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医生到传道   /陈永盛

 
 
 

经历神的大能,我愿跟随主,做世界上最有价值的事!

P28信仰的挣扎

我出生在基督教家庭,受到爷爷和父母的敬虔影响,从小参加教会聚会。不过学校的教育是无神论和进化论,而且同学中也极少基督徒,因此大学以前很少想到信仰。

在医学院上学时,有两个同学读书期间出现失眠,后来猜测可能是由于抑郁症导致,他们最后选择了自杀,促使我开始思考人生意义和读书为了什么。思考这些,自然想到父母的信仰。基督教信仰是真实的呢,还是仅仅是精神寄托?

在半信半疑中,心里有很大的挣扎,因为是否有神决定我今生该如何度过。有神,我需要面对神的审判,活着的时候需要向神负责;没有神的话,我就应该做我喜欢,自己觉得快乐的事情,尽量的享受今生。自己宁可相信没有神,因为知道自己喜欢的,很多不是圣经中神要我做的,如没有节制的吃喝玩乐,年轻人喜欢的色情小说,电影,淫念或淫行。

但是心里又有一种意念,做了某些违背良心的事后,心里就后悔,而且觉得不应该继续这样的事。如果没有神的话,凭什么人要做一个良善,有道德的人呢?这样限制自己有什么意义呢?难道只是为了人的夸奖吗?这些夸奖有什么用呢?特别是中国很多死了才追认英雄和烈士的共产党员,有什么意义呢?

理论上觉得有神才能寻找到人生真正的意义。但是实际上,我如何去相信呢?有神,就应该有神迹,圣经中这么多神迹,我今天又没有看见,难道神迹只发生在圣经时代吗?理论上的相信很难给我足够的凭据和力量。

我祷告神,只要让我完全相信,没有一点怀疑,让我遭遇任何苦难,我都愿意。我开始比较认真读圣经,固定参加聚会,并与很多牧师传道交流。他们的见证加添了我的信心。譬如有一个传道人,说到他年轻时,当时还不是传道人的身分,只是因为家庭是信主的,他与村里的几个家庭有聚会,有一次村里一个不信主的人,来找他,说,他的母亲精神错乱,行为不正常,不能自己照顾自己,听说信耶稣就可以得到医治,所以他就来找这位年轻的基督徒,知道他家里有聚会。这位传道人就按圣经的方法,带领他信主,然后与其他的基督徒一起为他的家人禁食祷告(早餐禁食),到了第三天,这位传道人在田里干活,这位刚信主的人就来找他,告诉他,今天早上,他那位精神错乱的家人,突然倒在地上抽搐很厉害,后来就精神恢复了正常,能够起来自己洗澡穿衣服。这样的例子就跟圣经马太福音十七章记载耶稣赶出一个男孩身上的鬼很类似。

职业的挣扎

我在1987年,有一次在聚会中听到牧师讲以赛亚的蒙召,心中异常受感动,流泪承认自己的罪,并且心中对主说:我在这里,请差遣我。后来我读了宋尚节(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到四十年代的著名传道人)的传记和日记,就发现其实在他的传福音和布道过程,很多的神迹奇事伴随着,如很多人病的医治,很多人认罪悔改,也如同圣经中马可福音十六章十七、十八节中记载的一样,「信的人,必有神迹奇事伴随他们」。宋尚节的经历给我很深的印象,因为,他是与我爷爷同时代的人,并不遥远,而且我小时候也听我爷爷多次提到宋尚节的奋兴会。

毕业后我在广州某医院内科工作,后来与几位的弟兄姐妹一起有家庭聚会,人数也不断地增加。我在弟兄姐妹的鼓励下,也学习讲道,探访弟兄姐妹。神的道就不知不觉在我服事中改变我,加添我的信心。我渴慕神的话,坚持灵修,乐意与人分享福音,但是在一些试探面前还是不能胜过。就如保罗所说的灵与肉体的争战,犯罪,后悔,以后又犯罪。

我还有一个真实的经历是神赐给我们一个儿子,这也改变了我的生命。我一直很喜欢小孩,对我的侄子、侄女都很疼爱,教他们学习,陪他们玩。我的嫂嫂们说,我以后做了爸爸,不知道会多疼爱自己的小孩!谁知道我们结婚后,太太两次流产,让我们很担心,万一怀上再流产怎么办?想怀孕,又怕怀孕,我们到医院检查,抽血检查结果,医生说我太太抗卵磷脂抗体弱阳性,容易流产,最后介绍给中医妇产科教授,她说要连服三个月中药,再复查,如果转阴,再考虑怀孕。但看一次病很折腾,我太太也怕吃中药,心里也怀疑治疗的效果,所以只看一次,就没有继续。

