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今中国留学生事工:我们的机会与成长   /天灵

 
 
 

——中国留学生事工之意义系列之三

P27近日我与在北京的一位学生在视频上倾谈,如今她已经是两个小孩子的年轻妈妈了,当询问到她近来做母亲的体会时,我惊喜地听到她意味深长地分享。她告诉我说,从前自己过分专注在孩子会如何成长的问题上,内心充满了焦虑,同时忽视了自己作为母亲的生命是怎样的以及是自己的生命又会怎样影响孩子的问题,现在她会更多反思自己的生命状态以及对孩子的影响,不但自己有成长,对孩子的影响也更加正面。

我对此也深有感触,当我被问及该如何开展中国留学生事工的问题时,也感受到不论是问者,还是答者,都可能容易忽视了自己作为事工者自身的情形会如何影响事工的果效。如果我们的主耶稣「是真葡萄树」,我们是「枝子」,中国留学生是可能的「果子」(约十五1-2),我们就需要考虑自己作为枝子的情形,我们是否真正的链接在真葡萄树上了?这是我们是否能结出果子的真正原因。我们也需要追问,如果我们是属基督而又不结果子的枝子(约十五2),那又将会怎样呢?这是我们决定是否参与到神摆在我们面前的中国留学生事工上去的重要动因。

从普世信仰角度讲,今日的北美教会处在人类历史上「千年等一回」的时机里,就是神把世界第一人口大国的众多城市中产阶级的后裔成千上万地带到这块土地上,他们信仰上的真空状态可能成为北美教会见证神的大好时机。从北美华人教会角度讲,这也是华人基督徒历史上千载难逢的机遇,就是这群人来到北美,是整个中国文化「冥冥之中」寻求神与转向神的一个缩影,我们这群称为神子民的人该怎样回应神呈现在我们面前的中国留学生浪潮?

要清楚回答这个问题,不是通常商业思维模式意义上只是针对目标群体制订策略就可以解决的问题,而是要回到我们作为信仰者的根本身份认同上来,即审时度势,我们需要重新拷问自己:神是谁?我是谁?我在哪里?我还是连接在真葡萄树上的枝子吗?我是结果子的枝子吗?我当怎样行?我们对85/90后事工的反应表明了我们与神的关系和我们对自己的认识;而且,针对85/90后中国留学生的事工之智慧就蕴藏在我们教会和信仰者对这些基本问题的回答之中。

神是谁?
「神是谁?」和「我是谁?」这两个问题是我们信主之前和之初最根本的问题,但是信主日久天长,我们就可能失去了对神起初的爱,神知道我们的健忘本性,就给了我们第一个诫命,「尽心尽力尽意爱主你的神」(申六5;路十27;太二十二37;可十二30)。印度诗人泰戈尔说,「爱是理解的别名」,对神爱得越深,我们对他的认识也会更深。然而,我们对神的爱可能冷却了,我们甚至可能忘记了神是谁,这导致了我们在谈及参与85/90后中国留学生事工时出现的两个巨大障碍:

第一是,我们难以区分人的工作和神的工作[Christopher, JH Wright, The Mission of God: Unlocking the Bible’s Grand Narrative, Downers Grove, IL :InterVarsity Press,Oct 23, 2006]。我们忘记了神呼召摩西带领以色列出埃及是要祝福他,是要让他看见神的大能、大力与大爱,所以我们会以为,神成就不了祂的美意,需要渺小无助的我们去帮助祂完成千秋功业,我们也会像摩西一样不厌其烦地推辞和拒绝神的诏命。

第二是,我们难以区分受召的代价与所得的祝福。我们忘记了自己肉身的有限,我们要为自己的有限肉身生命付上无限灵命的代价,神呼召我们却是要​​成全我们活出有永恒意义的今生和获得永恒灵命的祝福。从神的视角来看,我们所付的「代价」是必死的生命和无望的人生,而愚拙又自以为是的我们却挣扎在世界的泥沼里不肯回头。我们也忘记了,神呼召亚伯拉罕时是如何反反复复和苦口婆心地重申祂要给予的祝福,神要亚伯拉罕带给万族的祝福是通过神给予祂的祝福而延续到地上万族和万民的。

我们可否像摩西一样,即使有各种各样的不足和百般的不情愿(出三11;四1-13),也仍去接受神的诏命,参与到今日北美教会85/90后中国留学生的事工中来,进而可以像摩西一样观看到神在祂今日波澜壮阔的作为中所彰显的大能与大爱?我们可否像亚伯拉罕一样,即使背井离乡和没有后嗣,仍会听命于神的呼唤,即使让他献上独一爱子,仍毫不迟疑,进而可以领受到神预备和神祝福的美妙计画?我们可否想像,神今日呼召我们参与到85/90后中国留学生事工中来,是要借着这样的事工让我们观看祂在今日中国人身上的作为?是要祝福我们,并让我们成为祝福的管道,去把85/90后这一代游子们带入神的千年计画中来,并祝福今日地上的万民与万族?

