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流仍上(腓一27-30)   /林祥源

 
 
 

niliurengshang使徒保罗在罗马监狱时写信给腓利比教会,当时他的处境可谓生死未卜。而腓利比教会信徒的状况也不容乐观。自他们信了基督后,就遭遇一股反基督教社会潮流的攻击。因而,保罗劝勉他们,要逆流而上。在反对情绪高涨之际,保罗是如何劝勉的呢?可分三方面来看。

活出福音的真谛
首先,保罗说﹕「只要你们行事为人与基督的福音相称,叫我或来见你们,或不在你们那里,可以听见你们的景况。」(腓一27)而当时的情况正如提摩太前书讲的:「凡立志在基督耶稣里敬虔度日的,也都要受逼迫。」(提后三12)因而,只要表明自己是基督徒,就会受逼迫。面对强大的排斥基督教的力量,基督徒承受了极大的压力。

可是,保罗并没有说,为了较为安全,就采取中庸立场吧,不到逼得万不得已,不要轻易表明自己是基督徒,更不要传福音,否则就要受迫害。而是教导他们:你们行事为人,当与所受的福音相称。即与你的「国民」身份相称。这里的「国民」是指天国子民,所做的事,所讲的话,应该与自己的身份相称,活出天国子民的特色来。因而,不但要宣讲福音,还要真正活出福音来。起初,人们也许会觉得很奇怪,甚至对你有所排斥。但当他们看清楚后,不但不会误解,甚至还会羡慕你,天国的国民还真是不一样呀!

欧洲的政府为官员提供公车服务。车内装有一种特殊计程器。若是私事用车,就按一下,行了多少里程,届时向政府付款,官员皆能自觉遵守。廉洁到如此地步,怎不令人惊叹并且羡慕?

有一次,我驾车到了十字路口,正好绿灯,就没有停,左转驶去。不料,刚拐弯,前面就有一辆车挡住去路。我猝不及防,来不及刹车就撞了上去。在确定无人受伤后,我才看清,原来是对方闯了红灯。可是,又是我撞到他车的后部,说不清。后面一辆车驶过事故现场,本来都过去了,又倒车回来。驾驶者下车走向我并递上一张名片说:先生,这是我的名片。若是有什么问题可以按上面的方式联系,我可以为你作证。这种为正义主动挺身而出的精神,实在让我感动。

还有一次,我在瑞典的一个乡下等公共汽车,30分钟一趟。因为第一个到,便坐在椅子上等。接着,陆续有人来排队。我想,这是农村,人少车空,即使排在最后再上也无所谓,反正能上车。一会儿,车来了。有意思的是,排在队列最前面的人却不上车,而是对我说,先生,你先来的,请你先上。无论我怎么谢绝,他们都不肯上。如此和谐而守规矩,怎不让人钦佩?

当我们看到这样的「国民」时,常常说他们很有素质。可是,今天很多人追求数量,越多越好,越威风越好。但是,忽略了人们欣赏的不是巨大,而是伟大。保罗所强调的正是这一点,要我们活出天国子民的质量来。若如此行,无须申明,众人就能认出我们是基督徒了。

一位牧师信主之前,有位老太太常向他传福音并关心他。每次,他和几位哲学教授都据理力争,与老太太辩论,证明没有神,老太太自然不是教授的对手。每次教授们都认为自己赢了辩论,可是回到家,却不得不承认自己输了。因为老人总是面带笑容,满是平安喜乐,爱心满溢,令人羡慕。而反观自己,每一位都活在惊惶和不踏实之中。这就是基督徒爱的生命的流露,由此彰显出来。

还有一位教会传道人,在大庭广众下,向会众承认自己女儿婚外怀孕。这种事情听来很不是滋味,岂不会绊倒不信主的朋友?可是,尽管觉得女儿丢了自己的脸,深感痛苦,但牧师还是选择向会众坦承。他说,后来我想通了。虽然我不同意她的行为,但我赦免了女儿,并接纳她。这位慕道友深表惊奇,他说他明白了这叫赦免,竟因此而信主了。通常,有人会说基督教有什么了不起,还不是乱七八糟的?结果,却有人真正领会了圣经中「赦免」的真义,由信服而归主。

