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州奇恩二十年    /吴奇

 
 
 

P44(2)1993秋,神感动我辞去美国石油界的工作,去中国一边创业,一边宣教。从那时起,我就与中华这片神州大地结下了深厚的感情。

神带我走过风沙滚滚的黄土高原,翻过崇山峻岭的川滇贵山区;跑遍沿海繁华城镇,也到过让人心酸的简陋苗寨;看过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的寂寥天地,也曾在烟雾弥漫的绿皮车厢里挤火车。但感受最深刻的,莫过于看见神在祂儿女身上奇妙的作为!

如今二十年一晃眼过去了。封笔已久的我,再次被神奇妙的作为所感动;要将我在神州的见闻记载下,见证神在这大地上的伟大工作。

这闪电般的二十年,从何说起呢?
P44(1)十三亿生灵的中华古国,开始大国崛起。北京奥运吓呆了英国人。首都机场已是世界第二大。从沿海到西部,一条条高速公路在不断的兴建。动车、高铁,把各大城市联成一个铁路网。

从美洲到欧洲到非洲,中国商品充斥了世界商店的每个角落;而中国工厂里的日夜加工,把各种污染都留在神州大地上。大同的煤烟,熏黑鼻孔;重庆的酸雨,腐蚀工厂;更别说地沟油、瘦肉精等黑心食品,害人到了发指的地步!

中国真的在崛起吗?网络上常看有人感叹,现今道德沦丧、肉欲横流、贪污腐败。美国前驻华大使骆家辉批评中国人的缺点:国人凡事喜欢抢;能用关系办成的事,绝不用正当途径解决;动辄批判外界,却很少反思自己!他的话确实值得反省。

但是,中国确实有种崛起,却不为世人所知,那就是神在这苦难大地上兴起了一批批的基督徒,就像罗马铁蹄下的初期教会,默默地从社会基层,渐渐地在翻转这千年古国。

内蒙严冬见主爱
P47(1)二十年前,我第一次参加在中国的培训事工,才开始对神的作为有些初浅认识。 1993冬,我和黄牧师、陶教士一同去培训。我们由赵大夫陪同,在北京挤进往内蒙去的火车。车厢里烟雾弥漫,挤满了人;我们只得把行李抬在头上,才勉强挤进火车。真叫我见识了什么叫做「中国人多」。

火车开进内蒙,已是冰天雪地。我们下了火车,赵大夫说黄河不远,我从小听过不少黄河的故事,就请求他带我们去看看。到了黄河边,只见广阔的黄土沙滩一直延伸到河心,河中飘流着大小冰块。

我异常兴奋,就大步跑在沙滩上直往河中心去,赵大夫紧紧地跑在我后面。突然间,我觉得脚下有异,好像地在裂开。说时迟那时快,我听到赵大夫大叫「快往后跳」!我看着那沙滩裂开,拼命往后一跳,只见有水从裂缝中喷出来!原来那沙滩是黄土风沙吹盖在冰结的河面上。其实我是跑在薄冰之上,若不是神的保守,我早已掉到了黄河里了。

到了培训场所,已有二十多人在等我们。他们都挤在一房间里,坐在小木凳上,也有些姐妹盘膝在后面床上。他们满脸期望我们带来属灵的供应,居然可以坐在小木凳上听讲几个小时,还不断地抄下我们所讲的!他们又常跪着祷告,为灵里的缺乏向神求、为自己和同胞的罪求神赦免、也为中华民族求神施恩;祷告言辞迫切,令我们感动。

P47(3)我们在一起整个星期,从早到晚轮流给他们讲课。大家日夜都关在一个房子里,一起吃饭、唱诗、祷告、睡觉。一星期下来,我们之间有了深厚的感情。最后一夜要分离时,他们流着泪的唱出「主的爱」。听着他们的歌声,我们也都流泪了。是的,主爱如流水淙淙,无论我们在何方,主里的人都彼此心灵相连。即使这世界黑暗混乱,主爱的真光仍照在祂儿女身上!

山西之呼声
我们离开内蒙,正要起行到银川去培训,突然接到通知说那里不能去了。有位山西的姐妹说他们更需要帮助,要求我们改道去她那里。我们好像保罗听到马其顿呼声,就跟那姐妹去了山西。到了培训房间,又是二十多人在等着我们,同样的期待、一样的专心。这姐妹原来是他们的带领人。他们努力传福音,有许多人信了主,还教儿童们圣经;后来有位姐妹就因此被关进牢,居然有恶官要敲诈她几万元。姐妹哪来这么多钱?教会的弟兄姐妹就省吃俭用凑钱救她出狱。

最后离开时山西时,大家也是一样地依依不舍,那姐妹更要求我们一定要再来。黄牧师见她上下楼困难,就问她为何?原来她的心瓣有问题。她没钱医治,只好拖着软弱的身体带领这批弟兄姐妹。

