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里的曙光——主,祢在哪里?   /陈查理

 
 
 

一位在台北长大的90后留学生的见证:上帝曾经把我破碎过一次,我希望能借此学习去帮助更多跟我一样在生活与求学过程中被绊倒的同学们,也希望我的见证能成为一丝微光帮助更多身处逆境中的朋友们。

P38「你们得救确实是借着恩典、借着信,这不是出于你们自己,而是神的恩赐。」——以弗所书二8

那天晚上,密西根的外面下着大雪,一位年轻人独自蹲坐在漆黑的实验室抱着头痛哭,心里不停地大声呐喊:「主啊,为什么不垂听我的祷告?为什么你要让我落魄成这副模样?我已经失去了一切,我的未来究竟在哪里?为什么祢要这样对我?祢真的存在吗?」
没错,这是大三那年的我,那时我的梦想破灭、跟家人赌气、感情受挫、许多朋友们离开了我、课业成绩也凄惨无比。

「看似黑暗又没有盼望的人生,因着耶稣成为一条恩典之路;看似没有光明、没有前途的人生,因着耶稣成为一条盼望之路。」——恩典之路

开端   叛逆的小鬼
「跑什么田径​​队?你难道以后想靠跑步混饭吃吗?」我的初中老师生气地对我说:「你知不知道再几个月后就是初中升高中升学考试?」初中的我对人生没有抱任何希望,能混一天就是一天。我的生活除了上课睡觉和自习课看小说,生活的重心就是跑田径队,我经常顶撞老师和学生会家长、欺负同学。

如果有人问我谁是耶稣基督?什么是基督教?当时的我一定会回答说: 「耶稣基督?就是那位信祂得越南新娘(台湾的电线杆上经常被人贴满传单,经常有人恶搞地把传单上『信耶稣得永生』和『越南新娘』两张传单交叠在一起)、每天说神爱世人、信祂得永生的人啊!且那些教会都超有钱,每天动不动就募款和建堂,然后按你家门铃​​要你入教。」

这是从小我对基督徒的看法:一群周日大清早就在隔壁教会唱着圣歌,每天都笑容满盈招呼陌生人像是活在自己世界的人们。

后来,我幸运地被台湾一所算是不错的公立高中录取了,爸妈却决定把我送到美国念高中。记得一天我初中老师看到我拿着美国的高中资料,冷冷地说了一句:「你是成绩不好才出国的吧?」记得当时的我叛逆地回呛了一句:「这不关你的事。」现在的我想起这些,非常懊悔,那时自己是多么地不成熟。

在美国念高中的这段期间,我一直都是浑浑噩噩地过日子,除了沉迷电动游戏和搞学校社团活动外,甚至经常在网路上跟人斗嘴吵架。当时的我非常骄傲自大,虽然学校旁边有教会且经常路过,却从来没有进去过。

高中最后一年的时候,因为当时的化学老师让我对化学发生了兴趣,也把化学当作了自己未来的研究方向。我给自己许下了三个在大学要完成的梦想:成为学生社团的会长、在研究上有些成果,以及申请上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研究所PhD。

P36(2)初遇    破碎
到了大学,我因为一段感情开始进入教会,我什至认为自己会因为这段感情而定终身,我因此做了决志祷告。当时的我没有真心让耶稣和上帝成我的主,我去教会单纯是为了这女孩,这段感情也因此没有受到神的祝福。我经常跟教会的长辈一起查经祷告,但是就像马可福音4章5到6节说的:「有落在土浅石头地上的,土既不深,发苗最快,日头出来一晒,因为没有根,就枯干了。」

隔年,我的贪婪和狂妄把自己给压垮了,感情上碰到很大的挫折,这整整一年我走到人生的最低点。我彻底地背离了神、我的家人和朋友,甚至曾多次想要伤害自己的生命,但是每当我准备行动的时候,我爸妈哭泣的画面就会出现在我眼前而制止了我。这段期间,我犹如行尸走肉,浑浑噩噩地过日子,也做了很多愚蠢且不得神喜悦的事,我放弃了自己和曾有的梦想,经常一个人躲在漆黑的实验室甚至睡在那里,因为我选择用作实验来逃避现实。

我常跟上帝抱怨呐喊:「假如你真的存在,为什么不能弥补我这段感情?假如你真的爱我,为什么要让我喘不过气?假如你是世界的主,为什么要蒙蔽我的双眼让我看不到未来?」上帝没有马上回应我的抱怨,但是我的声音祂确实听到了…

