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契是我生命成长的旅程   /刘洋

 
 
 

世人眼中的成熟,或许是建立起自我为中心的价值观,而团契带领我经历另一种成长和成熟。

 ___________不一样的改变

十年前,我飞越太平洋,到美国读高中。 我梦想着要谱一首个人奋斗曲,靠自己的努力,出人头地,将来过上让人羡慕的日子。 然而,在那个懵懂的年纪,在对社会、对世界的认识初成雏形的阶段,青年团契点点滴滴的生活却领我进入了一个更加宽广的殿堂,让我经历比「出人头地」更加丰盛的生命。

到美国半年后,我信主了,高中、大学期间一直参加密歇根大溪流城华语基督教会,并委身于青年团契。 在青年团契的这几年,我的价值观、世界观、人生观被塑造、被更新。 那个曾经以自己为中心的我,将生命的中心还给了神。 我生命的重点词汇不再是狭隘的「争竞」、「靠自己」、「胜过别人」,我知道我是上帝创造的,我的生命带着祂的荣耀,我不再为了自己而活,我有从神而来的使命。 我曾经看重名字后面那些让人充满尊敬的称号:「注册会计师」、「律师」、「博士」。

然而我现在更看重的,是这些更加荣耀且有永恒价值的名头:「神的儿女」、「忠心良善的仆人」、「上帝在地上的更新大使(the Agent of Renewal)」。

价值观的更新,生命中心的归正,这些成长不是瞬间发生的,这是一个旅程;而「团契」,就像是旅程中载着我摇桨前行的小舟,将我从起点,带到中途此时我所在之处,并将继续带我勇往直前……

不一样的春假

在十八九岁的年纪,我们的心总是向着玩,但团契带我发现了比「好玩」更挑战刺激的东西。
那是在2011年初的一次青年团契上,教会陈广善牧师提议说:以前的春假,你们都是出去玩,这次,你们想不想来个不一样的春假? 愿不愿意去短宣? 大家热血沸腾,纷纷报名。

我们的青年团契在音乐敬拜上很有恩赐,所以联系了堪萨斯一个正在筹建中的教会后,就决定筹办音乐布道会去支持他们。 团员们全体行动,联络、策划、设计单张、组织排练,大家各司其职,也常常聚在一起灵修祷告。 紧锣密鼓地准备了两个月,终于迎来了春假,我们兴奋地上路了。

这趟旅程中,我们体验爱。 我们受到那边弟兄姐妹们热情的接待,经历很多意料之外的关怀。 我们人很多,经费有限,没办法租旅馆,那边有家庭就将自己的房子开放给我们用。 不仅如此,教会的叔叔阿姨还送饭菜到我们住的地方,给我们改善伙食。 我是第一次离开自己的教会,但在那里,我感受到主里一家人的温暖,尝到主里亲人遍天下的感动。

这趟旅程,我们体验喜乐。 我们查找附近所有的中餐馆和学校,去那里发单张、传福音。 后来,参加布道会的人超过一百位。 当我看到有人在布道会中受到感动、决志信主的时候,内心的喜悦难以形容。 我也很感动,看到神竟然使用我们,带人来认识祂。

这趟短宣,有第一次开长途的惊险和颠簸;有由于没有足够的床位,男生们自愿一起打地铺、挤睡袋的温馨壮举;有因为烘干机坏了,我们这帮被惯坏的小孩手洗了衣服后,排着队站在屋子外面甩水,一边喊着「好多虫子啊」的难忘记忆…… 但团契大伙儿一起克服困难,同心完成了这次短宣。 这次春假,在我生命中留下了一道深刻而美丽的印记。

我曾以为,「有趣、好玩」的东西只有在世界中才可以找得到,而教会里只能找到「严肃」。 团契的这次春假短宣让我发现,原来服事神可以这么有趣,同时又让人在困难和挫折中有收获、长知识。 于是,我那被世界吸引的心,更加被上帝的丰富所吸引。

不一样的信靠

2012_______从这以后,「不一样的春假」就成了我们青年团契的一个传统。 我们在以后几年的春假中,都筹办各样的布道会。 而那个常常依靠自己的我,也在服事中放下骄傲,学习依靠神。

2012年的春假,我们做大型表演布道。 大家都很积极,热火朝天地筹备。 可是做到一大半的时候,越来越多的挑战接踵而来。

大家都太忙,找不到时间集中排练,而且又遇到期中考试。 另外,我们找不到合适的场地,而终于谈妥可以使用加尔文大学的剧场之后,在布道会的前几天,竟然被通知不能用剧场的灯光设备。 因为学校规定灯光设备只能由专业人员操作,而春假期间专业人员都不在。 可如果不能用灯光,整个剧场黑洞洞的,布道会根本进行不了!

