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中那压伤的芦苇……——体味生命中苦难的力量   /滕芮青

 
 
 

困难险阻越大,神的大能也愈发彰显。

P48我去年8月在恩典堂受洗,感谢主,这是祂的恩典。 在我灵命成长的路上,也有很多兄弟姐妹和牧师师母给予了我很多帮助,这实在让我能更多地体会到在神的国度里,我们一起欢愉歌唱赞美主,一路相知相伴,享受祂话语的恩典。

随着与主内弟兄姐妹的交流越来越深入,我渐渐地发现那些对神的话语理解深刻、有非常好的属灵生命、活出美好见证的基督徒,很多人背后都曾经历过如此多的生活苦难和生命试炼。 所以我不时心中有一个念头浮现出来,就是:你要成为神的瓦器、合用的器皿,你要成为神祝福别人的管道,你就会受试炼会有苦难,就会领受必经的灵命操练。 感谢主,借着这样的念头让我更渴慕神的话语给我智慧、长我身量,让我认真读经并思考:苦难到底是什么?

为什么会有苦难?

苦难,是很多慕道友无法绕过的问题。 不时会有这样的问题:如果神是慈爱的,为什么这个世界上还有如此多的苦难? 这些都是神所许可的吗? 为什么有的人可以在世上平平安安一生? 而另一部分人也许连吃饱饭穿暖都成为了生活的大问题? 为什么有的人有平安有喜乐,有的人却夜夜难以入眠? 为什么有的人一生中遭受各种大灾大难,有的人却一直风平浪静? …… 这些问题还可以举出很多很多。 表面看上去神似乎单单只照看了一部分人,却忽略了另一部分人。 我在刚信主不久,就问过诸如此类的问题,大部分基督徒也许会回答,我们仰望的是天家,那个好得无比,没有眼泪没有痛苦的天家,和那个天家相比,属世的一切却是无比短暂的。 这个回答没有满足我。 这个问题也一直在心中,不断祷告祈求神让我明白,也把我的一些领受与大家分享与共勉。

试炼和试探

首先,我最先理解的一点是生活中的苦难有时会成为神的试炼,有时会成为撒旦的试探。 试炼和试探的区分取决于我们自己的态度,如果我们在苦难试炼中仰望神倚靠神,那我们就会被神试炼,而如果我们离开了神,那些苦难就成为了撒旦试探我们的经历,会被撒旦捆绑。 而我们所受的一切苦难其实都是在神的掌管下。 耶稣在正式传道前在旷野受撒旦诱惑,马太福音第四章记载了这一段:「当时,耶稣被圣灵引到旷野,受魔鬼的试探」(太四1)。 约伯记第一章和第二章中写到约伯受试炼,而魔鬼撒旦「从耶和华面前退去」(伯一12)。

从耶稣受苦的经历中,更确认了我们倚靠的来源。 耶稣在人性中受了撒旦的试探,他(祂)没有跌倒,所以他(祂)能成为我们的拯救者。 耶稣并不是在神性中受试探,因为神不能被试探。 而正是因为他(祂)从成为人的这一方面来说,他能体恤我们的软弱,只是他没有犯罪,所以我们凡事都能来到他面前向他祈求(来四14-16)。

苦难促使人结出好果子

我有时不明白,既然上帝是慈爱的,那么上帝为什么要给我们苦难而不给我们平平安安幸福美满的生活? 当人在一帆风顺的经历中,其实更容易离开我们的神。 挪亚经历了大洪水后,出了方舟做起农夫。 他栽了一个葡萄园喝醉酒赤身(创九20-21)。 以色列人经历了旷野40年最终进入了应许之地,本在流奶与蜜之地安息,却不断败坏与堕落,拜偶像、与外邦女子行奸淫,各人任意而行(士二十一25)。 连大卫在做以色列王后也犯奸淫罪(撒下十一、十二)。 这一切全是因为我们的始祖亚当堕落后,人和地都受了罪的诅咒,罪性进入了世界。 而神不仅仅是慈爱的,也是公义的,这才是神的国长存的根基。 罪的工价就是死。

一帆风顺的人生经历并不一定能让我们结出丰硕的果子来,让我们的属灵生命更茁壮。 这就像一些孩子永远觉得父母餐餐给棒棒糖和巧克力才是爱他们的表现。 他们不明白父母希望给孩子们更多的蔬菜、肉类和水果,孩子们才能健康地成长。 虽然蔬菜没有棒棒糖和巧克力诱人甜美。

