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音与中国——明白神的蓝图与心意   /张路加

 
 
 

p48华人教会的宣教使命和承担
感谢主让我有这个机会,借着美西华人差传大会,来呼吁无论在海外或是神州各地的神的仆人、神的教会,共同思想中国教会如何真正能够实践「福音入中国、福音在中国、福音出中国」。

当我们共同面对新的一年的时候,神让我们再次聚焦祂所爱的这片土地和其上的百姓。无论在大陆本土还是在海外出生,当我们认同我们是华人、是中国人的时候,特别当我们成为基督徒后,看见神在我们生命里面,竟然让我们能够掌握这个世界上最广泛的人民所使用,却也被认为是全世界最不容易学习的语言——中文,让我们能够看、读、写、听中文。

我们从出生开始就在学习汉语,能够了解和掌握我们同胞的想法、心态,对他们所面对各种挑战、挣扎和纠结感同身受、血肉相连。当我们共同来到这个差传大会时,一同求圣灵带领我们。

正如今天陈世协牧师在信息中向我们每一位提问的:我们真的爱主吗?我们真的爱祂比什么都深吗?若真是这样,神一定在我们生命里有一个命定,就是要来关怀牧养祂的羊,要来把祂的羊带进祂的圈里面。愿宣教的主感动我们、带领我们来共同构建一个宣教的中国、宣教的中国教会、宣教的中国基督徒!

2014年已经过去,但给人类留下的是纷乱繁杂的记忆。大部分的集体记忆是比较负面的,无论海外,或者是我们华人的故乡,都有很多天灾人祸,都有意外在不断发生。

美国总统奥巴马说,2014年有三件事让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都觉得失控:一是伊波拉病毒,在非洲造成上万生命的失去,目前还在继续跟它们抗争当中,好象还没有真正有效的对付办法;二是伊斯兰国(ISIS)突然冒出来,横扫伊拉克、叙利亚一带,杀人不眨眼,视人命如草芥;三是乌克兰危机,忽然间一个好好的国家就分成两半,在那里不断有战争、纷争和撕裂……

但是除了这三件事之外,还有许许多多的事件是我们难以忘记的。过去的一年里,我们看到了太多在各类事故(事件)中所牺牲的无辜生命以及背后多少伤痛的眼泪,这个世界留给我们的是太多的撕裂、眼泪、纠结和纷争。

在新的一年里,是否就不会有苦难、纷争、冲突和矛盾?答案显然是否定的。耶稣说这个世界上有苦难,当我们人自己选择不要神的时候,从亚当夏娃开始,就已经陷在纷争、眼泪、残杀、争斗里。但是感谢神,我们有福音就有盼望,所以这也是神把我们召集在这里一起来思想:在新的一年,我们新的目标、方向、开始到底在哪里?

每时每刻都有人面对着各种挑战,在为主摆上、为主争战、为主受苦。在福音与中国这个命题上,我们真正的使命是什么?我从三个角度来观察:福音怎么进入中国,福音怎么在中国,福音怎么出中国。我想这是一个真正的使命,不单为着我们的同胞要听见福音,更是为着神怎么样来使用中国、使用中国的教会、中国的基督徒,更广泛地来使用中华的基督徒,来承担大使命、把福音带到世界的各个角落。

今天华人已经遍散世界各个角落,那么我们怎么样善用神给我们这个角色与位份,来把福音带到世界各处?

当我们看到历史发展轨迹的时候,不能不惊叹神对中国的心意和蓝图。

福音入中国
我们很感恩,福音老早就进到中国,最早甚至可以追溯到唐朝景教的时期,以后一波接一波。特别是自1807新教进到中国开始,多少中外宣教士满怀神的爱,不断地把福音带进这片土地。单单看过去半个多世纪,在这片土地上发生了什么。我们从下面这张图可以看见神奇妙的作为(点击图片可以放大):zhanlujia1

在1949年的中国大改变前,各地很明显有一个属灵复兴运动,不少发生在大学校园里,比如西南联大、中央大学等,带出一波属灵复兴的浪潮;对于中国的教会来说,在四十年代末,由于时局的改变,人心极其渴慕福音。更奇妙的是,之后神把几百万人带到香港、台湾、东南亚以及北美,这些华人中的基督徒在这些地区广传了福音,比如说赵世光牧师在香港连续四十天戏院布道等。在台湾,五十年代也有很明显的属灵复兴运动。

