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科学者可以相信有神吗?   /高刘维

 
 
 

在创造之初,神就把祂的事情显明在我们心中,并且借着祂的创造,让我们认识祂。

P40-2「新达尔文主义」认为人类是由基因突变,自然选择的产物。这个学说在自然科学界被奉为「基本公理」,从中学到大学被不断传讲。

若是按照这个理论,人类只不过是装满了各种化学成分的臭皮囊,到头来不过是黄土一捧,所含的蛋白质、碳水化合物、油脂也都会分解成碳、氢、氧、氮、磷、钾等元素。若这是真的,那么人活在世上还有什么意义呢?不就像「万空歌」中所说「金也空,银也空,死了何曾在手中?妻也空,子也空,黄泉路上不相逢!权也空,名也空,转眼荒郊土一封!」这种最终「一切皆无」的人生,令许多人消极厌世。

这和充满从天而来的盼望(西一5)的基督信仰的人生有天壤之别。因为清楚将来当这副身体衰老死亡后,将会与神同在,活在新天新地里(参启二十二),所以基督徒的生命充满了希望。

在「新达尔文主义」影响下成长起来,成为自然科学者的人面对传福音的基督徒,常说﹕「一个学自然科学的人怎可能会相信有神?」「除非你能证明给我看,否则我不相信」。可是,殊不知,被奉为「基本公理」的「进化论」其实也只是一个没有经过证明,要凭着信心接受的假设,并不见得比「智能的设计」更合乎科学。

本文将从一个曾是研究生理和医学的基督徒的眼光来探讨这一问题。由于背景的限制,此文只涉及部分生物和医学方面的探讨,不包括地质学,考古学等其他的自然科学。

不信是学习来的
七、八岁时,一个雨后的下午,我看到一群蚂蚁落在水洼里,旁边有另外一群蚂蚁跑来跑去,像是想营救它们。我顺手拿起一片叶子把那群蚂蚁度到干地。当时我就想:「不知道在天上是不是真有一个巨人,可以举手之间就影响到我的生死。」不久之后,同学带我去一个教会的儿童主日学,脑海中的巨人和神连上线了。只可惜「神」的概念只在我童年存留短短数日,很快就被「无神论」的教育打消了。

学习期间,也同样将老师的话奉为绝对真理,完全不打折扣地接受了「进化论」,认为自己是由猴子变来的。就像柯林西斯(Francis S. Collins)本来相信有神,在化学老师的熏陶之下,变成了无神论者。由此可见无神的认识实际上是由学习而来的。

但是,就像柯林西斯所说,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神形的洞」,是需要由神来填满的。成长期间,「进化论」无法填满我心里的洞,我开始寻寻觅觅,经常徘徊在庙宇,天主教堂和博物馆之中,美其名曰欣赏艺术,但其实自己也不知道在找寻什么。

每当看到那些奇奇怪怪的菩萨雕像和听到禅唱时,心中总是烦躁不安,而天主教堂的宁静气氛和音乐却能平静心中的波涛。直到归主多年后,才了解到,当时我是在寻找神来填满我心中的空洞,直到被神寻到之后,我才得到满足。

在创造之初,神就把祂的事情显明在我们心中,并且借着祂的创造,让我们认识祂( 罗一19-20)。所以说信神是天生的,不信才是后天的。因为在人心的深处认识神,心眼却被罪所蒙蔽变的昏暗,不再荣耀神,反而拜人手所造的偶像(罗一21-23)。所以这些不信的人,在心里是有真理的,可以认识神,只是被压制下来,唯有借圣灵的重生工作来导回正途。

创造论和进化论之争
法律上的争论﹕2004年十月美国宾州多佛(Dover)教育局通过九年级的生物老师在开学时必须向学生声明生命起源的解释,「进化论」是有争议的,而「智能设计论」是另一种可以接受的理论。这项决定引起十一个家长抗议并告到法院,这官司被称为「第二次猴子审判」。

第一次的「猴子审判」是1925年,田纳西州的立法院禁止学校讲授「进化论」的法例,在第腾市(Dayton)制造出来实验性的诉讼事件,结果「进化论」败诉。最主要的争端起于主张「进化论」认为「创造论」不是科学,只是宗教,而主张「创造论」的人士却认为「进化论」是打着科学招牌的宗教。

