以了解他们对子女教育的期许多少具有替代效应,就是实现自己未圆的高等教育之梦。

而对于极少数有机会接受高等教育的85/90后父辈们,由于五十年代初中国高等教育的全面重组,就是多数大学成为工科和专科大学,取消了被判为是资产阶级学科的人文与社会科学的教育,并全面引入共产主义和社会主义意识形态教育,又由于文革期间中国的大学彻底关门,以及50年代开始持续到改革开放之前的连续不断的政治运动冲击,即使改革开放之后有幸进入中国高等教育系统接受教育,也难免不有大失所望的感受。而且在他们读大学期间及以后,即80年代至90年代末,中国一年只有几千人出国留学,自然难有机会走出国门,期许子女接受更好的西方教育,成就自己未圆的留学之梦也会成为他们送子女留学的动因。

P17(2)从家庭角度讲,85/90后中国留学生的父辈们在早年的成长过程中经历的是纯粹共产主义红色意识形态教育,当这种教育所构筑的梦想瓦解之后,缺乏高等教育的他们无处获得生活智慧上的支撑,又由于经济改革开放政策所引发的利益追逐和世俗文化开放政策所带来的道德冲击,他们自身质量不高的婚姻受到严峻的挑战,2010年中国民政部公布中国离婚率连续30年持续上升[http://news.163.com/10/1003/13/6I2T8NPB0001124J.html,2013年10月26日],这也导致很多这一代的中国留学生或者来自婚姻破碎的家庭,或者来自功能失调的家庭,父辈们在心灵情感上所经历的创伤也会转嫁到他们身上,或伤及他们,或成为他们的负累。

此外,生长在「红旗下」的85/90后中国留学生的父辈们在经历了共产主义理想教育破灭之后,又经历了1989年追求民主与社会公义梦想的破碎以及之后所带来的整个中国社会的伦理道德失序[刘智峰,《道德中国:当代中国道德伦理的深重忧思》,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1年版]。这正如箴言所说,「民无异象,就必放肆」(二十九18),85/90后中国留学生的父辈们在社会伦理道德上与他们的子女相比是比较麻木的,与大的社会环境相比,他们感到自己渺小无助;考量自身所受的教育,他们觉得自己无能为力坚持己见,随同社会风气追逐个人的利益可以说是他们共同的特质。

我的结论是,如果我们用前现代和现代来描述85/90后中国留学生父辈们所处的社会环境和所经历的挣扎,可以说他们的精神世界是处在前现代和现代两个世界之间,他们自身的生命充满了痛苦与迷茫,失落与挣扎,他们可以成为85/90后的生身父母,但是很难担当起他们精神父母的重任,负起他们的子女精神成长的责任。与此同时,他们作为生身父母,又养育和塑造了85/90后中国留学生的世界,了解他们是我们认识85/90后中国留学生的最好起点。

二、85/90后中国留学生所具有的整体特点
关于85/90后这一代人,没有属灵与属神眼光的父辈们常常带着嫉妒与抱怨的心来描述他们:和父辈相比,他们没有经历文革,而是赶上了改革开放的好时代;和父辈相比,他们没有经历饥荒和贫困,而是可以吃得好,喝得好,住得好;和父辈相比,他们可以自费留学,甚至作为富二代可以大笔挥霍;和父辈相比,他们作为独生子女,享尽父辈、祖辈的疼爱等等。

P19他们的经历果真如此美妙吗?如果我没有花时间和他们朝夕相处,如果我没有带着爱倾听他们的心声,如果我没有和他们促膝交谈所得的认识,如果我没有与他们同呼吸共命运,如果我没有和他们一起欢笑和流泪,作为他们父母的同辈人,我也可能像很多人一样戴着有色眼镜对他们评头论足,甚至大加责罚。但是,与他们不分昼夜的秉烛夜谈,与他们不分彼此的真情相处,此外,更重要的是心里想着耶稣基督对人类的爱,我看到了与众不同的85/90后这一代中国留学生。