另一位科学家出身,也很擅长辩论的牧师提到,信主前有几位传道人向他传福音。他连连发问,直到对方承认:对不起,我不知道。通常,辩论赢了,多令人得意呀!可是,他却感到这些传道人真奇怪,承认自己不知道,不丢脸吗?但是,正是他们的透明、坦率和真诚感动了他,从而激发他信主的心,终于归入基督名下。这种谦卑不需要辩论,也不需要证明,凭着爱心,赦免,谦卑,使得那些攻击者哑口无言。

这就是保罗所讲的活出天国子民的内涵。当然,有时,我们是需要为真道竭力辩护的。但当受人误解,甚至攻击时,仍能保持真诚、谦卑、爱心,直至让人深受感动,这才是保罗所要表明的意图。

在主里保守合一
保罗讲到「知道你们同有一个心志,站立得稳,为所信的福音齐心努力。」(腓一27)其中,齐心努力很重要。在反基督教潮流中,敌人攻击我们,希望各个击破。对此,保罗提醒,此时此刻的同心合意,彼此帮助,尤为重要。不怕敌人的威吓,因为他们是沉沦,你们是得救的。

圣灵的工作有一个方向。我们信主后,圣灵住在里面。圣灵的感动、教导、启迪、安慰,都有一个方向,就是和平与合一。为此,以弗所书也提醒我们要「竭力保守圣灵所赐合而为一的心」(弗四3)。圣灵所结的九种果子都是合一。因而,破坏合一的灵肯定不是来自圣灵,可能是肉体,错误的判断或者误解等,甚至来自撒旦的破坏,产生不和谐。我们要建立合一得胜的教会,有几个重要的方面。

警惕仇敌的伎俩
在一个团队中,无论是教会、团契、小组,或者两三个人在一起,都要杜绝流言蜚语,造谣惑众,切不可随伙起哄,要维护他人的声誉。有时,尽管消息来源不在你,但经你一传,就有责任了,上帝会追究。

有一个人,说他有个秘诀,就是两个口袋,一个有洞,一个没洞。他说,一天里听到很多流言、谣言、恶言、谎言,甚至别人的隐私,似乎很过瘾,但不造就人。而且有时不听都不行,还不好意思走开,他们把话塞进你的耳朵,就好像有人把东西塞入你的口袋一样。那么,就塞进有洞的口袋吧,把所有的话都漏掉了。而另一个口袋则装于人有益的好话。晚上回来加以思考,生命就呈现出正面、光明、喜乐,得以长进,更加光彩。若是把不应该听的话去回味,会使我们的生命变臭,变肮脏,更丑陋。进而充满了嫉妒,愤怒,怨恨。

顺服上帝的权柄
神的话是最高原则及指示,圣灵会把神的话活化在你心中,成为一个声音、形成一个感动。

神亦使用祂所设立的权柄领导会众去打仗。神的权柄有两种。

一种是直接的权柄,就是祂的话语。读圣经,就是上帝在对你说话,这是直接的。

一种是间接的权柄,通过祂在教会和属灵团体里所设立的牧师、长老、负责同工来牧养会众。当然,他们也需要俯伏在上帝的权柄下,才能带领上帝的子民,就像摩西、祭司一样,是上帝所设立代表性的权柄。一旦自行其事,就丧失了代表神的权力的资格。

认同一致的目标
保罗与腓利比信徒有着共同的目标:为要与人同得福音的好处。 「无论是生是死,总叫基督在我身上照常的显大。」(腓一20)不按我的计划,乃照着主的目标。可是,很多时候,我们却是同床异梦,各有不同想法。

我的第二个孩子,幼年时喜欢踢足球。可当时他身材较小,球技也不那么好。一次比赛,只见他跑来跑去,却没碰过几次球,形同陪练,我很替他难过。结束后,我问他,你觉得怎么样?原本打算安慰他。谁知,他还很兴奋,连说这场比赛太棒了!我说,你连球都没踫几次,好在哪儿?他却乐呵呵地说,那有什么,没关系,我们赢了,这就够了。是呀!赢球是他们团队的共同目标,个人得失无关紧要,最重要是我们队达到了目的。