学术诠释上的争论
亨利.莫瑞士在《科学创造论》中所说﹕创造是无法证实的,因为在过去时间中就已完成,并且这创造的过程是无法由一个科学家的研究来重建的。同样的进化也因需要几百万年来完成,是不可能在实验室中重试或在野外观察到的。观察到的微变异也不能证明经过长时间就可以累积,可以成为大变异而产生另一种生物,就像牛不会变成马一样。但是大部分的人,包括科学工作者,都将进化论视为已证明的事实。

尤其近年来,科技进步,可以分析不同的生物和人类的染色体基因结构。发现人类的基因在很多地方和其他动物相同,尤其是黑猩猩(chimpanzee)的DNA(脱氧核糖核酸)居然和人类的DNA有96%相同之处,并且黑猩猩有两个染色体(2A, 2B)如果首尾相接就变得和人类的第二染色体相似,而且也就由24对染色体变成像人的23对染色体。

因为这些数据的发现加上很多其他的动物也有不少和人一样的共同基因,就认为已经证实了「进化论」,而人和黑猩猩有共同的祖先。但是有共同的基因,只能证实了这些动物的DNA都是由相似的基因序列所组成,并不表示有共同的祖先。

其实这样的发现不足为奇,因为在生物中很多赖以生存的蛋白质和酶是非常相似的,尤其是在哺乳动物中。而蛋白质中氨基酸的排列次序则必须靠DNA中的基因编码序列(gene coding sequence)来决定,所以很多动物和人有相似的形成蛋白质的基因编码序列,连狗和小鼠和人都有百分之九十九的相似之处。

凭着信心,我们也可以用「创造论」来解释这相似是因为神用相同的原料和方法来创造了人和万物。更能赞美神,祂让这些和人有相似的基因结构的动物,不但大小、形状、习性、智能大不相同,而且不能互相交配、繁衍后代,就像圣经中所说「各从其类」(创一24,25)。因此亨利.莫瑞士提出:「进化论」同样是不能证明的,是要凭信心接受的另一类宗教。

科学或非科学的争论
「进化论」学者认为「创造论」或「智能设计论」不合乎科学,因为没有由科学研究来的直接证据。当然「创造论」的学者也认为「进化论」只是一个假设,并非科学结论。

热心的新闻界常常会做令人误解的报导,1953年,米勒(Stanley Miller)和尤里(Harold Urey)用高压电火花将甲烷、氨、氢和水,在无氧封闭的情况下产生出甘氨酸和丙氨酸,报导令人误以为这些科学家已经可以真正的在试管中造出生命来。

而实际上他们的实验环境和在起初的环境可能是大不相同,因为在地质学的研究上发现早期的地层中含有红色的氧化铁,表示当时大气中可能含氧。当然「创造论」学者并不认为这个科学发现证明了人类是由进化而来,因为他们并没有创造出生命来。他们的研究只证明了,在某种情况下,人可以合成氨基酸。

当然「人已经可以复制基因」的故事,也只是科学家用滤过性病毒的DNA的版模,在模仿生物体内的环境中加上合适的酶,复制出了那滤过性病毒的DNA而已。所以所谓的可以支持「进化论」的科学实验并不能引出「进化论」的结论。唯有神有生命的源头(诗三十六9),能赐给我们生命(诗四十二8),人最多也只能照模翻印而已,并不能创造出生命。

遗传学数据的争论
当然「新达尔文主义」也引用遗传学上的发现,在DNA分子中有时会在某一段中发生改变,而造成突变(Mutation),他们就下结论说这种突变如果遗传到后代造成遗传密码传递不同的信息,就有助于天择。

其实大部分突变或DNA上的改变都是有害的。比如镰刀形贫血症(Sickle cell syndromes)和地中海贫血症(Thalassemia)都是因为在制造红血素DNA密码中的一个脱氧核糖核苷酸改变影响到一个氨基酸变异而造成贫血症。而有这些病症的常常活不到生殖年龄,甚至胎死,即使活过生殖年龄,也还是会有很多健康上的问题。

