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际穿越》:真正的穿越   /依一

 
 
 

AM_0910-15-31-1无解的死结,在此岸无解,答案在彼岸。 实现这样的穿越,唯信,唯望,唯爱。

2015,《星际穿越》在火热的夺标呼声中赢得了第87届奥斯卡金像奖。 《星际穿越》穿越了地球上形形色色的政治、文化、传统壁垒,穿越了万万千千的人心,票房三连冠,直抵6.7亿。 关于《星际穿越》的评论和段子铺天盖地,然而,有一种穿越在我心里,不得不在喧嚣声中再说几句。

乍看《星际穿越》,被恢宏的宇宙壮阔场面所震慑,在太空穿梭、时空旅行等等高科技面前兴奋激动,被许许多多的太空物理术语,虫洞、黑洞、绕轴旋转、五维空间、平行宇宙搞得晕晕乎乎。 要真看懂这部影片,还得好好回去恶补一下物理,再回来看第二遍。 毫无疑问,这是一部科技大片,让人对未来高科技的种种可能肃然起敬。

在一杯清茶的悠香中,还在细细品味《星际穿越》。 当最初的激动震撼渐渐随清茶飘去,如烟般隐隐约约的思绪飘进心中,渐渐清晰。

选择盼望,选择相信

在遥远的未来,在某一个年代,地球沙化,黄沙遍野、沙尘暴肆虐,在几乎所有能以果腹的作物相继枯萎灭绝的绝境中,宇航署解散关闭,优秀的宇航员也只能卸甲归田,到乡下当起了种玉米的农夫。 此时,科技如此无力,人们抛弃了科技。

一小批人顶着民众的愤怒,躲藏在不为人知的角落悄悄进行拯救人类、延续人类的最后努力。

他们要在浩瀚的星际找一颗星,这颗星在哪里,不知道,这颗星有多远,不知道。 他们的任务就是要穿越时空,找到一颗适合人类居住的星,再穿越回来,再带着整个人类穿越到那颗星球上,全体移民。 这计划远远超出了人类能力和理性的范畴,多么疯狂,疯狂到超出了精神病人的妄想。 然而,在人的尽头,这是唯一的盼望。 电影的主人公库珀有一个女儿,叫墨菲。 她对自己的这个名字很恼怒,因为地球人都知道墨菲定律。 库珀告诉她,真正的墨菲定律不是像大部分人以为的那样特指坏的事情,而是你期盼的事情,一个好的事情,不管可能性有多小,它也有可能发生。 在绝望和盼望之间,他们选择了盼望。

穿越到宇宙的另一头,找这颗遥远的星,超过了人类的极限,唯一的可能是虫洞。 然而,过去派出的12批宇航员穿越过虫洞,从来没有回来过,甚至从来没发回过任何信息。 这一种穿越,无法证实,也无法证伪。 如果说查无实据、无法证实就是一种否定,面对否定,他们选择了相信。

在这个计划中最最不可能的,是把整个人类用宇宙飞船移民到万一找到的另一个星球上。 整个人类,这是多大的重力! 人怎么可能摆脱重力全体飞向太空? 老教授信誓旦旦地承诺,当库珀回来的那一天,他会找到这个难题的答案。 而在老教授最后弥留的时刻,他终于对墨菲吐露了隐秘,其实早在库珀出发以前,他就已经得到了确定的结果,这个重力之解不可能。 老教授却把这种不可能当作计划A,承载全人类50%的未来。 大家都说,老教授是为了让库珀接受任务而说出了善意的谎言,他知道库珀和女儿不可能放弃他们独自逃生。 这种猜测我同意十分之九。 还有十分之一的猜测,或许在老教授的潜意识中,有一种甚至他自己都不自觉的信念:在人,完全不可能,然而依然,有某种可能。

