團契是我生命成長的旅程   /劉洋

 
 
 

世人眼中的成熟,或許是建立起自我為中心的價值觀,而團契帶領我經歷另一種成長和成熟。 

 ___________不一樣的改變

十年前,我飛越太平洋,到美國讀高中。我夢想著要譜一首個人奮鬥曲,靠自己的努力,出人頭地,將來過上讓人羡慕的日子。然而,在那個懵懂的年紀,在對社會、對世界的認識初成雛形的階段,青年團契點點滴滴的生活卻領我進入了一個更加寬廣的殿堂,讓我經歷比「出人頭地」更加豐盛的生命。

到美國半年後,我信主了,高中、大學期間一直參加密歇根大溪流城華語基督教會,並委身於青年團契。在青年團契的這幾年,我的價值觀、世界觀、人生觀被塑造、被更新。那個曾經以自己為中心的我,將生命的中心還給了神。我生命的重點辭彙不再是狹隘的「爭競」、「靠自己」、「勝過別人」,我知道我是上帝創造的,我的生命帶著祂的榮耀,我不再為了自己而活,我有從神而來的使命。我曾經看重名字後面那些讓人充滿尊敬的稱號:「註冊會計師」、「律師」、「博士」。

然而我現在更看重的,是這些更加榮耀且有永恆價值的名頭:「神的兒女」、「忠心良善的僕人」、「上帝在地上的更新大使(the Agent of Renewal)」。

價值觀的更新,生命中心的歸正,這些成長不是瞬間發生的,這是一個旅程;而「團契」,就像是旅程中載著我搖槳前行的小舟,將我從起點,帶到中途此時我所在之處,並將繼續帶我勇往直前……

不一樣的春假

在十八九歲的年紀,我們的心總是向著玩,但團契帶我發現了比「好玩」更挑戰刺激的東西。
那是在2011年初的一次青年團契上,教會陳廣善牧師提議說:以前的春假,你們都是出去玩,這次,你們想不想來個不一樣的春假?願不願意去短宣?大家熱血沸騰,紛紛報名。

我們的青年團契在音樂敬拜上很有恩賜,所以聯繫了堪薩斯一個正在籌建中的教會後,就決定籌辦音樂佈道會去支持他們。團員們全體行動,聯絡、策劃、設計單張、組織排練,大家各司其職,也常常聚在一起靈修禱告。緊鑼密鼓地準備了兩個月,終於迎來了春假,我們興奮地上路了。

這趟旅程中,我們體驗愛。我們受到那邊弟兄姐妹們熱情的接待,經歷很多意料之外的關懷。我們人很多,經費有限,沒辦法租旅館,那邊有家庭就將自己的房子開放給我們用。不僅如此,教會的叔叔阿姨還送飯菜到我們住的地方,給我們改善伙食。我是第一次離開自己的教會,但在那裏,我感受到主裏一家人的溫暖,嘗到主裏親人遍天下的感動。

這趟旅程,我們體驗喜樂。我們查找附近所有的中餐館和学校,去那裏發單張、傳福音。後來,參加佈道會的人超過一百位。當我看到有人在佈道會中受到感動、決志信主的時候,內心的喜悅難以形容。我也很感動,看到神竟然使用我們,帶人來認識祂。

這趟短宣,有第一次開長途的驚險和顛簸;有由於沒有足夠的床位,男生們自願一起打地鋪、擠睡袋的溫馨壯舉;有因為烘乾機壞了,我們這幫被慣壞的小孩手洗了衣服後,排著隊站在屋子外面甩水,一邊喊著「好多蟲子啊」的難忘記憶……但團契大夥兒一起克服困難,同心完成了這次短宣。 這次春假,在我生命中留下了一道深刻而美麗的印記。

我曾以為,「有趣、好玩」的東西只有在世界中才可以找得到,而教會裡只能找到「嚴肅」。 團契的這次春假短宣讓我發現,原來服事神可以這麼有趣,同時又讓人在困難和挫折中有收穫、長知識。於是,我那被世界吸引的心,更加被上帝的豐富所吸引。

不一樣的信靠

2012_______從這以後,「不一樣的春假」就成了我們青年團契的一個傳統。我們在以後幾年的春假中,都籌辦各樣的佈道會。而那個常常依靠自己的我,也在服事中放下驕傲,學習依靠神。

2012年的春假,我們做大型表演佈道。大家都很積極,熱火朝天地籌備。可是做到一大半的時候,越來越多的挑戰接踵而來。

大家都太忙,找不到時間集中排練,而且又遇到期中考試。另外,我們找不到合適的場地,而終於談妥可以使用加爾文大學的劇場之後,在佈道會的前幾天,竟然被通知不能用劇場的燈光設備。因為學校規定燈光設備只能由專業人員操作,而春假期間專業人員都不在。可如果不能用燈光,整個劇場黑洞洞的,佈道會根本進行不了!

