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服事的「焦虑症」   /阿樱

 
 
 

Woman running with time怎么付出许多时间精力后,反而没有爱心、 离神更远了? 心不甘情不愿的服事,是否根本不去做反倒更好? 答案在哪里?

说起来,不仅初信主的人最初有段「蜜月期」,服事者也是如此。 记得2010年有一段时间,教会对儿童主日学老师有培训,连续三个周六,整天都在上课。 平时在家一向是我陪孩子,我很担心我上课去了,孩子在家会非常无聊。 结果这三周,一周是小朋友的生日party,一周邻居妈妈带所有孩子去博物馆,比我自己带还更丰富多彩。 当时想,越服事越甘甜就指这个吧? 当你去做神的工作,神也照顾你的需要。

等到在这条路上走下去,才发现服事之路并不是永远如蜜月期那么甜蜜完美。 其中挣扎、抱怨、愤怒、平静、安慰、喜悦…… 像婚姻一样苦乐参半。 尤其2014年做了教会的执事,有更多的经历和酸甜苦辣,特写此文,以做纪念……

执事一年间

做执事还是我毛遂自荐的结果。 起因是这样的:我来美国后认识了一家美友好家庭,先生退休前是丹佛神学院的教授,太太是一位小学教师。 我们建立了深厚的友谊。 在丹佛生活了六年后我毕业离开,从此每年都会收到他们的圣诞卡片,以及一封长信。 信中讲述了他们过去一年的大事、旅游的经历、儿孙的工作学业、喜爱的好书、感动的瞬间等等。 这不仅对他们自己是一年岁月的详尽总结、也让远方的亲朋好友分享到他们的喜乐忧愁,彷佛时空的距离消失了,我们仍然是亲密无间的好朋友。 我经常想,教会既然是属灵的家,那也做一份这样的一年简报多好? 既是本教会的总结和激励,对离开的弟兄姊妹也是很好的信息更新与分享。 于是我蛮有激情地宣布,「要是我能担任执事,一定做份圣诞简报出来! 」

言者无心、听者有意,我被认为有心出来服事,稀里胡涂当上了教会文书执事、负责文字方面的工作。 走马上任第一件事,是准备每周日的周报。 单单主日崇拜的节目单,里面包括了当天讲道题目、引用经文、敬拜诗歌、上周奉献数目、出席人数、下周敬拜及主日学安排、儿童带领、教会重要通知、特别祷告事项等等信息。 每一项都要找相关负责人要信息,做完后要所有执事过目、听取回馈意见并修改等等。 于是每周我的邮箱里顿时多出几十封、甚至上百封电子邮件来。

起初我很懊恼,我的雄心大志、写作计划,哪里包括了这些琐碎的具体安排呢? 感觉就像一个热爱科研的人做了教授,才发现大部分时间花在申请资金、管理实验室、开各种会议上。 等应付完这一切,已经身心俱疲,对科研的热爱也磨得所剩无几了。

然而自己说的话、自己招来的差事,怨得了谁呢? 我安慰自己,教会就像一个家,谁都愿意享受家的清洁整齐,但谁享受做吸尘打扫的活呢? 可是一个家要运转,总得有人做这些琐碎而无趣的事情。 我在教会这么些年了,也轮到自己做些具体的服事了。 不就三年吗? 很快会过去,安心好好做事吧。

心里想通了,平静了一阵子,很快更多挑战接踵而至。 既然是执事,俨然就应该是积极分子,教会任何活动,都应该参加;接待讲员住宿啦、牵头主持一项事工等等都可能被问到:要不要来做这个啊? 起先,我一概拒绝,但是内心又觉得很惭愧。 灵命不到这个地步,坐这个位置,岂不是人为拔高了吗? 真应当有自知之明,老老实实做个一般会众,大家相安无事。 这个执事,赶快到期交给真正够格的人来做才好。

到2014年下半年,教会开始提名下届执事。 有两位已服事了三年、应当卸任的执事,因为没有合适的接替者,继续留任了。 我想这可糟了,我还得自己找接替者? 神啊,我可没这个本事,您可一定要亲自为事工预备接班人啊!

等到接近年底时,我需要负责每周的周报,每月一次的执事会纪录,每月一期的中文报纸稿件,加上其他福音杂志的一些文字工作,每周五查经小组,几个月的儿童敬拜和主日学,以及我非常喜欢、必须整理出来的一些讲座,基本每天是上午做工作,下午忙教会的事情,专业上用的心很少,时间久了,又觉得愧对老板。 几次打退堂鼓,别搞什么圣诞简报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可又觉得对不起自己当时的满腔热情。 感谢主,十月份陪一位朋友做手术,在她手术的两个多小时里我写出了圣诞简报的大部分初稿。

做了一年多执事,我觉得快要满负荷了,而且心态似乎越来越不好。 以前觉得教会弟兄姊妹都可亲可爱,现在则有了防范,尤其碰到有特别要求的,说你是执事嘛,应该做这个那个,就有些不耐烦、甚至一肚子气。 心想我愿意为神服事,可不是你的私人秘书,凭什么要听你发号施令。 然而圣经的教导清清楚楚,你们做的一切,若不是出于爱,就算不了什么,也不蒙神喜悦。 那我这是在瞎忙吗? 怎么付出许多时间精力后,反而没有爱心、离神更远了? 心不甘情不愿的服事,是否根本不去做反倒更好?

