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好的选择   /黄磊

 
 
 

REV.huang我出生在医生世家,从小到大唯一的梦想和愿望就是成为一位知名外科医生。我也为之努力,最后如愿以偿。从事最钟爱的骨外科专业,在同学中最早被提升为教授,收入颇丰,妻贤子孝,我觉得这就是幸福了。

然而十二年前,我38岁,做了一个重要的选择,因着这个决定完全改变了我的人生轨迹。当时我们决定举家移民澳洲,就在一切手续办妥、要出发前的三个月,我太太的一位同学从澳洲回来,在我家住了24小时,其中20个小时用来给我们夫妇传福音。

听的时候我对福音颇感新鲜,但通过她的描述,使我也对澳洲生活失望至极。听起来除了公司,就是家和教会,三点一线。而我们在武汉的生活是如此精彩、如此丰富!

这位姊妹回到澳洲后,每隔两到三天给我们打个电话,每次都是三小时以上。一个多月以后,我决志信主。我觉得这是人生的一个重大的转折,也是一个重大决定。

但是,我万万没有想到,后面的需要做的决定更多,也更难。

选择福音,放弃移民
当时我觉得自己选择了耶稣,这是一个不错的信仰。然而,信主后不久,我就知道不是我选择了祂,而是祂早就拣选了我。一个很偶然的机会,我到一个美国宣教士的家里,这位宣教士在我信主前一年,在武汉一所教堂里被人杀害为主殉道了。当我去到他家看见他的照片时,感觉似曾相识。他太太很奇怪,说你刚信主,他生前除了教会,一般不去别的地方,怎么可能认识他?

原来四年前一次我值急诊班,这位宣教士带着女儿来看病,他女儿的手被割破了,我为她做了一个小的清创手术。她恍然大悟,说:「原来你就是帮我们女儿做手术的那位医生!」她马上从书架上拿来一个相片薄,打开一页,就是那天晚上他们的女儿做完手术回到家里以后,打开我给她缠好的纱布和绷带祷告,并照了一张照片。

我当时觉得很滑稽,至少等到换药的时候再照照片也来得及啊,况且,为什么要打开包扎好的伤口祷告呢?她说不,那天晚上我们打开为她的伤口祷告,更重要的是,那天晚上我们一家六口人为给她手术的医生,也就是你和你全家的救恩祷告!

此时我才知道,不是我选择了主,而是四年前就有一个我完全不认识的家庭,他们围在一起为我和我家人的得救代祷!

我问她:你们为什么要到中国来,并且一住就是十三年?陪我前往的弟兄说,他也曾问过同样的问题,她只有一句话:「因为中国需要拯救!」因着这个原因,她丈夫家族仅有的弟兄三人,全部都到亚洲宣教,并且有人付上生命的代价。

是的,中国需要拯救。这句话曾经感动过无数的宣教士,从欧洲从美洲到中国,从世界各地到中国,这句话不再是我在书里所看到的宣教士的一个理想,而是活生生的一个宣教士家庭在我面前展现的时候,我的心不能平静:一个美国人放弃很好的环境、生活,来到中国宣教,是为了需要拯救的中国,而我,作为一个已经信主的中国人,为什么还要离开中国,到其它地方去寻找安逸的生活呢?

回家之后我和妻子认真地讨论这个事情,然后我们共同做了一个决定——放弃澳洲移民。做这个决定并非易事,放弃花费不菲的金钱、漫长的时间办下来的移民机会,不免挣扎。

但这不是我们有多么了不起,后来我知道主早就知晓我们的内心,祂这样对我们说:「人到我这里来,若不爱我胜过爱自己的父母、妻子、儿女、弟兄、姊妹和自己的性命,就不能做我的门徒。」(路十四26)感谢主,让我们选择上好的福分,留在了中国。

舍弃不义之财
但是我们万万没有想到,后面有更多又大又难的决定等着我。当时我在中国当外科医生十几年,虽然正式收入不算高,但是所拿的回扣惊人。这种收入给我带来生活的高质量,那时候我全身都穿戴名牌,只出入武汉最高档的消费场所。

信主后的一天,碰到一位外来弟兄,突然问到我是不是有「灰色收入」,我坦白承认了。他说:这是不讨神喜悦的,不能拿。你要放下这些,你要做一个真正的基督徒就要放下这些东西。

