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千年视角下85/90后中国留学生事工的意义   /天灵

 
 
 

——中国留学生事工之意义系列之二

P24(1)从2009年开始,中国跃居成为留美学生第一大输出国,占全美国际学生18.5%,并以每年超过​​3%的比例持续增长,到2013年留美中国学生比例升至28.7%,总计235597人。这并非只是偶然或孤立的历史现象,也并非只是中国经济增长和中国人富裕起来的结果。事实上,中国学生留学热潮兴起的背后有神在中国历史上的千年预工,也与中国现实整体的社会各方面发展状况息息相关,更有神在现今世代拣选中国人、进而继续推进他的普世救赎计划的美意蕴含其中。

神千年视角下的个人与中国历史及未来
没有认识神的时候,我们个人常常会感到往事如烟如梦,甚至是不堪回首,而唐代诗人陈子昂在其《登幽州台歌》中以「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来表达中国人千百年来难以看到个人生命与社会历史之间内在关联的情形,今日的大陆著名作家刘震云在其2011年获茅盾文学奖的作品《一句顶一万句》 [长江文艺出版社, 2009年3月]中更是反映了中国人千年孤独的心灵生存状态。面对未来,对于经历强权压迫的人,对于信息轰炸下的人,对于挣扎在死亡线上人,对于渺小无助的的人,对于迷惘困惑的人,对于有今日不知是否有明日的人来说,更是前途茫茫。

然而,认识了神的人或族群则可以一反常态,当我们的生命与主耶稣相遇,我们就可以通过神在千百年前赐给我们的情书——圣经而展开我们直面过去和展望未来的灵性旅程。

圣经旧约从开天辟地开始向我们讲述了主前数千年的历史,我们华人基督徒就可以因此而从神在旧约中向我们展示的人类数千年历史的视角来理解中国过去五千年的历史,并且看到神在中国过去历史中为今日的中国人以族群的方式归向主耶稣所作的预工,远志明牧师所写的《上帝与中国五千年》一书便是他因着生命与主耶稣相遇而对中国历史所获得的新的解读。每一个中国人,如果我们的生命也与主耶稣相遇,我们也因此获得了重新理解自己个人的历史和自己所属的族群历史的视角,无论是个人历史,还是族群历史,都不再是无可挽回或不能改写的生命篇章,与此相反,我们可以从中发现神的恩手在其中的保守与导引,所谓的「冥冥之中」实有神清晰的计划与美意蕴藏其中。

也因为如此,当我们的生命与主耶稣相遇,我们可以从新约视角,即从主耶稣来到人世实施神的救赎计划,直到新约最后书卷《启示录》向我们展示新天新地的世界,来展望从今日开始中国人以族群方式归向耶稣所对中国未来和世界未来预示的意义,并且了解自己作为已经归向神的人将会在神的普世祝福中有怎样的生命和参与。我们将不仅不必再像陈子昂那样慨叹「念天地之悠悠,独怅然而涕下」,而是「我们既有这许多的见证人,如同云彩围着我们,就当放下各样的重担,脱去容易缠累我们的罪,存心忍耐,奔那摆在我们前头的路程(来十二1)。

神千年视角下的中国社会现实与基督教在中国的发展
神千年视角下的中国历史让我们明白,与世界历史上其他古老的伟大文明相比,无论古老与现代的中国经历多少的艰辛与患难,中国历史的独特性——坚韧性与持久性之中都有神的保守与美意。然而,与今日世界所有的文明相比,中国文化也受到了绝无仅有的强烈冲击与破坏,这包括意识形态上,数千年古老的中国文化在20世纪经历铲除传统的运动、共产主义理念在20世纪末经历瓦解,社会伦理价值在1989年之后全面失序;也包括数千年来维系中国社会的家庭结构在意识形态变革与经济改革年代的利益腐蚀下,在离婚率不断攀升和独生子女政策下,所经历的破碎;更包括改革开放所带来的社会流动,即城市化过程和全球化过程对中国人数千年来土地情结的强烈撞击。

