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事奉?职场事奉?——基督徒职场事奉的必然性与可行性   /天灵

 
 
 

面对无处不在的神,工作在神所创造的不同领域,决定我们是否全职事奉的关键不是我们所事奉的领域,而是我们自己和神的关系如何?我们是否成为全人基督徒, 并且全身心地爱神和寻求神?

没有任何有益的职业领域里没有神的工作或不需要神的工作,也没有任何有益领域的工作不是基督徒事奉的场所。

一、基督徒职场事奉的认知误区与矫正

p101. 对全职事奉的片面理解作为基督徒,无论在教会里,或是在布道会或其他类型的主内聚会中,我们都经常听到全职奉献的呼召,我们常被牧者激励,放下当下所从事的职业领域,或者经过神学装备,或者直接进入禾场,成为全职从事基督教宣教或事奉的工人 。

然而,这样的呼召与教导多从事奉的外部需要出发,比如,从主耶稣所说的「要收的庄稼多,做工的人少」 (太九37)的道理来谈全时间奉献的必要性,或者从世俗化浪潮的冲击所带来的外部社会危机和主快来的世界末日处境来鼓励基督徒转入全职事奉。很多牧者也容易从主耶稣升天之前给我们的大使命出发,即「你们要去,使万民作我的门徒,奉父、子、圣灵的名给他们施洗。」(太二十八19)来鼓励基督徒进入到全职事奉。

然而,当我们没有像神呼召亚伯拉罕时那样,将祝福的应许与使命的呼召紧密联系起来的时候,对满有能力与慈爱的神还缺乏足够认识与经历的基督徒来说,这样的呼召多少显得缺乏内在动力与感召力。这也导致许多信徒对全职事奉和全人奉献有极大误解。

首先会以为,响应神的呼召,只是像初出茅庐的摩西一样,迫不得已地接受神的命令,去完成神的托付,而看不到神要通过使用他而向整个以色列民彰显自己的大能、慈爱与智能 (参出三) ,所以极力推诿。

其次,我们以为,投身全职事奉是帮助神做工 ,而没有体会到神是要通过呼召我们来赐下祂的祝福,正像祂应许赐福亚伯拉罕一样: 「你要离开本地、本族、父家,往我所要指示你的地去。我必叫你成为大国。我必赐福给你,叫你的名为大,你也要叫别人得福。为你祝福的,我必赐福与他;那诅咒你的,我必诅咒他。地上的万族都要因你得福。」(创十二1-3) 。

由于上述的片面认识,我们就看不到全职事奉对奉献者本身生命的意义,更看不到神要通过我们的委身对所属的整个族群、乃至世界彰显祂对世人的美意。结果则是,我们或者带着变形的骄傲——「牺牲的无奈与拯救者的豪迈」开始全职事奉,或者因着暗中的自怜与自爱而规避了神对我们全职事奉的呼召。

2. 对职场事奉的片面认识

由于以上对全职事奉理解的偏差,只有极少数基督徒走上 「全职事奉」的道路,多数人则隐居起来,成为地地道道的「不显山不露水」或者说「不冷也不热」(启三14) 的一般信徒,而没有成为悔改并为主发热心 (启三19) 的火热基督徒。也正是在这样的片面信仰认知影响下,呼召基督徒参与职场事奉似乎就成为既顺理成章、而又是退而求其次的选择。换言之,既然不能全身奉献参与全职事奉,则可以考虑兼职事奉(又称带职事奉、双职事奉) ,即在自己的职业领域考虑如何事奉。

然而,这样的呼召也值得我们去反思:如果外部环境对福音的迫切需要和主耶稣的大使命呼召都不能打动我们自称为是基督徒的心去投身全职事奉,那么职场事奉又有怎样的可行性呢?