我们听了都很感动,黄牧师更是记在心中。几个月后,正好有位美国的心脏科医生要到南京做示范讲学。黄牧师就安排她到南京动手术。那美国医生是基督徒,不但不收费,还送她一个人工心瓣。

无私的爱,高贵的心肠,流露在属神的凡人之间。生活在你争我夺,尔虞我诈的世界里的人们,遇到了这种爱,就被吸引来信耶稣。基督信仰所带来的爱和丰盛的生命,正是今日中国社会所最需要的。

欧美宣教士脚踪
2008 3月貴州短宣 1上世纪九十年代,我们在中国多处提供培训课程;因此看到教会越来越多,也越来越成熟。神也让我有机会接触到,祂在少数民族中所兴起的工作。有次,我和妻子一起到贵州去培训苗族传道人。我这才知道苗族中有称为大花苗、小花苗,还有短裙苗、喇叭苗的!我们俩整天给他们上课。我妻子晚上最多只能睡三小时,但神给她力量,使她撑着教完五天​​的课。

这些苗族同胞纯朴可爱,都喜欢唱歌,但文化水准很低。据说,百分之八九十的大花苗都是基督徒。原来,早年有位内地会的宣教士在大花苗中间传福音。他发现他们没有文字,就为他们创造文字。这位宣教士极有智慧;他发现苗族喜欢穿有花样的衣服,为了使大花苗容易学字,就从这些花样中抽出基本图形来组成大花苗的文字。他又用新创的文字来翻译圣经,再教他们认字读经。因此,大花苗学会了读圣经,信了耶稣,而且常常一家人都信主。可见翻译圣经的重要,难怪马礼逊到中国,首先就是要把圣经翻成中文。

有天,我们去参观一个简陋的苗寨,里面有表演。有些表演,看了令我们心痛。这些苗族人为了赚几块钱,有的要在碎玻璃上跳,有的要走在烧红的铁块上。苗族人都很穷,住处也较脏,因此汉族看不起他们。苗族传道人说,有时苗族主人会故意试试客人,先拿出脏的饭菜来,若客人拒而不吃,苗人就认为客人看不起他们。但有些早年的欧美宣教士,毫不犹豫的就拿起来吃;苗人很感动,立刻把脏的饭菜撤走,端上亁净的酒菜。当年那些宣教士就这样以耶稣的爱来赢得苗人的心!真心跟随主的人,为了叫世人认识耶稣,就是环境再恶劣,他们也要传福音,绝不退缩!

早年有许多欧美宣教士在内蒙、陕甘宁一带传教。有位姐妹告诉我,这些宣教士的子孙还有不少留在中国,偶而还会聚集在一起。她说,来此区的外国宣教士中,有北欧的圣洁会。他们响应戴德生的呼召,不断地差遣宣教士来华。 1990年是他们来华一百年,就在瑞典总部开庆祝会,也邀请了这姐妹来参加。他们带她到后花园,指着一块红色大磐石说,他们常跪在上面为中国祷告。甚至后来中国赶走了宣教士,他们还继续在这磐石上为中国祷告。

圣洁会并不大,但他们居然为中华归主祷告了一百年,我听到后真的非常地感动。我心想,中国教会什么时候才会有这种普世宣教的热忱和深度?

信仰传承神迹事
我们宣教培训的脚踪也到了古城西安。西安有超过百万的大专学生,是中国最多大学生的城市之一。上世纪九十年代时,西安还没有什么校园福音的工作。

文革中,教会受到极大的逼迫。教堂被封、圣经被没收、忠于主的基督徒被关进狱中,为主殉道的也不在少数。有形的基督教活动完全看不到,学校也有被关闭的,更别说发展校园福音事工。因此神州大地上几乎缺了整整一代的基督徒。信仰传承上有了一大断层,没有年轻的属灵领袖起来,这福音的棒子如何能交得下去?

但神大能的手,早已在神州大地预备了许多更年轻的隔代信徒。我有机会曾见过几位属灵的老前辈,包括为主受苦多年的袁相忱、谢模善、杨心斐和林献羔。有天,陈长老带我去见谢模善。谢老因为在信仰上虽经磨难仍坚持信仰不变。在他遭受痛苦的时候,神三次对他说「孩子啊,我的恩典够你用的」,他就求神赦免他们而靠主坚决地活下去。

我和陈长老有机会都要去看看谢老,渐渐就认识了一些谢老带领的年轻人。他们都很优秀,受过高等教育,有的在事业上颇有成就。谢老等属灵前辈为主受苦的见证,深深地感动了这些年轻人。他们那时只不过三十岁上下,却有属灵追求的热忱,且有心传福音、建立教会。

中国福音新气象
时光飞逝,多年后神又带我重新接触到一些中国教会和属灵领袖。神好像突然让我看到一幅新的画面,一个年轻的中国教会已经站起来了。当年受谢老带领的年轻信徒中,现在有些已在牧会了。我认识其中一位李弟兄,他本来拥有一个成功的企业,后来神呼召他出来全时间传道。他就把公司交给妻子,自己到美国神学院在华的分院就读。毕业后,他被正式按立为牧师。在李牧师的属灵领导下,又好几位弟兄也去读神学,毕业后就和他一起牧养教会。几年内,他们就建立了好几个分堂,有上千的会众,而且大多是青壮年的,男女各半。

