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对我信仰的影响——林郭凤卿姊妹蒙恩见证   /林祥源

 
 
 

母親對我信仰的影響

正是母亲在家庭中把宝贵的信仰教导儿女们以及她的真摰、单纯以及在恶劣环境中仍坚定不移的信心,影响了我们兄弟姐妹信主、跟随主、事奉主的心志。

辛劳的日子

母亲出生于1924年9月14日,祖籍广东潮安。 23岁时在大陆与先父林健荣先生成婚,婚后母亲携两名幼子(我的大哥二哥)于1952年从潮州到香港与先到一步的家父团聚。

那时「二战」刚结束不久,父母在港无亲无故,亦是新移民,连广东话都说不顺,生活之艰难可想而知。先父靠己力开展了一些仅以糊口的小生意,但情况常是起起落落,家庭收入很不稳定。母亲默默在旁协助,做她力所能及​​的事,使这个小家庭得以维持起来。

此外母亲又要照顾一个个接踵而来的儿女(我们兄弟姐妹共七人),那可是没有洗衣机、没有纸尿裤的年代,每顿饭都要自己生火煮,每件衣服都要自己在洗衣板上洗。我们中间几个兄弟姐妹年龄只相差一两年,也没办法让大的照顾小的。母亲每天还要送我们上学,又要督促我们的功课。到今天我们仍不明白那时母亲的日子是怎么走过来的。

如果从一般人的眼光来看,母亲那时的人生正如圣经诗篇九十篇所道:「劳苦愁烦,转眼成空,我们便如飞而去」。有人甚至会说这是命之所然,谁能逆转?

但基督徒所相信及圣经所启示的神,却是一位能改变人命运的神。

信心的生活

来港几年之后,母亲得一位幼时好友的介绍开始接触教会,神开导她的心,她就很快、很顺从、很坚决地接受了基督做她的主,决定一生跟从祂。母亲于1963年在尖沙咀潮人生命堂受洗归入基督,此后就展开了她一生在世与神同行的岁月。

母亲信主后立刻把所宝贵的信仰教导儿女们相信,她经常把她在教会学的诗歌教给我们,她亦带我们到生命堂上主日学。只因那时她的教会多用潮州话,我们听不太懂,所以我们就转去离家较近的广东话教会聚会。母亲亦让我们几个比较幼小的儿女参加由杨浚哲牧师所主持的儿童奉献礼,想不到多年后其中两个小孩真的蒙主呼召,奉献自己成为了全时间事奉的牧师,就是我及我的弟弟林兆源。

那时我们一家的生活真是相当不容易,母亲需要协助父亲经营他的小工厂,又要照顾我们。但一到主日,她必到教会参加崇拜,风雨无阻。她发自内心地欢喜并渴望去敬拜神,而不是因为责任所在。

母亲这种真摰、单纯、在恶劣环境中仍坚定不移的信心,影响了我们兄弟姐妹信主跟随主的心志。

母亲所得到的正规教育不多,她亦不是个能言善道的人,但她四周的亲朋们常被她内里的善良、温柔、谦逊所感动。

母亲一生没怎么享受过,她很少旅游,但她对生活常感知足,有一种顺其自然、处之泰然的态度,仿似身处一个海阔天空、悠然自得的境地。她相信天父是恩慈信实的,祂必会用人想不到的办法去供应祂儿女的需要。

对于物质,别人有的她不嫉妒,别人有需要时她会尽力襄助。母亲每年年终都会向教会作出一次特别的捐献,有一年家中经济非常拮据,实在拿不出钱来,她就卖掉她仅有的金戒指拿去奉献。

IMG-20150225-WA0007不忘神的恩典

母亲后来当选为教会的执事,她虽常感自己没有资格担任此职位,但仍是勉力而行。她参加探访队,把教会的问候、基督的平安,挨家逐户地送到会友的家中。

有一段时间她还被征召去教老人主日学,每主日早上带领一小组老姊妹用潮州话读圣经,你朗读一节,我分享一句,其乐融融。母亲没有什么口才,但她一祷告时却如活水江河,一句接一句,感恩祈求,没有什么啰嗦多余的话。母亲每日都为她的儿女们祷告,好像旧约圣经的老人约伯每日为儿女们献祭一样。

今天我们七个兄弟姐妹在人生种种风浪中能安然渡过,我们不能不承认是母亲祷告的力量。

人年纪越大,记忆力自然衰退,母亲亦不例外,但她常说,希望神让她不要忘记两件事:一,不要忘记神的恩典;二,不要忘记主日去做礼拜。母亲可以说是个信仰至上的人,基督是她生命的指引与力量。

有一阵子她的身体非常虚弱,行动不便,听觉不灵,儿女们好心地怕她舟车劳顿,就说: 「妈,你反正都听不清楚牧师的信息,你不如在家歇着吧,上帝知道你的心意就够了。」但她却说:「敬拜神是用心灵去敬拜,不是用头脑去敬拜。」因为她一直是这样敬拜上帝,所以说得如此自然。对很多因不满意牧师讲道等各种原因而不去聚会的信徒来说,这句话是多么大的提醒。