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们需要指出,第一,职场事奉的概念仍然是基于对全职事奉的片面理解、即没有全面认识神呼召我们与祂同工的真正内涵:不仅仅是出于他人对福音与服事的迫切需要,不仅仅是出于神的命令,而在呼召背后,更是神要像对摩西显现一样,向我们显示祂的慈爱、智能与大能作为,神也如同对亚伯拉罕赐福一样赐福给我们。

第二 ,职场事奉将全职事奉区分开来,从事信仰相关的职业是全职事奉,从事其他非信仰相关的职业不是全职事奉,呼召职场事奉则是呼召我们将非信仰相关的职业与信仰的服事结合起来。这样的呼召本身就道出了我们自己的自相矛盾,即在创造宇宙万物的神面前,实在是没有非信仰相关的职业一说,否则,我们又如何来谈它们与信仰的服事相结合呢?既然从神的视角来看,没有非信仰相关的职业,或者说所有的职业都与信仰相关,那我们又为何将职场事奉与全职事奉区分开来,而说在其他职业领域的事奉不是全职事奉呢?

3. 对基督徒、全职事奉与职场事奉的一体化认识

归根结底,我们所需要区分的并非是全职事奉与职场事奉的问题,而是全人的基督徒还是三心二意的基督徒的问题!如果我们没有忘记主耶稣给我们的第一诫命 ,即「你要尽心 、 性 、尽意 、尽力、爱主你的神。」(可十二30),如果我们还记得主耶稣的教导,「一个人不能事奉二主,……不能既事奉神 ,又事奉玛门」(太六24),我们就会清楚,成为基督徒是全人的呼召,也没有全职与兼职之分,这也正是神学家Os Guinness所说的,所有基督徒的基本和第一呼召,我们个人没有任何部分不是神所关注的。

如果我们选择成为基督徒,就是将全人交给神,那么,我们就没有理由将自己生活的某一部分留给自己,我们的婚姻与家庭要让神做主,职业选择也同样如此!如果我们说,基督徒

是全人的,信仰是全身心的,我们在任何领域的职业里见证神和事奉神也就必然是全身心的全职事奉,而不存在全职事奉与职场事奉之别。

平心而论,有了神学装备和在教会或基督教机构事奉,并未使我们比在其他领域事奉的基督徒更为神圣,而是在其他领域事奉的基督徒需要看到自身领域事奉的神圣性。面对无处不在的神, 工作在神所创造的不同领域,决定我们是否全职事奉的关键不是我们所事奉的领域,而是我们自己和神的关系如何?我们是否成为全人基督徒,并且全身心地爱神和寻求神?

既然神是我们人类全部生活的主,没有任何有益的职业领域里没有神的工作或不需要神的工作,也没有任何有益领域的工作不是基督徒事奉的场所,是否我们就可以在任何有益的领域里事奉神呢?

理论上说,的确如此,但是就个人而言却不尽然,因为神也给人留下选择的自由与空间,让个人发挥神所赐给他的天赋与才干,也让个人表达自己的兴趣与激情所在,因此,Os Guinness在基督徒第一呼召的基础上,也提出每个基督徒都有神给他或她的第二呼召,就是职业的选择(The Call:Finding and Fulfillingthe Central Purpose of Your Life,2003) 。即从基督信仰角度讲,每个基督徒在进行职业选择时,都需要从神的视角来审视自己的选择是否配合自己天赋与激情?如果我们认可自己的天赋是来自于神的恩赐,这种审视职业选择和自己天赋及热情是否相配合的过程也正是认证自己所选择的职业是否是来自神的呼召的过程。

也因为如此,英文里「职业」 (profession) 一词本身也有「信仰」的含义(http://www.iciba.com/profession),而英文「呼召」(calling)一词本身又有「职业,从事某种职业的欲望」(http://www.iciba.com/calling)的含义。

我们从神的视角和信仰的高度来看待职业的选择,原因在于神渴望我们不仅从事自己有才干与激情的事业,更渴望我们可以从事具有永恒与绝对价值的事业。更进一步讲,神要医治我们因为缺失职业与信仰一体化的有意义生活所带来的身心灵分裂的痛苦与创伤,活出有永恒质量的生命,并且使我们的才干与激情可以祝福他人与社会。

二 、基督徒职场全职事奉的内在必然性

如果我们认同前文所谈的全人基督徒概念与所有有益的职业领域都是基督徒全职事奉的场所概念,我们就有了 「基督徒职场全职事奉」的共识,也有了分析基督徒职场全职事奉的内在必然性前提,所以,追问自己是否是从头到脚的全人基督徒?和追问自己是否从信仰角度看待自己所从事的职业意义?对这样两个问题的肯定回答,就会自然导入基督徒职场全职事奉的内在必然性结论。

