益琳的故事:痛而不苦的人生   /依一 Hannah Li

 
 
 

如何才能帮助子女把世界的价值合一在上帝永世价值中,活出生命本来该有的尊贵与光彩?

P52总是在舞台的中央看见她。

她演唱《You Lift Me Up》,优美悠扬,情深意长。 她,大学音乐系硕士毕业。

她主持《精彩人生,绚丽多姿》,主持《群星大会》,轻松诙谐,把人们带入一重一重的开怀欢乐,「你真是我们的金牌主持! 太有主持恩赐了! 」很多人都赞叹。

她总是一脸阳光灿烂。

有一天晚上,她来到我们中间,分享她和她的家庭的故事 ——「痛而不苦的人生」。
在她的故事中,我看见几十年来她和她的家庭所经历的风雨、痛楚、泪水、盼望、喜乐……

「虎妈」母亲
她叫廖益琳,出生在台湾。 父亲是位成功的律师,母亲专心相夫教子。 那个年代,台湾流行的教子理想目标是男孩当医生、女孩学音乐长大了嫁医生。 母亲就按照这样的成功标准尽心尽责地教养自己的三女一子。

「我妈妈很像现在那位大名鼎鼎的『虎妈』。 今天孩子们参加的课外活动我几乎全都参加了,钢琴、游泳、画画、珠算,声乐…… 他们很费心地要把孩子们培养成为人们眼中的成功者。 」

母亲毫不吝啬地倾注时间、精力和金钱在孩子们身上。 请最好的钢琴教师,30年前,母亲为孩子付的钢琴学费70美元一小时。 母亲也非常严格,标准很高,「无论我怎样努力都很难让她满意。 我现在回去看见她都还很紧张,怕她把我从头批判到脚。 我们家几个兄弟姐妹,按照母亲的理想,弟弟做了医生,我和妹妹学了音乐,姐姐和妹妹嫁给了医生。 但是,就是这样,妈妈还总是觉得我们这也不行那也不好,我常常觉得痛苦,找不到自己的价值,和妈妈之间也就爆发大大小小不断的冲突。 」

高中的时候,益琳参加了一次青年营会,信主成了基督徒。 那时要预备大学联考,妈妈不允许她去教会,在妈妈眼里,聚会两个小时,就是浪费两个小时的复习功课的时间。 益琳就借口去学校复习功课,偷偷去教会聚会。

「你家里没有任何基督教会的背景,作为一个高中生,你为什么会不顾妈妈的阻挠,不顾大学联考的压力,坚持要去教会? 是什么如此吸引你? 」

「大概是因为在教会我找到了无条件的爱。 父母总是觉得我做得不够好,让我觉得自己没有价值。 可是上帝完全按照我的本相接纳我,我们是他最宝贵的,我在上帝里面找到自己的价值。 」

你这辈子完了
大学毕业,益琳违拗母亲嫁医生的设计,只身赴美留学,在印地安那大学音乐系研究所遇见约翰‧艾瑞逊(John Ericson),与这位专攻法国号、现在是亚利桑那音乐系教授的音乐人结为连理。 夫妻相爱,事业有成,两人又同在教会热心服侍,一对让人只羡鸳鸯不羡仙的小夫妻,生活是一片阳光灿烂。

1990年,益琳怀孕了,这是他们第一个孩子。 像天下所有小夫妻,他们甜蜜而欣喜地期待着、憧憬着。 刚出产房,益琳沉浸在初为人母的甜蜜中,医生进来,一脸凝重地说「我们反复慎重检查了,你的儿子患有先天的唐氏综合症……」

「什么? 唐氏综合症?! 这怎么可能? 我们都这么年轻,我不是高危产妇啊! 我们也不是近亲结婚! 我们两家也没有任何遗传病史! 这怎么可能? 怎么可能发生在我们身上?! 一定是搞错了,绝对是搞错了! 」

就像是晴天霹雳,益琳被震懵了。 不能想象,拒绝接受!

教会的弟兄姐妹不停地来探望、劝解、安慰。 可是,无论怎样的话语,她听着都刺耳扎心。

「神啊,为什么对我这样? 我如此地爱祢,我如此地信赖祢,我们夫妻如此地热心地事奉祢,为什么对我们这么残酷? 是我做错了什么吗? 要如此惩罚我? 为什么偏偏就是我,为什么?! 」

她的心在沉默之下嘶喊痛哭,「耶和华如此说:在拉玛听见号啕痛哭的声音,是拉结哭她儿女,不肯受安慰,因为他们都不在了。 」(耶三十一15),虽然她的孩子还在,可是相比不在又有多大区别呢?