怎么办? 怎么办? 那时,我是布道会的主要统筹人之一,遇到这些事情,压力大得不得了,简直欲哭无泪。 记得那天,牧师找我谈话,他带我查经,是马太福音六27,「你们哪一个能用忧虑使自己的寿数多加一刻呢? 」我知道,我忧虑,是因为自己想掌控,但又掌控不了。 牧师说,你要跟上帝承认你没有把握,来,我带你祷告。 他带着我说,「主啊,我做不了,求你帮我。 」以前我很骄傲,虽然口里虚伪地承认自己局限,内心却十分好强,哪怕是面对上帝。 这次,在跟着牧师祷告之后,我彻底降伏在神的面前,流泪悔改,心里平安却加多了。 我知道,我没法掌控,但我的上帝亲自掌控。

那天在团契里,大家一起为灯光的事情迫切祷告。 祷告完了之后,一位弟兄说,他在学校灯光及音控室工作过,他可以找场地负责人谈谈,看有没有解决办法。 我们紧张地等消息。 剧场负责人同意临时教他操作剧场里的小灯。 虽然大灯还是不能使用,但情形已经发生了完全转变。 另外,电影系的同学也借来拍电影的灯光设备,终于解决了灯光问题。

________

表演当天,又遇到各种插曲,晚上7点开演,早上11点接到消息:主持人一早开始发高烧,人病倒在床上发抖,站都站不起来,更不要说上台了。 经由舞台灯光一事操练出来的信心在这一刻 帮助了我们。 没有慌张,大家马上紧急修改晚上的计划,有人或站着或跪着祷告,仰望祂的恩典。 主持人还是没能参加我们最后的彩排,一整天在后台睡觉。 神奇的事情又一次发生了,下午4点,她竟然退烧,7点带着微笑和活力主持节目,没有人看得出她之前还是高烧病人,只有团契的我们知道,这是神的作为。

来参加布道会的观众有两百多人,其中有一些学生因此认识了我们,开始参加团契。

我们这群十八九岁的年轻人,在牧师和指导老师的带领下,做这么大型的布道会,场景、道具、化妆、服装、音响、现场配乐等等,那许多复杂的配合,竟然都很完满。 我们知道自己软弱、有限,所以就一起紧紧地依靠神,一起走过挑战,一起经历神的帮助。 通过这样的服事,我认识到,布道会的成功,不是靠我们自己,是靠上帝的大能。 团契中的这些经历,也让学习不靠自己,凡事依靠神,这对我以后的学习和生活都很有帮助。

团契中彼此扶持

我们这帮男孩子,都爱玩游戏,甚至有时玩通宵,把自己搞得萎靡不振。 但很感恩的是,在青年团契中,我们这些弟兄,学习彼此扶持、彼此刚强。

在团契分享的时候,几位弟兄都感叹,玩游戏玩到深陷其中,不能自拔,不但影响学习,连跟人沟通都出问题,心里惦记着,赶快敷衍几句讲完话,好去玩游戏;有的甚至周六玩了通宵,周日敬拜时云里雾里地打瞌睡。 大家都觉得,咱不能再这么下去了,于是我们约好,周间时不时聚在一起见个面,互相鼓励,一起祷告。

弟兄们行动起来,周间见面的时候,大家就分享最近读了圣经里的哪本书,有什么收获,或是读了什么灵修书籍,有什么得着。 如果失败了,分享时也很坦诚,请求大家继续为自己祷告,看到自己玩游戏就赶快敦促停止。 看到别人这么长进,自己如果继续沉迷游戏,丢了睡眠、丢了健康,哪儿还有什么丰盛的生命啊,于是彼此受激励,氛围就不一样了。

在积极的氛围下,每个人的精神状态也不同了。 一个人独自克服困难很难,但大家一起来就容易多了。 我们都发现,不玩游戏,没那么难了。 那次经历也让我体会到:团契,是大家靠着相同的信仰彼此扶持的地方。