否则,我们就需要进一步地扪心自问:我们是否在信仰上处于脚踩两只船的状况?或者在认知上有双重标准的倾向?抑或在人格上有分裂的趋势?换言之,当我们自己的所言、所信与所行不能吻合的时候,我们不仅仅是陷入了道义上的不信实、不诚实状态,更为重要的是,我们在心理健康上置自己于人格分裂和精神不健康的危险境地。如此一来,我们失去的将不仅仅是神要通过我们参与全职事奉所得到的祝福,更是具有永恒质量的当下人生与未来的永恒生命。

因此,本文在此是要从基督徒具有永恒性质的内在生命出发,分析其在当下人生中参与职场全职事奉的必然逻辑结果,以此尝试警示和鼓励每一位认真而执着于自身所持的基督信仰的兄弟姐妹,检视自己的信仰状况及其对自身参与职场全职事奉的影响。

1. 基督徒的内在生命本质——个人生命成长的需要

关于基督徒职场全职事奉的内在必然性认识,首先是基于基督徒的内在生命本质,即基督徒是被呼召, 「得以长大成人 ,满有基督长成的身量」 (弗四13) 。按照「基督长成的身量」 ,基督徒作为「长大成人」的人而得以分享基督的职分——先知、祭司和君王,这是基督徒生命与身份的本质所在,也是基督徒成为全人基督徒和获得全人发展的标识。如果我们只是以为受洗和有基督徒的名分,而无基督徒的生命与身份本质,我们就只能称自己是未长大成人的信仰「婴孩」 ,或者是徒有基督徒虚名的人 。

仔细考察主耶稣基督所具有的先知、祭司和君王这三种职分及其所反映的事奉内容,我们就会发现,祂籍此对人类在三个方面成长和发展进行影响,即借着先知的职分,消除了人心的无知与盲目;借着祂祭司的职分,消除了人心中对上帝的敌意及其导致的堕落;借着祂君王的职分,消除了人的无能与无助。

如下图所示:

P14基督在这三个方面的职分恰恰反映了基督徒全人生命发展的每个方面:即头脑、心灵与身体,圣经中不同类型的书卷内容反映了神自己以及通过耶稣基督所成就的整全救恩计划,即在基督徒全人生命中分别以先知、祭司和君王的身份帮助他们 「长大成人 ,满有基督长成的身量」,即基督徒个人的生命不仅通过基督的先知、祭司与君王职分得到全面拯救,获得具有永恒质量的生命;与此同时,自己也继承了基督的先知、祭司与君王身份和职分,参与神在世界上的继续拯救之工作。

正是这种从基督的先知、祭司与君王职分中所获得救赎的不朽生命, 及其所承袭的基督的先知、祭司与君王身份是基督徒可以跨越世上一切职业本身的吸引,即看到任何职业追求本身都不具有永恒价值,也对人类生命不具有救赎价值,更不能给予人类以永恒生命的有限本质,并可以将自己的生命交托给可以给我们全面救赎与不朽生命的神,并将神的第一呼召——作为神的儿女放在首位,而将神的第二呼召——职业的选择也放在神手中,使这一呼召成为活出神儿女生命样式的场所,在其中见证神的作为,延续神在其中的工作。

2. 基督徒的教会生活本质——个人对群体生活的需要

然而,任何个人的基督徒若要「长大成人 ,满有基督的身量」 ,并在世界上延续基督的先知、祭司与君王职分,并非易事,既不会是像「内圣外王」 (庄子•天下篇) 所言的一样简单,也不会是通过任何个人努力所可以实现的,所以,孟子有言曰 ,「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善)济天下」(孟子•尽心上) 。

而神创造我们人类,也是要我们生活在与祂的亲密关系之中,同时也生活在与人的亲密关系之中。因此,渴望「长大成人 ,满有基督身量」的基督徒需要有群体的生活,并在以基督为元首的群体生活中,即教会生活中活出具有基督生命样式的生命,承袭基督的先知、祭司与君王身份与职分,并以此延续主耶稣基督在世界上的工作。

