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啊,让我为大使命而活   /应芳洲

 
 
 

在参加差传大会之前,我只抱着一个简单的盼望:神啊,愿这股宣教的火重新将我里面的热心点燃起来。

都说人在刚信主的时候传福音最火热,我也一样。然而,随着神学知识加增,生命的温度却在渐渐冷却,好像末世倒计时的滴答声不再那么响亮,好像地狱的永火也不再那么灼烧……这种令人焦急的麻木让我更加期待这次聚集。

主是信实的,祂借着众仆人的口传递力量,落在我的心上:陈世协牧师的经历让他看见,亚洲人可以成为列国的桥梁,一手拉白人,一手拉黑人,可以连接起以色列人、阿拉伯人,而我们就生在这个特别的时代;莱特博士呼吁,我们的任务就是做好自己在神伟大计划里的那部分;黄磊牧师提醒我们,在十架上的人都是对世界完全绝望完全没有自己梦想的人;戴继宗牧师劝勉我们,不一定每个人都被呼召成为传道人,但神呼召我们每一个人都成为传道的人。这些话语,带着圣灵的能力,穿过人海抵达我的耳朵里,一下一下地敲击。主啊,让我为大使命而活!

更激励我的是工作坊的分享,神的一线工人们带来美好的信息,从世界的各个角落到近在咫尺的距离。在「福音与中国」系列里,张路加牧师给出的大图画里我看到中国教会不可估量的潜力。他说,福音一定是与世界对立的,然而教会历史已经证明,越艰难教会越成长,全世界没有其它教会像中国教会这样经历很多艰难,然而中国信徒渴慕主道的程度也超过很多教会信徒……时候到了!天时、地利、人和,你预备好了吗?

从中国大陆专程赶来的张恒牧师用几个词道出中国家庭教会的宝贵传统:持守、敬虔、热心、迫切、流泪祈祷……这些特质与使徒时代的教会很接近,可以说是「使徒行传」的再续。而他用质朴的语言所讲述的故事更是直扎我心:「农村教会同工的神学装备也许不高,却具有一流的、破釜沉舟的传福音功夫,过去常常是只带着单程的路费出去,凭信心依靠主的供应,甚至不知道当晚住在哪里,主却奇妙地安排不信的人接待他们,最终福音临到的那一家全家归主。」

在「跨文化」系列里,江冠明牧师对少数民族宣教的分享几乎令全场听众落泪。

如果从横向来说「福音传到地级」意味着福音重回耶路撒冷,那么从纵向来说,福音的最后一棒便是住在大山之中的少数民族,那里无水无电,生活艰难,路遥且险,很难进入。但历史上却不乏西方宣教士不顾艰险,凭着爱的力量将拯救的信息带给大山里的居民,伯格理、富能仁……这些耳熟能详的名字曾翻转过一个民族的命运。

今天,少数民族的弟兄姊妹也开始兴起,为其他少数民族的福音来奔走来劳苦。在江牧师播放的短片里面,我们看到少数民族弟兄姊妹单纯的笑脸,他们手拉手敬拜上帝的歌声在大山里面自由地飘荡;我们看到从老人到孩子那因认真祷告的而皱起的眉和紧闭的眼;我们看到传道的人佳美的脚步,在严寒、在酷暑、在崎岖泥泞的小路、在狭窄陡峭的山间、甚至在万丈深渊上的滑索上;我们看到在河里的洗礼、在水沟里的洗礼、在水缸里的洗礼、甚至拿盆从头泼到脚的洗礼……

这些宣教士也许常年如一日地默默无闻,但他们的生命却极其伟大,如同饱满怒放的花,透出基督浓郁的馨香之气,又如一束明光,照耀在黑暗之处,彰显神荣耀之大能。哦主啊,让我也像他们,为大使命而活!

大会结束后,我自问我的心,发现所得着的远超过我所想所求。我被华人教会对于普世宣教的奋起与努力所激励;我被许多为主燃烧的生命见证所打动,在这一切的故事中,我与讲述的人同落泪同欢喜;我的信心被如云环绕的见证人再次建立,因主做在他们身上的主也可以做在我的身上。差传大会就是神借着再次吹响的这号角。愿这神圣的使命成为我们生命长久不衰的动力。

作者来自北京的家庭教会,现就读于美南浸信会神学院,主修圣经辅导专业。

anyShare分享到:
 
重要公告
從2021年起,使者雜誌文章及電子PDF將發佈在使者新網站:afcministry.org,本站將不再更新。歡迎前往我們的新網站瀏覽更多內容。
我們將在新網站持續更新聘牧專欄,有任何變動請聯繫:am@afcinc.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