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团契事奉中的成长   /唐雯

 
 
 

P29在服事中, 也许神让很多不完美的事情发生,但我在这个过程中经历了祂,让我更认识祂了解祂,从而能更加信靠祂。

自从四年前信主受洗以来,神在我身上有很多奇妙的工作,特别是过去这一年中所经历的一切让我真实地体会到神的恩典和带领。

热情服事 却负重轭

2012年我开始在校园团契里服事,一年之后,我成为了团契的三个主席之一。 当时被选上当主席的时候,我有种非常荣耀的感觉,觉得自己当基督徒很成功,信主刚一年多点就当上负责人了,如果是在其它地方,我是根本不可能当带领者的。 所以那个时候自我感觉特别好,认为神看到了我的努力,给了我很大的奖赏,我内心充满了激情,想要为神做更多的事。

现在回想,当时有多么骄傲自大!但是那个时候我没有意识到这一点,或者说我不愿意去承认这件事。 而且那个时候我对信仰还没有太深的了解,对神对自己都没有完整的认识,只是觉得在团契里服事是件很美好的事,非常愿意去服事。

我当主席的时候,也是我读研究生的第一个学期,那个学期的课业特别繁重,我常常学习和服事两头忙,但最终我平安度过了那个学期。 我觉得自己第一次当主席还不错,是有点忙,但时间安排得还挺好,如果有更多的时间,我应该会做得更好。

接下来的春季学期我继续当主席,那个学期的学习轻松了很多,我只是集中在自己的研究工作上,没有其它什么事情,所以可以把更多的时间投入在服事上,自然而然地认为这次当主席应该会做得更好。

但是问题开始出现了。

我不但没有觉得轻松,事情也没有做得更好,反而开始出现烦躁、觉得累。 当时我根本听不进去其他人的意见,和另外两个主席的想法也不合,只觉得自己比他们有经验,他们应该听我的。 我从来没有考虑过自己的想法是否切实可行、其他人能否接受。 随着事情增多、时间紧张,就变成单纯地为了完成任务而做,完全不去想自己的服事是为了什么。

时间一长,越觉得累,主要是心累,就越害怕跟人合作,那么多事情又不得不做,因此陷入无法摆脱的焦虑之中。

当遇到问题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我第一个反应就是逃避,不想跟任何人发生冲突,当然更没有和大家坐下来好好地聊一下把事情讲开。 我也有试着跟神祷告过,可是还是无解。 在后半学期,我越来越觉得主席有点当不下去了,但是我明白这是我的担子,不能任性地撒手不管,无论如何都要担到学期结束,只是以后就不要再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活了。

同时,我开始疑惑为什么做一个基督徒这么辛苦? 为什么服事这么累? 耶稣不是说,「凡劳苦担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你们得安息。 我心里柔和谦卑,你们当负我的轭,学我的样式;这样,你们心里就必得享安息。 因为我的轭是容易的,我的担子是轻省的」(太十一28-30)。 既然耶稣说祂的轭是容易的,担子是轻省的,那为什么我还觉得这么累呢?

认识自我 羞愧难挡

在那个学期结束之前,团契里几个同工聚在一起,本意是可以好好地沟通一下,但是后来变成彷佛所有的人都针对我,说我对神没有信心,对人也没有爱心。 我承认她们说的某种程度上是没错的,那个时候的我确实把很多事情抓在自己手里,因为我对神的认识有限,所以不知道该怎么交托。

同时,我也没有很认真地去认识了解过团契里的很多弟兄姐妹,我总是带着审视的眼光去看每一个人,经常在心里批判基督徒怎么可以这样。 但是当大家把这些话当着我的面就这么直接地说出来的时候,我非常受打击。 那一天我觉得我的世界都碎了,自己怎么会这么失败,之前我所坚持的很多东西很多想法在那一天看来是如此地不堪一击。 我一直以为自己是很努力很爱主的基督徒,但是没想到在大家眼里我原来是这样的。

耶稣来到这个世界上给我们最大的两条诫命就是爱神爱人,而我在爱神爱人这两方面居然这么失败,那我还配做主的门徒吗? 我彷佛暴露在亮光下,身上全是黑暗和污秽,没有一点完整的地方。 这是我信主以来第一次觉得这么羞愧,虽然以前知道自己是个罪人,但是并没有很深的感触,而这次我突然意识到自己原来真的是个罪人,有那么多见不得人的地方,真的是亏缺了神的荣耀。 我不敢面对这一切,只有逃避,我也不敢来到神的面前跟神祷告,因为觉得太亏欠神了,都不知道怎么祷告。 同时,我心里也是很怨恨神的,为什么祢会让这一切发生? 祢不是会一直保护我吗? 可当这些事情发生的时候,祢在哪里?