这跟上世纪八十、九十年代的中国教会大不相同,那时的信徒大多是文化水平较低的中老年的妇女,年轻的弟兄少之又少。

李牧师很有差传异象和负担。他到哈萨克人中,住在帐篷里和他们交朋友谈耶稣。他发现哈萨克人很愿意信耶稣,但他们去了汉人教会却留不下来,因为听不太懂国语。李牧师看到一个异象,就是要有人去学哈萨克语来传福音。他在教会中讲这异象,结果就有十几个年轻信徒去学哈萨克语,如今已有人被差遣去那里去传福音了。后来李牧师又听到在巴基斯坦有一批基督徒,被回教徒逼迫丢在难民营中,生活困苦。他就发起教会来捐助,又带了十几个年轻基督徒,翻过一万六千多尺高的泊米尔高原,把捐助带给巴基斯坦的基督徒。他们回程时,经过中亚一带国家,发现那儿的人都很想学中文。李牧师回来就筹建一个宣​​教中心,专门训练福音工人到中亚去教中文、传福音。

这二十多年来,神兴起了许多有属灵根基的中国教会。温州的教会早已非常兴旺。福建也一样有不少坚强的教会,很多都受到厦门的杨心斐姐妹的影响。

文革中,大多基督徒信心软弱、属灵低沉。杨心斐出狱后,就去各地探访信徒,教导圣经,鼓励坚固他们。她为主受苦的忠心和生命的见证,影响了一批优秀的青年领袖。这些青年人都敬称她为心斐姨。心斐姨就把他们召集在一起,特别请了国外著名的属灵领袖和老师来,十年时间,举行了一届又一届的培训,有系统地栽培他们。

这些年轻领袖在真道上成熟后,就在各处传福音,建立教会。难得的是,他们还同心建立福音事工平台;各教会利用这些事工平台,彼此帮助,资源互补,同时也造就了更年轻一代的基督徒领袖。

这些新一代的中国教会领袖,不但在本地传福音建立教会,也有差传的负担,差派宣教士和短宣队到少数民族里去传福音。我最近培训的学生中,就有藏族的年轻姐妹和被差到藏族中的汉族宣教士。据他们说,有些喇嘛信了耶稣;甚至还有极高地位的喇嘛,信主后积极地在传耶稣。这是我以前从来不敢想像的神迹奇事,都是神奇妙的作为。

奇异恩典永​​不息
这二十年来,神也极恩待我。 2001年,我在中国发生大车祸,被送到医院急救,昏迷了一天半。消息传到家里,妻子马上买机票飞赶过来,并请弟兄姐妹迫切代祷。黄牧师立刻和当地一位刘牧师联络。刘牧师半夜就赶到医院,在手术室外一直等到天亮。医生告诉刘牧师说,医院可以做的事都做了,但我只有一半机会可以活下去;神却救了我,且让我经历主爱的同在。刘牧师夫妇非常有爱心。他们与我素不相识,却每天来看我、照顾我的饮食起居,安慰帮助我妻子。刘师母还常去广东麻疯隔离区帮助病人。麻疯伤口不易愈合,常常溃烂流泷;他们就去给病人清洗伤口,上药包扎。这是何等的爱心,默默的做在被世界抛弃的人身上,真是令我钦佩之至。

二十年闪电般的过去了,如今我已步入老年。却顾所来径,诚如诗篇所言「你以恩典为年岁的冠冕.你的路径都滴下脂油」。当年那么大的车祸,我却奇迹般的活过来,也没有后遗症!我家也蒙福,两个儿子各自成家立业。最值得安慰的是,他们和妻子都爱主并积极参与教会事工。老大曾辞去工程工作,参加Peace Corp去了非洲两年;老二对国际学生很有负担,去过印度宣教,也到马来西亚向回教徒传福音。

这二十年来我在中国的见闻,陋笔无法尽述,只择其沧海之一粟,但也见证了神在中华大地所行的奇妙大恩。

展望将来,巴不得福音早日广传神州大地,引领炎黄子孙归回到神面前,成为一在神面前真正富足的民族。我盼望有天,神兴起中国教会,将普世宣教的火把从欧美教会手中接过来,传过中亚、中东回教国家,一路传回到耶路撒冷。

作者生于福建,毕业于台大,工作于石油界。博士、长老,在主前活到老、学到老。对差传及文宣有兴趣,多篇文章刊出。

anyShare分享到:
 
重要公告
從2021年起,使者雜誌文章及電子PDF將發佈在使者新網站:afcministry.org,本站將不再更新。歡迎前往我們的新網站瀏覽更多內容。
我們將在新網站持續更新聘牧專欄,有任何變動請聯繫:am@afcinc.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