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罪」字的本源来了解罪性的文化渊源   /林峰

 
 
 

「罪」字的文化传递

中国的基督徒,由于儒家「仁德」文化的影响,对圣经中「罪」的概念,往往不能正视;而中国人传福音,提到「罪」往往说的是「罪的表现」(比如不好的行为、想法等等,强调外在性),如果告诉基督徒,「罪的核心问题是,我们这些被造的人,不按照上帝的标准行事为人,得罪了上帝而与上帝隔绝」,他们的反应常是觉得很抽象。对「罪」缺乏正确的认知,使中国基督徒的生命易受儒家文化传统影响,陷入「以行为称义」的怪圈中。

希腊文中,「罪」字的原意是「(射箭)不中靶心」,很好地反映出圣​​经中「罪」的概念——受造的人没有按照造物主的旨意行事为人(没有为神的荣耀而活)。我们的先人,对「罪」这个关乎救赎的重要概念,是否象希腊人一样,有正确的认知呢?

近年对于汉字和圣经的研究,有不少重要的发现,说明传说中「仓颉造字」的时代,中国先人将始祖口传信仰通过造字,记入一个个​​汉字中。因此,每个汉字,我们不能用现代中国人「极端实用主义」的态度,仅仅认为它只是为了传递与实际生活相关的资讯。对于当时造字的先人,这些精心创造出来的文字(我们可以有一个开放的假设,就是汉字的创造过程,有圣灵的工作在其中),就像那些刻在贵重祭祀礼器上的铭文一样,主要不是为了世俗生活的需要,而是为了用这个方式,记录那些宝贵的口传信仰记忆,使他们所爱的子孙后代,有机会知道始祖的历史和救赎的盼望。中国历史上两千多年的专制统治确实成功的铲除或扭曲了这些信仰记忆,以致​​当今「神州儿女」视追寻、敬拜真神为愚昧落后。但是先人所创造的文字,依旧在我们每一天背弃上帝的嘈杂生活中,静静地、忠实地携带着千年前口传信仰的文化基因,等待有心人在圣灵的光照下,还它们本来的面目和意义,接续失落的信仰传统,将来与世界其他各民族的神传文化史共同颂赞神的智慧、奇妙和信实。

从「辠」字了解罪

P44< /a>清代段玉裁《说文解字注》对「罪」字有如下解释:「本形声之字。始皇改为会意字也。徂贿切。十五部。秦㠯为辠字。文字音义云。始皇以辠字似皇。乃改为罪。按经典多出秦后。故皆作罪。罪之本义少见于竹帛。」

从我们现在所写的「罪」字,很难看出先民对「罪」的理解概念。而据上面的说法,「罪」字原来写作「辠」。我们应当从先民用的「辠」入手来解读。 「辠」:上面是自己的「自」,下面是辛苦的「辛」。

有解释说,「辠」上面的「自」是鼻子的意思,下面的「辛」是指古代的刑具。其造字本义解读为:古代酷刑,割去罪犯鼻子。本人非文字学家,只是在此提出自己的疑问:这种解读,不论从会意还是形声的角度,都和「罪」的意思差得很远,显得很牵强。

另有解释说,「辠(会意。从辛,从自,言罪人蹙鼻苦辛之忧,自亦声。本义:作恶或犯法的行为)」这种解读较前一解释合理些,但明显有采用儒家文化的视角,还不能给人清晰的理解。

我从圣经中对「罪」的概念,对先民所用的「辠」原意尝试提供一个解读,和大家探讨。

它是会意字,上面的「自」通鼻。当人用来指代自己这个位格时,常常的动作就是用手指着自己的鼻子。这个潜意识的行为,可以从圣经里得到解释:「耶和华神用地上的尘土造人,将生气吹在他鼻孔里,他就成了有灵的活人,名叫亚当。(创二7)」 (人成为一个有位格的活物(living being),关键事件是神吹生气在他鼻孔里。虽然这个事件如今已不再发生,但是我们先祖就通过造字,将这个重要的历史事件记载下来:「自」通鼻。通过鼻孔,神吹气进来,使人成为有位格的存在;当我们要显示我就是我,不是别人时,我们潜意识下指向自己的鼻子——而不是指向心或者脑——以显示和别人区分开。

因此,当我们要表达「自己」这个位格时,就用与「鼻」相关的「自」字。

从「辠」的字形看,分成上下两部。古人以上部为尊,为天,如「亠」、「上」就是表达上天的意思。而「辠」字中,代表人的位格的「自」放在上的位置,就表示「人自高而占据本应为上帝的尊位」这样的状态。