到了六、七十年代,华人开始从台湾香港出来,越来越多的留学生到美国、加拿大和欧洲留学。有些在台湾香港已经信主,有些是到了西方以后,西方的教会向他们传福音,把他们带进神的国度。但渐渐地,这些弟兄姊妹感觉自己要起来,不能单单坐在那里领受别人给我们的各样供应,我们要起来查经、起来服事,要建立我们华人自己的教会。那时很多查经班慢慢看见神的心意,基督徒不能只满足于团契和查经班,需要开始主日崇拜,需要承担基督徒更多的责任,所以在海外逐步开始了从查经班到教会的过程,基督徒在生命不断成长的过程中,更开始向外传福音。今天北美很多的华人教会的前身是查经班和团契,正见证着神自己奇妙的作为。

到了八十年代后,海外华人教会却渐渐发生萎缩,主因是很多人开始回流到原来的地方,比如很多来自台湾的,又回到台湾去工作;香港来的回到香港工作。那时的华人教会一方面有下一代服事的极大需要,但下一代多半讲英文等当地的语言,故此无论是国语或是粤语的华人教会,发现人数在下降。

对于此时的华人教会来说,到底神给予的命定是什么?

奇妙的神特别借着1989年的一个事件,给予了海外华人教会明确的答案,这是预备迎接来自中国大陆的学子们的福音渴慕。89年的事件对中国大陆群体来说,成了一个很清楚的信仰上的分水岭。

虽然是借着一件让人伤痛的事件,却造成整个中国不止一代的人,在心灵上有极大的突破,从过去对信仰,特别是对基督信仰的排斥、抵挡、鄙视变成拥抱、向往和思考。这个转变无论在中国大陆或是在海外都非常明显。同时从那一年起,中国大陆出国的大潮越来越有规模,突然之间,神让海外华人教会看见,原来神在这里设立教会,不单是为着当地这一群已经在这里信主的基督徒,更是为着这一片全世界最大的福音禾场——我们的同胞,能够听见福音、认识救主;神让这些海外华人教会看见,他们的祷告并不徒然,真是何等感恩!所以1989年开始,海外教会发现,不但是大批中国大陆的留学生、学者、新移民等来到北美和欧洲,而且看见他们心灵对福音的开放。他们走进教会,泪流满面,被主的爱感动,举手诀志、受洗来宣告他们的信仰,我想这是当时教会普遍看得见的情形。

随着时间的推移,北美华人教会也发生了巨大的改变——如今北美的华人教会,平均来看至少会众有一半是大陆背景的基督徒,这是一种何等可喜的现象!也实在看见神奇妙的工作,原先最抵挡最坚硬的心能够在福音面前被融化被打开。

但是神的心意是不是就停在这里呢?这一批人先来海外求学,毕业以后留下在北美或是欧洲工作,然后买房子、成家立业,好象走上了所谓中产阶级的生活道路,穿著收入都体面、说话斯文、儿女都上着最好的中学、大学……似乎这就是中产的最典型的特征。但是神对这个群体的命定是什么?对华人基督徒的命定是什么?

很奇妙地从2000年开始, 「海归」大潮涌现。由于北美经济环境恶化的因素,大批的人发现在北美机会也不一定很多,工作也不太好找,有工作的也可能随时被炒鱿鱼、失去工作,想到大洋那边的中国,经济在腾飞、GPD在成长,或许机会更多,所以陆陆续续许多学子学成归国,甚至不少有了身份的新移民也返回中国,形成了「海归」大潮。

当这些「海归」基督徒们回到中国后,发现神在那里何等奇妙的作为:许多大学校园中,早就有了「查经班」和团契,在许多城市中,涌现出许多的新兴城市家教会,在中国的许多知识阶层中,福音同样广为传播,且同样被许多年轻人和学子们拥抱:中国正出现着前所未有的「福音热」和 「福音潮」!

福音在中国

也许我们人的想法很狭窄很有限,但背后神那奇妙的手一直在做工。许多海归基督徒回到中国的时候,诧异地发现,神在那边土地上,不只是过去我们以为的单单在农村、在草根阶层、在老人、妇女与文盲当中做工,神同样也在城市、在大学校园里甚至在精英份子当中做工,他们这么明显地对福音的渴慕、拥抱与思考。海归和城市的基督徒这两股属灵力量,共同促进了很多「城市新兴教会」的不断涌现。新一代的中国基督徒开始在神面前有了共同的看见:我们绝对不要只追求世界上的成功——真正的成功,是在神的手中能够被祂来使用,成为福音的使者,成为建造神家的人。

随着网络的全球化,人们的眼界、思维和方式已经有极大的改变,地域、强界、国界已经不太能够限制人们对世界的认识,今天的中国已经很难分清「海归」和「本土」,但是更奇妙的是神让华人共同发现神在中国有心意。这心意不只是福音传遍中国,而且福音要出中国!

