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茧而出——从心开​​始   /夏侯晓凡

 
 
 

P54-2去年下半年是我人生中一段很灰暗的时期,每天早上醒来都觉得是一种痛苦,因为我不知道这样的生活什么时候是尽头。我觉得那段时自己像是精神分裂了,因为自己明明行走在主话语的恩典之下,却又被生活一次次无情的击垮。

有一次做助教,旁听教授讲课,看着课堂里的人,心中突然有个声音在问自己:「这就是你所追求的,你一辈子想要的生活吗?」在那个当下,在心里迸发了去读圣经辅导的想法。现在回头想想,真的很奇妙啊,因为虽然从世俗心理学界也听说过这个学科,但是当时的自己根本对圣经辅导是完全没有概念的。可从那以后这个想法就是总也挥不去,在咨询了王邦牧师以后,我也开始有了带职修课的想法。不过随着学期进行,各种琐事越来越多,也慢慢放下了寻觅神学院的进程。直到去年12月初,无意中看到了《使者杂志》封底页上2013年美东差传大会的海报,在介绍中看到有很多神学院都会去那里开设展台,在祷告寻求神的旨意后,我搭上了报名的末班车。

几天的大会信息后,特别是在与一些曾经跟我有过同样困惑的兄弟姐妹交流以后,我更加明确了神对我的带领,我也开始有了将来要全职读神学院准备。虽然当时的我没有在行动上破茧而出,马上走入全职事奉的禾场,但是对我来说更加有意义的是——我被桎梏了许久的心终于打开了,我的心破茧而出了,我体会到从来没有过的自由,是心的自由。在差传大会以后,神也不断地在预备我的心,最终我在今年2月正式决定离开之前的学校,开始准备申请西敏神学院的圣经辅导学位。

此后在陆尊恩传道的鼓励之下,我参加了使者协会3月底举行的「下一步」的退修会。那段时间,虽然明确了神的呼召,但是内心还是很挣扎的。周围有很多的人鼓励我,但是也有一些质疑的声音,有人会觉得「你好好的博士不继续读,为什么去读神学院啊?」,父母虽然慢慢接受我的决定,但是也为我的未来担忧。而且我也慢慢发现,我自己也是很介意别人的这些看法的,用多年心理学的思维方式更深一层的去分析,我发现这些担忧好像都源于自己潜意识里的不顺服与质疑。在营会的最后一个晚上,我终于支撑不住了,我就一个人偷偷地跑到使者营地的地下室去哭。我祷告跟神说:「神啊,帮帮我,我实在是撑不下去了,希望神能找一个人来帮助我。」结果祷告刚结束,我就听到有人在喊:「有人在吗?」然后就看见了后来一直有不断关心我,帮助我的陈怡萍师母。陈师母本来是要下楼来联查一下东西的,结果发现了已经哭的一塌糊涂的我。

后来师母跟我分享了她的见证,也告诉我,神对我们的带领,可能有些时候别人是很难理解的,但是如果自己心里有这样的确信,就要相信神对我们的应许。

最后,借用威明顿主恩堂石翔长老的分享:神呼召我们时,有时不是只呼召一个人,而是呼召一帮人,因为神需要一帮人来帮助这个人明确他/她的呼召。所以,如果你也像曾经的我一样迷茫,不能完全明确神的带领,或者已经明确了神的带领,但不知道怎样去回应,希望能够在使者的差传大会见到你,因为在这里会有一帮人等待着去帮助你回应主的呼召。

作者参加在使者总部举行的「下一步」退修会。左一为作者。来自中国大陆,八月开始在西敏寺神学院全时间就读。

anyShare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