仆人领袖的思维
如何使全队达成目标,正确的思维是需要欣赏别人的特色风格,了解别人的独有困难,包容别人的缺点过失。宽以待人,严于律己。可是,我们刚好相反,没有看见自己眼中的梁木,却常常只见人家眼中的那根刺,甚至还去帮忙挑剔那刺,这是我们最大的问题。

人无完人,即使属灵伟人也是如此。就信心之父亚伯拉罕而言,为要保全自己的安全,明明是妻子,竟诡称「我的妹子」。以色列人的先祖雅各更是离谱,颇有心计,城府又深,还唯利是图。伟大领袖摩西,发过多大的脾气,是他的身份所不容许的,终于闯下大祸。这些所谓的属灵领袖,在他们的人生过程中,都有他们的不足之处。若是没有包容心,该如何看待这些属灵领袖呢?

促使整体的进步
无论是年轻的、中年的、年老的,每一个人都当要求进步。只有整体发展,教会才会前进。就像由多块木块拼成的木桶,如果其中一条木块的高度不够,水就会漏出来,永远满不了。所以,千万别以为,我不过是小肢体,能起多大作用?队中有强人就够了,我一个人不进步无妨。若是大家都这么想的话,教会就糟糕了,问题成堆,无法长进,总是「漏」水。只有大家都全力以赴,毫无保留,齐头并进,团队才会赢。

不怕敌人的威吓
在汹涌的反基督教潮流中,听到的是「杀啊,关啊」等令人毛骨悚然的声音而心惊胆寒,产生惧怕心理。谈到惧怕,可分三种情况。

第一是天然的惧怕,人的天性。例如突然一阵轰鸣声,马上就被吓得跳了起来,除非耳聋。又如摩天云霄飞车的突然下坠,只听得一片惊叫声。这都是自然的反应,不可避免。

第二是学来的(知识上)惧怕,怕鬼、怕黑、怕老鼠、怕棺材等。一段时间,无论是身心,我都感到很大压力,便独自一人带了圣经和一本书,来到一所弟兄修道院退修。约20多间小房间,我住其中一间,其他修道士住得很远,非常安静。不远处就是离世的修道士的坟场。当天,他们在我的房门附近放了一口空棺材,我并不介意,但这场景听上去像惊悚影片的布景。其实,这是我们头脑的知识或常识带来的恐惧。

第三是想像的惧怕。把敌人放大了,其实没那么可怕,却总觉得很恐怖。这是仇敌的伎俩,有的甚至被怕所捆绑和使唤。二次大战时,丹麦是中立国,一次,国王见领土境内竟插着一面有纳粹标志的旗帜,大为光火,竟然冒犯、欺负我们到这个地步!于是,命令侍从拆除。侍从却不敢,说是会给人用枪打死的。可是,国王不理那个茬,自己跑去拔掉旗子,结果什么事情也没发生。

当时,反基督的势力猖獗。在这种情况下,唯有专注于上帝的能力和应许。基督徒敬拜上帝,这是我们的权力,也是责任。每一位弟兄姐妹都有不同的难处和挑战,承受很大的压力。然而,当我们来到上帝面前,唱诗颂赞,感受到上帝的信实广大,全能全知,我们所遭遇的问题就相对变小,甚至微不足道了。虽然面对敌人各种威吓,能不怕吗?但是我们举目向上,看到大而无畏的上帝,就能够勇往直前。

1911年,有两支南极探险队比赛谁先到达目的地。一队是英国人,一队是挪威人。英国队有个理念,就是天气好时多走一点,不好就少走一点。而挪威队则无论天气好坏,每天走20英里。结果,挪威队获胜。英国队不但输了,还全队遇难。

这就是保罗的思想,无论顺境或逆境,无论得时不得时,我们都要持有这种精神,过与福音相称的生活,彼此相爱,合一心志,建立团队。凡事不怕威胁,定睛上帝,因为祂最大。

作者系美国加州圣地牙哥主恩堂主任牧师。联系方式﹕E-Mail:pastoralam@gmail.com

anyShare分享到:
 
重要公告
從2021年起,使者雜誌文章及電子PDF將發佈在使者新網站:afcministry.org,本站將不再更新。歡迎前往我們的新網站瀏覽更多內容。
我們將在新網站持續更新聘牧專欄,有任何變動請聯繫:am@afcinc.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