癌症也是体内细胞突变的恶果,连衰老也可能是由突变不断在细胞中累积造成。这些突变的破坏性,造成基因组的衰退,而人类的高突变率显示了人类正在退化,就像圣经中告诉我们的人的生命是越来越短了(参创世记一到十一章)。即使是在单细胞生物像细菌,突变也无法产生新信息,而是失去了信息,不是「进化」,而是「退化」。

比如说有的细菌有抗药性,是因为失去了那药物结合位点的蛋白质基因,使得那药物无法结合在细菌上,所以可以生存。当药物挪去后,当其他没有失去这信息的细菌能生长时,它就会因无法与正常的细菌争营养而灭亡。近年来遗传学家们认为每代每人至少有100个核苷酸因拼写错误而置换,造成点突变。而一个人类的基因组(genome)就有60亿个核苷酸,所以这突变是看不出来的,更何况只有这突变是发生在生殖细胞(精子,卵子)中才能显现在第二代中。并且一个核苷酸可以影响一个基因的转录,继而影响到mRNA,酶蛋白,和细胞的分裂,所以这个变化能影响到整个生物已经是非常的小了,更不用说影响到群体了。

就算只考虑有利的突变,每一个核苷酸并不是单独存在的,需要三个核苷酸来定一个氨基酸,并且它的价值是要靠它周围的核苷酸而定(看它是否能造成有意义的改变),所以如果要改变就需要有一连串的相连在一起的有利突变,这被称为「上位效应」的核苷酸间的关系是非常的复杂,所以约翰.圣弗德认为这不是机遇的产物,而是需要智能设计来的。

约翰•圣弗德进一步阐述,如果人类是由在十到十五万年前的一万人进化而来,在一万人的群体中,要等3000代(六万年)才能有一个特定的核苷酸发生突变,而理想的突变则至少要十二万年。而在这么大的群体中这个突变能被留下来的机率是10000 X 2(每人有两对DNA),所以只有两万分之一的机会,即使有一定程度的选择,也只有百分之一的保留性,所以需要一千两百万年才能使一个有利的核苷酸突变被保留下来。而一个基因至少有一千个核苷酸,所以一个基因的改变至少需要一百二十亿年。而「进化论」学者所根据的染色体数据,认为人和黑猩猩有共同祖先,仔细分析,却发现人和黑猩猩的DNA中有1.5亿个核苷酸位点的差异。由此看来人和黑猩猩有共同祖先的可能性实在不太大,没有智能的创造,人如何能和黑猩猩有那么大的差别呢?而人和黑猩猩也不能互相交配、繁衍后代,就像圣经中所说「各从其类」(创一24,25)。

综上所述,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在研究科学时可以发现神的奇妙创造。每一个科学的研究都是先有一个假设的前提,然后设计出一连串的实验去证实这假设是否是正确的,当结果和假设不合时就当诚实地宣告自己的假设被推翻了。就像约翰.圣弗德由一个「进化论」的信仰者转而相信智能的创造。

科学能发现神创造的奇妙
1978年,第一个试管婴儿出生,新闻报导使人误以为那孩子是完全由试管中培养出来的,以为今日科技的进步使人可以像神一样造人了。其实所谓试管婴儿只是把在体外受精的卵子在分裂成4-8个细胞的胚胎时,再种植回母亲的子宫中成长(若非在子宫中,这胚胎就无法成长)。即使如此,平均成功率也只有百分之二十,并且有比较多不正常的婴儿出生。最近更有长期的跟进数据,知道这些试管婴儿中有较多的人得糖尿病,心脏病和心理疾病。我们能由这样的结果来宣布,人已经可以制造出人来了吗?还是我们应当谦卑承认我们只是发现神创造的奇妙,人无法被复制?