儿子患有先天的唐氏综合症,还有严重的自闭症。 他的一生会是怎样? 这个家庭的将来会是怎样? 一位从事特殊教育的姐妹说,有唐氏综合症孩子的家庭,离婚率在80%以上,因为父母无法面对年复一年、时时刻刻、在毫无治愈盼望下的巨大的精神压力、看护压力;看到一些新闻,一位母亲亲手杀死了自己的儿子,全村人却联名写信求告法庭宽恕这位母亲,因为这位母亲20多年像照顾婴儿一样照顾唐氏综合症的儿子,年仅40多岁的母亲已经是白发苍苍,满脸憔悴, 「我们都看见了,20多年了,她是最好的母亲,她实在是撑不下去了,才……」,那位母亲已经是眼中无泪,脸无悲戚,一脸木然地站在法庭上。

益琳的母亲看到孙儿,好强的她心疼女儿,说着说着,悲从中来,脱口而出「你这辈子完了」。

祢的作为奇妙可畏
面对妻子的悲哀、亲友的同情、从小生长在基督徒家庭的丈夫简简单单又肯定地说:「我们的儿子,他是上帝的一个祝福。 」

这怎么可能? 无论他们夫妻如何千方百计地操劳,儿子永远不可能成为科学家、音乐家、文学家,永远不可能为这个世界建造什么、探索什么,甚至一生无法自我料理,一生需要别人来照顾。 「世界上任何一个答案都告诉我他实在是没有价值」,他怎么会是上帝的祝福?

不知是巧合还是神的带领,同一个产房里的另一位妈妈过来,「我有一个孩子也是唐宝宝。 你的心,我明白。 」同样的境遇打开了益琳接纳的心门。 这位基督徒妈妈和她一起查考上帝的话语,「耶稣回答说,也不是这人犯了罪,也不是他父母犯了罪,是要在他身上显出神的作为来。 」(约九3),「我的肺腑是祢所造的。 我在母腹中,祢已覆庇我。 我要称谢祢,因我受造,奇妙可畏。 祢的作为奇妙,这是我心深知道的」(诗一三九13-14)。

虽然依然不明了儿子会是怎样的祝福,想象不出神在儿子身上可能会有怎样的作为,但「耶和华是我的岩石,我的山寨,我的救主,我的神,我的盘石,我所投靠的。 祂是我的盾牌,是拯救我的角,是我的高台。 」(诗一八2),神的话语、神的安慰,对神的信心渐渐带领她从震惊悲伤中走出来。

益琳留在家中料理家务,吃喝拉撒事无巨细地忙碌永远忙不完的琐事,照顾身量渐渐长大但智力似乎永远长不大的儿子。 丈夫珍惜妻子的付出,白天上班忙碌,一下班就把孩子从益琳手中接过来,尽可能地分担妻子的劳苦,尽可能给妻子留出空间。 夫妻俩带着从神而来的信心和力量,彼此扶持,倾心地爱自己的儿子。

儿子一岁多的时候,约翰的同事听说了孩子的事,都非常震惊。 有位同事,同情地关切询问:「孩子最近还好吗? 」「很好。 」约翰平和地微笑着回答:「我们的儿子是上帝给我们的祝福。 我们相信上帝并没有做错事。 」

益琳回忆着当初说「那时我还没有完全走出来。 我们没有对这位同事做什么见证,没有讲什么道理,我和我先生只是靠着从神而来的信心和力量来爱自己的儿子。 后来,这位同事说,我要认识你们信的这位上帝,我愿意成为一个基督徒」。

「这是第一位因着儿子James的生命而感动信主的人,我的心有了很深的感动。 儿子的生命幼小而残缺,但却因为我们把从神而来的爱给他,别人就看到上帝的荣耀。 这是多么奇妙! 我们教会刘牧师的女儿,在帮助关爱James的过程中,上帝引导她找到了『语言治疗』这一适合自己的职业方向,她成为『语言治疗』的博士和治疗专家。 这真是谁都没有想到的结果。 」

「我们在一切患难中,祂就安慰我们,叫我们能用神所赐的安慰,去安慰那遭各样患难的人」(林后一4)。 神的安慰带领益琳走出患难的痛苦,他们夫妇开始火热地用自己的手来向同受患难的人传递神的安慰,他们设立支持特殊孩子家庭群组,彼此鼓励支持。 他们到一个又一个的群体中分享。 在他们的故事分享中,很多人潸然泪下,很多人开始反思生命真正的价值是什么? 孩子的价值是什么?