我是谁?
对神认识不够,也导致我们可能忘记了自己究竟是谁?关于「我是谁「的问题,最先要考虑的是身为基督徒的我们和宣教士的身份有何不同?我们虽然受洗和归入基督的教会,并且有基督徒的名分与标签,但是我们有没有从信仰的消费者和祝福的领受者成长为信仰的延续者和福音的传递者?我们会否以为门徒是少数人,宣教士更是少数中的少数?我们是否忘记了,神要教我们宣扬祂的救恩到地极是我们做神儿女的本分?

其次,我们需要问自己,人的肉身究竟可以活多久?我们究竟要怎样度过有限的年月?在这有限的年月里我们究竟要给自己、给他人、给世界、给神留下什么?我们是要将有限的生命投入到个人有限和必死的事业与工作上?还是要投入到神无限和不朽的事工上去?我们为了学业和工作投入几乎毕生的时间与精力,我们有否问过自己,什么样的学业、工作和业绩可以有持久和永恒的意义?什么样的学业、工作和业绩不过是过眼云烟?今日阻挡我(们)参与85/90后中国留学生事工的障碍在哪里?我们是靠物质满足自己?还是靠来自神的爱和付出神的爱来满足自己?我们会在「星会坠地会变,宇宙有时,此生有限」的世界里活出无限的爱,到「末了的那一天,终会证明,这千古不变的永恒的爱」[ 邰正宵:《千古不变的爱》,台湾,2004年。 ]吗?是的,我们如何回应被神带到我们身边的85/90后这群中国留学生,这反映了我们对自己是谁的认识和我们要活出怎样的人生。

我们在哪里?
我们都记得,在亚当和夏娃因受魔鬼蛊惑而违背了神的命令,并躲藏起来之后,神问了亚当「你在哪里?」(创三9)这个问题。我借用神问亚当的这个问题来反问我们自己,就是我们在哪里?亚当和夏娃原本是住在不需劳作就可以生活的伊甸园里,但是因为违背神的诫命而被驱逐出去,并且受到咒诅。我在这里向我们这群身在北美的基督徒提出反问——「我们在哪里?」这个问题,是要反思:

第一,神把我们带到北美这块拥有信仰自由和丰富属灵资源的土地上,祂对我们怀有什么样的美意?我们是否还记得主耶稣的教导? 「仆人知道主人的意思,却不预备,又不顺祂的意思行,那仆人必多受责打; 惟有那不知道的,做了当受责打的事,必少受责打。因为多给谁,就向谁多取;多托谁,就向谁多要。」(路十二48)。因为这样的教导,我们又需要反问自己,参与神的事工是我们的牺牲?还是我们的本分?

听过一位宣教士的分享,当有人问他为什么做宣教士时,他的答复令我吃惊,他说「我不是去拯救别人,而是要拯救我自己。」这也和德兰修女回答别人的提问相呼应,我们需要去帮助穷人而免于自己成为这个世界中堕落的一个分子。

第二,我们是否还记得以色列人进入迦南地之后所面临的信仰挑战?而这些挑战是否也是我们今日生活在北美的这群神的子民所面临的多元信仰和文化环境的挑战?在这样的挑战下,我们是否也需要思考如何才可以避免以色列人离开神的恶果?我们平日聚会里可能听到很多关于奉献自己给神所要付上的代价,但是,我们是否忘记了离开神和不服事神所要付上的更大代价?

最后,我们是否也看到,在北美的不只是华人教会和华人基督徒,莫底改对以斯帖所说的话(斯四13-14)也可以应用到我们身上,神把我们早先85/ 90后一代带到这里,焉不是为了今日让我们帮助他们在这里认识神吗? 「万军之耶和华起誓说:『我怎样思想,必照样成就;我怎样定意,必照样成立』」(赛十四24),如果我们不参与到神摆到我们面前的85/90后中国留学生事工,也会有其他族群的教会与主内机构参与,而不结果子的我们将会如何?

