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寻恩赐与回应呼召   /梁璧君

 
 
 

我于是向上帝立志,我不再按血气冲动自己选择工作了,我把工作的主权完全开放给祂,我求主拦阻不是祂为我预备的机会,单单把我带到祂要我到的工作岗位上去,求祂使用我的恩赐去服事祂。

P24幼年的天赋
在我开始有意识和记忆开始,不少人曾指我幼年时我口齿伶俐,我曾在幼稚园的毕业礼上代表毕业生致谢辞,我后来重听录下来的录音带,也很惊讶自己这么小已能背诵这么长的讲辞;妈妈更告诉我小时候很会说话,但人愈长大,愈不喜欢说话,不喜欢表达自己,走向了封闭。

家里不鼓励我们说话,奶奶和妈妈都教导我,讲多只有错多,少说就会少错,不说就不会错;家里也不鼓励我们与人建立关系,因为「君子之交淡如水,小人之交甜如蜜」,这个世界太复杂,不能交付自己的心给任何人,那就不会伤到自己。在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是保护自己,没有人是值得信任的。即使是最亲的人,都是互相猜忌,都是有所保留的。所以,做人要低调,不要出风头。在与人的关系上,你不犯你,人不犯你,就可以相安无事,但你不犯人,人可能也会犯你的,所以最好就是不要与人接触。

妈妈自幼寄人篱下,嫁给了爸爸之后,奶奶对她诸多挑剔,视她为抢去儿子的恶媳,为了维持家庭的和谐,她忍气吞声,由始至终没有发过怨言,也没有向我们诉苦,我看见过她暗暗流泪,她最喜欢看书,也带着我去看;也许因为得到了遗传,妈妈写得一手好字,她很喜欢文学,奶奶对她的活动也有很多的限制,她不能出门上街,顶多带我们去区内的图书馆,直至现在,她仍很喜欢看书,因为这样,也培养了我们阅读的爱好。

在家庭的培养里于是我学会了沉默,把自己的感受以文字表达,由是我渐渐喜爱写作。在我小学的时候,老师便已鼓励我投稿发表作品;在中学时期,老师也曾多次表扬我的作品;我更多次在征文活动上得奖,我的老师跟我说过,我拥有成为作家的潜质,在中学的时候,我和朋友组织诗社,也一起出版诗集。在一个文学活动上,我和一个诗人碰面,他公开说过,「梁璧君是一个诗人。」由是我曾暗暗盼望自己能成为一个诗人。

恩赐的失去
鲁迅曾说:「绝望之为虚妄,正与希望相同。」

妈妈对我说:「即使写得再好又怎样?文学又不能换饭吃,做人还是实际一点的好。」

妈妈还说,我们不宜期望自己能成为怎么样的人,不要造白日梦了。有希望就有失望,为免自己失望,最好事事都不存希望,当事情不符合我们的期望时,我们就比较能接受;而当事情出于意外地发生,我们也不宜过分欣喜,以免乐极生悲,这才合乎中庸之道。

我觉得妈妈说得很有道理,于是我开始醒悟了,与其投入时间与精神写作,不如用功念书比较实际,摆在面前的,最逼切的是公开考试,因此我决定努力读书,从那时候开始,我没再写作了。对于信仰的追求,也因为公开试的缘故而冷淡了下来。

我在大学毕业后并没有就前路去向认真求问上帝,当时有一间出版社聘请我在门巿部售书,该工作需要我值班,但值班便不能进修了,我却仍想继续进修,因而没有接受。后来恰好有一间中学聘请我,我便接受了,但从一开始我已觉得教书不适合我的,但我根本并没有其他的选择。

那时候我不知道,教师的角色其实是十分复杂的,除了要应付实际的教学工作外,还需要处理行政事务、也需要良好的人际技巧与家长和学生沟通,我在心智上还没成熟到能够为人师表的地步。