1997年,复制羊桃莉(Dolly)出生时,新闻报导更是惊人,甚至有人预测在不久的将来,科技可以达到复制人来代替现在的人,更可以用优生学的方法来选择有好的基因成分的人来复制。2003年2月14日,这只由实验失败了227次后才得到的复制羊桃莉,因罹患严重肺病而夭折,仅仅存活了正常绵羊寿命的一半,很多科学家都大失所望。

由这克隆事件,我们可以看到人性中这骄傲的罪一直没有改变,从亚当开始,直到今日,人总是想要像神一样,并且没有从克隆桃莉身上学到教训,认为可能可以找到更好的方法来复制其他的哺乳动物。可是用来克隆的体细胞多半是那些经常更新、分裂的细胞,甚至干细胞,在每次分裂时就增加了核苷酸置换,基因缺失、复制、易位的可能性,当注入卵子中时就增加了突变的可能性,使那动物老化得更快,当然会未老先衰!由此可见不合神心意的研究也同样证明了神创造的伟大,可是自己的研究却受到了亏损。

科学让我们更明了圣经
在圣经中有非常多生活准则的教导,多年来很多人未加留意,以为那只是神给犹太人的规定。但是如果用今日科学知识的亮光,重新来看这些准则,就更能了解神对我们的爱。比如说在利未记十八章6节中说「你们都不可露骨肉之亲的下体,亲近他们。我是耶和华。」后面接下去记载一大串的不可露母亲、姐妹、孙女、姑母、姨母等等(利十八6-13)。在初看都以为只是道德律,可是遗传学告诉我们近亲结合会让坏突变造成的隐性基因有更多机会显现出来并且造成问题。

再来看圣经中教导我们不可奸淫,要保持一夫一妻的婚姻制度(可十6-12;利二十10-12;申二十二20-24等)。在今日,当我们研究性传染病时,才发现神设置这样的规定原来是为了我们的健康着想。原来不光是一般性传染病,连子宫颈癌也都是由性传染的,有多于一个性伴侣的人就有更多的机会得到子宫颈癌。

在圣经中更有很多关于传染病预防的经文也是要从科学的眼光下才能了解得更透彻。比如说﹕长大痲疯灾病的人在路上时,要撕裂他的衣服、蓬头散发、蒙着上唇、喊叫说、不洁净了、不洁净了,并且要独居营外(利十三45-46)是为了要隔离,免得大麻疯由口水等分泌物传给别人。

另外保持环境的卫生,身体的洁净,环境的消毒,以便防止传染病在圣经中都有教导,直到科学家们在显微镜下看到原虫,细菌,滤过性毒后才明了为什么有这样的教导(申二十三12-13;利十四2,3,8,9;利十五2-13等)。更不用说今天科学家对心脏病的研究让我们了解到为什么当时神不让我们吃动物油脂(利三17;七22-25)。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所以说科学的研究可以让我们更明了圣经。

在神所创造的天地万物的知识中,许多我们至今未能明了的,所以基督徒可以成为一个科学家来研究神的创造。科学研究的结果也常常令我们知道神的存在,如上所述,想要证明「进化论」的研究者也能看到智能的创造。唯有那些迷信「科学」的科学家已经把「科学」当成了他的神,才会认为科学家不能相信有神。

科学家和神学家一样,都是追求真理的人。只是科学家在神的自然启示中追求,而神学家则主要在神的特别启示追求,从圣经中追求。在圣经中耶稣基督说「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约十四6),既然如此,那科学家为什么不能成为基督徒呢?

虽然说近年来「科学家」信神的比例似乎是降低到百分之三十到四十,我相信,那是因为教育的影响,科学家们以为研究科学就必需奉「自然选择」为公理,所以不能信神。但是不信神的也只是百分之三十,那剩下的人信什么呢?还是他们信神,却不敢承认,因为怕别人笑话?我以为柯林西斯(Francis Collins)能勇敢承认自己信神是非常好的见证。

P44-02作者原为东田纳西大学妇产科副教授。2011年退休,进入北美华神就读。现为基督教研究普通科硕士生。

anyShare分享到:
 
重要公告
從2021年起,使者雜誌文章及電子PDF將發佈在使者新網站:afcministry.org,本站將不再更新。歡迎前往我們的新網站瀏覽更多內容。
我們將在新網站持續更新聘牧專欄,有任何變動請聯繫:am@afcinc.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