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真理中理解生命的意义   /滕芮青

 
 
 

当我明白生命的意义时,也就懂得了放下自我,追求永恒的神。

灰暗的世界看不到光明

P392010年,我本科毕业,那年我22岁。带着成为父母的骄傲,带着对未来的期许来到美国,意气风发。出国前我过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有求必应的生活,父母为我安排好了所有的路。那时候的我,很骄傲也很单纯。

可是,这一切完美和美好就在我踏上美国寻「黄金梦」的路上破碎了。来到美国,我才发现现实和预期竟然相差得那么远。那一年是我成长以来最受挫折的一年。我曾经坚信的很多东西就在我眼前一点点分崩离析。

从小父母教我做人要真诚正直,我也照此生活。从未想过付出的真心,会被人当做软肋来伤害我。同时还受到室友、同学甚至当作好友的人排挤。除了对人性有很深的失望,我的内心痛苦不堪。慢慢的我开始封闭自己,不相信任何人,也不与人接触。我自以为最好的「保护」,却也是一道枷锁,我开始陷入抑郁。

2011年大半年间,我开始失眠,思考一些人生的问题,问自己人为了什么活。但思来想去,越来越觉得人活着不过如此,没有意思。每天早上醒来一直给自己打气,我要坚强,我要活着,我不是为自己活,而是为父母活的。当时,不让父母伤心是支撑我活下去的唯一理由。

2011年3月份,春假期间,为了散心我来到波多黎各。在纽约转机时,站在熙熙攘攘的纽约街头,却觉得心里很冷很孤单。凝望那些无数精英出入的高楼,我突然发现自己内心并不渴望成为一个事业成功的女性。之后我来到波多黎各,那里很美,可我当时蜷缩在自己灰暗的世界里,看不到任何光明和美好。

途中我看见一座教堂,很漂亮。当时我并不认识神,不确定祂是否真的存在,但就是有个念头想要进去向祂倾诉,这是我来美国后第一次进入教堂。来到耶稣基督和十字架面前,我敞开了心和神对话,其实当时更确切地说是责问神:我到底走错了哪一步让自己走到这种四面楚歌的处境?为什么我认认真真对待生活和人生,却在寻理想的路上过得那么痛苦?

步入婚姻家庭

2011年感恩节,有一个刚来美国的男孩辗转要到我的邮箱,因为他圣诞节想去波多黎各旅游,问我有什么好吃的好玩推荐。我记得我说,那边有一个教堂很漂亮。后来,那男孩子成了我的丈夫。我一直相信是神安排了我们的姻缘,和他在一起后,我的精神状态和心情大大改变,在很长一段时间他一直是我的精神依靠。

2012年,我快毕业了,经历了人情冷暖后,我很渴望成家,结婚生子。我把想法和妈妈说了后,她很生气,她说他们培养了我那么多年,难道我就是这样实现自己的价值么?和好朋友说,她也很反对,说有了孩子就是拖了一个累赘、要辛苦一辈子。可是当时我很清楚地感受到,丈夫在的地方是我幸福的港湾,我对他不仅有感情还有感激,我在人生最低谷的时候遇到了他,是他拉了我一把,给了我生活的激情和信心。

婚后不久,最让我们惊叹的事情发生了。因为避孕药失效、我怀孕了!医生说这种概率很小,仅有百分之一。我隐隐感到这是神对我渴望结婚生子的一个回应和成全。

孩子带来的祝福

当时我怀孕后,我们发现身边的朋友结婚的都几乎没有,更别提有孩子的。通过介绍,我们终于找到一对刚生了孩子的同龄人,她是我们认识的第一个基督徒朋友,现在也是我的姐妹。

2013年1月份,我儿子宾宾出生了,他的到来给我带了很多的快乐、温暖和爱。我从来没有觉得孩子是累赘的感觉,相反正因为他,我多了很多对生活的兴趣和乐趣。也恰是因为他,我看圣经时能理解成为母亲前没法理解的感情。

婚姻生活平静安定。可是我没有想到初来美国时发生的那些事情对我心理影响那么深。晚上有时会做噩梦,梦见自己又回到了那种无处可走的绝境。梦里的我很恐惧,想找丈夫,却从来没有看到他。而我决志的那天晚上最后一次做这样的梦,之后就再也没有做过。

因为受到那个基督徒朋友的启发,我一直很想听英文查经。 2013年8月份搬到孟菲斯后,我去到Germantown浸信会查经。起初我内心有点害怕,因为老师们都是美国老太太,除了年龄、阅历、文化背景也都差距极大。

可是慢慢地,我越来越喜欢查经,也感受到她们的内心是那么的真善美,且蛮有人生智慧。查经时,我感到圣经里的故事不再是发生在几千年以前,遥不可及。相反那些故事和我的生活紧紧联系着。旧约里描述的那么多丑恶的人性,就像一面镜子一样照出了我们现今社会的人生百态。每当我有困惑的时候,总能在圣经里找到答案。我从一周上一次查经课增加到一周五次。圣经里的每一个字、每一句话都深深敲打我的心。

查经的时,也会不自觉地回想过去,让我重新反思看待自己和心理的阴影,而圣经中神的话一次一次在救赎我的心灵。我曾经是撒旦的奴隶,日日夜夜在经受精神上的折磨,而今天做了神的儿女,圣经就像一片无边无际的海洋,有广度有深度,我感受到的是心灵真正的自由和释怀。耶稣说,我就是道路,真理和生命。

神话语的启示

约翰福音是我打开接受主这扇门的钥匙。起初我有些章节看了很多遍,可一直不理解,比如:人最大的罪就是不信神(约十六9)(罗三23);耶稣说,我就是道路、真理和生命,没有人能不通过我走向神(约十四6);不信神的罪就是死亡(约八24)。看了这些章节,我觉得神似乎很专制,这让我提出了一系列问题:难道基督徒一定比非基督徒高尚么?为什么说不信神是最大的罪,却没有提到另一些具体的罪,比如不公平不正义?