学主样式 谦卑委身

在那以后,我就觉得自己没有办法再回到团契了,一想到再见到团契里的弟兄姐妹就非常害怕,害怕大家看到我的黑暗面,害怕被批评,我再也承受不起这样的打击了。

但是那个学期还没有完,因为还是主席,所以我必须去团契,不能不管。 本来我很纠结不知道该怎么办,谁知在几天之后,就接到医生打来的电话,通知我去做耳朵的手术,当时我很开心,因为终于有个光明正大的理由可以跑掉,不再面对这一切。 其实这个手术在很早的时候我就想做了,但是因为时间的缘故,就一直延期,结果没想到是在这样一个很巧的时间去做。

因为手术,让我暂时远离了团契,有了喘息的机会。 做完手术在家里休息的时候,我从Youtube上看了一些牧师的布道会,本来是因为闲着没事做,但是没想到这些讲道其实让我重新来看信仰到底是什么,神也从中给了我一些安慰。

看了一些讲道之后我就发现好像这和我以前以为的信仰不太一样,很多东西是我从来没有想过的。 耶稣来到这个世界上并不是像君王一样高高地坐在荣耀宝座上,离我们很遥远,而是进入到我们每一个人的生活中,真正了解我们的软弱和难处。 在耶稣面前,我不需要假装我很好很成功,我可以完全地信任祂,把外面的伪装卸下来,给祂看我最真实的自己,因为祂都知道,比我更加了解我自己。 有一次布道会上,一位牧师说,在耶稣面前,他可以失败,而且不管他有多软弱多失败,耶稣总是会说「孩子,我都懂,没有关系,以后不要这样了」。 我觉得神借着这位牧师的口来跟我讲这样的话,让我心里非常安慰。

还有,我自认为我做的所有的服事都是为了神,做的事情越多就表示我越爱主,可是我从来没想过,这些难道真的都是符合神心意的吗? 如果将来我见到神的面,神跟我说,「我没有让你这么辛苦做这些事啊」,让我情何以堪呢?

认识耶稣 进入生命

现在我才知道原来一年前的我根本就不认识主耶稣,从来就没有真正了解福音是什么,不知道信主意味着什么。 我现在开始明白,为什么耶稣会对很多称呼祂「主啊,主啊」的人说祂根本不认识他们(太七21-23),因为我虽然嘴上称耶稣为主,可心里确实不认识祂! 我从来就没有真心相信过我们的主有多大能,祂的爱有多包容,我也从来不知道主与我同在到底是什么意思。 耶稣体贴我的软弱,了解我的心情,永远不会论断、批评我,在我失败的时候,祂还是跟我说「it’s ok」。

另外,还有一个问题曾经让我很困扰,就是我们明明知道圣经的教导是什么,基督徒应该怎样做,但是为什么真的当我们遇见事情的时候,我们却不会照着做呢? 比如说,我一直都知道要信靠神,把一切事情都交托给祂,但是我还是会担忧,无法真的放下,我很气自己也很着急,为什么就不能按照神的话来做呢? 现在我才明白,原来我无法交托是因为我没有真正地认识神,就像是人和人之间的关系一样,我和神之间的关系是需要靠时间来建立信任的,认识了解得多了,自然而然就有了信任,就会真的交托给神了。 我们知道的远比我们真正理解的要多得多,话可以讲得很漂亮,知识可以知道很多,但是很多神的教导只停留在我们的知识层面,没有真正进到我们的心里,不是我们的一部分。

只有当这些东西真正进到我们心里时,成为了我们的一部分,我们的生命才会改变,而这个是需要时间的。 有时候我真的是太着急了,太急于成长,而神是有祂自己的时程表的,当我用尽了自己一切的力气,走到所有的尽头的时候,神就开始动工了。 当下我可能不是很清楚,但是现在回过头来看就特别清楚地看到神的工作,我现在渐渐明白为什么说「人的尽头是神的开头」。

重回团契 学会饶恕

P33之后神给了我差不多一年的时间让我慢慢沉淀,真的很感谢神对我非常地有耐心,没有让我马上去面对很多问题。 也感谢神把一位很成熟的姐妹放在我身边,陪我走过最消沉的时期。 我们经常在一起分享对神的认识,神让我们明白了什么,怎样跟神祷告,对圣经经文如何更好地理解…… 她没有刻意地说一些安慰我的话,但就是这样的聊天分享给了我很大的安慰。 同时,我开始去教会的查经小组,小组里的人生命都比我成熟,在他们身上我看到了像耶稣一样很强烈的温柔、谦卑、和平的气质,和他们在一起让我心里特别的平静,让我真的有神与我同在的平安。 在这个小组里我很放松,我不需要带领人,不需要讲很多话,只要安安静静地坐在那里听大家讲就好。 我本来以为心中的结永远打不开了,但是感谢神把这些弟兄姐妹放在我身边,慢慢地医治了我心里的伤痛,给我勇气来面对之前发生的一切事。