我自己还年轻,人生经历不多,常觉得不能为神做更美好的见证。 可是我亲眼见到的那些基督徒们,他们身上的大爱就像一面镜子一样反射出耶稣的爱。 而他们中有曾经痛失爱子、年幼时失去父母、中年时失去丈夫,或是疾病缠身的平凡人。 苦难没有让他们变得自怨自艾,没有让他们恨人恨世界,相反,他们的爱在耶稣的爱里体现得更完全。

《荒漠甘泉》的作者考门夫人,恰恰是在考门先生与疾病斗争期间,考门夫人开始提笔写作,以日记形式记录二人的心路历程,后来汇集而成一个造就了千万人的小册子。 荒漠甘泉以圣经中的经句为依据,也引入了其它神学著作中的段句,并结合夫妻二人的「见证和灵修生活」,对圣经中某些经文展开了非常深入的阐释,进入到很多人的生命里。

直面痛苦仰望神才能得医治

有时我们看福音书,看到的大多是耶稣行神迹的件件事情,他医治了长大麻风的人,让死人复活,治好了血漏的女人等,他慈爱地说,「女儿,你的信救了你」(太九22)。 我们现在也经常听慕道会,听人做见证,一些人有了疾病,却被治愈了,癌症很多年都不曾复发…… 我们真的是很受鼓励,深信耶稣的确会给我们医治、平安和福分。

可在现实生活中,还有很多人患了癌症,尽管他们信耶稣,却最终还是离开了人世,留下他们年幼的孩子、伴侣去独自面对这个世界。 那些留下来的人该如何面对该如何信靠神? 佛教的教义让人要忘却欲念,忘却痛苦,这种消极的做法其实并不能解决人心里的痛,表面看起来好像风平浪静,但殊不知某天在公园里看到夫妻携伴走路或是别人儿女成群后心中又会隐隐作痛。

而我们的耶稣基督教导我们的是正视痛苦。 只有直接面对,才能根治心中的痛。 克莱布的《破碎的梦》中讲到,只有苦难才能给人更深切地对神的渴慕,而痛苦过后,神会赐下意想不到的对人生的盼望和喜乐,这种喜乐绝非平平安安度一生能够体会到的。 我想一些经历苦难中的人感受到的是神似乎遗弃了他们,其实神一直在暗中保护着他们,圣灵一直在运行和做工。

为什么有些人能察觉到神在苦难中的作为,有些人却不能? 那些能察觉到的人正是因为他们直面了自己的痛苦,而不是通过属世的短暂的欢乐来麻痹自己或是选择逃避。 我们需要神,需要对神的渴慕与盼望。 这能带给我们喜乐。 大卫的诗中写道,「我虽然行过死荫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为祢与我同在,祢的杖,祢的竿,都安慰我」(诗二十三4)。

一切出于神

我经常让神为我所用,希望神保全我们的家人,希望他们平平安安快快乐乐…… 好象看起来这些都没有错啊,都是出于爱家人的考虑。 其实再一想,我们还是弄错了「神位」和「人位」的关系。 神是造物主,我们是被造物,约伯说「我赤身出于母胎,也必赤身归回。 赏赐的是耶和华,收取的也是耶和华;耶和华的名是应当称颂的」(伯一21)。 我嘴上说,荣耀耶和华,求神多使用我,却在祷告中求神凡事保全我的家人。 而前几周发生的一件事改变了我的想法。

前段时间,我的儿子Terry摔了一跤,嘴巴上的皮开了,后来去医院缝了两针,虽然是小伤,可是在去医院的路上似乎听到神在问我,如果我要你把Terry献给我,你是否愿意?

我不知该如何作答,于是我选择逃避。 最近这个问题经常出现在我的脑海里,我想如果失去(虽然奉献给神不一定就是失去)我爱的儿子,哪怕只是一个念头,我都觉得全身颤抖、恐惧和害怕。 于是我对神说,我不愿意,Terry是我的儿子,我要好好保护他,他是世界上唯一一个,在我心里是那么地特别。 然而回家后,在和Terry的相处中,我发现我有属血气的控制欲出现,希望儿子听我的话,当他不听我的管教时,我就会变得很生气,神的爱不在我心里。 这时的我才重新跪在神的面前,祷告,诚心愿意把Terry献上,把他的生命和今后的道路交到主的手上。 而当我下了这个大决心后,在和儿子的相处中,出人意料的平安和喜乐倾注进我的心里。