在我踏进教学生涯的第四年,上帝把我带进了一所基督教学校,我碰上了很多很爱主的同事,在他们身上,我看到基督所给予的盼望和爱,让我心生向往,渴望再次成为神家的一份子,与上帝再次结连。

在那以前,我已经很久没有祷告了。但那一年,我却暗自跟主说:「主啊,这已是第四年了,如果祢对我的心意不是教师,求祢向我显明,我不想再蹉跎岁月了,我会顺服祢的旨意。」

就在那年的六月,校长跟我说:「其实我觉得教书并不适合你,或许在别的地方,你更能发挥恩赐,我会为你祷告,我也鼓励你寻求上帝对你的心意。」

事情已经摆在眼前,我虽然丢失了工作,但却暗暗庆幸我终于不用再勉强自己了。我顿时松了一口气,更感恩的是,上帝真的听了我的祷告,并且亲自回应了我。在这以前,我从来没有经历过祷告原来是这么真实的。

从残奥而来的启示
2008年北京奥运的一年,我失业了,我也失恋,情绪十分低落。因为我拥有普通话老师的执业资格,朋友介绍我到了一家伤残人士中心兼职教普通话,那些伤残人士正准备前往北京,需要学习一些普通话用语为参加残奥的香港健儿打气。

那些残疾人士身残志不残,也经常和我分享他们的奋斗过程与梦想。我心里很感动也很受激励。而四肢健全的我,究竟可以做什么?我还有什么恩赐?我到底有什么梦想?

仿佛是来自圣灵的感动,我忽然想重提笔杆,试看自己还能否写作。而就在那年,我竟然在几个征文比赛上得了奖,我也开始再次投稿发表作品。我忽然发现,原来我还有能力写作的。

我再向上帝求问,如果我的恩赐是文学创作方面的话,我希望下次能有名次,而不只是优异奖。就在2009年,我就在青年文学奖上的新诗组得了季军。上帝再一次回应了我的祷告,印证了我的恩赐。

重新得着恩赐回应呼召
确定了我的恩赐之后,我寻求上帝给我的感动与呼召。仍在失业的我,试着向文字出版方面寻求工作,但因为缺乏经验,没有一间出版社愿意聘请我,甚至连面试的机会都没有。我感到灰心与沮丧,别人都不愿意给我机会,主啊,我该怎么办呢?

上帝就给了我一段经文:「我必为我民以色列选定一个地方,栽培他们,使他们住自己的地方,不再迁移。」(撒下七10-11)我顿时感到很平安,因为主已为我预备一份可以长远发展下去的工作,祂并且让我在新的职场上得着栽培。但在求得之前,我必须忍耐等候。

我于是向上帝立志,我不再按血气冲动自己选择工作了,我把工作的主权完全开放给祂,我求主拦阻不是祂为我预备的机会,单单把我带到祂要我到的工作岗位上去,求祂使用我的恩赐去服事祂。

上帝后来把我带到一个基督教的出版机构,让我以文字侍奉祂;并且在职场上,机构也为我安排很多训练,扩张我的身量与境界;而在业余时间,我仍然积极参加文学活动及发表作品。

回想起我毕业的那年,我第一份成功应聘的工作,不正就是发挥我恩赐的工作了么?要是我当年有求问主,也许不用绕一大个圈,回到那最初的起点吧?但上帝的心意总好的,祂容让我在外跌跌撞撞,最终还是保守带领我回到了祂的计划里去。若不是有了这些经历,我就不会珍惜与把握,祂所给予的恩赐与机会了。感谢主!

作者为香港611灵粮堂会友。现职编辑,曾出版个人著作《风送》,作品收录于《零点诗集》及《吃掉一个又一个水果》,作品散见于《字花》、《声韵》、《四十五度》等刊物。

anyShare分享到:
 
重要公告
從2021年起,使者雜誌文章及電子PDF將發佈在使者新網站:afcministry.org,本站將不再更新。歡迎前往我們的新網站瀏覽更多內容。
我們將在新網站持續更新聘牧專欄,有任何變動請聯繫:am@afcinc.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