初愈   再生
该年感恩节晚会筹备的时候,因为戏剧演员人事的问题我意外成了男主角。拿到剧本后,我发现该主角的遭遇跟自己相当类似,我们曾经都是骄傲自大而被绊倒破碎的人,当下的感动让我开始反省自己这几年所犯的罪。认罪,就像约翰福音16章20节耶稣说得:「我实实在在的告诉你们,你们将要痛哭、哀嚎,在世人倒要喜乐,你们将要忧愁,然而你们的忧愁,要变为喜乐。」这句话的意思耶稣在21节做了一个比喻:「妇人生产的时候,就忧愁,因为他的时候到了,既生了孩子,就不再记念那苦楚,因为欢喜世上生了一个人。」

后来,我开始学习反省自己,把自己的罪藉由祷告交托给上帝。大学最后一年前的暑假,我面临即将大学毕业的压力,我不知道我自己毕业后要做什么,因为我的成绩非常差,研究上也没有特别卓越的成果,但是恩典永远都在人意想不到的情况下发生。当时我在美国化学年会上展出我的壁报,站了近一个半小时都没人搭理我,甚至有教授因我的处世不深对我恶言相向,我当下闭上了眼睛作了认罪祷告,求主怜悯赦免我的罪。突然,一位女教授走到我壁报前跟我小聊了几句,惊讶地跑去把她先生拉过来,她的先生彬彬有礼地递了张名片跟我说:「你们的研究非常有意思,如果可以,我非常希望能跟你们邀稿。」我一看他的名片,发现他是某学校的教授,且是某知名期刊的主编,我还捏了一下自己脸心想:「主,祢又再跟我开玩笑吗?这不是做梦吧?」于是,所有恩典都在我的认罪祷告后发生。

大学的最后一年,我当上了我们学校某学生会的会长,发表了一篇期刊文章,赢得了两个壁报竞赛第一名和一个演讲比赛第二名,也因为学生会的工作赢得了学校该年的「新兴领袖奖」。在2013年三月的时候,我听到了某位牧师的见证分享深受感动,但是却因为我接二连三地被研究所拒绝后信心倍受打击,我发现我对神的心居然这么容易受外界动摇影响。我在跟教会某位好朋友聊过后决定受洗,因为我相信我的这一生必须跟随祂不能再依靠自己。创世纪25章26节提到雅各这名字有「抓住」的意思,我喜欢盘算计划自己的未来,但是却经常忘记仰靠神,我的受洗不单单只是我愿意跟随主一辈子,也是我跟主表达我信心的一个决心。

出浴    恩典
2013年4月受洗后的我,当时只收到两所学校的录取通知书,我梦想的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却迟迟未跟我联络。 4月24日的早上九点,我祷告说:「主啊,我愿意顺从祢的意思,我相信祢所给予的都是美好的适合我的,我愿作符合祢心意的器皿,作祢的见证。」
于是我打了通电话给学校招生办事处,跟他们表达说我的目标是攻读博士,但是我也愿意先从硕士申请。当天下午四点,我收到了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硕士班的录取通知书,原来主早有预备。

那天我在FACEBOOK上作了这样的分享:「20多年前的时候,一位年轻人是当时辅大的篮球队队员也是夜店的音乐主持,然而,因为一些缘故他走入了人生的低潮期,却因为上帝的恩典让他来到了约翰·霍普金斯大学。20年后,他的儿子也面临了一样的处境,曾经刚上大学的时候意气风发抱着许多理想,却碰到了许多挫折甚至申请研究所的时候被自己学校拒绝,但是上帝的恩典永远都是那么的给人惊喜,他也选择了他最理想的学校——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想去看看那条在校园门口的路——Charles Street。上帝对人的安排真是非常不可思议,类似的故事发生在不同人的身上,故事却好像早就已经被人写好了。」

我很感谢主给我的​​一切,这几年我碰到许多指引我的教授,他们是我的人生导师,亦是我生活上非常要好的朋友,更重要的是我认识了神。现在的我顺利从硕士转成博士,在研究上也算小有成就,虽然途中绕了路,但是主却让我完成了当年高中毕业时的梦想。现在我的梦想是未来博士毕业后能当教授且继续为​​主服事,德蕾莎修女曾说过:「愿上帝把我的心彻底打碎好让我的心中拥有整个世界。」

上帝曾经把我破碎过一次,我希望能借此经验中学习去帮助更多跟我一样在求学过程中被绊倒的同学们,也希望我的见证能成为一丝微光帮助更多身处逆境中的朋友们。

作者来自台湾,2013年4月在兰莘华人基督教会受洗,并在该年五月拿到化工学士学位。目前为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博士生。

anyShare分享到:
 
重要公告
從2021年起,使者雜誌文章及電子PDF將發佈在使者新網站:afcministry.org,本站將不再更新。歡迎前往我們的新網站瀏覽更多內容。
我們將在新網站持續更新聘牧專欄,有任何變動請聯繫:am@afcinc.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