总而言之,从中国社会在意识形态、社会家庭结构和经济结构所经历的全面冲击与破坏来讲,今日的中国人到了这样的地步:经历价值颠覆而失去心灵依托;失去栖身之所而心灵无锚;失去大地而落叶无根。从人的角度讲,中国人是到了无家可归的状态,是身心灵遗孤的处境,无论走到哪里都是举目无亲的感受,这也是刘震云小说《一句顶一万句》所描述的中国人的生存困境。中国大陆高出世界两倍多的自杀率(也是占世界40%的自杀数字[普世宣教手册,中文版,Operation World,2004]),2012年中国人类发展指数在世界排名101位[联合国报告:2012中国人类发展指数列101位。 2013年03月16日。财新网]的事实,还有其他的统计数字都可以昭示今日中国人的悲哀处境。

然而,我们是否可以从神的视角来看中国人的现状呢?我们是否可以从人的尽头状态看到神的美意呢?没有认识神的时候,人类短暂的生命、短浅的目光及有限的视野让我们难以看到神在历史中的工作和祂对世界的掌管,然而,属神的人不难看到苦难背后有神的祝福,我们失去大地,神要赐给我们天空;我们丧失家园,神要赢得我们的心灵;我们经历价值颠覆,神要让我们获得永恒的生命。中国大陆方兴未艾的归主浪潮正是神对中国人生存困境的最好回应。从旧约角度回看中国的历史,我们所看到的都是人堕落与神破碎的历史,然而,中国人从现在开始以浩荡的规模归主的时代,中国人从文化上整体寻求转向和寻求神的时代,也正是中国人回转归向神和神要建立我们的时代。

神千年视角下的今日中国本科生留学浪潮与美国的机会
那么,中国大陆境内的归主浪潮又与成千上万的中国留学生乐此不疲地离开故土、奔向大洋彼岸有何内在关联呢?

从留学动力的内因做综合因素分析我们就可以知道,这也绝对不是偶然现象或孤立事件,而是与上文提到的中国的社会现实相呼应,与中国社会的失序与民众的失望相关联,与全民出走的愿望相契合。中国社科院发布的2010年《全球政治与安全》报告显示,中国正在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移民输出国[凤凰视频,http://v.ifeng.com/special/jiaodianzhiji/xinyimin/#57957f38- a050-41e3-ae3d-a94c8ea3dae8,2013年11月15日],中国留学生的热潮与此遥相呼应,因此,可以说,千百万的中国父母和他们的独生子女愿意付上巨大的经济、情感与社会纽带等代价而成就留学的梦想,背后有着深刻的综合社会因素。

我在前文所述的中国社会现实,也是促使很多中国父母及其子女选择留学的综合社会动因。简而言之,他们希望留学所跨越的是中国父母们正在中国社会经历的从前现代到现代社会的鸿沟,以及85/90后的中国城市后裔正在经历的从现代到后现代的社会历史鸿沟。

从美国社会的角度来说,也就是美国社会的综合政治、经济与文化制度因素及其背后的信仰后盾正是今日中国的父母及孩子们所向往的地方,是吸引他们不顾「一帆风雨路三千,把骨肉家园齐来抛散」,愿意「从今分两地,各自保平安」[《红楼梦》电视剧第32集「伤离别探春远嫁」插曲《分骨肉》,1987年中国大陆制作]的原因所在。

但是,希望是一回事,现实又是另一种情况。 85/90后中国留学生并非容易落实他们来到美国的梦想,面对新的教育环境下的学业压力,他们只能把目标限制在获得学分与文凭上,而难以真正融入美国校园,真正获得美国特色的文理教育[ A Freshmen Year, Far From Home, The Chronicle Of Higher Education, September 3, 2013, http://chronicle.com/article/A-Freshman-Year-Far-From-Home/141303/];面对缺乏跨文化交往的关系与能力,他们只能转而回归大陆学生自身的交往圈子,而失去接触美国本土文化的机会,失去认识吸引他们的美国社会制度及其追究美国制度背后信仰支撑的机会。

从人的视角看,他们对故土的失望并非如此容易就会通过留学的机会很快在他乡得到弥补。然而,失望背后仍有神的巨手在掌管着他们的命运,仍有神的恩手在为他们的未来支起坚实的桥梁和描绘美丽的彩虹。