两百年来,许许多多来自英、美等世界多个国家的宣教士不畏艰险来到中国,其中很多人就埋在中国这片土地上。这些宣教士不只是个人生命的摆上,更是他们家庭的摆上、儿女生命的付出。因着他们的努力耕耘浇灌,短短两百年,有人统计过,从绝对基督徒的人数来说,中国现在可以说已经是全球第一!最近三十年来,中国广大的乡村地区福音事工爆炸式地成长,2000年以后更可以清楚地看到,许多城市教会的建立、校园的福音工作等,风生水起,福音已经深入到各个领域与各个阶层,中华大地真正感觉庄稼已经成熟、发白!

zhanlujia2中国当今快速的城市化,使得将近百分之七十的人生活在城市,这些都是我们宣教很好的契机。数据告诉我们,中国沿海城市的人口已经从早年本地人为主,变为外来人口为主。现在的年轻人都喜欢漂洋过海,或者去城市教会「找机会」,为着这个缘故,其实对城市这个平台和环境来讲,恰好是一个非常难得的宣教机会。但是中国整体上教会还在转型之中。基本上从农村到城市,是一个很艰难的转型。

过去中国家庭教会的主力在农村,但突然间面对大量的青壮年群体流向城市,进城去工作,甚至移居到城市,面对很多留守儿童和老人,农村教会的事工怎么办?另一方面,这些青壮年到了城市以后,他们一方面发现城市的生活也不容易,如何生存、发展,另一方面,基督徒更在思考怎样在城市里面建立教会。农村背景的传道人,怎么开始适应城市里面的牧养生活与教会事工。

第二方面的转型,是从沿海到内陆。传统上中国沿海地区福音覆盖率比较高,但是怎么样把福音带到中国内陆去,也是一个很大的挑战。第三方面,是从基层草根向各个阶层的转型:福音如何在各个阶层来传扬,如何对社会和文化产生影响?第四方面,如何从过去比较单一、相对保守传统型的教会,转型来面对现今这种后现代、E世代和快速变化的世界,而进行更有效的服事,这是中国教会面对的一个很大的挑战。中国教会过去传统上,是采用比较松散的,「家长制」的管理模式,聚会内容一般也多只是唱诗、读经、祷告、讲道(有些甚至没有讲道,仅靠听或看影音录像等)等,如今慢慢开始发现教会需要具备更加综合性的功能:一个敬拜事奉的地方,一个圣徒装备的地方,一个向小区和周遭的人施展属灵影响的地方,一个圣徒团契和退修灵交的地方。但是中国教会要完成这样的转型面对着很大的困境和挑战:目前城市教会的传道人很多还是初高中毕业,虽然近几年来大学生加入了不少,但比例还是相当低。积极的方面,城市教会的传道人如今都是年轻人的天下,实在很为他们感恩,但另一方面,面对这样纷乱的局势、各种的挑战、里面外面的争战,传道人因为他们的年轻,常常也同样会感觉好象肩头的担子过于沉重。

城市教会的传道人有相当部分是过去从农村走出来的,而且他们中大约百分之七十还是从各种查经班、非正规的「野地神学院」与培训班中装备出来的,当然他们非常努力非常用功。

zhanlujia3

但是感谢神,今天已经有近三成的传道人,开始到东南亚、以及北美等地,接受更加系统、正规的神学装备,以期能更好地服侍教会。第五方面,是从过去较为封闭,互不来往,到如今更多地教会间互相合作、资源共享,教牧人员组成「联祷会」等的转型;第六方面,是从过去单纯地「接受」(各种属灵资源和帮助),到如今也开始在人力、物力、财力方面更多地「自给」和付出,而第七方面,则是从「国内」的福音传播到开始向「海外」宣教的觉醒和启程!在以上的种种转型中,「新兴城市教会」无疑是起着先驱开拓和引领潮流的作用!

所以「新兴城市教会」今天在中国变成一个非常需要关注的焦点,因为它直接影响到中国教会未来的发展。虽然现在不少「新兴城市教会」已经开展了很多多元化的事工,诸如大学生团契、各种营会、各种文字影音网络事工、各种的工人和神学培训,也有职场的事奉、民工的事奉以及其它各种特殊类型的事工等,甚至有些基督徒也参与到环保、维权等各种政治、社会议题当中,也有跨文化的宣教和差派,但是,在教会的架构和制度方面的构建,在教会工人的品格塑造方面,在对神的心意的正确把握方面,中国教会仍然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福音出中国
如今的中国,仍然有相当广阔的福音禾场,十多亿同胞仍然还未听闻福音。中国教会有强烈的宣教心志和意愿,但是在实际行动上,确是参差不齐。有时候中小城市的牧者,反而在宣教动员和参与上,要走在大城市大教会的前面,很多大教会大城市常常忙于建立堂会,忙着许多的程序节目,反而渐渐在宣教和福音事工上有所减弱。