「神借着这些事情告诉我们,一个人的生命,最重要的价值是体现在神救赎的大计划里。 上帝要用什么样的方法,我们不知道;但我们知道的是,这是一个生命影响生命的过程,我们就是要活出上帝要我们活出来的样式,我们的生命是可以让别人看见上帝的荣耀。 原来这就是这个小生命的价值」。 益琳终于看到了儿子的价值。

这是我的目标
1997年,益琳又有了一个女儿Rebecca。 这回是位聪明活泼漂亮的孩子。

「如果没有James,我可能不是一只老虎,至少也是半只老虎。 」谈起对女儿的教养,益琳说「但是James的诞生可以说改变我的想法,改变我的生命。 上帝对每一个生命都有很奇妙的计划。 如果没有James,我绝对不会有今天的领受,我很高兴我有今天的领受。 我以前虽说也是基督徒,但是我对神的认识很肤浅,是一种自我中心的,其实,说穿了,就是向上帝要祝福。 我希望女儿不要走我的弯路,我希望看到她的生命不是为了追求世界的所谓价值,而是看到耶稣,这是我的目标,也是对我自己的目标。 」

12年级的Rebecca和妈妈一样有一脸阳光灿烂的笑容,活跃在各种青少年的爱心活动中。 在一次对孩子们的演说表演中,我看见Rebecca和她的同伴们在台上,他们刚刚在台湾进行了5个半星期的暑期短宣,回来向孩子们讲述自己的「冒险」经历。 他们带领孩子们歌唱、跳舞,时而诙谐幽默,时而在轻松浅显中引导孩子们思考。 满屋子是一片欢快,一片生机盎然。

这大概是益琳、也是许许多多父母的心愿吧,这大概也是天父的心愿吧。

三代人的启示
采访结束,我和Hannah回味讨论益琳一家三代的故事:

益琳一家三代几十年的岁月仿佛是一部精心设计的旅程书卷,我似乎看到了上帝的手一幅接一幅为我们展开祂自己兴起的画卷。

少年的益琳在「女孩学音乐嫁医生」的价值迷失中挫伤和痛苦。 在紧接着打开的人生画卷中,益琳又被命运逼到了另一个极端:因着生来的基因变异,儿子James被剥夺了几乎所有世界承认的价值,就着世界的价值来说,他几乎「一无所有」、毫无价值。 然而,这个世界是天父的世界,上帝要借着这个世界来实现自己永世的计划,在上帝永世计划中的价值才是带入永远的不朽价值。
但我们常常忽略忘记,甚至根本不知道不承认这永世的价值。 终其一生,常常把自己陷在世界短暂追逐中而看不到永恒的目标,挣扎在世间莫测的虚幻引诱中而看不到终极的辉煌。

世界本应是我们通向彼岸的桥梁,我们却将世界当作今生的牢笼,自甘捆绑自我囚禁。 借着James这位「唐宝宝」,在他身上没有世界的捆绑世界的遮盖,反倒更加清晰地影射出上帝自己的奇妙作为,更加纯净地映像出在以世界价值之外,上帝永世的价值。

对于长子,益琳从中看到了自己的软弱、上帝的旨意与祝福。 当她迎来聪明的女儿,心里却已经有了答案。 那就是培养、帮助她最大限度地实现生命的价值,而不是仅仅追逐世界形形色色的价值;透过世界的价值看到上帝永世的价值,让世界的价值合一在上帝永世价值中,活出生命本来该有的尊贵,活出不受世界奴役捆绑的自由,活出生命本来的盼望与喜乐。

身为父母,我们曾经怎样选择? 正在怎样选择? 将来会如何选择?

「因为寻得我的,就寻得生命,也必蒙耶和华的恩惠」(箴八35)。

我似乎明白了益琳总是洋溢的那一脸阳光灿烂。

作者介绍:
依一:毕业于北京大学中文系,现居亚利桑那大凤凰城区,火凤凰网创办人。
Hannah Li:亚利桑那Hamilton high school 10th grade 学生。

anyShare分享到:
 
重要公告
從2021年起,使者雜誌文章及電子PDF將發佈在使者新網站:afcministry.org,本站將不再更新。歡迎前往我們的新網站瀏覽更多內容。
我們將在新網站持續更新聘牧專欄,有任何變動請聯繫:am@afcinc.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