这种状态带来后果,就是下面的「辛」表达的意思:蹙鼻苦辛之忧。自己做生命的主,表面上看自由自在,在生命的宝座上掌控自己人生,实则辛苦忧虑。

这个字,还可用来描绘始祖口传信仰中,亚当堕落的故事:亚当夏娃想「如神一样分辨善恶」,不依靠神做他们的标准,而要自己做主,以自己的判断为标准,就是想自己做自己的主,而非以上帝为主;在蛇(魔鬼)的引诱下,违犯了上帝的诫命,而犯罪堕落,并使罪进入上帝原初所造的完美世界。上帝宣判对亚当的惩罚: 「你必终身劳苦,才能从地里得吃的。……你必汗流满面才得糊口,直到你归了土……」这个锥心之痛的教训,被我们的先民正确地理解,在造字的时候,以「辠」字记录下这个核心的教训。

「辠」不仅反映了始祖犯罪的教训,正确传达罪的起源和本质,还能在每一天提醒我们应归回本位,以上帝为生命的主,依靠上帝而生活。否则,篡夺上帝的权柄,随己意任意而行,给自己的生命只是带来毁灭和败亡。 「辠」很好地描绘出「原罪」的意思,提醒这种背弃上帝,窃取上帝荣耀的错误生命状态会给我们带来灾难。可见,这个字有深刻的教育意义和信仰表达,是中国先民继承「亚当—挪亚」口传信仰的一个间接证据。

回归「罪」的本源

从「辠」变为「罪」,我提出一些个人假说性的解读,抛夸引玉,请专业人士严谨求证:

从「辠」变为「罪」,据说是秦始皇嬴政改的,据说是因为「辠」字象「皇」字,这是一个可能的原因。但是我们要看到,从嬴政开始了中国的专制统治,经数千年历史,越来越登峰造极,这里面有中国人的问题,也有撒旦许多的工作。所以有一个可能,就是撒旦想抹去先民口传信仰中「辠」字对人们(背弃上帝的错误)的提醒,借着嬴政(或许他看到「辠」字,让他那膨胀的『大我』意识和专制思想隐隐不安)改为「罪」字。

这虽然只是小小的一字之改,但确实成功地把我们对「辠」的概念,从关注「原辠」(原罪)和救赎,变为关注世俗的罪行;使中国人对「辠(罪)」的产生和它的本质」的认识,渐渐模糊。而进一步,当口传信仰传统被消灭后,中国人几乎失去了对「罪」的思考能力,我们几乎变成一个「最不认识罪」的民族。以致今天,我们要接受福音时,对「罪」这个概念的混乱认识,成为牵绊中国人在基督福音上健康前行的最主要的文化陷阱。这背后,似乎有个邪恶的谋略在里面,而非嬴政简单的一个起兴之举。

对汉字「罪」的原字「辠」这个会意字,结合圣经知识,可以看出,中国先民中的有些人是知道并能正确理解「亚当—挪亚」的口传信仰,他们对「原辠」(​​原罪)的认识,反映在他们所造的「辠」字里。我们的先民试图通过这样的智慧努力,构建中华文化的信仰根基。但是,专制统治和背后的邪灵通过各种策略,铲除了这个宝贵的口传真神信仰。它们试图让我们怀疑,在新教传入中华之前,上帝是否抛​​弃了我们先民。当然,不论我们的先民懂或者不懂这些口传信仰和「原辠」 (原罪),对我们今天的中国基督徒并非很重要。我们应当对基督福音和「辠」(罪)有清晰的认识,去正确的传讲并活出福音,为主的荣耀而活。

鉴于「辠」是个能正确反映圣经中「罪」的概念的字,能帮助中国人正确建立「原辠」(原罪)的概念,并提醒我们在日常生活中「以神为生命之主」的正确的「神—人」关系,正确认识自己的「罪性」,从而确立有根基的信仰。我也希冀在汉语圣经翻译中,考虑分别采用「辠」与「罪」字,用来区别本质与表现,以「罪」字来表明世俗的、观念的、思想的、外在的罪行,以「辠」字来表现人的原罪与罪性。

作者2002年信主,现居上海,从事制药研究。

 
重要公告
從2021年起,使者雜誌文章及電子PDF將發佈在使者新網站:afcministry.org,本站將不再更新。歡迎前往我們的新網站瀏覽更多內容。
我們將在新網站持續更新聘牧專欄,有任何變動請聯繫:am@afcinc.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