怎麼辦?怎麼辦?那時,我是佈道會的主要統籌人之一,遇到這些事情,壓力大得不得了,簡直欲哭無淚。記得那天,牧師找我談話,他帶我查經,是馬太福音六27,「你們哪一個能用憂慮使自己的壽數多加一刻呢?」我知道,我憂慮,是因為自己想掌控,但又掌控不了。牧師說,你要跟上帝承認你沒有把握,來,我帶你禱告。他帶著我說,「主啊,我做不了,求你幫我。」以前我很驕傲,雖然口裡虛偽地承認自己局限,內心卻十分好強,哪怕是面對上帝。這次,在跟著牧師禱告之後,我徹底降伏在神的面前,流淚悔改,心裡平安卻加多了。我知道,我沒法掌控,但我的上帝親自掌控。

那天在團契裏,大家一起為燈光的事情迫切禱告。禱告完了之後,一位弟兄說,他在學校燈光及音控室工作過,他可以找場地負責人談談,看有沒有解決辦法。我們緊張地等消息。劇場負責人同意臨時教他操作劇場裏的小燈。雖然大燈還是不能使用,但情形已經發生了完全轉變。另外,電影系的同學也借來拍電影的燈光設備,終於解決了燈光問題。

________

表演當天,又遇到各種插曲,晚上7點開演,早上11點接到消息:主持人一早開始發高燒,人病倒在床上發抖,站都站不起來,更不要說上臺了。經由舞臺燈光一事操練出來的信心在這一刻 幫助了我們。沒有慌張,大家馬上緊急修改晚上的計畫,有人或站著或跪著禱告,仰望祂的恩典。主持人還是沒能參加我們最後的彩排,一整天在後臺睡覺。神奇的事情又一次發生了,下午4點,她竟然退燒,7點帶著微笑和活力主持節目,沒有人看得出她之前還是高燒病人,只有團契的我們知道,這是神的作為。

來參加佈道會的觀眾有兩百多人,其中有一些學生因此認識了我們,開始參加團契。

我們這群十八九歲的年輕人,在牧師和指導老師的帶領下,做這麼大型的佈道會,場景、道具、化妝、服裝、音響、現場配樂等等,那許多複雜的配合,竟然都很完滿。我們知道自己軟弱、有限,所以就一起緊緊地依靠神,一起走過挑戰,一起經歷神的幫助。通過這樣的服事,我認識到,佈道會的成功,不是靠我們自己,是靠上帝的大能。團契中的這些經歷,也讓學習不靠自己,凡事依靠神,這對我以後的學習和生活都很有幫助。

團契中彼此扶持

我們這幫男孩子,都愛玩遊戲,甚至有時玩通宵,把自己搞得萎靡不振。但很感恩的是,在青年團契中,我們這些弟兄,學習彼此扶持、彼此剛強。

在團契分享的時候,幾位弟兄都感歎,玩遊戲玩到深陷其中,不能自拔,不但影響學習,連跟人溝通都出問題,心裏惦記著,趕快敷衍幾句講完話,好去玩遊戲;有的甚至週六玩了通宵,周日敬拜時雲裏霧裏地打瞌睡。大家都覺得,咱不能再這麼下去了,於是我們約好,周間時不時聚在一起見個面,互相鼓勵,一起禱告。

弟兄們行動起來,周間見面的時候,大家就分享最近讀了聖經裏的哪本書,有什麼收穫,或是讀了什麼靈修書籍,有什麼得著。如果失敗了,分享時也很坦誠,請求大家繼續為自己禱告,看到自己玩遊戲就趕快敦促停止。看到別人這麼長進,自己如果繼續沉迷遊戲,丟了睡眠、丟了健康,哪兒還有什麼豐盛的生命啊,於是彼此受激勵,氛圍就不一樣了。