我(们)当怎样行?
我们都记得使徒行传(十六26-30)中的吏卒,他在经历「地大震动、甚至监牢的地基都摇动了.监门立刻全开、众囚犯的锁链也都松开了」之后原本要自杀,但是在保罗阻拦他自杀之后,就「战战兢兢的、俯伏在保罗、西拉面前,并问,二位先生、我当怎样行才可以得救?」我在此借用这位吏卒的问话来问我们自己,面对今日来到我们身边的85/90后中国留学生,我们当怎样行?我们是否会把85/90后中国留学生的大潮看为是神在这个时代的壮举而像吏卒一样战惊?

保罗对吏卒的回答是「当信主耶稣、你和你一家都必得救。」(十六31),我们是否想过,自己当领这群85/90后的中国留学生们信主,让他们和他们的全家都得救?这个问题让我们回到神给我们的第二大诫命:爱人如己(太二十二40),我们是否遵循了神的这个诫命?这也是我们可以承受永生的生活方式,就是「爱邻舍如同自己」(路十27),更进一步讲,主耶稣用好撒玛利亚人故事中受伤的人向我们揭示了谁是邻舍,根据这个故事我们可以总结出这位邻舍的特征,他是(1)出门在外的人,(2)活在恐惧中的人,(3)被剥夺的人,(4)生命受到威胁的人。 [「爱你的邻舍」,http://www.cbcgn.org/sundayinfo/2004/02-22-04.htm,2013年10月30日网上资料。 ]对比一下飘洋过海来到北美的85/90后的中国留学生们,他们是不是很有圣经中这位邻舍的特征呢?

面对这样的一群邻舍,我们要怎样反应呢?主耶稣以诫命的方式告诉我们「爱邻舍如同自己」,我们还有理由说不知道神的心意吗?教会还需要讨论是否做这些事工吗?还是需要讨论如何做这项事工?作为个人的信徒,我们还需要获得教会的批准才去参与这项事工吗?还是我们自己就可以在圣灵的催促下,在神大爱的感召下开始行动呢?

保罗也曾教导我们,「如今常存的有信、有望、有爱、这三样、其中最大的是爱」(哥前十三13),无论我们是牧者,还是平信徒,只要我们有一份来自神的爱,就可以打开自己的家和教会,欢迎这群离家在外的游子;无论我们是大学里做基督徒的老师,还是住在校园附近的弟兄姐妹,只要我们有一份爱邻舍的心,就可以付出自己的一点时间,敞开自己的办公室和心扉,邀请他们进入自己的生活与世界;无论我们是在大街上,还是在校园里,只要我们还没有失落自己对神的信靠与感恩,我们就可以和「偶遇」的85/90后中国留学生开始驻足与攀谈,尝试去了解他们,尝试去走进他们的生活,为主赢得他们的心。

其实,只要有心,到处是机会,我们随处可以遇到他们年轻的面孔,随时可以了解他们的需要,倾听他们的心声,让漂泊的心感受到来自神的温暖,遇到属神的阳光,吸引他们回归,带领他们到安歇的水边。当圣灵与我们同工,当我们把自己的家、办公室、课堂和教会的门向这些85/90后的游子们敞开,当我们以神赐给我们的圣诗、磁带、光碟、书籍等属灵资源开启这些陌生孩子们的心扉,当圣灵感动我们与他们的心,神会让我们与他们顷刻之间成为亲骨肉,这是我的真实经历。当我们如此以简单的心和单纯的爱参与到神的计画之后,我们就正在成为祝福他人与世界管道,我们也在让福音流动,从自己到普世,从祝福的消费者成为祝福传播的管道,从脆弱的人成为强大的人,从走咒诅的人成为祝福他人的人。 [George, Pickens, The Course of 「Biblical Theology of Mission」, Messiah College, 2013 Fall]

我们预备好了吗?为着赢得今日85/90后来自中国的留学生们。

P16(1)作者(右)来自中国大陆。在北京大学读书和任教28年,期间在香港大学攻读博士学位时归主。来美之前积极参与北京家庭教会的服事及北京的校园事工。 2012年耶鲁神学院毕业。现以写作及培训为主要事奉方式。

anyShare分享到:
 
重要公告
從2021年起,使者雜誌文章及電子PDF將發佈在使者新網站:afcministry.org,本站將不再更新。歡迎前往我們的新網站瀏覽更多內容。
我們將在新網站持續更新聘牧專欄,有任何變動請聯繫:am@afcinc.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