爱赢了

太空之旅的艰险,聪明人的欺诈与残杀,同伴死亡,燃料耗尽,飞船半毁,库珀竭尽全力把布兰妮和500个授精卵推向B星球去执行延续人类的最后的B计划,却将自己丢进了黑洞,选择了牺牲毁灭。 必死之境他被拯救,被五维空间的未来的人类拯救,进入了五维空间,并且在五维空间里得到了在三维空间中无解的重力之解。 他的五维空间就在女儿墨菲的三维空间之旁,他眼睁睁地注视墨菲的过去、现在、将来,看着女儿的痛苦、伤心、绝望、困苦,而答案就在他手里,但是五维空间和三维空间的此岸和彼岸之隔,他无法把这重力之解传达给女儿墨菲。

当库珀陷在五维空间,与女儿此岸与彼岸天人相隔时,他和机器人斯坦对话:

「我们在这里跟三维世界交流,就像桥梁一样,拯救这世界,他们拥有无限的时间和空间,又没有任何束缚,他们不能在时间里找到特定的位置,他们没法沟通,所以我会在这儿,我要找到办法告诉墨菲,就好像我发现这个时刻。 」

「怎么沟通? 」

「爱,斯坦,是爱。 就像布兰德说的,我和墨菲之间的交流是可以量化的,这才是关键。 」

「那现在该怎么做? 」

「找到沟通方式,那块表。 」

那位承载延续人类未来的责任的女主人公布兰德曾经说:「爱不是人类发明的东西,它一直存在,而且很强大,是有意义的。 也许意味着更多,更多我们还无法理解的,也许是某种证据,来自更高维度文明而且我们目前无法感知。 我风尘仆仆穿越宇宙寻找一个消失了十年的人,我也知道,他可能已经死了…… 爱是一种力量,能够穿越时间和空间。 尽管我们还不能真正地理解它,能见到爱德蒙斯的机会再渺茫我也不放弃,这不意味着我错了。 」

「你的女儿不会回来看手表,不会注意到手表指针的跳动。 」机器人斯坦说,是啊,在那样毁灭的慌乱中,谁会回去找一块古旧的手表? 谁又会注意到手表指针如此微小又毫无理喻的信号?

「不,她一定会回来看手表,她一定会看见手表指针的跳动,她一定会明白我传来的信息。 」库珀很肯定。

爱赢了。 在超越理性的荒唐中,在无法解释的感觉中,她回来了,找到了这块手表,发现了指针反常的跳动,想起了父亲说过的话,用世上最简单的0和1二进制代码破译了来自五维空间的信息,完全的不可能成为了可能。

此岸无解,答案在彼岸,唯爱能穿越

这个故事,在人类的尽头,在人类科技无解的绝境,在理性的绝无可能之处,带我们穿越,不仅仅是星际穿越,更是三维空间到五维空间的穿越。 无解的死结,在此岸无解,答案在彼岸。 实现这样的穿越,唯信,唯望,唯爱。

两千多年前,在我们完全不能想象虫洞、黑洞、绕轴旋转、五维空间、平行宇宙、星际穿越,不能想象有一天人类可能的尽头,在那个混沌的年代,祂在圣经中告诉我们:「我们如今彷佛对着镜子观看,模糊不清(原文作:如同猜谜);到那时就要面对面了。 我如今所知道的有限,到那时就全知道,如同主知道我一样。 如今常存的有信,有望,有爱这三样,其中最大的是爱。 」

我们可能就是墨菲,今天心中有些模模糊糊的感觉,却是不明白;祂对我们说过这话,无法相信。 也许非要等到有一天,当理性走到尽头,当科技无解,当一切的判断,在人绝无可能,心灵在绝境中逼迫,迸发出最大的能量,终于我们会接收并破解出父的信息,幡然醒悟,终于想起他留下的话,「如今常存的有信,有望,有爱这三样,其中最大的是爱」。

那一天,祂会带我们实现不可能的穿越,在祂凡事都能……

作者毕业于北京大学中文系,现居亚利桑那大凤凰城区,火凤凰网创办人。

anyShare分享到: