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生命是祢给的   /阮鸾鸾

 
 
 

??????????从小山沟来到大德国
我在七十年代末出生在中国大陆大别山区一个很偏远的小山村,我们那里的人没有信仰,相对现代信息化社会来说我们那里还处在比较落后愚昧的时代。 我的家族也没有人信基督,主要原因是太偏远没有机会接触。 但我们当地也有一些本地菩萨或神像什么的,村人们都是听说哪个菩萨很灵,遇事的时候就去烧香求拜一下。

我们家兄妹四个,从小到大家里人管教非常严苛,要我们当好孩子,不管在哪都不能丢父母的脸,所以我们从小到大都是很听话,从来不敢多说一句话,没有允许从不敢乱做一件事。

20岁之前我虽然普普通通,但一直觉得自己满幸运的,那时候的我纯朴又快乐。

02年,我辞了工作草草地领证随丈夫来到德国。 家里人都为我高兴和祝福,因为有这么能干的老公,把我从山沟沟带到了大德国。

在绝望中寻短见
虽然我下决心要好好学着照顾老公当一个好妻子,但初到国外的各种不适,家庭主妇身份的限制,老公的完全不体会我的心情,使我觉得痛苦更加扩大化,情绪来了我完全控制不了自己。 我变得消极,悲观,多疑,我忘记了活着的意义。 我们常常大打出手。 这给后来更大的意外做了铺垫。

04年初老公顺利毕业,并申请到了德累斯顿大学的读博机会。 他忙于学习与新工作,而我对这个城市完全陌生,一个人也不认识,夫妻之间常有冲突,我的心情非常消沉忧郁。 我们之间除了争吵和互相说伤害对方的话外完全无法沟通。

在一次非常激烈的争吵撕打中我绝望地选择了跳楼结束自己的生命…… 万幸的是,被人救起送医,经过医生不懈的抢救,我在重症监护病房昏迷了18天才醒过来。

慢慢想开些后,也恐怕自己的不理智和意气用事,会给自己造成更大的伤害和遗憾,我终于清醒过来,重新面对现实,安下心来好好过日子。 身体受伤做手术到慢慢恢复,经历了很多疼痛后,才发现原来健康地活着没病没灾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 这让我开始变得理智一些思考我的人生。

惟独耶稣能救赎
在接下来不到三年时间我得到了两个可爱的孩子,孩子的到来让我很忙碌,我要努力当一个好妈妈。 看到她们那么可爱,我也不再像之前那么消极悲观了。

孩子出生住医院时,意外地认识了一位中国实习医生,她是一位非常有爱心的基督徒,她推荐我到德国的中文图书馆借一些关于婚姻家庭或教育孩子的书看,让我有机会开始接触到基督教,也开始偶尔参加德累斯顿华人基督徒团契的聚会,看见基督徒都很热心善良,我从心里喜欢那里的气氛,喜欢圣经里那些我听得懂的话,也曾表示愿意相信,但是仍然是把自我保护着, 不想别人知道我的那些经历,这样我一直和教会保持若隐若现的距离。

09年再一次回到教会,渐渐感觉我已经不再是以前的那个我了。 10年去小瑞士第一次参加了福音营,听黄力夫长老讲道,我禁不住泪流满面,我非常非常感动,跨出了信仰非常大的一步。 此后不知道为什么内心越来越欢喜去教会,也越来越多的感动,只是觉得不配当神的孩子。 今年的南德营会,牧师的布道又让我非常感动和喜欢,我重新决志了,并且有勇气站起来承认我这一次是真的接受耶稣了。

一年多来内心越来越强烈地渴求圣经的真理,喜欢那些文字。 我也开始回顾我人生的这三十来年。 虽然一直觉得自己活得很失败,生活在阴影之中,回过头来却发现神对我的恩典实在太多太多。 我没认识神时,我没这么想,那时觉得一切只是巧合或是幸运。 其实,这都是神的恩典。

神恩从起初就开始
以下这些回想起来,没有一样不是神对我特别的恩典:

在我们农村失学情况非常严重,特别是女孩。 而神却多次在我濒临失学的时候给了我机会。 我们老家到现在依然是自给自足的自然经济,如果不出去打工的话,所有的收入只能一家人勉强糊口,所以好多小孩读完小学就失学了。

我们一家四个孩子,妈妈要照顾弟弟妹妹就没时间干活,所以外婆和妈妈就决定让我五年级就退学在家帮带弟弟妹妹。 可爸爸因为有过很遗憾的过去,不希望让我们留下遗憾,咬咬牙坚持让我上了中学。

初中毕业,家中根本不会奢想让我继续念书,可是居然在偶然中我父亲听见一位陌生人告诉他县一中有扩大招生,而且还居然好心说可以去他们信用社贷款让我去读书,就这样奇迹般地我居然在开学前一天得到了县一中读高中的机会。 在高中念书,心里非常焦虑,父母年纪也大了,弟弟妹妹也开始上学了,家里的负担越来越大。

看到以前的小学中学没读完的同学们早都能打工挣钱补贴家用了,我还要家里供我读书,心里着急又难过,但又不能中途放弃。

这时无意间交的一个从未谋面的笔友伯伯,居然主动联系我们班主任,打听我的各方面情况后,主动决定资助我到毕业。 真的非常感谢他,虽然我的人生有过很不好的经历,但是他教我懂得了感恩,懂得了在别人有需要的时候可以不求回报地帮助别人。

回到04年的那场意外,那其实是一场由于自己的血气与不理智造成的意外,其实是自己内心的空虚及不懂得原谅而付出的一个巨大的血淋淋的代价。 如果那天我当场命丧,其实连个问号都不用有的。 因为醒来后主治的医生对知道情况的人说,类似的情况,很多人要么当场身亡,要么终身残废。

我现在能好好地分享福音,我知道我现在的生命不再是我的,今天我终于愿意把我的见证写下来。 现在,我内心那种被平安喜乐充满的感觉,是我以前从来没有过的。

我也越来越喜欢读圣经,那本被我搁置了好多年的刚到德国时一个韩国朋友送的圣经现在是我每天的精神食粮。 我知道我身上还有很多的罪,还需要悔改;我也在学习祷告,求祂让我学会宽容,学会饶恕,不要再被罪捆绑;学着去爱,爱别人也爱自己。

我很欣赏一句话,「以生命影响生命」,这些年看到主内弟兄姐妹、同工们的生命,让我也越来越清楚看到神在他们身上做的工作。

虽然我觉得每个人最后能否成为基督徒的关健,是人和神之间的关系,是神捡选的,但从基督徒的身上我看到了耶稣基督的形象,那么谦卑、慈爱,那么平安、喜乐。 如果没有他们可能我到现在还活在罪恶和痛苦之中。 希望有一天我的生命也可以影响别人的生命。 到那时,我一定也和所有基督徒一样,恨不得把福音让所有人知道,让所有人都能因此得救。 让每个人都拥有与上帝同在的生命!

在这里,我愿意当着所有人的面说,我愿意把我的生命完全交给那位生命的主宰,因为我的生命本是祢给的。

最后以一首歌与主内弟兄姐妹共勉:

差遣我
主告诉我如何献上我的生命,带希望入人群中;
主告诉我如何付上我的关怀,将温暖带入世界。
我看到灵魂中的忧伤,孤独中人的心在角落颤抖。
差遣我,差遣我,
我愿付出我所有,
差遣我到需要祢的人群中;
充满我,充满我,
用祢爱来充满我,
再一次紧握他们的手。

作者来自中国大陆,现居德国十二年,两个女儿的妈妈,热心义工及参与教会事工。

anyShare分享到:
 
重要公告
從2021年起,使者雜誌文章及電子PDF將發佈在使者新網站:afcministry.org,本站將不再更新。歡迎前往我們的新網站瀏覽更多內容。
我們將在新網站持續更新聘牧專欄,有任何變動請聯繫:am@afcinc.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