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祢,我愿降服   /杜淩燕

 
 
 

P55在我的同龄人中,大部分都是独生子女。随着中国经济从90年代开始迅速发展,这个时期长大的孩子大多不再缺衣少食,取而代之的是养尊处优的生活。

在皇城根的机关大院里长大,到我10岁为止,家里6个大人围着我一个小孩转。按我妈的话说,我就是活脱脱一个「恶霸」,唯我独尊,觉得家里所有的东西都「应该」是我的。若有人敢碰我的东西,我就「用眼神杀死他」。

长大一点稍懂事后,按着父母的期盼和自己定的目标,一帆风顺地上最好的小学、中学、大学。虽然个中不乏努力,偶尔也有挣扎和烦恼,但一切耀眼的光环来得如此顺其自然,因此觉得自己能力本该如此。

刚进北大时,校长致辞,「国家以及世界未来的50年就在你们手里了」。听了这话,顿觉自己责任重大,当以使全人类得益为重。之后,经过重重难关,又「理所应当」地拿到了杜克大学PhD全额奖学金,来美国继续深造。

无聊的「搅局者」

初到美国,寂静的环境确实让我不适应。课业过后,休息时间可做的事情寥寥。以前在大学,来自五湖四海的精英们真是「以复兴世界为己任」,谈古论今,畅所欲言。

来到美国后,大家聚在一起除了打牌,没有什么更有创意的活动了。没有雄心壮志的辩论,没有针砭时弊的犀利,难道日子就这样平淡如水的流逝吗?现在想来,「我见日光之下所做的一切事,都是虚空,都是捕风。」(传一14)这经文形容得真是贴切。

有一天,室友邀我同去教会团契看看。我想,与其打牌浪费时间,不如去吧。况且美国是一个基督徒占75%人口比例的国家,了解他们的信仰,就可以理解他们很多行为背后的准则。本着这样的想法,我第一次来到杜克团契。当时团契里已经有不少我的同班同学,让我没有陌生感,并不觉得初来乍到。

经过温馨又和谐的晚餐交谈,我第一次参加查经,但整个查经过程我脸上明显写着「Are you kidding me?( 开玩笑的吧?)」。这世界上有神?怎么可能嘛,我之前20多年的学都白上了吗?那可都是告诉我世界上没有神。况且,若你们的神那么好,为什么会有十字军东征这么血腥的事情发生?神若存在,为什么还让那么多人受苦?

我立即以一挡十,雄辩群儒。很久之后有位弟兄告诉我,当时他们都认为我肯定是故意去「砸场子」的,可见我当时态度多么恶劣,心多么刚硬。

旁听的「不信者」

可是,就算我不认同团契里大家所讨论的,但是我每周都会去,因为我认为这总比打牌浪费时间有趣多了!每一个我不同意的观点都会衍生成一个哲学思辨的话题。比如人生是为自己还是为别人?苦难到底是好是坏?这些观点的争辩让我似乎找到「用武之地」,终于没有了「脑细胞太多没处使」的感觉。

虽然我到处跟人「吵架」,但没过多久,团契里许多弟兄姐妹都和我成了好朋友。

第一个尝试给我传福音的是一位姐妹,她是个朝鲜族姑娘,普通话不是很流利。那天我们聊了两个多小时,她说一句我顶一句。她说「神很爱你啊」,我说「我不需要他爱啊」;她说「软弱困乏的时候依靠神啊」,我说「我不软弱不困乏啊」。于是这次传福音以失败告终。

许久之后我才知道那次经历对她打击挺大的,但是另外一位姐妹安慰她说,「不要辩论,爱她,为她祷告就好」,因此我们依旧很要好。到最近才知道她那时的沮丧心情。

奇妙的「第三维」

参加团契大半年,我一直没有被说服,仍旧态度蛮横的和人辩论。现在想想,是先入为主的无神论阻挡了对「神存在」的认知。长这么大,理科生的思维让我觉得任何事都需要「证明」。

我当时认为,团契里大家解释人互相尊重的感情,人类社会行为的发展,世界的产生,科学哲学的进展,所有一切的大前提都是「神是存在的」这个假设。但我不认同这个假设,因此他们得到的结论我统统不接受。