后来的一段时间,正是我的研究非常忙碌的时期,后来我忙到几乎都忘记之前发生的事了。 我一度以为大概就是这样了,也许忘记是最好的,过去就算了,我也没有打算再去团契,再见到团契里的人。 但是慢慢地,神在我心里动工,让我的心逐步软下来,开始想要回到团契里,也开始有点想念团契里的弟兄姐妹。 另外我知道当初开会批评我的人这学期都不在团契,所以我就试着回到团契里。

去了后发现里面有一半的人都不认识了。 一开始的时候我是很小心翼翼的,很怕跟大家靠太近,很怕再次受伤,所以我不去认识大家,大家也不太认识我。 当然神没有放过我,祂一直提醒着我那件事还没有完,因为我还没有面对它解决它,还没有放下对当初那些人的怨恨。 我本就是一个很不愿意去面对问题解决问题的人,更不知道怎么去和大家和解。 之后有一次我在团契里带查经,带的内容是马太福音十八章21-35节——不饶恕人的恶仆。 刚好那天有个当初批评过我的人来了团契,而且就分在了我的小组。 那一天我的心情非常复杂,在我还没有饶恕的人面前,带这样的查经内容,真是让我太羞愧了。 我自己都没有办法做到饶恕人,我还有什么资格去跟别人查考饶恕呢? 我觉得神真的是太有幽默感了,祂清楚地知道我一直在逃避问题,不愿意面对,祂就直接把问题摆在我的面前,让我不得不去面对。

从那以后我开始为这件事祷告,求神赐给我智能和勇气,我知道自己最终一定要跨出这一步,只是当时还不知道怎样才能和解。 就这样过了大概一两个月,到学期快结束的时候,神突然让我明白了如何去和解这件事,那就是跟她们分享我这一路以来最真实的想法,把一切都说开,神也给了我很大的勇气让我一个一个去找他们聊。

從我決定去跟他們和解的那一刻開始,我就覺得自己釋放了,壓在心裏那麼長時間的苦毒終於有了出口,原本以為永遠無法打開的結終於可以打開了。我現在開始明白,為什麼耶穌說「我的軛是容易的,我的擔子是輕省的」(太十一30),因為當我們真的按照神的話去做,我們真的會活得很輕鬆,饒恕別人,神也饒恕了我們,擔子就能放下了。

重新得力 盡心服事

也許當初在當主席的時候,我的生命還沒有成熟到可以擔起這麼重的擔子,但是這是我的選擇,神也讓它發生了,說明這一切都是在神的旨意當中。神有應許過,「你們所遇見的試探,無非是人所能受的。神是信實的,必不叫你們受試探過於所能受的,在受試探的時候,總要給你們開一條出路,叫你們能忍受得住」(林前十13)。神藉著這些事打碎我的驕傲,重新塑造我,讓我變得更美好,更像耶穌。

也許神讓很多不完美的事情發生了,但我在這個過程中經歷了祂,讓我更認識祂了解祂,從而能更加信靠祂。這印證了羅馬書八28的話,「萬事都互相效力,叫愛神的人得益處。」還有,從整件事情當中,我開始真正明白了什麼是恩典,恩典就是神白白賜給我們的,不在乎我們做了什麼,不在乎我們有多努力多成功,所有的一切都是神的恩典。「你們得救是本乎恩,也因著信;這並不是出於自己,乃是神所賜的」(弗二8)。我們都是罪人,虧缺了神的榮耀,人是有限的,靠自己最後會精疲力盡,還無法改變什麼。而且耶穌來到這個世界上是讓我們得釋放的,不是讓我們在主裏活得更加辛苦。

我相信神在我們每個人身上都有美好的計劃,我們都是祂所愛的兒女,祂會帶領管教我們每一個人,「因為耶和華所愛的,祂必責備,正如父親責備所喜愛的兒子」(箴三12)。

神會用最適合我們的方式進入到我們的生命中,改變我們的生命,讓我們更多地經歷祂的愛、大能、醫治和平安。我們不需要靠自己的努力來做些什麼,當神來到我們生命中的時候,我們順服就好,讓祂做我們生命的主,來行使奇妙的大能。因為神是大能的神,祂可以成就一切的事,甚至是在我們看來根本不可能改變的事情,因為「在人這是不能的,在神凡事都能」(太十九26),而且一切都是那麼自然。把一切交給神,祂自然會帶領我們每一個人。願神祝福每一位信靠祂的人!

作者在加拿大滑鐵盧大學讀遙感專業碩士二年級。2011年信主受洗後一直參加校園團契服事,做過帶領查經、帶領敬拜、帶禱告會、組織靈修等。是一個在成長中追求更認識神、讓自己更合神的心意的年輕基督徒。

anyShare分享到:
 
重要公告
從2021年起,使者雜誌文章及電子PDF將發佈在使者新網站:afcministry.org,本站將不再更新。歡迎前往我們的新網站瀏覽更多內容。
我們將在新網站持續更新聘牧專欄,有任何變動請聯繫:am@afcinc.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