惟有愿意  主必使用    /刘虹

 
 
 

2013年12月29日,在基督使者协会第十一届华人差传大会上,我终于勇敢地走出去,接受神的呼召事奉献主,决定并宣告这一生全然为主摆上,决不回头!

这是我第一次在北美参加差传大会,会上讲员们慷慨激昂的动员的确很振奋人心。但我内心深深地知道,我的蒙召绝非一时激动使然,而是耶稣基督对我经年累月亲自呼召、催逼的结果。

P59世俗羁绊自以为义
自1996年12月24日受洗归主这十八年以来,在父神的关爱和鞭策中,在圣灵的引领下,跨过了高山峻岭、趟过了溪流小河、走过了沟沟坎坎。一路上,深深体会到与神同在的踏实和甜蜜,更学到了很多属灵的功课:定睛在主的身上,放下缠累我们的一切,包括今生的骄傲。一次次自觉或不自觉地被耶稣的爱所感动和降服,在神面前俯伏下来,学习顺服、学习谦卑、再谦卑。

2003年某个深夜,突然从梦中惊醒,清楚地记得梦中有一个人跟我说的话:「庄稼熟了,收割的人呢?」心中一阵惭愧:主啊,你为了救赎我们,担当我们的罪而被活活钉死在十字架上,可我们却只顾着自己的小日子而让你在这里殷殷地呼唤。主啊,你在召唤我吗?你在责备我吗?迷迷糊糊中,我又沉沉地睡去了。

第二天一早,睁开眼睛,脑子里还是反反复复回响着这句话:「庄稼熟了,收割的人呢?」打开圣经,马太福音第九章三十七节映入眼帘:耶稣「对门徒说:『要收的庄稼多,作工的人少。所以你们当求庄稼的主,打发工人出去收祂的庄稼。』」我知道,主在呼召我,让我为祂出去收割庄稼。

可是,当时的实际情况是:我一个人独自挑着家中所有的重担,上有老、下有小,事业摊子又不小。一下子怎么收得住?那么些美好的商机怎么舍得说放就放、说丢就丢?合作者么办?主啊,你就允许我带职做工吧。我跟神讨价还价,然后在工作之余就尽量积极参加各种圣经学习的装备短训,更多地参与教会诗歌敬拜、儿童主日学、家庭团契的侍奉,工作和生活中也努力传讲福音、引人归主。满心以为这样就可以向神交帐了,自己悄悄地沾沾自喜起来。殊不知,这一切全是神的作为,我们只是祂的器皿和传道、宣教的管道。一切的荣耀都归于主,也理当归于主。

事实上,自以为义是最最危险的。是的,神是恩典慈爱的,祂包容我的一切过犯,耐心地等待我真正的觉醒。但祂同时也是公义的。神是无所不知、无所不能、无处不在的。祂决不允许和姑息我们身上的罪愆、过犯。我的小信、我体贴人的心意过于神、我对世上财物的贪恋、对个人成就的沾沾自喜,全都被洞察一切、明察秋毫的天父看在眼里、记在心上。

病里恩典 收手生意
2004年三月,我的父亲突然莫名其妙地发起高烧来,用任何药都没法消退。在医院的加护病房中住了九天,第七天他看见白色的天使围着他飞。当时,我就在他身边陪护,我什么也没看见,可父亲说他只要一睁开眼,就看见好多天使在他眼前飞来飞去。当时还以为是爸爸烧糊涂了,所以没多在意。可是,第二天(即入院第八日),竟然完全退烧了。哈利路亚,感谢主!我们深知:神,祂掌管一切!

出院后父亲因为连续高烧烧坏了迷走神经,24小时不停打嗝(横膈膜抽搐)而且也没有任何睡眠。哪怕很困、很乏,也还是睡不着。多方求医问药,都被告知:没办法、无法治。父亲的痛苦,我们看在眼里,急在心上。眼看着自己的亲人疲惫不堪但又无法入睡,被病魔折磨着,心里真犹如万箭穿心般难受。

后来,经一教会姐妹的介绍,终于找到董氏针灸的传人刘约翰,巧的是,他也是一位非常虔诚的主内弟兄(现在已经成为全职传道人了)。当我与儿子两人一左一右架着父亲进入刘弟兄家时,他仔细观察了父亲的情况后说:「我真没把握哦,我们祷告吧,求神医治。」就这样,每一天开车来回路程两个多小时,把爸爸载去刘弟兄家,他祷告后给我父亲施针,尔后父亲就沉沉地睡着了,留针两个小时,父亲就能香香地睡上整整两小时。为了让爸爸能多睡一会儿,我们只好尽量延长留针时间,我在那里陪着,同时也跟刘弟兄学学针灸穴位的知识。

渐渐地,晚上在家父亲也能稍微睡着一会儿了。这样,我们坚持了四个多月,直到刘弟兄夫妇去台湾读神学院,我们才结束了针灸治疗。那时的父亲已经能独自行走并且恢复了睡眠功能。跟当初第一次去时的状态天差地别。我们的心里别提有多开心、多感激、多感恩了!