这正是神通过主耶稣基督建立教会的原因所在——以基督为元首,建立基督的身体,每个基督徒个人都是这个以基督为元首的身体上的一个部分,而所有基督徒的关系都是基督身体中的肢体关系。在这种肢体关系中,连接所有信徒的是「合而为一的心」(弗四3) ,而这样的心是基于「身体只有一个,圣灵只有一个,正如你们蒙召,同有一个指望。一主,一信一洗,一神,就是众人的父, 超乎众人之上 , 贯乎众人之中,也住在众人之内」(弗四4-6) 。这样具有「合而为一的心」的群体,可以 「凡事长进,连于元首基督。全身都靠他联络得合式,百节各按其职,照着各体的功用彼此相助,便叫身体渐渐增长,在爱中建立自己。」(弗四15-16) 从而成为具有先知的警示与传讲能力、祭司的代赎能力以及君王的领导能力。这些成为所有以基督为元首的肢体的生命共同特质。

神通过以基督为元首,并赐下众人 「合而为一的心」 ,所连接的并非只是同时具有基督的先知、祭司和君王职分的作为肢体的信徒,更是具有不同恩赐的肢体,或者说是不同的恩赐的肢体,神「将各样的恩赐赏给人」 ,「为要成全圣徒,各尽其职,建立基督的身体」 (弗四8,12) 。这就表明,不同肢体具有不同的天赋与职责,教会内如此,教会外也是同理。

教会内「神所赐的有使徒,有先知,有传福音的,有牧师和教师」(弗四11) ,但是,神并没有叫所有人都在教会服事,也并不表明所有的人都只以信仰为职业才是全职事奉。和上文所提到的OsGuinness的「基督徒的第二呼召」概念相呼应,圣经中神所使用的各种仆人包括了各种职业领域的人 ,其中有做埃及宰相的约瑟,有作君王的戴维和所罗门,有以婚姻家庭为业的路得,有以外邦王后为身份的以斯帖,也有作为亡国省长的尼赫迈亚,有放弃捕鱼职业而跟随主的彼得,也有继续以织帐篷为生的使徒保罗,等等。他们的生命可以与众不同,并非在于他们是全职事奉,还是带职事奉,也并非在于他们事奉的是什么职业领域,而是在于他们与神密切相连的生命及其无论在什么样的职业领域,他们的生命都为神所用,并或分别或同时在所事奉的领域里彰显基督的先知、祭司和君王职分,这也正是基督徒个人需要通过教会所预备和建造的生命,即预备进入世界,在所事奉的职业领域继续基督的先知、祭司和君王职分。

3. 基督徒的职场事奉本质——在社会生活中彰显神的荣耀

当我们认清自己作为基督徒所要活出的第一诏命,即拥有基督的先知、祭司与君王的生命特质,并分担其相应的职分时,也是我们可以理解自己所从事的职业是神对自己的第二诏命,即在神所给的特定恩赐领域里活出神的第一诏命时,我们就不难理解,其实,基督徒的职场全职事奉是基督的先知、祭司与君王职分在地上通过基督徒在各自职业领域的彰显,也是基督徒以从基督身上所传承的先知、祭司与君王职分来继续基督在世界的工作,因为我们在人自身的有限肉身生命中看到了没有神的生命的虚无本质,也看到了没有神的职业追求与成就的欺骗性,唯有经过基督先知、祭司和君王的职分所全面救赎出来的整全生命才具有不朽的价值与意义,并且唯有通过从基督所承袭下来的先知、祭司与君王职分才能使基督徒自身继续活出被赎与不朽的生命,并继续延续基督在世上的先知、祭司与君王职分,在社会生活中彰显神的荣耀。

如果我们不能认清基督徒身份的普遍和第一诏命,也难以将基督徒所从事的具体职业视为是第二诏命,并看到其与第一诏命之间的本质差异及关系,这时,基督徒就需要追问自己是否真正理解了所宣称的信仰本质?自己的生命是否真正活在救赎之中?还是仍然挣扎于世俗文化冲击之下鱼龙混杂的信仰教条或卷标之中?如果还看不到自己如何可以通过自身职业来彰显神的荣耀,那么,我们也需要继续寻求神的指引,自己如何可以在自身职业中以神的子民的身份继续所分担的基督的先知、祭司与君王职分?如何可以在自身的职业领域活出神所赐给我们的不朽人生?