一切在神的掌管中

神是时空的掌握者,当耶和华将亚摩利人交给约书亚,神让日头停住约有一日之久(书十12-13)。 神是历史的掌握者,历史的走向是根据神的主权和旨意发展的,士师记中,以色列人堕落后被外邦人压迫,神将以色列人交到外邦人的手里,当以色列人呼求耶和华,神就兴起士师拯救他们,而当神和士师同在时,他们就会打赢战役。 无限的神也不受时间和空间限制。 当以色列人面对前有红海滚滚,后有埃及追兵紧逼的困难情况下,神就让摩西伸杖让红海分开,以色列人走过干地,而埃及人和车马却被红海淹没(出十四21-31)。 这一切让我们看到,困难险阻越大,神的大能也愈发彰显。

我们对神的认识有时会有错觉。 当我们经历苦难需要帮助时,觉得祂却躲了起来,丢弃了我们。 约伯记中,「只是我往前行,祂不在那里;往后退,也不能见祂」(伯二十三8)。 诗篇第十三篇大卫的诗如下,「耶和华啊,祢忘记我要到几时呢? 要到永远么? 祢掩面不顾我要到几时呢? 」(诗十三1)。

我那天真可爱的儿子Terry有时在超市,看着那好玩的东西总想去摸一下碰一下,有时我叫他跟着我走,他不听。 而当我走了在暗中躲起来,他才想着要来寻我,跟着我回家。 我想我们就像Terry一样,神其实一直都在,只是需要我们更渴慕地去寻求祂,而祂也在暗中观察我们。 我们从约伯记中可知,神仍在那里,祂只是一言不发而已。 一切在祂的掌握中,祂必为我们开路。

神的道路高过人的道路

人对某些幸福喜乐的盼望有时并不是神对我们的旨意。 而人都有信心软弱的时候。 神对我们说,「神能照着运行在我们心里的大力,充充足足地成就一切,超过我们所求所想的」(弗三20)。

电影《影子大地》讲述了鲁易士和他妻子乔伊的爱情故事。 乔伊第一次去鲁益士家做客,看到墙上一幅风景画,很美丽,山谷充满着阳光,让人温暖遐想联翩。 他们非常渴望能去这个黄金谷看一看。 后来他们有机会去那个地方的时候,发现那里并不是想象中一样充满着阳光,却是一阵阵的雨,一望无际的草地上,时而阴影时而阳光,相互交替着。 就像我们的人生,幸福和痛苦相互交织。 没有痛苦,就体会不到那种润入心底的喜乐。 不同的心境、不同的时间、不同的角度,体会到的都不一样。

路得记中,拿俄米回到伯利恒时对别人说,不要叫我拿俄米(「甜」的意思),叫我玛拉(「苦」的意思)。 她失去了丈夫和两个儿子,心里充满了愁苦,她说「全能的使者让我受了大苦」(得一20-21)。 从人的角度来说,她真是苦。 但是,神却给她信心,让她安排她的儿媳路得,一个牢牢抓住神的外邦人,最后进入了大卫的家谱,将神的荣耀遍传。

在苦难中得胜

当我们遇到苦难,别人投来同情怜悯的眼光时,我们似乎成为了全世界最可怜的人。

其实,何时我们是强者,又何时是弱者? 表面看上去那个一帆风顺、人人称赞的「我们」是强者,那个在苦难中无法自拔的 「我们」是弱者。 恰恰相反,神要拣选祝福赐予力量的却是受苦难的人。 力量在于「内」而不在于 「外」。 力量在于「抓住神抓住永生」。 苦难和生命的真谛密不可分。 「疲乏的,祂赐能力;软弱的,祂加力量。 就是少年人也要疲乏困倦,强壮也必全然跌倒;但那等候耶和华的,必从新得力」 (赛四十29-31)。

《影子大地》中鲁益士说,我在生命中有两次抉择,男孩,选择安全;男人,选择痛苦。 神的信实会给我们在苦难中得胜的确据。 哥林多前书第十章13节,你们所遇见的试探,无非是人所能受的。 神是信实的,必不叫你们受试探过于所能受的。 在受试探的时候,总要给你们开一条出路,叫你们能忍受得住。

愿我们在困境苦难中如鹰展翅飞翔而不致困倦疲乏,在世界中靠着神得胜。

作者来自中国大陆,2012年毕业于宾州州立大学,现居住在田纳西孟菲斯,从事翻译基督教英文书籍以及中文教学工作。

anyShare分享到:
 
重要公告
從2021年起,使者雜誌文章及電子PDF將發佈在使者新網站:afcministry.org,本站將不再更新。歡迎前往我們的新網站瀏覽更多內容。
我們將在新網站持續更新聘牧專欄,有任何變動請聯繫:am@afcinc.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