刘弟兄也非常兴奋,他说:「我以前真没碰到过这样症状的病人,完全是依靠着神的启示和带领,才敢下针的。这是神亲自医治好的。不要谢我。 」由于父亲得病需要每天长时间的陪伴和照顾,生意上的各项业务就这样自然而然地渐渐收手结束了。神啊,你总是有办法用各种各样的方法来引领祢的子民,走当行的路。

不是说做生意不好,也不是说每一个基督徒都必须是全职传道人。对每一个人,在人生的不同阶段,神都有祂的旨意和安排。神的意念高过我们的意念,神的道路高过我们的道路。我们因着人的有限和认知的局限,常常关注的是眼前利益或自认为长远的打算。但只有神,只有祂知道我们的未来,也只有祂知道怎么样是对我们最好。耶稣曾告诫祂的门徒:「你们要先求祂的国和祂的义,这些东西都要加给你们了。」(太六33)是的,我们的天父上帝祂爱我们,祂一定想要给我们最好的一切。但祂需要我们的互动和回应,祂要看的是我们对祂的信靠和顺服有多少。我现在常常在想:如果在神呼召我的那一瞬间我就象耶稣的门徒们一样放下一切跟随祂,我​​爸爸是否就不会经历这番折腾了呢?当然,神爱我们,祂让我们在有惊无险当中领悟到降服、顺从神的带领是多么重要。祂也让我爸爸和我及我们全家一起经历了神的恩典。从那以后,一路跟随着神的引领,学习放下、学习舍弃、学习谦卑;读圣经、在网上中文圣经学院学习,努力装备自己。

惟有愿意 主必使用
去年底至今年初,神的催逼又开始了。我心里开始惴惴不安起来。我也知道:神对我已经够耐心和包容的了,祂用了那么多的时间和各种机会来细细雕琢我、膏抹我。一定有祂的用意和旨意。可是,我自问:我行吗?去年教会陈牧师给我们做测试题时,其中有一题就是:你愿意在众人面前大声祷告吗?我填的是:NO。我很清楚自己,平时不太善于言表,尤其是在大庭广众之中。以前在公司里管理也好、行销也好,我什么都不怕,就怕当众发言。

尽管发言机会很多,但每一次都是提心吊胆、硬着头皮上的。一直很羡慕口才好的人,总觉得自己没有这份天分和恩赐。去年决定回国内生活半年,离开之前,想想自己回国后一下子恐怕很难找到固定服事神的机会,就到网上的中文圣经学院找。找到一个线上心理协谈的机会,结果因为电脑软体安装问题而没法接通。无奈之下,就申请做代祷勇士吧,反正自己悄悄地为人代祷,不受地域影响,而且祷告得好不好只有神听见。不怕不怕!

但是,神奇的事情发生了。从那时开始,祷告时那些祷告词就像源源不断的活水一样,会自动从我的嘴里流出来。每一次,当我真心诚意低下头,向神献上赞美和感谢,圣灵自然会带领余下的一切。起初我还没意识到这个变化,只是为那些身体病痛、心里难过的肢体向神切切地祈求。后来在教会晨祷会上开口祷告时,我突然发现自己已经不再担心、不再害怕了。而且有姐妹还来鼓励说:「你真会祷告。」我深知道,这真不是我会啊,是神在里面帮助我。

这次差传会上,远志明牧师在呼召时说:是的,你不能、我也不能,我们都不能,但是,我们只要知道:神,祂什么都能。上帝祂不缺做工的人。天地都是祂创造的,祂什么也不缺。祂唯一要的,是我们的态度。只要我们真心地说:我愿意!万能的上帝就会使我们从不能变能。因为真正做工、成就大事的不是我们,而是我们的天父上帝!使徒保罗说:「祂对我说:『我的恩典够你用的,因为我的能力是在人的软弱上显得完全。』所以。我更喜欢夸自己的软弱,好叫基督的能力覆庇我。我为基督的缘故,就以软弱、凌辱、急难、逼迫、困苦为可喜乐的。因我什么时候软弱,什么时候就刚强了。」(林后十二9-10)。

那天晚上,当我毅然决然地接受神的呼召走上前去时,心里立时象挪走了一块大石头一样轻松了下来,积郁在心中好几个月的烦躁与不安,那些莫名的忐忑一下子烟消云散了。

是的,主啊,我愿意放下一切跟从祢、我愿意顺服祢的引领和派遣。因为生命的主权原本就在于祢,而我们生命的价值和意义也全都因着祢!把一切都交托给主,求主带领和使用。主啊,我不能,而祢能。阿门!

作者来自中国大陆,在南非17年并在那受洗。 2010年来美。

anyShare分享到:
 
重要公告
從2021年起,使者雜誌文章及電子PDF將發佈在使者新網站:afcministry.org,本站將不再更新。歡迎前往我們的新網站瀏覽更多內容。
我們將在新網站持續更新聘牧專欄,有任何變動請聯繫:am@afcinc.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