我当时嗤之以鼻,心想你说得容易啊,放下这些东西,那我岂不是什么都没有了?但说来奇怪,他这句话在我心里翻腾。我翻圣经,好像主也这么说的。「凡不背着自己十字架跟从我的,也不能做我的门徒。」(路十四27)我不懂,就找人去问:是不是背起十字架就意味着我要过苦日子?对方回答:不是的。但是过苦日子可能和十字架有点关系,所有在十字架上的人都是完全对这个世界完全绝望的人,完全没有自己的想法、完全死去的人。「完全死去」,这四个字对很震撼。

一两周后,我又碰到那位弟兄,他劈头就问:你怎么样了?这个钱还拿了没有?我说现在还在拿,已经想不拿了。但是不容易,他说不管怎么样,你一定要做到,否则的话,你信主就不是真的,到上帝那里交不了帐。

提醒一次比一次严重,我整整挣扎了三个多月,最终我实在是受不了了,当时圣灵在我心里动工,我心里纳闷:以前这钱拿得心安理得,如今怎么那么难受?有一天回家跟我太太说:你说我们信主是玩真的还是玩假的?她说信主当然玩真的了。要信就真信嘛!我说是的,如果是玩真的我现在要做一个决定,可能我不能再拿工资以外的钱了。她说不能拿就不拿了。一句话,解决了我三个月来的纠结。

第二天,我告知同事,我不再参与分钱。同事诧异而好心地告诫说:不会吧,你想好了,信仰是好的,不要走火入魔。我说这是我们全家的决定。同事说,那我把这个钱给你存起来,哪天后悔了,再还给你。

过几天,我在心里盘算:钱已经从公司的账目上出来了,我不拿,划不来啊。怎么办呢?以后教会肯定有些弟兄姊妹需要,贫困的有病的急需的,可以把这些钱留下来给他们,所以想了个主意:设立一个账号,把钱存进去,有人需要的时候就把钱转给他们。

半个月之后,再度碰到那个弟兄,这一次,我轻松地告诉他:我一分钱都没拿过了。他连说:太好了,太好了!我说:但是,他们把钱都给我存下来,当我们的教会弟兄姊妹有需要的时候,我们拿去帮助。没想到他说:不行啊,这个钱是不义的钱财,不能拿,更不能用神国的事工上,神的家里面不缺钱!我想也对啊,万有都是神的,祂创造万物天地,还缺我这些钱吗?

但我还是不甘心,又想出一个好办法,我告知对方:以后钱不要给我,也不要存起来,也不能给别人用,神的家里不缺钱,但是我们要传福音,送圣经。于是就用这钱买了许多圣经,见人就送。我觉得这是妙计,把钱用在神的福音工作上。

几天后,我又碰见那个弟兄,我把「妙计」告诉他。他说:神的家里也不缺圣经。是啊,圣经就是神的话,神的家里面怎么能缺圣经呢?至此,我完全断绝了对这部分钱的支配想法。

但是,我这么做让周围的人有很大的压力,而且我在工作中也时常左右为难,于是我就向主任打了一个报告,要求从临床医生调到教学的工作岗位。主任大吃一惊,问我:你是疯了吗?四十多岁的外科医生年富力强,是最黄金的一个阶段,却主动要求去一个冷清的岗位?

是的。这在在旁人眼里,与疯子无异。

此后我再回临床科室时,几乎所有的人,都用很异样的眼光看着我,认为我信疯了,信傻了。我也觉得很尴尬,怎么解释也没有用,就常常避开人群。

更有意思的是,如果说我曾是「受贿」的那一方,那我太太却是「行贿」的那一方。她在一家医药公司做经理,工作就是怎么把钱送给医生,既然我决定不再接受受贿,那她若继续这份职业,也不荣耀神的名。

最终,她也决定辞去工作。

当时,我们的这两个决定让家庭收入锐减百分之九十之多。我的名牌全部下岗,口袋里的金卡也都拿出来了,也不能再去高档百货商店了……这些都确实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然而,既然已经做了这个决定,就不再回头。

一年后,中国进行行业腐败整治工作,首先就从建筑业、医疗业、教育业开始,我们医院的骨外科正是领头羊。那段时间人心惶惶,人人自危。我再去科室时,迎接我的是羡慕和佩服的目光。

没多久后的一天晚间,原来的同事给我打电话,让我赶赴一个宴会。我带着惊讶赶到时,发现全科室三十多个人围坐在一桌丰盛的菜肴,都在等着我。原来,整治工作告一段落,他们特地设宴「慰问」自己。我们的科室主任兼任书记诚恳地道出隆重邀请我出席的原因:我们今天请你来,就是想听你讲一下你的信仰!

以前我有心向同事传福音,却没有人愿意听。但是那天,他们特别邀请我,足足讲了两个小时,我知道,这是神在动奇妙的工作,让我这个有机会给他们传扬福音。

听从祂的声音
整本圣经,从创世纪到启示录,上帝一直都在让我们选择:要么爱我,要么爱这个世界;要么跟随我,要么跟随这个世界;要么做我的门徒,要么不做;要么得永生,要么失去永生……命令简单而清晰,让我们去遵行。

在申命记里面,有这样一句话:以色列啊,你要听,耶和华,我们神是独一的主,你要尽心、尽性、尽力、爱主你的神。是的,我们可以爱,但问题是,你尽了全力没有?是否尽其所有?

08年的汶川地震举世为之所动,将近10万人失丧了生命。我当时作为中国家庭教会的一员到了灾区,与其他教会共同开始了中国基督教爱心行动。当时我想,大概三五个月就轮流回去。

到灾区以后满目疮痍,口号很振奋人心:「汶川加油」!「北川加油!」「安县加油」!「四川加油」!

但是有一天一件事情改变了我,让我看这些口号有不一样的感受。一天我在金山村,碰到一位满头白发的老妇人,不停地拉着我哭。那天,清晨四点我们买了生活所需的物资从成都运来,忙完之后正要离开。可是老妇人就是不放手,不住地重复一句话: 「没有希望了,没有希望了!」

当时我认为这不过是遭此大灾的群众悲伤中的一句话,但是后来经同工提醒才注意到,这个村子里面几乎没有孩子。原来,那一天,仅仅90秒的地震,山体滑坡,把他们村唯一一所小学校全部埋没,从老师到孩子没有一位幸存者。这位老人的两个儿子、三个孙子,全部丧生。

对于一位六旬村妇,孩子可以说是她未来的全部希望,突然一下失去了第三代,让她几乎是一夜白头,完全陷入绝望当中,所以她跟我讲的就是一句话:没希望了,没希望了!

当我请同工送一些物资给她,我站在门外时,我仿佛听到圣灵对我说话:我要你到这里来,让你看到他们的需要,要你陪伴他们,你愿不愿意?因为他们此时所需的,不是为他们喊加油,他们已经油尽灯枯,不是钱和物质可以满足他们,他们需要心灵的关怀和陪伴。

当时我面临一个很大的挑战,我要做什么样的选择?我想起乔纳的故事,问我自己到底是要听祂的还是装作没有听见。这是一个很重大的决定,不是三五个月就可以结束的。因此几天后我回到武汉,和家人商量后,向医院递交了我的辞职申请书,我一连递交了三份,以示我的决心。

从那时开始,我彻底离开了多年来我最心爱的手术刀,跟随主的呼召。

当时我眼前浮现出耶稣在海边呼召门徒时,说:你们来,跟随我,彼得马上放下他的网和船跟随耶稣,这是我们做门徒的一个榜样。此后,我再次回到灾区,一呆就是三年,虽然远远不够,但是神让我在那里经受操练,也赐给我祝福。

其实,整本圣经都是在让我们做一个选择。我们可以说,当我退休以后,又有钱、又有精力,我那个时候来服事主。但是当年马礼逊、戴德生、剑桥七杰到中国来的时候,都是在他们青春年少、风华正茂的时候,他们将最宝贵的时间献给了神。是的,我们在职场也可以服事神,关键在于有没有尽心、尽性、尽力、去爱主。

当有一天,神的灵在你里面做工,让你出来全时间来服事祂,让你出来在职场里为祂做美好的见证,让你出来成为职场的宣教士、让你出来成为全时间的传道人、牧师和宣教士时,你愿意吗?

你能回應神給你這樣的一個挑戰嗎?願我們選擇的是上好的福分!

黃磊牧師2002年得救信主,曾做外科醫生,現為武漢下上堂基督教會牧師。

anyShare分享到:
 
重要公告
從2021年起,使者雜誌文章及電子PDF將發佈在使者新網站:afcministry.org,本站將不再更新。歡迎前往我們的新網站瀏覽更多內容。
我們將在新網站持續更新聘牧專欄,有任何變動請聯繫:am@afcinc.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