这是基督徒职场全职事奉的本质所在——我们被神使用见证神的慈爱与作为,也祝福他人与社会,我们自己的生命也如亚伯拉罕一样得祝福、得饱足、得丰盛!

三、基督徒职场事奉的外在可行性

理清神在我们每一位基督徒身上的第一诏命与第二诏命,即普遍呼召与特殊呼召,及其相互关系之后,完成主耶稣基督升天之前托付给我们的大使命也会顺理成章, 水到渠成,即使其中有千难万险,我们也会如保罗一样勇往直前,永不言弃。

具体来说,无论神给我们每个基督徒有多么不同的恩赐,无论我们每个基督徒是在多么不同的职业领域里工作,即无论我们的特殊呼召会有多么的不同,但是,我们的共同呼召,即普遍呼召——成为基督的后嗣,拥有先知、祭司和君王的职分,都可以使我们的职场全职事奉因着内在的必要性而有其必然性,也会因着外在的必要性而有其可行性。

换言之,无论我们被神带领和呼召进入到世界上的哪个职业领域里去工作,在使用神所赐给我们的特殊恩赐与才干的同时,我们作为神的后嗣所获得的先知、祭司和君王职分都可以成为我们参与职场全职事奉的基础,因为每一种职业领域都需要有先知所显示的智能与指导工作,祭司所体现的伦理与净化工作,以及君王所表明的领袖与抉择能力。这在今日世俗文化畅通无阻,多元化蛊惑人心的世代,所有职业领域,包括自以为是为人类文明传递智能的教育领域也失去头脑的判断力、心灵的净化力,以及身体力行的执行力的时候,基督信仰因着来自神的厚爱、智能与大能,并通过圣灵在基督徒生命中的工作而继续在动荡不安和充满混乱的世界上落实基督的先知、祭司与君王职分,就更显得弥足珍贵。

1. 基督徒参与职场智能事奉的需要

在今日全球化时代,世界经济也正在走向一体化的方向,因为如此,世界经济的竞争与资源大战也超越国界而走向全球。高科技的日新月异也驱使人类的智能竞争达到极致。然而,这也正是人类要在有限中追求无限,在必死的事业中追求不朽的反讽,更是人类在自以为是最高的智能中所体现的人类在智能上的黔驴技穷!

如何响应世界经济与高科技发展所带给人类的威胁与危机?基督徒如何在这种毁灭性的竞争中不仅找到自身的出路,也带给世界以希望?在这样极具宏观且复杂的世界经济与科技竞争环境中,极其需要每一位基督徒在所处的各自职业领域中如先知一样,以来自神的智能给予具体和切实的响应,即将神的智能通过自己所事奉的职业领域表达出来,让危机中的世人看到希望。神的智能在各个职场领域里的彰显并非只是通过对各个领域的危机的一般性认识与响应来体现的,更是通过圣灵向各行各业的基督徒赐下属天的智能,解决工作中具体且真实的问题来显示祂对人类智能危机的响应,和对神国子民参与职场智能事奉的支持与祝福,让世人看到 「属灵的人能看透万事」 (林前二15)的智能与能力。这是很多领域里的基督徒的真实经历。因此,当今的世界,各个领域的职场都需要有基督徒在其领域里发挥先知的职分,向属天的智能支取无穷的灵感来面对危机四伏的世界!