那就是他们作为社会变迁受害者的一面,还有他们因为优越的物质、开放的文化和快速发展的科技而带来的优势性和健康性,普遍地为声讨他们的声浪所淹没了。

我们先来看看他们作为社会变迁受害者的方面。

首先,他们在精神上是失落的一代,父辈们所接受的红色教育在他们这一代已经彻底褪色;而作为同样经历革命理想破灭而又没有良好教育的父辈,他们有经济实力送子女留学,但是没有能力为子女提供所需要的精神资源或精神成长的帮助。

更进一步而言,精神上沦为荒漠而以物质满足为一切的父辈们难以理解今日的85/90后这代人的精神需求和心灵渴望。

其次,他们在家庭上是承受最高压力的一代。作为中国政府独生子女政策执行得最彻底的地方——城市的后裔,他们从祖辈和父辈得到了万千宠爱的同时,也承袭了祖辈与父辈放在他们弱小肩头上前所未有的重担,他们是失去希望的父母一代的唯一希望,肩负着实现父母未竟梦想的重任与抱负。

再者,他们在情感上是孤独的一代。他们的父辈是「让一小部分人先富裕起来」的政策受惠者,经济的富裕让他们的父辈很多人在人到中年的时候获得生养第二胎的特权,因此,来美国读书的这代中国留学生很多都拥有兄弟或姐妹,而并非都是独生子女,但是他们与兄弟或姊妹的年龄距离与教养方式的差异而形成了他们的独生子女心理特征,他们没有近龄的手足共同成长的经历,这导致他们情感上的孤独。

此外,他们在教育上经历中国教育制度竞争最为激烈的时代。一方面作为城市家庭中的独生子女,他们背负着望子成龙的父辈们的共同期望,另一方面中国的教育资源稀缺,1998年中国高等教育毛入学率为9.76%,2012年为30%。同时各类学校教育质量差别巨大,父母为了子女获得教育上的成功,从小就鼓励他们把所有的时间都用在学习上,学习是他们从出生就开始的「职业」,是他们进入大学之前几乎唯一的生活内容。

还有,他们在人际关系上是脆弱的一群。改革开放带来的文化松动和利益腐蚀以及不少这代中国留学生来自破碎家庭,他们缺乏稳固的家庭作为人际关系的支撑和发展人际关系的榜样。加上独生子女政策,以及学校里高度的竞争所产生的利益关系,还有整个社会缺乏信任和资源帮助这代学生发展健康的社会支持系统,所有这一切都使这代中国留学生如同孤岛,就是不知如何发展亲密的人际关系,这使他们容易成为脆弱的一群。

最后,他们在道德良知上是经历最强烈挣扎的一群。他们来到北美留学,是因为父母成为「让少数人先富裕起来」的政策的受惠者,然而在法律缺乏威信和不健全的中国社会里,这种受惠可能同时包含着合法和非法的机会。如果他们的父母可以隐瞒经济受惠的非正当性,而来北美留学所需要的申请材料属实与否,则是父母无法向他们隐瞒的部分。上帝按祂形象造人所留下的胎记——每个人心中的良知在这群年少的中国留学生身上还没有完全泯灭,他们可能会为自己的不劳而获而挣扎,可能会为父母的罪恶而负疚,可能会为自己的苟且而不安,这是他们的痛苦,也是他们所希望的解脱。

上述所谈85/90后中国留学生作为社会变迁受害者的一面,表面上是负面的,其实从神的角度看,从属灵的角度看,这些可以转化为极为积极和有益的方面,也是他们需要神和向神容易敞开的原因所在。这点我会在结论部分更为明确地提出来。现在我要分析85/90后中国留学生因为富裕物质条件以及全球化和信息化时代所具有的宝贵特质,这也是容易为父辈们所忽略的地方。