即使他们没有意识到,神却早已在大洋彼岸为他们预备了可以带给他们温暖的家——北美的教会;即使他们意想不到,神却早已知道他们需要远走他乡,去发现属于自己的天地与世界;即使他们自己不敢异想天开,神却已经筹划了在他们身上要成就的千秋伟业,那就是让他们告别故土是为了让他们获得锤炼才干和祝福他人的自由,让他们远走他乡是为了重获新生之后拥有回到故土的自由,那就是通过属天的信仰,赋予他们留学以超越的信仰意义、伦理的智慧和和解的力量,远超过他们所求所想的留学梦想。这正如保罗所言,「神能照着运行在我们心里的大力、充充足足的成就一切超过我们所求所想的」(弗三20)。

果真如此吗?神为什么通过留学的方式把成千上万的85/90后的中国留学生带到祂身边?考察今日中国社会与美国社会的信仰情况,我们就会体会神的美意。

如果我用亚伯拉罕为例,来比拟神把85/90后中国留学生带离故土的美意,那就不仅仅是锤炼他们的信心和教会他们依靠自己的问题,我们还需要以亚伯拉罕的家乡吾珥来比拟中国信仰环境的另一个方面,那就是对传播基督信仰的高度控制以及基督信仰在中国发展的阶段。中国境内一方面是归主的浪潮此起彼伏,另一方面是造就门徒的各种属灵信仰资源却极为缺乏。更进一步讲,中国社会的信仰处境如同亚伯拉罕的故乡吾珥,在基督教蓬勃发展的同时,世界第一人口大国的绝大多数人依然陷在罪的沼泽中挣扎与沈沦,这对于造就要祝福普世的新一代信仰者并不是有利的环境,因此,神以祂的大能带领这代中国学生到北美这块今日中国人的迦南土地上。

与中国的信仰环境相反,在属灵的意义上美国的情形有点类似神要赐给以色列人为业的迦南之地,不单是物质资源丰富,如同流奶与蜜的地方,更是拥有信仰自由和丰富的属灵资源。

P24(2)结论:神的今日拣选与为了普世的祝福
从这个角度讲,是神用现代的留学方式把85/90后的中国学生带离「本地、本族和父家」(创十二1),正如神把亚伯拉罕带离家乡,为的是「我必赐福给妳……妳也要叫别人得福」(创十二2),包括「地上的万族」(创十二3),因为神的美意是「不愿有一人沉沦,乃愿人人都悔改」(彼后三9)。神不仅经过​​数千年在中国历史中的预工把中国境内的国人招聚到祂那里,祂也要在全球化时代把中国人招聚到境外,接受信仰及装备,进而可以让祂的祝福在今日的世代继续通过中国人传向世界。神拣选,神祝福,神使用。这是神拣选、祝福和使用亚伯拉罕祝福万国的方式。

今日,神的这样拣选临到抵达北美的这代中国年轻留学生身上,神要使用我们这些等在北美的子民们去迎接和祝福他们,神也会像使用我们一样去使用他们,去祝福世界和所有将要属祂的人。

是的,离别亲骨肉的85/90后中国留学生,慈爱的神在美国这片拥有宗教自由的土地上等待着他们的到来,不是要给他们新的土地,而是要赋予他们属天的信仰;他们离开自己父母同胞,神要收养他们做自己的儿女,自己要做他们属灵的天父,给他们属神的家庭。
因为神是爱,背井离乡的游子们最需要的也是爱。智慧的神也要借着信仰的管道——在北美的教会与属祂的人来填补85/90后中国留学生们在留学期望与现实经历的落差,赋予他们留学「超过所求所想」的意义(弗三21)。神也会借着85/90后留学生地缘上无家可归的处境和游走世界的心态而差遣他们。

毕竟「流水不腐,户枢不蠹」,这正如神呼召亚伯拉罕出走和成为世界万族祝福的方式。

P16(1)作者(右)来自中国大陆。在北京大学读书和任教28年,期间在香港大学攻读博士学位时归主。来美之前积极参与北京家庭教会的服事及北京的校园事工。 2012年耶鲁神学院毕业。现以写作及培训为主要事奉方式。

anyShare分享到:
 
重要公告
從2021年起,使者雜誌文章及電子PDF將發佈在使者新網站:afcministry.org,本站將不再更新。歡迎前往我們的新網站瀏覽更多內容。
我們將在新網站持續更新聘牧專欄,有任何變動請聯繫:am@afcinc.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