母亲平时虽然不太注重养生,亦少有特别为自己进补,但她的身体蒙主保守,几十年来没有得过什么大病。但到了八十岁以后,身体机能开始出现显著的衰退。

2009年一场大病后,我的三姐及三姐夫因不放心母亲日间一个人在家,就很有爱心地把母亲接到他们家居住。自此母亲起居生活、日常三餐等都有女佣帮助。姐夫姐姐的三个可爱的孙女更成了母亲的最佳玩伴。

母亲一般不喜欢吵闹的环境,但这三个小曾孙女的打闹声及哭闹声却成为她的至爱。在旁的大人们焦急地教导她们时,母亲却在旁微笑以对,她知道,人生能有机会被第四代的儿孙们这样吵闹,实在是一种快乐及幸福。母亲常说这几年在三姐家中生活得非常满足与惬意。

最后的见证

今年5月份开始母亲的身体状况急转直下,食欲不振,常坐在椅子上就昏睡过去。

有一天,我的二哥去看望她时,她竟然说:「我想我大概不久于人世了。」这句话说了不过十天,5月15日早上,她忽然昏迷不醒,送院后确认是很严重的中风(脑血管栓塞)。医生提醒我们,她情况不乐观,要有心理准备。 5月24日主日下午她安详地走了,在世寄居91载。

其实先父的忌辰刚好是前一日,即5月23日。但母亲多等了一天,直到星期日,我们想是因为母亲特别喜欢在主日去朝见神。

母亲从中风入院到离开只有九天时间,期间大部份时间半睡半醒,不能言语,身体一边不能动弹,另一边亦是软弱无力,手掌只能稍为握放一下。

5月24日我参加完主日礼拜后到医院去看望她,其他家人还没有到。母亲因得严重肺炎身体已极度虚弱,我一边用棉花棒为她湿润嘴唇,一边与她讲话,忽然间她张大眼睛,提起右手指向前方,此动作大概有十几秒时间,我下意识地问她:「妈妈,您想要什么?」当然她不能回答,之后渐渐把手放下。这是母亲走前最大的动作,数小时后母亲安然进入另一个境地,在那里主耶稣在欢迎她。

我妹妹与母亲同住得最久,她当天早上和下午都有服事和聚会,打算晚上才来看母亲。在聚会闭目祷告期间,她忽然「看到」有一如人型的光体来到母亲的病房,摸了一下母亲的额头,然后向母亲伸手。母亲亦从病床上坐起来,伸出她的手来让这人拉着,然后就被接走了。

这属灵景象是妹妹一生之中从未经历过的。此异象一结束,还在聚会的当中,她的手机就响了,要她即刻到医院,因母亲不行了。他们到达后母亲已没有反应,她带着一颗安详无憾的心到主那边去了。

后来我把妹妹所见母亲被接的异象,与我见到母亲提手的景象合在一起,我个人相信,母亲的忽然张开眼睛并用力向前提手的动作,是因为她看见有天使来接她到天家去。

感恩与赞美母亲

我怀念母亲,在床边我曾感恩地触抚她那因中风不能动弹的手。这双手曾把我抱在她怀中用爱用奶哺育我;这双手曾在我生病时轻触我额看热度退了没有;这双手曾握着我的小手把我送到学校;这双手又曾如竿如杖地责打过我,使我不致成为一头执迷不悟的野马。

最宝贵的是,这双手把我带进教会,让我有机会认识神,并成为神的儿女与器皿。

我十六岁时生了大病,母亲在祷告中暗暗地用她双手把我献在坛上,期愿主医治我后我能一生服事祂。神的手赐福了母亲,亦用了母亲的手赐福了我、抚育了我、引导了我,并且塑造了我。今天这双手已完成了她神圣的任务,歇息在神慈爱大能的手中。

在人看来,母亲是个平凡的女性,出嫁前住在外祖父家,出嫁后在家相夫教子,她从来没有在外面赚过一分钱。但神拣选了她,成为祂宝贝的女儿,母亲亦珍惜这个属灵身份,甚至以此为荣,终生不渝。

她单纯跟随主的心志,对亲朋好友真摰的关爱,对儿女们所作的牺牲,对上帝忠心的服事,其实都已默默地祝福了不少曾与她在一起的人。

如今母亲已竭了她世上的劳苦,那美好的仗她打过了,当跑的路她跑尽了,所信的道她亦守住了,从今以后必有公义的冠冕为她存留。

她已脱下这毕竟都会衰残的身体,现今在乐园中与救主同行共话,等候与我们再相会的那一天。

「艳丽是虚假的,美容是虚浮的,惟敬畏耶和华的妇女,必得称赞」(箴三十一30)。

作者为加州圣地牙哥主恩堂主任牧师,兼任本刊总编。

anyShare分享到:
 
重要公告
從2021年起,使者雜誌文章及電子PDF將發佈在使者新網站:afcministry.org,本站將不再更新。歡迎前往我們的新網站瀏覽更多內容。
我們將在新網站持續更新聘牧專欄,有任何變動請聯繫:am@afcinc.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