有一次主日崇拜后是代祷时间,我看到很多人把祷告事项写在纸条递给主持人,我心里很受感动,想这些弟兄姐妹信主时间不长,大小事情都请教会祷告,为什么我不请教会为我们祷告呢?我于是写了纸条:「我们结婚8年,太太两次流产,求神赐给我们一个儿子」。主持人是两位年轻的弟兄和姐妹,轮流读纸条上的内容。正好轮到那位年轻弟兄读我的祷告事项,读完后他说:「我相信神会赐给这弟兄一个儿子,我出生之前,妈妈也两次流产,我们也是基督徒家庭」。我当时想,这只是巧合,因此祷告完并没有太放在心上。接下来的一个月我太太怀孕了。哈拿求子的经历出现在我面前。彼得捕鱼之后认罪的图画也浮现在我的脑海。我又想起以赛亚的经历,觉得我不配神如此大的恩典。我几次跪下来对主说,赦免我的罪,让我有力量战胜试探,我要过圣洁生活,报答主的恩,主的爱。

当时我清楚知道这是神赐给我们的小孩,一定不会流产,但我又想如果我们不按妇产科医生的建议去做,万一流产了,不是给人笑话吗?说我们信神信糊涂了。所以我还是跑到妇产科主任那里,将我太太的情形告诉他,他告诉我一定要按照习惯性流产来处理,先打HCG (一种激素),我把药拿回家,心里犹豫不定,打针还是不打。突然有个主意,我问妇产科医生,可否抽血检查激素水准,如果正常就不打针,激素水准低就打针,医生同意,连续两次抽血都正常,所以没有打针,也没有用任何保胎药物。太太请了假,除了没有干重活之外,正常生活。没有任何流产的迹象,到了预产期生下儿子,给他起名「以诺」,提醒我们与神同行。

回应呼召

我一边在教会服事,一边在医院做医生。我看到教会的需要,不少的人对信仰没有完全委身,也不懂如何在生活中活出所信的道,我也看到愿意服事的工人缺乏训练。我自己忙于工作,读经准备讲章很匆忙,常常对神亏欠。我也多次思想医生工作的意义和神的福音比较显的太渺小了。医生收入稳定,医治病人,受人尊敬,但是,医生实在很有限,一方面医学的限制,很多病不能医治;同时,很多病跟不良生活习惯和心理因素有关,如抽烟、喝酒、无节制的大吃大喝、熬夜、心理的压力,焦虑,嫉妒,仇恨等等,而这些不是靠医生的医术能改变的。人若不信靠神,没有看见人生的真正​​意义和目的,无法摆脱这些捆绑。于是一直就在想着我应该从事传福音的工作,而不是当医生。因为福音太重要了,而且拯救人的灵魂比拯救身体重要得多。看见一个人信主之后生命的改变,带给他自己和家人以及周围人很大的祝福,那种喜悦不是医治一个病人的身体得到的成就感可比拟的。

回头看我的日记,我已经为全职服事挣扎了七年。以医生的身份带职服事,可以接触人,有利于传福音,但是,医生工作的忙碌、业务学习以及诸多应酬,使我很难专心学习神的话,以及教导和关心软弱的弟兄姐妹。最后神透过提摩太前书四13-16感动我专心传道。

之前我曾经接受国际神学院老师的一些教导,觉得还有很多东西要学。如果能全时间读神学,一方面在神的话上更多的学习,同时在单单仰望神的生活上,必更多的经历神,这样才能去鼓励弟兄姐妹为主而活,荣耀神。

从2007年顺利拿到签证到美国读神学后毕业,并全职在教会事奉,到如今很快又一个七年过去了。这期间,神让我经历了种种困难与挫折,但更多的是看见神的供应、慈爱和大能的改变。回首来路,我衷心感谢神说,没有神明确的呼召,我走不出这一步。

作者来自中国广州,内科医生,95年受洗,2007年到洛杉矶读神学,现在纽约中宣会长恩堂牧会。

anyShare分享到:
 
重要公告
從2021年起,使者雜誌文章及電子PDF將發佈在使者新網站:afcministry.org,本站將不再更新。歡迎前往我們的新網站瀏覽更多內容。
我們將在新網站持續更新聘牧專欄,有任何變動請聯繫:am@afcinc.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