辛苦复甘甜

回顾这一年多的执事生涯,我后悔吗? 答案是不。

原因很多,先说一些感慨。 回想自己的成长历程,基本可用「两耳不闻天下事,一心只读圣贤书」来概括。 加上有勤劳能干的母亲、上面两个哥哥,什么事都不用我操心,养成了「不操心」的性格,生活在一个人的小世界里。 及至进入婚姻家庭,才开始学习面对应尽的责任,被迫成熟成长。 这个过程并不愉快,起初饭做得不好吃,上超市买菜从来不看,拿了就走,回家才发现是坏的、烂的,被先生诸多批评,当然不开心。 但这个成长的过程必不可少。 好比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说这个不会、那个不懂,大家会觉得她单纯、傻傻地可爱;而一个中年妇人,也说同样的话,恐怕会遭来奇怪批评的眼光吧? 一个人成长、成熟是必经之路,就好像被丢进水池,必须学会游泳,否则就被生活的风浪吞没了。 难怪圣经上讲,耶稣的智慧和身量,并神和人喜爱他的心,都一齐增长。

同样,做这个执事也让自己成熟了。 我本来就安静内向,学了生物这行,更缺乏与人打交道的机会。 每天上班泡在实验室面对仪器试剂,话越来越少,也越来越不喜欢和人交往。

2012年进入团契,开始拓展社交圈子,也开始学习关怀他人的功课。 感谢神,这个小组全是年龄经历相仿的弟兄姊妹,很容易就适应了。 做执事,则又一次把自己从舒适的圈子里拉出来,面对教会各种各样的人,体会到自己的拙于应付,才真正体会到「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 以前觉得这话透着圆滑世故,现在不这么看了。 人本来就是社会性的,基督徒更应当是擅于和人交往、更藉此把神的爱传播出去的人。

回过头来看,这一年多,我损失了什么呢? 失去了许多原先读书写作的时间。 我的心愿是写一部连续长篇,2014年二月开始,写了两章就停滞不前了。 我常想,如果突然知道我得了不治之症,遗憾有三:一是不能为父母养老送终,二是不能看孩子长大成人,三就是这个长篇的计划会无法实施。 前两者是自己无法掌控的,惟有最后这项可以努力。 不过也许自己尚需要更多时间来沉淀吧。 有几次硬坐下来写,只觉晦涩、没话找话似的。 等等吧,相信神的时间是最好的。

除此之外,想读的书、想做的事,很多属于可有可无。 真正重要宝贵的事,因为时间紧张而专心致志,反而成效更佳、完成得更及时。 执事的许多任务作,彷佛一个过滤器,把次要的、次好的许多事先筛出去了。

记得2010年门徒培训时,我问过一个问题:做基督徒就应该把时间都放在读经祷告上吗? 正常人的娱乐,比如打麻将,就全得放弃了? 带领的姐妹说,打麻将没什么不对,但如果每天都花哪怕仅仅一小时打麻将,对比把同样多的时间花在读经祷告上,长年累月下来,结果就有显著的不同了。 一个人的时间有限,把精力放在最有价值的事务上,才是智能的。 也许可以说,做这个执事,逼着我放弃了许多东西,而把精力放在教会的服事上。 现在回头去看,我可以不无骄傲地说,到目前为止,我的生命里,有六年的时间,是为神所用的。 这是有永恒价值的事,因为我们相信有神,且相信神赏赐追求祂的人。

努力更向前

虽然蜜月期过去了,但神的看顾仍然伴随着我们,祂的恩典够用。 2015年初,因为人员变动,除了周报的准备工作外,周报的打印又落到我头上。 我想,神真的是全能啊,知道我对计算机、打印机之类的特别笨,也懒得钻研,就用这种方式逼我努力了。

没两天,又得到消息,我们小组被排了两个月服事午餐。 教会十几个小组,一向是一组轮一个月的,怎么就要我们做两次? 而且我们小组留下来吃午饭的人很少。 我还惦记着主日学,不愿意早退去准备午餐。 正心中火起,忽然收到一位弟兄的微信,表示愿意帮忙打印周报。 那一刻,忽然觉得神在那里,看管着一切,也体贴我的软弱,及时送来一份分担和关切。 想想耶稣降世为人、谦卑服事、甚至于死的表率,我所耿耿于怀的这些,算什么事呢?

设想一个孩子对父母宣称, 「我收拾了自己的房间,喂了狗,把垃圾扔了出去。 我已经为这个家做了很多了! 」任何一个父母,都知道那是多么有限的工作。 一个家的运作,何止这些!

可能我就像那个孩子,做的本就是份内的事、或者一点点有限的工作,但已经觉得太多了,别给骆驼最后一根稻草了。 其实参与服事越多,也看到越多的弟兄姊妹,做更多的事、且有更大的爱心和包容。 这些榜样激励我,在这条路上走下去,会有生命的蜕变、更成熟更丰盛的人生。

去年参加一位年仅四十岁的姊妹的追思礼拜。 很深的一个领悟就是黄泉路上无老少,我们的生命、气息、存留都在乎神。 生命是神给的,当然应该为神所用。 就像保罗所说,你们如此服事,是理所应当的。

回首往事,那些安乐闲适的时光,没什么印象;过去一年的忙碌充实,反倒挺令人欣慰。 希望以后的岁月中,抱怨少些,喜乐多些,也能感染更多的人加入服事的队伍。 这不仅仅是责任、是重担,更是自己的益处,是神为我们预备的长远的祝福。

作者为重生得救的基督徒,现居北卡。

anyShare分享到:
 
重要公告
從2021年起,使者雜誌文章及電子PDF將發佈在使者新網站:afcministry.org,本站將不再更新。歡迎前往我們的新網站瀏覽更多內容。
我們將在新網站持續更新聘牧專欄,有任何變動請聯繫:am@afcinc.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