2. 基督徒参与职场伦理事奉的需要

今日世界的激烈经济竞争与资源掠夺也必然导致整个世界伦理的失序,这不仅表现在各国自身各种社会部门不同程度的腐败愈演愈烈,更表现在国家之间因为经济利益而牺牲国际交往的公义与公道等准则。前者在国际透明组织(http://www.transparency.org)近年来所做的世界上上百个国家的政党、议会、警察、商业、媒体、公务员、司法、非政府组织、宗教团体、军队及教育系统等11个社会子系统的腐败指数反映出来,后者在国际关系的政治互动与经济互动研究中可以有清楚的明证。

这些研究与证据向我们显示,今日世界弯曲与悖谬的程度之深,人类的堕落程度之严重使任何来自人的力量都倍感回天乏力,并且只能望洋兴叹和听之任之。因此,研究国家的社会资本缺失或世界的伦理资源赤字的学者不乏其人 ,但是,社会学者如同很多医生一样,可以诊病而不可以治病;而且,即使是诊病,社会学者如果没有来自神的启示,也难以看到人类职业伦理缺失和普遍的道德沦丧所带给世界的严重创伤以及未来的毁灭性后果。

然而, 工作在不同领域里的基督徒却可以因着来自神的智能而清晰地捕捉到今日世界普遍堕落的本质与严重后果,即「罪的工价乃是死」(罗六23),并且因着来自神的智能,即基督徒在世而不属世(参约十七14-15) 而拒绝与堕落的世界同流合污,并可以在各自所事奉的职业领域里「作光作盐」(太五13-14),发挥基督徒祭司的职分,为自己职业领域中的罪恶做代赎的工作,努力成为遏制自身职业领域里的罪恶向罪恶深渊继续滑行的阻挡力量,努力成为所处职业领域黑暗中的光亮和腐败中的防腐力量。这是基督徒参与自身所在职业领域伦理事奉的意义所在,即帮助各个领域建立和实践自身职业伦理的内在基本要求。

3. 基督徒参与职场领袖事奉的需要

今日世界不仅激烈的经济与高科技竞争让我们看到人类智能的穷途末路,腐败盛行让我们看到了人类道德正在冲破底线而走向分崩离析,更是多元化浪潮让我们看到人类实实在在地是处在六神无主的状态和十字路口之中而迷失方向!这也是今日的世人,无论地位多高、教育多深,也都难以高瞻远瞩的原因所在。

箴言中说,「没有异象,民就放肆」 (箴二十九18) ,反之亦然,即人若放肆,必无异象。我们从今日世界的疯狂竞争与贪婪及其所反映的堕落程度就可想而知,为什么今日社会人云亦云、没有方向?然而,从信仰的角度看,这也正是基督徒在所处的职业领域里发挥君王作用的时候,即在没有方向的人群中展示来自神的属天信仰,在缺失领袖的环境中发挥来自神的领袖作用,在迷失的世界中成为他人与世界的指引,让所属的职业领域成为祝福他人与社会的力量,让所属职业领域里的同仁看到自身生命与职业在神国度里的价值与意义,帮助自己的同事认识赐予智能、爱与力量的神,并在自己的生命中活出属神的生命。

无论基督徒在所事奉的领域里担当怎样的职务和扮演怎样的角色,上述的领袖职能,都是基督徒因着继续了基督的君王职分而应该为自身职业领域提供的领袖事奉责任,发挥精神领袖的作用。

结语:

据说,卫理宗创始者——约翰•韦斯利曾经到美国的南方佐治亚做过宣教士,要事奉那里的印第安人 ,但是因故未能久留,很快即返回到了英格兰老家。后来他被人问到,「你为什么要到那里去事奉印第安人?」我们听到了他如下耐人寻味的回答,「那时我年轻,我以为自己去那里是要拯救他人的灵魂。现在回过头来看,我要说,我去那里是要拯救我自己的灵魂! 」

回问自身:我们是否预备好了要参与自身职业领域里的事奉呢?你又是为了什么而投身到职场的事奉之中呢?谨以主耶稣的话为提醒:「因为凡要救自己生命的,必丧掉生命。凡为我丧掉生命的,必得着生命。」(太十六25)

作者为教育社会学博士,使者特约同工,Messiah College兼职讲师。

anyShare分享到:
 
重要公告
從2021年起,使者雜誌文章及電子PDF將發佈在使者新網站:afcministry.org,本站將不再更新。歡迎前往我們的新網站瀏覽更多內容。
我們將在新網站持續更新聘牧專欄,有任何變動請聯繫:am@afcinc.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