直到2013年2月的一个周三,我去参加团契。那天看了个动画片,叫《平面国Flatland》,是讲一些生活在二维世界的方块,三角,圆圈的故事。

主角小方块和现实生活中的人一样天天上班。有一天他做了个梦,到了一维世界,看到一条线段生活在一条直线上,在左右移动,不亦乐乎。

小方块对线段说,你还可以上下动啊。但是线段说,不可能,世界只有左右。小方块穿过那条直线,说你看,我在上下动。线段很惊恐的说,走开,你这个怪物!小方块觉这条线段不可理喻,就离开了。他醒过来以后,听到一个声音对他说,我告诉你,这个世界除了左右和上下,还有里和外。接着他看到地上出现一个点,慢慢变成一个圆,然后又缩小成一个点。他惊讶地喊,你是什么怪物!突然一个东西将他顶入一个三维空间。他看到刚才穿过他所在二维平面的那个球。这个球带他游览了千奇百怪的三维世界。

小方块带着球体的嘱托,经历各种艰难险阻回到二维世界,向二维世界的小伙伴宣告三维世界的存在。最后,各种多边形来采访这个方块「先知」,说,既然有三维世界,那在三维之上,有没有四维世界呢?那个球体悠悠飘走,留下一句「当然没有!(Of course not!)」

我看完动画片后很震惊,如梦初醒:我不就是活在三维世界,觉得三维之上的世界当然不存在的人吗?但若真的存在四维,那五维、六维直至N维,是不是也存在呢?我们的认知被维度局限了。那神有没有可能存在更高维?之前在团契查经所知,神是从亘古到永远的。祂不受时间约束,并且主行的那些「变水为酒,五饼二鱼」的神迹,我以前完全嗤之以鼻。如果从更高维来看,不就完全可以解释嘛!另外,耶稣基督降世为人,道成肉身,受死后又复活升天,很像三维的球在二维平面上穿过,然后又离开了!

那天我恍若开窍,千奇百怪的想了很多,非常兴奋。随之而来的,是对神深深的敬畏。真的是害怕啊!神啊,祢和这世上的君王有本质的不同,生死都在祢的手中,而祢却以爱相待。感谢主,「敬畏耶和华是智能的开端;认识至圣者便是聪明。」(箴九10)

凭信心走天路

理念中的坎过去之后,团契里大家讨论的我就全部能接受、理解了。但仍有一个障碍,就是无法亲身经历到神的大爱以及十字架的奥秘,其实根源就是不知道罪的概念。

但是感谢主,心如果向神打开,圣灵的工作便通顺无阻。「耶稣说:「我为审判到这世上来,叫不能看见的,可以看见;能看见的,反瞎了眼。」(约九39)像我这么顽劣的人,神是要调教的。

我第一次观浸礼是2013年7月,当时坐在下面听大家的见证,看到大家感动到痛哭,心里就想,神真是让瞎眼的可以看见啊。我自以为「能看见」,殊不知,不认识自己的罪,这才是更可悲的,因为,不透过主的恩典所看到的一切,都是盲目的。

谢谢主,透过一系列事情教导我,告诉我,我的罪是何等的深沉,让我有真正向神认罪悔改的心,知道福音的意义,知道罪的深刻,也深知祂宝血里富含的深沉的爱。让我真正明白自己是瞎了眼的,让我知道人的软弱和有限,并且唯有基督是我们的盘石。

就像诗篇中唱的,「我一生一世必有恩惠慈爱随着我,我且要住在耶和华的殿中,直到永远。」(诗二十三6)信主后的平安与喜乐,是以前骄傲的我无法想象的。「神为爱祂的人所预备的,是眼睛未曾看见,耳朵未曾听见,人心也未曾想到的。」(林前二9)

祂是信实、良善的神,祂是在茫茫人海中找到我,救赎我的神。盼望祂的恩典临到全地。

作者来自北京,现为杜克大学化学系博士生。在学生团契服事。

anyShare分享到:
 
重要公告
從2021年起,使者雜誌文章及電子PDF將發佈在使者新網站:afcministry.org,本站將不再更新。歡迎前往我們的新網站瀏覽更多內容。
我們將在新網站持續更新聘牧專欄,有任何變動請聯繫:am@afcinc.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