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值观定决策,决策定人生   /陈世协

 
 
 

P26价值观与决策
我们每一个决定背后,都有一种价值观在掌控着——告诉我们这个决定值得,那个决策值得,所以要做这个决定。然后我们一个个的决定加起来就是我们人生的写照。

我们的人生就是一个又一个的决定总合起来的。比如为什么今天你来参加这个华人差传大会?在背后一定有一种价值观在掌控着,在影响着你,让你勇敢地做出这样一个决定。

不同的价值观影响不同的决定。我们当中可能有些弟兄姊妹,你的价值观是宣教很重要,只要有宣教大会,只要有差传大会,我一定到场。因为你的价值观在于:宣教的使命非常重要。另外一些弟兄姊妹的价值观可能是上帝的呼召,希望透过这个华人差传大会,能够确定、落实上帝对你人生的呼召,因此你来参加这个大会。另外一些弟兄姊妹和朋友,你来了是因为朋友很重要,你的小组都来了,那我怎么可以不来呢?大家都一起来吧。所以,朋友来了,我也一起来了,就听听吧,看上帝要跟我说什么,那个价值观在影响着你。

另外一些弟兄姊妹,你们受到另一种价值观影响着你,反正没事干,我就来了。在这个时候,有个盛会,我就来看看,来听听。这也是一种的价值观,它在带动你,它在催逼你,它在影响你,让你做出今天的决策。当然有的时候,你可能是为了讨好人,为了面子而作出一个决策。

有的时候,一些错误的价值观会让人做出一些错误的判断,结果,你也付出相等的代价。但是,多数的时候,你是基于某一些预先设定的价值观来作出判断,到底值得不值得,然后做出相应的决定。

我们的价值观各有不同。一个房子对你来说太贵了,但是对别人就非常值得,因为那个学区很好,他的小孩还小,要进好学校。为了学区而买昂贵的房子,对他非常值得。某一些东西对你来说是破铜烂铁,但是对另外一个人,他觉得是一个昂贵的艺术品,他觉得值得,你不一定觉得值得。所以说,价值观基本上是一种你觉得很重要,你觉得很值得,也愿意为了拥有它而付出昂贵的代价,或者是相等的代价,希望能够得到它,这个就是价值观。

罗得的决策与危机
在圣经里面有两个非常杰出的企业家,生意都做得很好,他们两个人进行了两个不同的商业计划,可以看得出在背后是什么样的价值观在影响着他们,因此产生了不同的商业计划书,也产生了两个不同的人生。

因为「价值观定决策,决策定人生。」

首先我要和弟兄姊妹一起看罗得的商业价值,罗得的商业计划是怎么进行的,那你看看背后的价值观。在创世纪第十三章1-7节。上帝感动了亚伯拉罕,第十二章的时候就离开吾珥,来到迦南地:「埃布尔兰带着他的妻子与罗得,并一切所有的,都从埃及上南地去。埃布尔兰的金、银、牲畜极多。他从南地渐渐往伯特利去,到了伯特利和艾的中间,就是从前支搭帐棚的地方,也是他起先筑坛的地方,他又在那里求告耶和华的名。与埃布尔兰同行的罗得,也有牛群、羊群、帐棚。那地容不下他们,因为他们的财物甚多,使他们不能同居。当时,迦南人与比利洗人在那地居住。埃布尔兰的牧人和罗得的牧人相争。」

看到了吗?这是两个非常成功的企业家,都长袖善舞,非常会做生意,生意越做越大,羊群越来越多,牛群也越来越多。但是资源有限,水和草只有这么多,资源不够,怎么发展?资源不够,怎么扩大事业?资源不够,怎么样使生意更加兴隆呢?这两个非常会做生意的人,到了这样一个地步,他们的经理,他们手下的主管,开始产生争执。两个人都是亲戚,一个是叔父,一个是侄儿,但是他们所掌管的一些个人之间,开始产生矛盾了,因为在抢资源。

「埃布尔兰的牧人和罗得的牧人相争。」当时迦南人与比利洗人在那地居住,为什么莫名其妙冒出这样一个描述呢?我相信圣经的记载在提醒我们,周遭还有很多竞争对手,像迦南人和比利洗人。如果他们两个人相争的话,最后得到好处的是谁?是迦南人,是比利洗人。所以圣经特别描述他们的周遭有这些竞争对手,所以埃布尔兰和罗得的牧人需要考虑怎么面对这样的情况。熟悉圣经的弟兄姊妹就晓得,亚伯拉罕就和罗得一起商量,我们应该怎么样地来考虑资源不足的情况之下,应该如何进行商业活动,执行商业计划。埃布尔兰就告诉他说,你就选吧,如果你往东边的话,我就往西边;如果你往西边的话,我就往东边,我们各自有各自的空间,各自有各自的市场,不要同样占尽一个市场,不要为了同一个市场竞争,结果我们周围的敌人,周围的那些其他的商业家反而得到更大的好处,自己却没有任何好处。

于是,创世纪第十三章10-11节说:「罗得举目看见约但河的全平原,直到琐珥,都是滋润的,那地在耶和华未灭所多玛、蛾摩拉以先,如同耶和华的园子,也像埃及地。于是罗得选择约但河的全平原,往东迁移,他们就彼此分离了。

这是一个决策,一个非常重要的商业决定。

罗得看见了滋润肥沃极美的地方,像耶和华的园子这么美,也像埃及地这么好,他就选择往那美好的约旦河的全平原往东迁移,然后大家就各有自己的地盘、自己的市场。

选择滋润肥美的地方当然没有错,选择发展、选择扩张也没有错。可是选择走向所多玛和蛾摩拉的方向,这个就反映了罗得的价值观,也反映了他在定决策时的优先级。罗得非常明显的驱动力与价值观是为了商业的发展,是为了商业的利益甚至牺牲灵性也无所谓,因为下面的经文告诉我们,所多玛,蛾摩拉是一个罪大恶极的地方。这是一个明显的价值观的决策。

所以第12-13节说:「埃布尔兰住在迦南地,罗得住在平原的城邑,渐渐挪移帐棚,直到所多玛。所多玛人在耶和华面前罪大恶极。」罗得靠近了所多玛,他还没住进去,接近了这个城邑,在近距离观看了所多玛的生活方式。罗得在近距离观看后,慢慢就习惯了,也就慢慢地接受了,到后来也就慢慢地认同了所多玛人糜烂的生活方式。

第11、12节是有名的四王和五王的争战,这五个王包含了所多玛蛾摩拉的王。当四王和五王争战的时候,罗得住进去了,他搬进去了,他不再是近距离了,他已经深入到所多玛的生活圈子里边去了,他已经拿到绿卡了,也拿到社会保险了,大房子也买了,保险也买了,开始安居下来了。

再看后面的经文,看罗得一个又一个的决策及其背后价值观的所在。

到第十八章的时候,是上帝差遣他的使者要毁灭所多玛和蛾摩拉的时候,亚伯拉罕到上帝面前向上帝祈求。从第十八章第23节开始,到33节结束,这是亚伯拉罕非常感动人心的一个与神的交涉,与神的一个对话。为了怜悯人、为了那个城,他从希望五十个人,一直降到四十个,三十个,二十个,十个,如果有十个行在上帝心意的人,他说祢就饶过这城吧。我在想,亚伯拉罕是在为罗得求啊。罗得一家,两个女儿,他想如果那个时候已结婚的话,如果都有两个小孩的话,这样大概十个人左右吧。上帝啊,如果这十个人,如果罗得是遵行祢的旨意的话,祢就不要毁灭这个城吧,祢就放过、饶过这些人的罪恶吧。

但是好像连十个义人都没有。第十九章1-3节说:「那两个天使晚上到了所多玛。罗得正坐在所多玛城门口,看见他们,就起来迎接,脸伏于地下拜,说,我主阿,请你们到仆人家里洗洗脚,住一夜,清早起来再走。他们说,不!我们要在街上过夜。罗得切切的请他们,他们这纔进去到他屋里。罗得为他们预备筵席,烤无酵饼,他们就吃了。」罗得不但住下来了,罗得现在开始坐在所多玛的城门口。在那个时代,能够坐在城门口的,大概都是一些重要的人物,是那些市长、那些市议员,是那些重要的商业人士的位置,可以在城门口会面、谈生意、签协议。罗得不但住下来了,罗得也与所多玛的关系密不可分,也在他们当中坐了很有影响性的位置。接着的第12-14节经文告诉我们:「二人对罗得说,你这里还有甚么人么?无论是女婿,是儿女和这城中一切属你的人,你都要将他们从这地方带出去。我们要毁灭这地方,因为城内罪恶的声音在耶和华面前甚大,耶和华差我们来,要毁灭这地方。罗得就出去,告诉娶了他女儿的女婿们〔娶了或作将要娶〕说,你们起来离开这地方,因为耶和华要毁灭这城。他女婿们却以为他说的是戏言。」

但是他的女婿以为罗得在开玩笑,感觉上罗得好像失去他的发言权,好像没有他的影响力了,灵性的影响力、属灵的权柄好像都没有了。但也可能他所说的事情太戏剧化了,上帝要毁灭所多玛蛾摩拉,这怎么可能?他们觉得是戏言,难以置信。但是可以想象那时罗得至少对他所建造的商业利益依依不舍,难以放下。这里他通过决策体现出来背后的价值观非常明显。

第十九章15-17节:「天明了,天使催逼罗得说,起来!带着你的妻子和你在这里的两个女儿出去,免得你因这城里的罪恶同被剿灭。但罗得迟延不走。二人因为耶和华怜恤罗得,就拉着他的手和他妻子的手,并他两个女儿的手,把他们领出来,安置在城外。领他们出来以后,就说,逃命吧!不可回头看,也不可在平原站住,要往山上逃跑,免得你被剿灭。」耶和华怜悯罗得,在他犹豫不决的时候拉他一把,给他一个活命的机会。从天使的「催逼」、罗得的「迟延不走」等,更明显地看出罗得的这个决策背后的价值观到底是什么,让他能够迟疑不决,对上帝、对天使的话语还是似信非信,不想离开。从下面的经文我们也可以看出,罗得的妻子更难以舍下这辛苦耕耘、白手起家所建造的商业王国。她回头眷恋的时候,她就变成一棵盐柱了。那种不舍,那样的决策,带来一个没有办法挽回的后果。

再看看罗得怎么得救、怎么会被救出来的。第十九章27-29节:「亚伯拉罕清早起来、到了他从前站在耶和华面前的地方、向所多玛、和蛾摩拉、与平原的全地观看。不料、那地方烟气上腾、如同烧窑一般。当神毁灭平原诸城的时候、他记念亚伯拉罕、正在倾覆罗得所住之城的时候、就打发罗得从倾覆之中出来。」上帝怜悯他,天使拉了他一把,但是圣经告诉我们,上帝记念亚伯拉罕,上帝记念亚伯拉罕对人的怜悯、对他侄儿的怜悯。因为这个侄儿在他的眼中不是一个商业对手,不是一个竞争对手,这是一个他所爱的侄儿。上帝记念亚伯拉罕,所以在倾覆那个城,在毁灭那个城之前,就把罗得从毁灭之中给救了出来。

罗得做出了一个又一个决策,这一个又一个的决策就定了他的人生。如果不是上帝介入,如果不是亚伯拉罕介入,他就与所多玛蛾摩拉一起毁灭了。但是上帝纪念亚伯拉罕,把罗得给救出来了。这是一个怎么样的价值观在掌控,在影响着罗得一个又一个的错误的决策呢?基本上,罗得的价值观是利润至上、不计后果,全力以赴就投进了所多玛蛾摩拉的生活方式。这是罗得的商业计划。

亚伯拉罕的决策与机会
现在我们来看另外一个商业计划,就是亚伯拉罕的商业计划。他所做的一个又一个的决策的背后,是怎么样的一种价值观在影响他呢?我们看到亚伯拉罕的所有的举动、动向和决策是贴近神的心意的。

在第十三章中,他不愿意与罗得纷争,让罗得先选:「你若向左,我就向右;你若向右,我就向左。」所以当罗得离开埃布尔兰以后,他还留在那个地方。并且到什么地方都为耶和华筑坛,求告耶和华的名,贴近神的心意:「耶和华向埃布尔兰显现,说,我要把这地赐给你的后裔。埃布尔兰就在那里为向他显现的耶和华筑了一座坛。从那里他又迁到伯特利东边的山,支搭帐棚。西边是伯特利,东边是艾。他在那里又为耶和华筑了一座坛,求告耶和华的名。」(第十二章7-8节)「埃布尔兰就搬了帐棚、来到希伯仑幔利的橡树那里居住、在那里为耶和华筑了一座坛。」(第十三章18节)这是亚伯拉罕的价值观,贴近神心意,就产生出这种决定,也产生出这种行为——为耶和华筑坛、荣耀神。

圣经的第十四章14-24节,描述了埃布尔兰带着他的仆人「将被掳掠的一切财物夺回来,连他侄儿罗得和他的财物,以及妇女、人民,也都夺回来。」并且把「至高的神把敌人交在你手里,是应当称颂的。」「埃布尔兰就把所得的拿出十分之一来,给麦基洗德。所多玛王对埃布尔兰说,你把人口给我,财物你自己拿去吧!埃布尔兰对所多玛王说,我已经向天地的主、至高的神耶和华起誓,凡是你的东西,就是一根线、一根鞋带,我都不拿,免得你说,我使埃布尔兰富足。只有仆人所吃的,并与我同行的亚乃、以实各、幔利所应得的分,可以任凭他们拿去。」(创十四20-24)

这样的一个决定:夺回被掳的、不拿战利品,不拿别人所送的财物,背后的价值观是亚伯拉罕所展现出与众不同的地方。他是为了上帝的荣耀。上帝的荣耀比他的利润、财物增添重要。他说我不拿你的财物,免得你说是你叫我富足起来,我要让你知道,是上帝叫我富足起来的。这是真正以上帝为中心,以上帝为优先的人生价值观,是亚伯拉罕所展现出的一种商业的计划。

我们的价值——为主筑祭坛
从罗得与埃布尔兰的例子,我们可以非常清楚地看到:价值观定决策,决策定人生。对我们的意义在什么地方呢?我要提醒弟兄姊妹几方面的事情:

第一,上帝是我们决策的中心。为了上帝的荣耀,亚伯拉罕作出一个又一个的决策。埃布尔兰也不完美,在埃及的时候,曾经否认撒莱是他的妻子,怕别人把他杀了,把撒莱抢过去。他有他的软弱,但是埃布尔兰的一生,他的价值观非常明显和清楚,上帝是他决策的中心。他的人生价值观是为了上帝的荣耀而做的。

今天在这里的大多数人都已经信了耶稣基督,我们的世界观是一个有上帝的世界观,我们都是基于上帝的创造。我们相信神创造人,但是也相信并承认人类的堕落。但是更好的消息是我们更相信耶稣基督的救赎带来改变。所以,我们只有一种的价值观,就是:上帝是我们决策的中心,我们一切所行的都是为了上帝的荣耀。上帝是我们的中心,把我们自己、我们的家、我们的子女都奉献给神,处处为祂建造祭坛,求告耶和华的名。

从现在开始,你也为主建造一个祭坛吧。神啊,我们为了荣耀祢而聚集,为了荣耀祢而预备自己,为了荣耀祢而做出决策、做出决定。主,如果在这几天当中,透过信息,透过宣教士的见证,透过工作坊的提醒,祢对我有所要求,需要我作出决策的话,让我的价值观是来自为了上帝的荣耀!因此当你把自己也放在那个祭坛上,你再告诉你的主:我愿意降服,我愿意放下我的主权,因为我的价值观在于祢,我的价值观在于响应上帝的呼召,上帝给我的呼召!上帝是我们的荣耀,上帝是我们的决策的中心!

第二,不要离开信仰群体的生活。因为信仰的团体生活是我们的支持,也是我们的督促。我们看到罗得怎样地离开埃布尔兰,看到罗得怎样一步步地走向所多玛的方向。罗得慢慢地失去了他的身份,到最后变成了所多玛人、所多玛公民、所多玛的企业领袖,到最后坐在城门口,变成他们的一份子了。

我们当中事奉越久的弟兄姊妹,在教会的领导位置越高的弟兄姊妹,更要留意,当我们服事越久、在领导的位置上越久的时候,我们越难以接受异议,难以接受别人对我们的不同看法。因为我觉得我付出代价很多了,为什么你不能认同?为什么你不支持我?事实是,事奉越久、越受到大家的赞扬的时候,真诚的话也越来越少了、能够对你说真话的人越来越少,因为他们不忍心。因为他们知道你付出代价,也知道你努力过,他不愿意令你难受。那也是我们最危险的时候。所以要跟信仰的群体紧紧地、紧密地结合在一起,来遵行上帝的旨意。

第三,当我们看到这两个人的商业计划所带来的不同结果的时候,要记得:周遭的人和事可以正面也可以负面地影响我们。所以你要选择你的同路人,你要敬畏上帝,你要与认真过信仰生活的同路人并肩作战,一起生活,让他们来影响你,你也正面都来影响他们。

第四,我想这两个人的商业计划给我们的提醒,是决策要全方位来考虑。不要单单只为了经济因素而作经济考虑。罗得只有一个考虑,就是经济的考虑。但是还有别的考虑是他忽略的:灵性的考虑、健康的考虑、情感的考虑、理智的考虑,他都没有摆在里边。要作出一个正确的决定,而这个决定会定出我们的人生。

多数的弟兄姊妹会经常思考一个问题:我要什么?很多人希望两个都要,两个都好。我们也希望跟随耶和华,但是日子也不要太苦,生活也不要太辛苦。我们不要进去所多玛,但是我们也不要离开太远。这是我们多数人的挣扎,我们要双赢,我们要上帝,也要好车子,也要美食。做一点宣教,做一点短宣,免得心里太内疚,都有一点点,那不就很好吗?

这不就是我们最大的挣扎吗?也是我们差传大会的主题——破茧而出。我们已经听了很多信息,听过很多宣教士的见证。从孤儿事工、到未开发的地区,到极端分子当中为主做见证,各种的见证和分享,有哪一种的见证你没听过?听完之后,怎么没破茧而出?为什么走不出来,也没有走进去?

破茧而出——你爱我比这些更深吗?
我相信你也想走出来,可是到底要怎么走出来?

第一、你需要上帝的爱,你才能走得出来。就像耶稣基督对彼得说:你爱我比爱这些更深吗?彼得说:主啊你知道我爱你。他说:你牧养我的羊。

我们都想牧养主的羊,都想传福音给主的羊。但是怎么跨出这一步呢?因为有挣扎有犹豫有惧怕。然而,惧怕也是最有效的阻力。我们经常怕东西不够,所以经常购物,也怕退休金不够,怕医药费不够,怕死亡,更怕死不了,怕连累家人,怕癌症,怕心脏病,怕糖尿病,怕高血压,更怕老年痴呆症又没死……太多的惧怕了。

但是你有没有更怕你的家人你的朋友没有认识耶稣基督?你有没有更怕许多人连生存的动力都没有了,觉得人生没有盼望而自杀?你有没有更怕:当我们来到上帝面前的时候我们会交白卷?你有没有更怕:将来也许没有机会做上帝要我们做的工作呢?

我们得到上帝的爱,我们才会愿意喂养主的羊。所以主耶稣对彼得说了,也对我们说了:你爱我比这一些更深吗?如果你爱我比这一些更深的话,你就可以喂养我的羊,你就可以去做主的工,你就可以去付出。

在我们北美这种消费型文化社会中,追求舒适安逸的心态是很强的;在这种自由的文化社会中,习惯不受约束的心态是很强的;在这种讲求人权的文化社会中,控诉争辩的心态是很强的;在这种个人主义、自由自主的文化社会里边,自我中心的心态是很强的。这些现象我们都看到,这些道理我们也明白,但就是跨不出去、走不出来。只有让主的爱感动你,你就会喂养主的羊!

第二、人生下半场,不能再等了。

我遇到好多人生下半场的弟兄姊妹,生意做好了,钱也够了,退休金也有了,他说我现在出来事奉主了。感谢神!我们何等需要这种成熟,有生活历练,稳定的基督徒出来服事上帝。但是也有很大的挣扎。这些人生下半场的时候开始走出来的人面对着另外一种的挣扎。

他们这种稳扎稳打的做法,不太需要教会的支持。非常自由,但是也不好管,从做主管到做上帝的仆人,差距是非常大的。有的人调不过来,他太习惯了做主管,他没办法做仆人。他经济很雄厚,也不急,有事奉的空间也可以,没有事奉的空间也可以,反正就等。起步也慢,追不上年轻人的突飞猛进。有的时候起步慢不太容易找到服事的空间。

人生下半场要好好地服事主,不能再等了。我非常理解,跨出这一步非常不简单,因为我也曾经是一个逃兵。上帝带领我到新加坡十八年的时间,十年做神学院老师,八年做院长。做院长压力很大,不但要筹钱、领导老师,领导三十几个博士。另外行政方面、教会关系方面,还要到处去带领各种不同要求的聚会……做了八年我累了。所以当上帝带领我们一家人回美国的时候,我的心中就有一种逃兵的心态。我想到美国中部牧养教会,那里生活单纯,很多教会都不大。找一家大概七八十人的教会牧养就好了。日子好过一点,也单纯一点,周末去钓钓鱼,非常健康。但是上帝借着我的女儿给我说了一句话。她说:老爸呀,这样你不会快乐的啦!你不是那种人啊!我就从逃兵的心态中扭转过来,勇敢承接洛杉矶核桃市第一华人浸信会的事工,跟弟兄姊妹一起来建造一个合神心意的教会。

今天,如果上帝在向你说话,问你:你爱我比这些更深吗?你唯一的回答、唯一的回答就是:我愿意喂养主的羊!

陈世协牧师1997年起在新加坡神学院任教,2006年七月受委为新加坡神学院第六任院长,2014年带领全家返美,任洛杉矶核桃市第一华人浸信会牧师。

anyShare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