其实特别需要城市教会中的「白骨精」(白领、骨干、精英)们出来,投身海外宣教,而不应该继续留在自己的「舒适区」,安于中产和「白领」的生活。这当中也包括许多中国的商人基督徒。在海外有两个比较引人瞩目的中国商人群体,一个是福州人群体,一个是温州人群体。福州与温州都出了很多商人,其中有很多基督徒。他们到海外本来是经商的,但是能够把福音也带到北美各地。欧洲也一样,有很多从温州地区出来的基督徒在那里事奉,建立教会、传扬福音。我刚刚不久前在曼哈顿,那里有一间非常大的华人教会,叫「闽恩教会」,主要以来自福州地区的弟兄姊妹为主,据说这个教会进进出出的会众约有三万人。求主大大使用这些以经商为主的基督徒们,将他们在商场上的灵活头脑、吃苦精神,同样运用到为着拓展神的国度,而在传福音和宣教上更加努力忠心,真正成为多人的祝福!

中国教会在福音出中国方面做了很多努力,包括早年的遍传福音团,他们于1943年成立,目的是要把福音传回耶路撒冷,带动中国教会投身宣教,他们的宗旨是「向西北七省、西北七国传福音」。今天这些地方仍是战乱不断,但是早在七十年前中国的基督徒们不但有这个心志和异象,而且他们有行动,他们当中许多已经离开他们的家乡往西走。西北灵工团,同样他们也要把福音借着 「丝路」一路传过去。这些都是我们的前辈,也是中国教会很早就领受到的「福音出中国」的异像。今天的中国教会所面对的环境与七十年前有很多不同,但在本质上没有太大差别,我们同样面对这个宣教的使命,同样有非常多的困难和拦阻,挑战巨大。

然而我们深深感恩,这些年中国教会在许多方面有相当明显的进步,但还有很大的空间。中国教会过去相对比较封闭,到渐渐看见神的心意在众圣徒里面,如何借着众圣徒的连接,如何借着在神国度里面的连接,能够更多地参与到普世的宣教上来。

所以从封闭到合作,从国内到海外,中国许多地方的教会和基督徒已经走出了国门,东南亚、中亚及周边地区,包括金三角地区我们都去了。这是神的恩典,也是神的心意!宣教不是「到此一游、走马观花」,如果没有准备好,请不要走出来;如果不认识 「宣教」和「劳教」的关系(套用王怡弟兄在2013年使者美东华人差传大会上的的信息题目,参见使者杂志2014年第1/2月号),请不要参与宣教。这是中国第一线的牧者同工,他们在实际的教牧生活里和福音宣教中得出来的结论。今天我们同样可以说:「宣教」不是请客吃饭,不是作文章;宣教是神已经向我们示范的,就是祂的儿子用生命去传天国的福音,用生命去见证天国的福音,用生命最后去完成宣教的使命。

结语

今天中国教会面对的挑战是巨大的:有来自世俗化大潮的,有教牧工作方面的,有教会内部规章制度架构的,有领袖训练、品格训练的方面的需要,有福音和文化双重使命的承担,有在主里如何追求真实的合一、如何进行资源共享的;当然也需要处理棘手的政教关系等,有如何进一步落实宣教理念、策略,加强教会的宣教教育等各方面。

我想这些都面临着挑战,但如果我们把握住了神对我们,不但是在中国里面的、而且是整个遍散在世界的华人基督徒的心意,就会发现,无论环境局势千变万化,无论神把我们放在哪一个阶段、哪一个国家、哪一个地方,最后神的使命就是,这福音要传遍万方,这福音要去向万民做见证,而这个责任在我们中国的基督徒,华人基督徒义不容辞!

今天我们看见神的时候到了,这是一个「天时、地利、人和」的时机,中国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被世界所瞩目,对世界能够产生这样的影响,这是神给我们的一个机会,神在发动、带领和差派祂自己的百姓,催逼我们起来响应祂的呼召。当我们身为华人基督徒 ,看见这个机会的时候,我们真的要问自己:我们预备好了吗?我们属灵上真正通达的道路,就是进入神给我们预备的命定,让我们共同携手来完成神的托付——建造教会,广传福音,承担使命!

张路加牧师来自中国大陆。23年前于德国柏林理工大学材料研究所深造期间蒙召,先后完成在美国福乐神学院及正道神学院的宣教及神学方面装备,自95年起担任「播种者」国际协会(The Sowers international)中国事工部主任至今,致力于中国大陆的教会培训及校园事工。同时也在北美及各地主领聚会,推动宣教福音事工。

anyShare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