首先是,作为中国物质富裕起来的受益人群,85/90后的中国留学生可以更能超越物质需求的局限,而从精神和属灵的角度思考问题,他们所提出的精神需求与被动地接受强制性意识形态教育的父辈们相比更有超越性、内在性和自主性。

其次,信息化时代和互联网时代为他们提供了跨越国界的信息与超越意识形态的生活方式及其可能性。通过网络他们在离开自己的国土之前心灵已经飞向自由的世界,在自己的国家遭受压制的西方与普世的价值观念,其中包括民主、平等与正义等等,已经在他们的心田播下了种子。他们可能会比父辈们更具有正义感、民主意识和开阔的视野。

此外,互联网所提供的获取信息的能力与拥有的信息量,使他们具有了超越中国几千年农业社会所形成的小农意识形态,并获得超越学校围墙所接受的国际教育和所开拓的国际视野,即使85/90后这代人当中有些人或者没有经济实力,或者没有教育能力走出国门,但是他们可能有着父辈无法想象的渴望生活的梦想。

三、结论:85/90后中国留学生对福音的迫切需要
P21概括起来讲,85/90后中国留学生表面上看,他们可能经济富裕,但心灵匮乏;他们可能专注学业,但情感孤独;他们可能外表扮酷,但精神脆弱;他们可能想要学好,但无人教导;他们可能刻苦学习,但不知道活着的意义。

但是,在貌似不足的背后他们也蕴藏了不少的优势,与父辈相比,他们跨足了现代与后现代两个世界,他们与父辈之间的落差不是平常社会里父辈与孩子之间二、三十年的年龄代沟,而是跨越百年、甚至千年的前现代、现代与后现代之间的历史鸿沟和时代鸿沟。他们的根本问题是精神需求不能满足,这正如经文所言,「虚心的人有福了,因为天国是他们的。」(马太三3)从神的视角来看,85/90后的精神需求是进步的表现,我们不能说父辈不能理解他们,不能满足他们就是他们的问题,而是作为父辈的我们需要反过来问自己,我们的问题在哪里?为什么我们看不到他们需求的正常性和进步性?我们可以从他们的需求里看到什么对我们有启发的东西吗?我们可以从他们开放的心灵、未泯的希望、年轻可为、可塑性强以及他们身上的普世价值获得启示吗?我们可以放下老人的面孔,带领他们在神里一起成长吗?

这需要我们以神的眼光和视野来认识他们,这样,我们对85/90后的中国留学生就不会是仅仅做点理性的分析,更是从慈爱的天父「不愿一人沉沦,乃愿人人得救」(彼后三9)的美意出发,带着爱去认识他们。印度诗人泰戈尔说过,「爱是理解的别名。」然而,人的爱终归有限和狭隘,慈爱的上帝却赋予我们永不止息的爱,让我们可以拥有耶稣十字架上牺牲的情怀来认识85/ 90后这群来自中国的留学生及其他们的父辈。我相信,属灵视角下的85/90后中国留学生和他们的父辈会让我们看到,他们真的也是神在这个世界上流离失所的爱子,如同路加福音(路十五11-31)中殷切地等待浪子回家的父亲,我们的天父也在期待他们的回转和归向,并邀请我们和祂一起把祂的爱子们带回家。

延伸阅读:神千年视角下85/90后中国留学生事工的意义(中国留学生事工之意义系列之二) /天灵

延伸阅读:现今中国留学生事工:我们的机会与成长(中国留学生事工之意义系列之三) /天灵

P16(1)作者(右)来自中国大陆。在北京大学读书和任教28年,期间在香港大学攻读博士学位时归主。来美之前积极参与北京家庭教会的服事及北京的校园事工。 2012年耶鲁神学院毕业。现以写作及培训为主要事奉方式。

anyShare分享到:
 
重要公告
從2021年起,使者雜誌文章及電子PDF將發佈在使者新網站:afcministry.org,本站將不再更新。歡迎前往我們的新網站瀏覽更多內容。
我們將在新網站持續更新聘牧專欄,有任何變動請聯繫:am@afcinc.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