按照圣经的意思,只有基督徒死后才有资格进天堂,非基督徒都是不信神的,他们的结果是死亡。这样只有基督徒才能进天堂,那基督教岂不是单单照顾了自己本教的教徒么?这个神还能说是宇宙万物的神么?

那时,我恰好又查到路加福音(路十30)。耶稣对他的门徒讲了一个要爱你邻居的故事。有两个人都是信神的犹太教徒,一个是祭司,一个是利未人,他们经过一个被抢劫、被打伤躺在地上的可怜人,绕道而行。反而是一个撒玛利亚人伸出帮助之手。撒玛利亚人对于犹太人来说是异教徒,他们是不信神的。我当时问自己,这个故事和约翰福音里的理念违背了么?这个问题一直留在我心里很久。

后来我看到路加福音浪子回头(路十五11)的故事。一开始我也觉得那个父亲对犯错的小儿子既往不咎,是显得对大儿子不公平啊。听了老师讲解,才明白大儿子的罪是因为他很骄傲。他认为自己很好,但骄傲导致他不会体谅父亲的心、无法爱周围的人。理解了这个故事后,再重新看约翰福音和路加福音就全理解了。人的心就像植物的根,行为就像植物自然结出来的果实。人心是根本之根本,夏娃当初偷吃禁果,她犯的最大的罪就是不信神,她想像上帝一样分辨善和恶,而这正是我们每个人心里的另一个罪,我们每个人心里都有一把尺,来衡量正义与否;只依赖这把尺,我们就会骄傲、并对别人论断是非。我们真正要做的是信神,把这把尺交还给神。

我重读约翰福音,惊讶地发现,这个神并不专制,他非常渴望和人亲近,因为他很爱我们。他把他唯一的儿子给了我们、让他为我们的罪而死。神的爱,实在是长阔高深,关乎万代万民。

宽广前路

在遇到我丈夫之前,朋友们都认为我太强势太独立,应该去找40-50岁以上离过婚的男人做伴侣,校园里的男孩子是绝对不会喜欢我的。我想他们说的不无道理。而我在和丈夫的婚姻里,越来越认识到神对婚姻的教导是那么正确,圣经中的婚姻观其实是一种对丈夫和妻子来说最幸福的模式。丈夫是头,我们要把做头的责任交给丈夫,无论丈夫做的决定是对或是错,这都是神对他们的要求,要求他们更有担当更有责任。而我们做妻子的,妻子是丈夫的配偶,配偶的希腊文的意思是帮手,帮手是一个很神圣的词,只有在神拣选大卫的时候才用到过这个词。

我从决志以来,越来越感受到我们的神是活的,是可以和我们交流的。在查经中我一直对神的话语「爱你的邻居和爱你的敌人」不理解。而耶稣说的真真实实​​,这是对我们的命令。我问身边的姐妹该怎么理解这句话呢。他们给了我不一样的解释,我还是不能理解,而这时,神给了我他的启示。有一天晚上我看到一篇解经,是耶稣三次问彼得,你爱我吗?我忽然明白,神说的爱是建立在追寻真理基础上的,更神圣更理性的爱,却不是我们一般人理解的带有喜好的爱。

我在美国所遭遇的一切绝非是我出国前能够预料到的,如今看来,都是在神的计划中。如果我没有遇到任何挫折,我根本不会那么快想要安定成家,也不会认识第一个基督徒朋友,不会开始读圣经,不会想要认识神。我也从没想到我的英文名字Elsa用了十年,却另有意义,它是希伯来语言,意思是神的承诺。当我认识到神的话是这个世界唯一的真理的时候,我觉得世界真的很值得我去爱,我的生命是那么有价值。宇宙范围内的爱的内容其实可以很宽广,而真理带领下的爱一定更坚固更结实,因为它是永恒的,它给了我很大的信心,力量以及安全感。

今天再重新回到当年我失眠的晚上想的问题,我活下去的意义是什么?人能明白生命的意义,无论周边环境多么恶劣,都会大大提高一个人的生存能力。

有趣的一点,当我明白我的生命的意义时,恰恰是我懂得了要放下自我。一个人愈忘我,为了所爱的人燃烧自己,那么他的生命的价值才能更加体现。感谢神,让我终于领悟了这一点。正是: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

当我受洗时,我对神说,你给了我一颗坚强而又柔软的心,此生追随主,我接受主对我将来道路的所有安排,主安排的道路一定有它的意义。耶稣说,跟随我,背上你的十字架。我明白成为基督徒不是在走一条康庄大道,而是行在狭窄的小路上。

耶稣就是我前方的那盏灯,照亮我前行的路。

作者来自中国大陆,2012年毕业于宾州州立大学,现居住在田纳西孟菲斯,从事翻译基督教英文书籍以及中文教学工作。

anyShare分享到:
 
重要公告
從2021年起,使者雜誌文章及電子PDF將發佈在使者新網站:afcministry.org,本站將不再更新。歡迎前往我們的新網站瀏覽更多內容。
我們將在新網站持續更新聘牧專欄,有任何變動請聯繫:am@afcinc.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