建立爱的关系

当初刚进团契的时候,我才读高中,团契的大哥哥大姐姐们给我很多关心和帮助。 后来慢慢成长,我也学习去关怀别人。

P24-2

团契大家闲聊的时候,有时会聊起谁最近没有来,谁最近有哪些需要,大家就会自发地去关怀,或是请他们吃饭,了解境况,或是主动约他们聊天,提供需要的帮助。 在这种氛围下,我也开始和大家一起去关怀别人。

但刚开始时,要跨出步子前,我还是常衡量自己的利益得失,想着在金钱上、时间上的投入,盘算着万一吃力不讨好怎么办。

但在团契的几年里,越来越认识神,就越来越知道,我在关怀别人的时候,是成为神所使用的器皿来祝福人,于是,我看重的不再是投入与回报,不再是自己会从中得多少好处。 能被祂所用,成为祂要成就的大事中的一份子,那是我的荣幸,去关怀别人本身,就让我感受到被神所用的喜乐。

再成长一些,我发现,去关怀别人其实不是我在付出、牺牲什么,乃是神在祝福我,让我和人建立爱的关系。 当我遇到难处的时候,对方也在聆听,也给我支持和安慰。 关怀不是单向的,它所建立起来的爱的关系,是互相的。

团契的手足情

在每周的团契中,在一起服事的过程中,在彼此关怀的关系中,大伙儿们建立起深厚的感情。 我们很敢在团契中分享自己的难处和软弱,知道大家不会用异样的眼光看自己,他们会接纳、帮助。 在遇到人生各样难处的时候,我们也彼此陪伴,一同面对。

毕业后,我结婚了。 我的岳父得了癌症,是团契的弟兄姐妹陪着我们走过来的。 团契的每个人都自己制作卡片,将安慰和鼓励的话语写下来,附在特别制作的礼物里,一起寄给我的太太温静,让爸爸在需要的时候拿出来,读一读鼓励的话语。 团契的乐队还一起演奏并录制了歌曲CD,告诉爸爸,大家一直在为他祷告。

前青年团契成员陈以诺从加尔文大学毕业之后,当时在香港工作。 得知岳父住在距离香港三小时的城市后,以诺就好几次从香港坐火车去看望他。 有一周,趁着以诺、温静和我都在,我们三个人就为爸爸办个人布道会,在他的病床前,为他弹琴、跟他讲见证、为他祷告。 岳父很感动。

青年团契好友蔡盈恩的父亲在香港,是一位牧师,他也专程去看望岳父。 那是个人布道会一个礼拜之后,那天,他再次跟岳父传讲福音的信息,并在岳父的主动要求下,在病床前为他施洗。 第二天,岳父就陷入了昏迷,不久归了天家。

我们不舍得岳父离开,但更为上帝的恩典而感动。 因着大家的代祷,因着团契弟兄姐妹的爱,岳父回转到上帝跟前,我们知道,将来我们会在天家再见面。 岳父过世之后,温静全家人信主。 因为他们看到上帝话语安慰的大能,也看到团契弟兄姐妹们真诚的爱……

所以,之于「团契」,我有着太多的感动与感恩。 我们因着相同的信仰联系在一起,我们彼此扶持、彼此刚强,我们一起认识神,一起建立爱的关系。

这些年来,我在团契中成长,慢慢走向成熟。 世人眼中的成熟,或许是建立起自我为中心的价值观,自己筹算未来,精明地算计别人,学会圆滑世故,就是「成熟」了,但却失去了单纯,失去了真心实意地帮助别人那种生命里美好的东西,甚至还带来很多伤害和痛苦。

这些年在团契的成长,我学到了很多,尤其是如何靠着神的爱去爱人,把活得更加像主耶稣当做目标,在生命中充满了喜乐与平安,还有爱。

作者来自中国大陆,2006年赴美留学,会计专业。 在团契中成长后一直带领团契事工。

anyShare分享到:
 
重要公告
從2021年起,使者雜誌文章及電子PDF將發佈在使者新網站:afcministry.org,本站將不再更新。歡迎前往我們的新網站瀏覽更多內容。
我們將在新網站持續更新聘牧專欄,有任何變動請聯繫:am@afcinc.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