在積極的氛圍下,每個人的精神狀態也不同了。一個人獨自克服困難很難,但大家一起來就容易多了。我們都發現,不玩遊戲,沒那麼難了。那次經歷也讓我體會到:團契,是大家靠著相同的信仰彼此扶持的地方。

建立愛的關係

當初剛進團契的時候,我才讀高中,團契的大哥哥大姐姐們給我很多關心和幫助。後來慢慢成長,我也學習去關懷別人。

P24-2

團契大家閒聊的時候,有時會聊起誰最近沒有來,誰最近有哪些需要,大家就會自發地去關懷,或是請他們吃飯,了解境況,或是主動約他們聊天,提供需要的幫助。在這種氛圍下,我也開始和大家一起去關懷別人。

但剛開始時,要跨出步子前,我還是常衡量自己的利益得失,想著在金錢上、時間上的投入,盤算著萬一吃力不討好怎麼辦。

但在團契的幾年裏,越來越認識神,就越來越知道,我在關懷別人的時候,是成為神所使用的器皿來祝福人,於是,我看重的不再是投入與回報,不再是自己會從中得多少好處。能被祂所用,成為祂要成就的大事中的一份子,那是我的榮幸,去關懷別人本身,就讓我感受到被神所用的喜樂。

再成長一些,我發現,去關懷別人其實不是我在付出、犧牲什麼,乃是神在祝福我,讓我和人建立愛的關係。當我遇到難處的時候,對方也在聆聽,也給我支持和安慰。關懷不是單向的,它所建立起來的愛的關係,是互相的。

團契的手足情

在每週的團契中,在一起服事的過程中,在彼此關懷的關係中,大夥兒們建立起深厚的感情。我們很敢在團契中分享自己的難處和軟弱,知道大家不會用異樣的眼光看自己,他們會接納、幫助。在遇到人生各樣難處的時候,我們也彼此陪伴,一同面對。

畢業後,我結婚了。我的岳父得了癌症,是團契的弟兄姐妹陪著我們走過來的。團契的每個人都自己製作卡片,將安慰和鼓勵的話語寫下來,附在特別製作的禮物裏,一起寄給我的太太溫靜,讓爸爸在需要的時候拿出來,讀一讀鼓勵的話語。團契的樂隊還一起演奏並錄製了歌曲CD,告訴爸爸,大家一直在為他禱告。

前青年團契成員陳以諾從加爾文大學畢業之後,當時在香港工作。得知岳父住在距離香港三小時的城市後,以諾就好幾次從香港坐火車去看望他。有一周,趁著以諾、溫靜和我都在,我們三個人就為爸爸辦個人佈道會,在他的病床前,為他彈琴、跟他講見證、為他禱告。岳父很感動。

青年團契好友蔡盈恩的父親在香港,是一位牧師,他也專程去看望岳父。那是個人佈道會一個禮拜之後,那天,他再次跟岳父傳講福音的信息,並在岳父的主動要求下,在病床前為他施洗。第二天,岳父就陷入了昏迷,不久歸了天家。

我們不舍得岳父離開,但更為上帝的恩典而感動。因著大家的代禱,因著團契弟兄姐妹的愛,岳父回轉到上帝跟前,我們知道,將來我們會在天家再見面。岳父過世之後,溫靜全家人信主。因為他們看到上帝話語安慰的大能,也看到團契弟兄姐妹們真誠的愛……

所以,之於「團契」,我有著太多的感動與感恩。我們因著相同的信仰聯繫在一起,我們彼此扶持、彼此剛強,我們一起認識神,一起建立愛的關係。

這些年來,我在團契中成長,慢慢走向成熟。世人眼中的成熟,或許是建立起自我為中心的價值觀,自己籌算未來,精明地算計別人,學會圓滑世故,就是「成熟」了,但卻失去了單純,失去了真心實意地幫助別人那種生命裏美好的東西,甚至還帶來很多傷害和痛苦。

這些年在團契的成長,我學到了很多,尤其是如何靠著神的愛去愛人,把活得更加像主耶穌當做目標,在生命中充滿了喜樂與平安,還有愛。

作者來自中國大陸,2006年赴美留學,會計專業。在團契中成長後一直帶領團契事工。

anyShare分享到:
 
重要公告
從2021年起,使者雜誌文章及電子PDF將發佈在使者新網站:afcministry.org,本站將不再更新。歡迎前往我們的新網站瀏覽更多內容。
我們將在新網站持續更新聘牧專欄,有任何變動請聯繫:am@afcinc.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